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大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143字

    牛老板满脸堆笑地叫我把车开进院子里去,说要杀鸡割腊肉,好好招待来宾,吃好喝好之后再讨论偿付欠款的事。

    把车开进院子的时候,我高兴地想,可以吃到传说中的山区土鸡和山区老腊肉了。

    鲁妮则拿出镜子开始描口红,看样子可能对牛老板有想法,她的口味比较广泛,既喜欢凶悍强壮的,也喜欢男女莫辨的娘炮。

    杨正刚:“我已经有些饿了,不知道为什么,饿得挺快,可能在车里颠簸的缘故。”

    我在倒车的时候,牛老板已经把院子的大铁门关上了,还上了锁,大概是由于这个乡镇有贼出没的缘故,看他多用心啊,想来在这里收账也会很顺利,因为牛老板看上去挺豪爽,不像是会耍阴谋诡计的那种人。

    收账三人组下了车,杨正刚伸懒腰,鲁妮在昏暗的光线只对着镜子补妆,我则东张西望,观看那些正在散步的鸡,寻思其中哪一只待会将成为盘中餐。

    但是接下来的情况有点奇怪,牛老板在锁好大铁门之后满脸杀气地瞪着我们看,那目光像是要咬人似的,有点小可怕。

    然后他拿出一柄鬼头大刀,刀柄上还拴着红绸子,就像样榜戏里的道具那种大刀,寒光闪闪。

    我寻思杀鸡用不着这么大的刀吧,这样的刀用来杀猪都嫌太大,适合杀马或者杀恐龙。

    但是牛老板没有去杀鸡,而是朝着我挥舞大刀,还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一会白鹤亮翅,一会仙人指路,还有横扫千军什么的,这事太不可思议了,自从我初中毕业告别那些邪恶的坏蛋同学之后,生活中再也没有见过谁对我挥舞凶器。

    我认真地提醒:“鸡在那边,如果你撒一点玉米粒的话,它们就会傻乎乎的聚拢过来,当然你知道这个,因为鸡是你养的。”

    在我看来,杀鸡之前表演武术的行为太傻了,简直像白痴似的。

    牛老板的反应非常奇怪,居然对着我们大吼:“赶紧进那间屋子去,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们三个。”

    我有点惊愕了:“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杨正刚可能已经明白过来:“我们可能被囚禁了,接下来就是绑架,然后是勒索或者灭口什么的。”

    鲁妮忧心忡忡地说:“如果只是针对我进行劫色,那么似乎也不怎么可怕。”

    牛老板:“现在把你们的手机全都交出来,我会把你们关押在这里,每天给你们吃两顿饭,如果你们能够付得出赎金,那么我会考虑放了你们,现在立即进去,不听话就要挨刀了。”

    我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又想起了苟归元说过的话。

    这家伙果然麻烦,现在看来还很危险。

    他居然踢了杨正刚一脚,还用大刀划断了鲁妮的提包的带子。

    这刀显然很锋利。

    面对威胁,我们三个别无选择,只好把手机交给这混蛋,然后乖乖走进小黑屋里去。

    结实的门关闭了,从声音可以判断出外面挂上一把挺大并且生锈的锁,里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然后我发现地上有许多干草,好象挺干净的,就环境而言,比起昨夜那个怪物客栈无疑好一些。

    牛老板站在外面喊:“你们乖乖待在里面,我要回去想一想到底怎么对付你们,等想好之后,我会再来。”然后慢慢悠悠走了,嘴里哼着歌,“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冰雪上跑着三套车,有谁在唱着忧郁的歌,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

    看样子这家伙智商可能比较低,连干坏事都需要去想一想,这事显得有些荒谬。

    杨正刚:“没想到此行这么刺激,先是遇到一位绝代佳人,然后又遇到了变态级的大坏蛋。”

    鲁妮:“看样子他没打算劫色。”

    我:“为什么拿走了我们的手机?”

    鲁妮:“可能想发红包给他自己吧。”

    我:“这个解释貌似很合理,真糟糕,咱们的手机钱包要被清空了。”

    杨正刚坐在干草上,喃喃说:“我好饿,你们谁带着食物?”

    我:“全都放在车上。”

    杨正刚:“如果他把苟归元的车开走了怎么办?”

    我:“那样倒好了,据说苟归元的车保了全险,应该有盗抢险,拿到赔偿之后,苟归元可以再去买一辆新车。”

    鲁妮:“也许我们可以试一试大声喊叫,或者撞破那道门。”

    我伸手摸索了一下门,感觉这是很坚实的厚木板制成,徒手应该不能弄破。

    杨正刚:“不要喊,当心那家伙把我们灭口了,他有大刀,而且像是很擅长使刀,我们可能会被砍成一块块的,然后做成腊肉或者香肠卖出去。”

    我:“不可能吧,他欠款只有两万九千多元,为这点钱不至于要杀人吧。”

    鲁妮:“就是,如果欠两百九十万倒还差不多。”

    杨正刚:“你们可能不怎么看新闻,据报导,有些愚蠢的坏蛋为了几百元都可以杀人放火,甚至还有为了一只老母鸡而杀人的。”

    我:“真正的麻烦在于,这个姓牛的确实很蠢,这样让我们无法猜透他的想法,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鲁妮:“待会如果他来了,你应该告诉他,我们不收账了,手机也送给他了,以后我们还可以每天发红包让他抢个痛快,只要他放我们走,一切都好说,就算让我们写张欠他一亿元的借条也没关系,反正只要我们重获自由,立即就会带着差人来把他抓起来,送到监狱里,没收他的非法所得。”

    我:“哇,你真聪明,待会就按照你说的做。”

    杨正刚:“也许姓牛的会这么办,把我卖到黑砖厂里当苦力,把你俩卖到省外缺女人的村庄里。”

    我:“也许会把你拆散了买零件,你知道在器官黑市里一只肾值多少钱吗?一只心脏或者半片肝又值多少钱?”

    杨正刚:“可以肯定,拆散之后肯定比整个卖能赚到更多钱。”

    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牛老板的声音:“啊哈,你们的谈话让我很受启发,现在我大概知道怎么做了。”

    这家伙真阴险,居然偷偷溜回来,在外面偷听。

    杨正刚大声喊:“我们可以商量一下,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你不必关押我们。”

    鲁妮:“让我们走,你会有更大收益,还没有风险。”

    牛老板:“我根本就不相信你们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