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不良企图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3本章字数:2330字

    那些钞票散发出难闻的味道,还有硬币不断从编织袋的缝隙当中掉出来,先前我跟着店主走到车旁边一路就捡了十几只。

    接下来,我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电子地图,然后开车驶离这个小镇,转向另外一个更小的乡镇。

    这里有些酒吧,白天看上去很差劲,有点破烂,当然夜里会有所不同,当小红灯亮起之后,门口再坐几个衣着低碳环保的女子,就会显得很繁荣,想来杨正刚对这样的场所会非常感兴趣,但是我也不想叫醒他,而且看上去他像是已经精疲力竭了,估计至少得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够恢复过来。

    离开这个脏乱差并且冷清的小镇,驾车行驶在更狭窄更危险的小路上,我更紧张了,生怕对面突然出现一辆摩托车或者面包车。

    在踩了一次急刹车之后,鲁妮和杨正刚同时醒来。

    鲁妮:“腰痛得厉害,我觉得自己后半生可能要坐在轮椅里度过了。”

    我:“活动一下就好了。”

    杨正刚:“我感觉自己的巨臀上仿佛有几百根针在扎,我肯定站不起来了。”

    我:“待会找个个地方让你们下车活动一下,在车上睡觉姿势不当就会这样。”

    鲁妮:“为什么不开一辆房车出来收账,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好好睡觉了,也许还可以把夜里那个小帅哥带走,在路上愉快地聊天什么的。”

    现在她显然已经把刺激恐怖的那部分记忆给遗忘掉了,只留下了美好舒爽的那部分。

    我:“其实这辆车的后排座位是可以放倒的,你和老杨完全可以平躺着睡大觉,只是现在想睡的话就要与那三只装钱的袋子躺在一起了。”

    杨正刚听到钱,眼睛一亮:“那三只袋子都装满了钱吗?”

    我:“是啊。”

    杨正刚:“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携款私逃,再加上这辆车,感觉值了。”

    我:“你知道这里面装了多少钱吗?”

    杨正刚:“不知道,应该有一百多万吧。”

    我:“你傻了?跃精公司会让一个超微型经销商欠款一百多万吗?”

    杨正刚:“也是,我只是本能地觉得三大袋钞票应该有很多。”

    鲁妮:“里面肯定全是一元和五毛的零钞,还有一些硬币,因为我已经闻到那种小面额旧钞的味道,臭死了。”

    我:“难道大面值的旧钞就不臭?”

    鲁妮:“当然不臭,全是心理作用嘛,你想想看,如果钱包里一张百元红钞都没有,全是一元以下的,肯定会感觉到悲凉和绝望。”

    我:“如果账户里还有几百元,就不会绝望啦。”

    杨正刚:“袋子里到底有多少钱?我很好奇。”

    我:“一万四千五百元,可能会少一些,因为我清点得不是非常认真,不知道那位店主是不是很诚实。”

    杨正刚仰天长叹:“差点我就因为区区一万多块钱犯下人生中最严重的错误,我是有远大理想的,怎么一下子就糊涂了呢。”

    我:“如果这里真的装了一百多万公款,你会怎么办?”

    杨正刚:“别问这样的问题,你们不会想知道答案的。”

    鲁妮:“诚实地说说看。”

    杨正刚:“坦白地说,我也许会把你俩杀了,然后独自卷款逃走。”

    我:“发克,你真没志气啊,一百多万就可以杀人,难道你就不能让我俩活下来,就算卖掉也是给了我们一条活路啊。”

    杨正刚:“开玩笑的,别看我长得这么庞大,其实我人畜无害,杀鱼的场面都不敢看。”

    我则在庆幸,还好收到的欠款只是一万多元。

    如果下次有机会出去收大额欠款,千万不能带这家伙同行,太危险了。

    在另一个小乡镇上,我们吃了一顿饭,很丰盛,主菜是清炖鹅,还有一些别的菜,因为可以报账,所以故意多点了一些,准备打包带走待会在车上当零食吃。

    如果今晚要住在这里,我一定要选择此地最好的酒店,当然,这里最好的酒店也就是一个小旅馆罢了。

    吃饱喝足之后,杨正刚和鲁妮表示很疲倦,想要回到车上睡觉。

    然后鲁妮坐前排,把座位放到可以半躺位置,杨正刚则占据了后排座位,缩成一团横着躺下就不动了。

    我:“咱们是出来收账的,你俩有没有考虑过帮忙。点钱和吓唬人都需要你们哦。”

    鲁妮:“我是出来打酱油兼游玩的,在公司里你说过的,追究起来的话,你还欠我一次浪漫热烈的美好邂逅呢。”

    我:“在温泉客栈那个不算吗?”

    鲁妮:“当然不算,那个小帅哥很可能是被坏蛋操纵和逼良为娼的可怜鬼,而我则是交了桃花运的路人甲。”

    我:“等此次出差结束回到城里,我把没花光的预支费用平分,咱们三个应该都能分到一点,然后你可以拿那个钱去泡男生。”

    鲁妮:“这事难度挺大,我虽然收入不高,但也有几个闲钱,若是愿意花钱就能泡上中意的男人,事情就简单了,我也不会孤独这么久。”

    杨正刚:“小孙赶紧去收账,别影响我们睡觉。”

    于是我独自去收账。

    出乎预料,仍然非常顺利,这里的酱菜经销商是一位老太太,可能有六十岁了,体胖却显得强壮有力,精神状态极佳,一见面就很热情,核实了我的身份之后,立即带着我进入她的卧室,然后打开箱子,准备付清欠账。

    看来这旮旯的商人都很诚信嘛。

    这一次收到的钞票全是一百元和五十元的,一万零七百五十元,清点之后,她友情提供了一根橡皮筋和一只干净的塑料袋。

    我很开心,因为收账如此顺利而感觉到由衷的高兴,并且看到了今天之内完成任务的可能。

    我写了收据,与老太太告别,谢绝了她提出的晚餐邀请,然后走了。

    回到车内,鲁妮和杨正刚的呼噜声此起彼伏,配合两人身上的散发出的难闻气息,再加上那三袋钞票的味道,我感觉到痛苦。

    然后是山路弯弯,路面泥泞,我奇迹般地没有把车开到沟里,也没有撞上什么,真是很幸运。

    傍晚时,太阳刚落山,我到达了最后一处目的地,一个名叫月亮田的小乡镇。

    此时天已经快要黑了,街上行人稀少,一些店铺里已经亮起电灯。

    为什么我看着谁都觉得可疑,老是猜想会不会是猪或者山羊以及别的什么东西变了来的。

    我告诉自己不可能有如此之多的怪物,此地肯定大部分是正常的人,否则的话就不可能建设起这样一个又脏又乱的小乡镇。

    我伸头出车窗,向一位路人打听欠款者的店铺所在位置,路人热情地说明和指引方向,原来就是前面六十多米远处。

    我把车开过去,正准备下车,一位体格强壮高大的巨型男子已经走过来,大声问:“是跃精公司来的人吗?”

    我笑嘻嘻地:“是啊,年底了,来收欠账,你就是牛老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