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幸福的错觉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3本章字数:2198字

    离开那家怪物客栈有七到八公里之后,太阳从云层里出来,光芒照耀到车内。

    我感觉饿得要命,但是也不敢把车停在路边的小饭店门前,因为我不确定这些饭店是不是怪物开的,感觉去到城镇里吃早餐比较好。

    两位同事身上散发出奇怪的味道,很难闻,一个类似于羊膻味,一个类似于泥土和腐烂树叶的怪味。

    我很想建议他俩去小河沟里洗个澡,顺便把衣服也脱了好好洗一下,但是却没办法开口,因为现在气温比较低,这样其实很不人道。

    在确信自己安全有保障之后,鲁妮开始回味夜里发生的幸福往事,并且开始怀念那位长得像贾斯汀比伯的小帅哥。

    在她看来,那样的愉快经历此生可能再也没机会重演了,往事只能留恋,她对此感到沮丧。

    杨正刚的情况也一样,开始怀念那只黑山羊化身的美女:“此前我已经在孤独的生活当中度过了漫长的一年零九个月了,在无数个夜晚,陪伴我的只有自己的左手,但是,在昨天夜里,我享受到了不可思议的幸福,那位可能是女鬼的美女那么温柔,那样可爱,皮肤光滑如同丝绸,说话的声音像夜莺鸣叫,那么悦耳动听,她让我一次又一次飞上云霄,爽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我开始考虑待会要不要让他看看拍下的视频片段,听听录音,打破他的美好幻梦。

    鲁妮抹着眼泪,喃喃说:“我从来没有和拥有如此美貌的少年仔相爱过,它是那么的勇猛并且温柔还善解人意,和我亲密无意,配合得完美无缺,现在回想起来,全是最美好的记忆,要知道此前我已经孤独了整整六年零七十四天,我就像一片干涸荒芜的沃土,期待着灌溉和开垦,唉,以后我肯定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幸福了,我该怎么办?”

    现在如果我建议回来的时候再去那家客栈住一夜,想来这两位都会同意,因为时间已经治愈了一些曾经的创伤。

    杨正刚:“也许我们运气不错,遇上了像聊斋志异里写的那种好鬼鬼,只是想跟我们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没打算吃了我们或者把我们弄成穷光蛋。”

    鲁妮:“我们本来就是穷光蛋。”

    杨正刚:“可是那些友善的鬼鬼没有让我们变得更穷,没有拿走我们身上带着的这点财产,手机和银行卡都在,几百元钞票和家门钥匙也在。”

    鲁妮:“也没有叫我们写下欠款几十万元的借条,真是太有爱了,要知道在那些个无比美好的时光里,就算它叫我去杀人或者果奔,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并且照办。”

    杨正刚严肃地说:“也许我可以说服那位美艳迷人可爱无比的女鬼做我的朋友,然后再花钱请一位法力高强的道士来帮忙让她复生,就像有的神怪故事里那样。”

    鲁妮:“你的想法开启了我的思路,也许我可以做这样的事,把那位小帅哥养起来,直到玩腻了然后再想办法把它赶走。”

    现在我想,不能让这两位看到那些视频并且听到那些录音,也不可以告诉他和她真相,不可以毁掉他和她的美好记忆,就让这两位带着幸福的错觉昏昏噩噩地混下去吧,反正他俩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到了小镇内,这里真的很破败,马路上有牛粪,有马粪,还有许多像松籽一们的羊屎粒,臭水横流,虽然在冬天,却苍蝇乱飞,垃圾随处可见,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味道,面包车和皮卡还有拖拉机和农用车乱停乱放,营养不良的狗汪汪乱叫,店铺大部分都关了门,少部分开门营业的里面也没啥人。

    鲁妮懒洋洋地:“知道在哪收账吗?”

    我:“不知道,看来只能打电话了。”

    鲁妮:“这样就失去了突然袭击的神奇效果。”

    杨正刚:“我快要饿死了,咱们上哪吃早餐?”

    我:“对,先吃早餐,别的事慢慢再说。”

    然后找到一处不挡道的停车位置,还有一家看上去苍蝇比较少地面也不怎么油腻的小餐馆。

    这里的米线数量很足,碗很大,肉也比较多,还很便宜,居然才五元一碗,质量比城里八元一碗的更好,而且我一再仔细查看翻捡也没有发现苍蝇,真是很不错。

    这年头的小乡镇人比较少,因为大部分青壮年都去城市里赚钱去了,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比较热闹,当然赶集的那天也很热闹。

    今天没有赶集,所以比较冷清。

    早餐之后,鲁妮和杨正刚表示要在车里睡一会儿,然后真的睡了,看上去这两位非常倦怠,估计昨夜失去了很多的精元和阳气。

    我很轻松地找到了那家酱菜经销商,因为小餐馆的老板知道那家伙在哪里。

    我准备了很多说辞,回忆了网络上看到的如何对付老赖的相关教程,准备得可谓非常充分。

    但是这些都没有用上,店主在看过我的工作牌然后与毛柔柔电话联系之后,很爽快地表示会用现金来付账。

    这么轻松容易?我感觉到困惑,原以为非常有难度的事。

    欠债的店主是一位中年男子,头顶半秃,嘴里总是叼着烟,好象也不影响说话。

    接下来,我看到了具有高度挑战性的部分,店主从里面抱着一只大箱子还拎着一只编织袋出来了。

    我惊讶地看到了很多小面值的钞票,大部分是五毛和一毛的钞票,还有硬币,这些钱都乱糟糟地堆在容器里,散发出难闻的味道。

    店主开始整理钱,先把五元面值的挑选出来,但是很遗憾,五元的并不多,而十元和二十元的则更少,很难见到一张,估计是收钱的时候就已经放到别处去了。

    我沮丧地问:“这里没银行网点吗?如果可以汇款的话,大家都更省事,网银转账则更为便捷快速。”我没指望他会用手机支付转账。

    店主:“有啊,但是自从有人的存款变成保险费之后,我就不敢去存钱了,至于网银,据说很容易受骗上当或者被黑,所以也不敢用。”

    清点零钱用掉了整个早晨的时间,幸亏店主提供了三只空化肥袋子,让我可以把那些用橡皮筋扎住的一元钞票一捆又一捆装进去。

    一万四千五百元的欠款,装满了三只化肥袋子,我根本不可能搬得动,幸亏店主乐意帮忙送到车上。

    太阳照耀着苟归元的越野车,还好现在是冬天,如果是夏季,估计仍在呼呼大睡的杨正刚和鲁妮可能已经半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