• 第18章何方妖孽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3本章字数:2140字

    这家客栈肯定有问题,几乎可以肯定。

    但是这么看四周,却好象没啥,至少一下子观察不出来。

    分别在两边的杨正刚和鲁妮显然很快乐,估计他和她有生以来像现在这么愉快的时候很少。

    我坐在床沿,从包里拿出仿制军刀,握在手里,稍稍感觉安全一点。

    喧哗声依旧,但是我已经不想再录音。

    接下来,我想了想,拿出了苟归元提供的那柄奇怪的武器,然后抽开,一股奇异的气息瞬间弥漫开,似乎把我笼罩了,就在这一瞬间,周围的光线立即暗下来,然后一切都不同了。

    我看到了屋顶上的破洞,先前是没有的,还看到了墙壁上的破洞,这个此前也是没有的,墙壁一团糟,破烂不堪,居然是土坯堆成,而屋顶是石棉瓦加上木头,窗外可以看到树枝和野草,其中一些已经伸进室内来。

    没电灯,没有门,而我坐在一堆枯草上面,这些草堆在一片门板上,而门板则摆放在一些土坯上,地面上长了一些稀疏的草,其中一些干枯了,一些还保持绿色,月光透过屋顶的破洞照耀进来,提供了一点照明。

    两边墙壁传过来的声音更清晰了,鲁妮和杨正刚的语声和其它声音都很正常,而那位山寨小帅哥和山寨美女的语声则变成了奇怪的咕哝声和嚎叫,根本听不懂。

    荒村野店,果然有问题。

    我被吓得快要晕过去,但是很糟糕,就是没晕,如果真的陷入无知觉状态,感觉应该会好很多,可能也就不害怕了。

    几乎本能地,苟归元给的尖刺被插回去,恢复原状,如此一来,大约五秒钟之后,眼前光线恢复了明亮,房间仍然很漂亮,我坐在干净清爽的床垫上,雪白的棉被遮住了脚丫,两边的墙壁看上去干净而结实,像是很厚,色泽很好,而那种气氛极好的声音传过来了,可以肯定这四位都非常愉快。

    屋顶依然是整洁的天花板,电灯是很亮的灯,有坚实的门,地上有拖鞋,还有我自己的皮鞋。

    我开始内心交战,认真地分析到底哪一种状态对我更有利,是虚幻的干净房间还是荒野破屋的奇怪真实?

    应该怎么做?是大喊大叫独自跑出去,还是告诉两位同事实情,然后带着他和她一起逃?

    等等,我能逃出去吗?

    那个肥壮的老板娘到底是何方妖孽?

    如果我躺下,装作没事一样,能否安然无恙地混到天亮然后完好无损地离开?

    感觉很可疑。

    等等,我应该搞清楚所有情况,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于是我把苟归元提供的武器再次抽出,果然很灵验,一下子光线就变暗了,我仍然坐在破烂不堪的房间里的一堆枯草上,而我的脚丫分明沾了许多泥,这些泥如今已干涸了。

    我离开了枯草堆,把脚伸到鞋子里,然后悄悄走到墙壁旁边的,观看杨正刚那边的情况。

    那边的房间同样破烂,有月光从屋顶上的破洞里照耀进来,我清楚地看到,杨正刚抱着一只黑山羊,挺大的羊,估计体重可能有六十公斤,此时杨正刚与羊嘴对嘴互舔,不亦乐乎。

    确实没看错,千真万确,杨正刚抱着一只山羊。

    据说这年头山羊老贵了,以价格而言,一公斤羊肉约等于两公斤猪肉。

    这样大的一只黑山羊,能够剥出多少羊肉?

    我在惊恐的同时感觉到困惑,觉得世界观和人生观被颠覆了,此前我似乎是无神论者,可能不太坚定,勉强算是吧,多年来接受的教育以及所拥有的常识显然不能解释此时看到的情况。

    我把苟归元的那柄尖刺合拢,眼前的不正常情况就消失了,再也看不到杨正刚和黑山羊,面前是坚实的墙壁,只能听到那边传来的声音,但是抽出尖刺,让尖锐部分露出来,就再次看到了山羊和杨正刚,现在他和它换了姿势,更别扭也更恶心。

    我不知道未来是否还能够吃得下羊肉,如果真的吃不下,那是很可怕的巨大损失,此前我一直挺喜欢麻辣羊肉火锅以及烤全羊还有黄焖羊肉,看到路边行走的羊群,我有时会垂涎三尺。

    我认为已经大致弄清楚了情况,但是接下来可以做什么却不太清楚。

    再看看吧。

    我转而走向另一边,找到了墙壁上的一个破洞,并不难找,因为随便看看就有好几个洞,这个土坯墙感觉应该很容易踢倒。

    很诡异的一幕发生在隔壁房间内,鲁妮和一大堆藤子缠绕在一起动弹不停,时而伸出一条胖乎乎的右腿,时而伸出像萝卜样的左腿,从背后看,会觉得她其实有点像动画片里的人参娃娃,只是型号过大了些。

    这堆藤子像一堆蛇似的蠕动不休,上面的一些树叶在摇晃,它似乎在快速地生长,一些新的嫩芽伸出来,出现了一只花蕾,花很快开了,然后结了奇怪的紫色果实,有点像熟透的牛油果,只是个头小一些。

    我看了一会儿,发觉成熟的果实缓缓垂下,又被藤蔓自己吞没了,过了一会儿消失了,这事与想象的有点不一样,还以为那果实会掉到地上然后从中蹦出个小人或者小怪物什么的,没想到居然被这妖怪自产自销了,这事让我感到厌恶,觉得好像某个母亲把自己的孩子吃掉似的。

    身在藤蔓中的鲁妮像是很幸福,不时发出开心的笑容,偶尔露出的脸上满是陶醉的表情,而藤蔓则发出一些低沉而怪异的声音,像是在打呼噜,有时像是牛在叫唤。

    这事实在太诡异了,于是我拿起手机拍摄了一段视频。

    感觉有些无聊,于是转过去,又拍摄了一段杨正刚和山羊的视频。

    这时候有脚步声传来,我感觉坐回到那堆枯草上。

    是一头体形庞大的猪,可能有两百多公斤,浑身稀疏的黑毛,奇怪之处在于它直立行走,一只蹄缝里夹着一本书,居然是《动物庄园》,真是一头有文化有思想的猪。

    难道小说里那些聪明的猪真有其事?应该是这样,它们不想开办农场了,于是跑到这里来开黑店。

    等等,这显然无法解释别的情况,比如真实的幻像,山羊冒充的美女还在藤蔓冒充的小帅哥。

    独立特行的猪朝这边看过来,我赶紧低下头,装作看自己的脚,以避免和猪目光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