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动物庄园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3本章字数:2185字

    蹄子里夹着书的猪站在门外,哼哼了几声,真的很像猪在叫唤,也不知什么意思。

    我琢磨可能是问对服务还满意吗之类,于是就回应:“一切都很好。”

    然后有点小紧张,担忧对方可能在用某种无法听懂的语言问可不可以咬我几口或者吃一些我的肉,而我胡乱答应,有可能招来大祸。

    大猪站在门口,仿佛想进来。

    我犹豫了一下,把苟归元提供的尖刺合拢了。

    几秒钟之后,视野里恢复到另一种状态,光线明亮,我仍然坐在貌似挺好的床垫上,而猪与我之间隔着一扇结实的门。

    现在猪说的话可以听懂了:“小妹妹,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免费的。”

    我:“不用了,一点不饿。”

    然后外面的猪不知怎么搞的,居然把门打开了。

    本来这门就不存在,所以它想怎么开都可以。

    它进来了,仍然是胖胖大大的老板娘,而十几秒钟之前,我分明看到它是一头浑身长满黑毛的猪。

    它手里拿着那本《动物庄园》,朝我走过来。

    我满腔惊恐,觉得它可能要来咬我。

    我快要被吓得晕过去,却仍要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表情,这真是太辛苦了,心里最想做的事其实就是拔刀扑过去,狠狠捅它几下,然后一溜烟冲到外面,开着车跑回家去。

    但是不能那么做。

    它满脸怪异的笑容,眼睛眯成小缝,都快要看不到了,慢吞吞地问:“你喜欢这本书吗?”

    墙壁两边仍然喧哗不休,很吵,很热闹。

    我:“看过,写得挺有趣,是好书。”

    它:“如今我把这书当成了生命宝典和行为指南。”

    总得说点什么,也许可以通过交谈打消它的食欲。

    我:“书里的猪最终成功地跟人混到一起,而曾经与猪一些奋斗的那些动物却回归了奴隶和牲畜的悲惨命运,看着像是很荒谬,但却隐喻和映射出一些无奈的现实,据我所知,在有的国家,还真发生过类似的事。”

    它:“我认为自己应该像这本书里写的猪那样过日子,但是现在条件还不成熟,首先我没有农场,也没有许多勤劳勇敢善良单纯的牲畜来供我压迫和剥削。”

    我:“你真是——非常的有理想。”

    它乐开了怀,笑得非常傻,显然觉得受到了表扬,于是更来劲了,竟然说:“我写了一首诗,你要不要鉴赏一下?”

    我:“好啊,快拿来看看。”心里有些好奇,不知道怪物会写出什么东西来,真的想见识一番。

    没准它是猪当中的聂鲁达。

    它:“我认识字,却不会写,我背诵给你听。”

    我茫然点了点头,甚至忘记了要逃跑。

    它:“白菜真好吃,松露更美味,若是有肉肉,幸福又安康。这是古体诗,接下来我还有一首现代抒情诗。”

    希望它所说的肉肉是猪肉或者牛肉,千万别是人肉。

    我沮丧地说:“很有想象力啊。”

    它眉飞色舞地:“这是我苦吟了整整两个月的成果。”

    很难想象,能够读懂动物庄园的居然编出这样的玩艺儿,很显然创作能力与阅读欣赏能力可能并不一致。

    老板娘走过来,坐在不知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床垫上。

    可能并不存在,因为也坐在床垫上的我没有感觉到那种特有的振动和倾斜,倒是有些听见了枯草被压缩之后弄出来的声音,可见这个幻景并不完美,有明显缺陷。

    老板娘开始念叨抒情诗:“一场大雨之后,你从泥浆当中滚出来,咧开嘴露出褐色的舌头,獠牙缝隙中夹着草根,鼻孔挂着鼻涕,像一只患了严重斑秃的大熊猫,生机勃勃像是腐肉当中的蛆虫,简直不知道怎么赞美你,我毛绒绒的爱侣。”

    还能怎么说呢?好象只能表扬,据说这是避免得罪谁的唯一方法。

    于是我:“你显然更适合创作现代诗,这首非常好,你应该抽空去城里的报社问问,是否可以刊登出来。”

    如果它真的去城里,没准会被捉去杀掉,不是每个人都会把它看成肥壮的老板娘。

    它笑得合不拢嘴,露出满口尖锐的牙:“嘻嘻嘻嘻,恐怕不行吧。”

    我:“我觉得非常优秀,应该去试试看,而且你不应该停止创作,等你写了几十首诗之后,可以想办法出一本诗集。”

    它:“可是我记性不好,每天不念叨几遍就会忘记掉,有时睡一觉醒过来也会忘掉一部分昨天写的诗句。”

    我:“你知道怎么操作手机吗?一般来说,手机都有录音的功能。”

    它仿佛恍然大悟:“哦,居然忘了这事,其实我有一些手机。”

    不难猜测,每一只手机都有原主人,只是主人失踪了或者干脆被吃掉了。

    估计附近会有埋藏骨头的坑,也许还有更离谱的情况,比如这个,它们吃人有可能不吐骨头。

    我突然想到,它其实没有手,只有猪蹄,操作手机诸多不便。

    还有就是,它用猪蹄做出了饭菜给我们吃,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恶心欲呕。

    而我居然吃了不少,考虑到不知吃了什么玩艺儿,我更难受了,几乎想立即吐出来。

    它:“我得赶紧去用手机录音,以免忘记了已经创作好的那些诗句。”然后乐颠颠地走了。

    我急忙抽出了藏在背后的尖刺,于是亲眼看着它由肥壮老板娘变成了一头直立行走的大肥猪。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真是不知道。

    刚才我可能死里逃生了,没准这老怪物打算来吃掉我,却因为与我聊得开心而改变了主意。

    我想了想,决定尝试一下能否到房间外面去。

    没有选择门,而是打算往窗户出去,往森林里逃走可能是很好的办法。

    但是当我把脑袋伸出窗户看了看之后,改变了主意,因为森林太茂密了,有许多藤蔓,与先前看到的情况不太一样,感觉根本没有可能从这样的地方钻出去,感觉若是我真的跳出窗户往森林里钻,估计走不出五米就会被困住。

    似乎只能从正门走出去。

    现在隔壁两侧房间里变得安静了一些。

    我从墙壁上的破洞里看过去,发觉杨正刚和黑山羊已经分开了,背靠背各自睡得挺香,身上有一些干草,嘴里仍在咕哝着一些含糊不清的话语,看上去这样的状态会持续下去,也许能到天亮,然后就没什么事了。

    再看另一边,鲁妮钻在枯草堆里,而那堆诡异的藤蔓则在她旁边,不怎么动弹了,只是还发出不规律的咕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