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毫不示弱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163字

    我暗自庆幸,包里的一万多元仍然在,只是外面的车和那三袋子钱有可能保不住,还有我和两位同事的生命安全也很成问题,因为牛老板看上去精神似乎不太正常,而与疯子打交道是最困难的,根本不可能猜透其心思,也就无法做出合理对策。

    鲁妮小声说:“那家伙走了吗?”

    我更加小声地:“不知道,因为看不见。”

    杨正刚同样低声:“上面有个小窗户,你们俩谁让我踩一会儿,就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这当然不是好主意,应该是另一种情况,让他做梯子,我踩着爬上去显然比较合适。

    鲁妮:“可以试试让小孙上去,她比较瘦,也许可以钻出去。”

    我:“距离地面太高,跳下去的话我会摔坏的。”

    鲁妮:“你可以爬下去,让双脚距离地面很近的时候再往下跳。”

    外面再次响起了牛老板的声音:“这个通气窗有铁栏杆,凭你们三个根本不可能爬出来。”

    这家伙还在,没有离开,真邪恶啊,居然偷听我们谈话。

    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牛老板:“你们说话都像这样大声才好,必须让我听清楚。”

    我:“要怎么才能放我们走?”

    牛老板:“我得好好回想一下先前你们的建议和观点,然后从中找出对我最有利的办法,比如那个把你们拆散了卖零件什么的,能不能告诉我,如何能够与器官贩子接上头。”

    杨正刚:“我才不会告诉你在大医院里就可以找到器官中介。”

    我狠狠掐了这傻胖子肩膀上的肥肉一下。

    杨正刚:“啊,刚才我说错了,你应该去派出所里打听器官贩子的联系方式。”

    牛老板:“听起来像是逗我玩,这样可不好,你们要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如果我三天不给你们东西吃,你们就会变瘦很多。”

    杨正刚毫不示弱地:“我一直想变瘦。”

    我:“别犯傻了。”

    牛老板:“刚才我忘了拿走车钥匙,现在你能不能从上面的通气窗里把钥匙扔出来?”

    我得意洋洋地摸了摸包里的车钥匙,冷笑一声:“如果放我们三个走,等我们到了外面的派出所门口,车钥匙就给你。”

    牛老板:“我用一只馒头换车钥匙怎么样?”

    我:“如果是一千万只馒头,那么可以考虑。”

    牛老板:“你当我是白痴啊,一只馒头五毛钱,一千万只馒头就是五千万元,可以城里五菱汽车专卖店里的存货全买下了。”

    这家伙的算术肯定是食堂大妈教的。

    我:“你不想用很多馒头来交换的话,就放我们走,到了外面安全区域,我自然会把钥匙给你。”我故意没说车钥匙,就是为待会随便扔一片抽屉钥匙给他。

    牛老板:“现在我郑重宣布,开始考虑把你们卖去黑砖窑的事宜,你们能否告诉我,上哪里可以找到黑砖窑?最好直接给我一个黑砖窑老板的电话号码。”

    鲁妮:“跃精公司的苟归元与黑砖窑有业务往来,你可以打电话去咨询,我给你号码。”

    牛老板:“你们三个都不诚实,我不想和你们说话了,再见。等你们全部饿死之后,我会从你们的尸体上把钥匙拿走。”

    外面静悄悄的,现在牛老板像是真的走了。

    杨正刚开始踢门,然后撞门,但是门巍然不动,他却像是受了伤,坐在地上痛苦地哀号:“我的脚腕好像拧了,肩膀可能脱臼了,哇,太难受了,你们赶紧安慰一下我,否则我可能就要哭了。”

    然后他真的开始哭起来。

    我:“这样似乎于事无补。”

    杨正刚:“我知道,哇呜——嗷——。”

    鲁妮:“也许可以试试这样,我们俩把小孙抱起来,当作攻城锤去撞门,有个电影白头神探里就有这样的场面。”

    我有点好奇地问:“为什么是我做攻城锤?”

    鲁妮:“因为你脑袋小,这样会有更大压强,比较容易对门造成破坏,而且我们俩不可能抱起杨正刚,而我又不想做攻城锤,所以呢只有你挺身而出。”

    我:“这事没得商量。”

    这时杨正刚缓缓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乐滋滋地说:“疼痛渐渐消失了,看来我没事,其实我的身体远比想象中更强。”

    我:“到通气窗下面蹲着,让我踩你的肩膀上去观看外面的情况。”

    杨正刚:“你把鞋子脱了。”

    这家伙是一只质量不错的人肉木墩,踩上去之后几乎不怎么晃动。

    然后我看到了外面的情况,牛老板并未远走或者消失,而是站在他家小楼的三层阳台上,手握一棵甜菜,快速而高效地咀嚼然后吞咽下去。

    这事有点奇怪,我从来没见过哪个人像这样进食。

    难道他不是人?

    我伸手进包里,握住那柄尖刺,然后用手指将其分开并且拨出,但是在我视野里的牛老板仍然是人的模样,依旧在吃甜菜。

    他吃完了一棵又拿起一棵。

    这旮旯的甜菜由于生长期太短暂,一般只有淡淡的甜味,含糖量与甘蔗完全无法相比,为什么他不啃甘蔗?

    鲁妮:“看到什么了?”

    我:“那家伙站在对面的小楼上,目前在生吃一棵蔬菜。”

    鲁妮:“赶紧试一试能不能弄开窗框。”

    我伸出一只手扶住栏杆摇晃了几下,发觉纹丝不动,于是把另一只手也抓住了栏杆,使劲试图弄开,结果下面的杨正刚撑不住,倒向一侧,而我则死死抓住栏杆,就这么挂在墙壁上。

    稍后,杨正刚恢复了人梯角色,让我可以安全降落。

    鲁妮:“我这里有一把仿制瑞士军刀,也许我们可以用这玩艺儿在墙上挖个大洞,然后逃出去。”

    看样子出门带着武器是很流行的事,不仅仅只是我会这么做。

    杨正刚:“好主意,就像肖申巴克的救赎里面的那位一样。等等,我们好像没有很多时间来这样做。”

    鲁妮:“为什么他没有拿着大刀过来强迫我们按照他的要求做?要知道我们其实没啥抵抗能力。”

    杨正刚:“在外面他挥舞着大刀,我们或许没办法,但是如果他进来,在这黑暗的狭窄空间内,我们可以一起努力把他摁倒,然后强迫他投降,若是他不投降,我们就采取叠罗汉的大招,把他活活压死。”

    我想了想:“这个貌似不太可能做到,那家伙体重肯定超过你,而他长得一身肌肉,力气肯定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