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别无选择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113字

    想象中预定的晚餐时间已经过去了可能有两个半钟头,被囚禁在小黑屋里大概已经过去了两个钟头,我感觉很饿,杨正刚和鲁妮则宣称快要饿死了,这事有点奇怪,他和她都有很多脂肪,按理说能够扛得往很多天不吃东西。

    在黑暗中待久了,眼睛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开始能够看得到一些东西。

    这里感觉就是一间仓库什么的,可能以前是存放粮食的,后来则存放干稻草,然后,现在用于囚禁我们。

    我从包里拿出了那把仿制军刀,开始寻找墙壁上可以挖掘的位置,然后我发现,一层墙皮之后是坚硬的砖头。

    发现我带着刀,杨正刚和鲁妮又来劲了。

    鲁妮:“也许这刀不应该用来挖墙,而是留着对付那家伙,等他进来的时候,一刀刺死他。”

    我:“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进来?如果他一直不来呢。”

    杨正刚:“都不知道你带着刀,为什么先前在外面的时候,你没有拔刀自卫?”

    我:“还说我,你这么巨大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在外面的时候没有一拳把那家伙打晕,而是乖乖地把手机双手奉上。”

    杨正刚:“我从小就不会打架,当年在幼儿园一直被女生欺侮。”

    我:“等回公司之后,我会试试看,殴打你一顿,看你会不会还手。”

    杨正刚:“你这么Small,如果你动手殴打我,我可能会控制不住火气,我这人就是这样,见到强人直不起腰,见到弱者压不住火。”

    我:“发克。”

    杨正刚:“我倒是不介意你发克Me。”

    鲁妮:“你们说,我能不能吃草?”

    我:“当然可以吃,请随意,每个人都有选择食物的权利,有人吃玻璃,有人吃便便,吃草当然也没问题。”

    鲁妮:“但是我肯定自己无法嚼碎干草,因为我的牙不如羊和牛那么好。”

    我:“看上去天花板似乎不怎么结实,如果我们三个能够搭成人梯的话,就有希望逃出去。”

    杨正刚:“嗯,根本没天花板,就是一些石棉瓦搭在木头上。”

    鲁妮:“可不可以把这些干稻草编织成梯子,然后爬上去。”

    我:“似乎不可能。”

    鲁妮:“我看过的电影里出现过一种叫做绳梯的玩艺儿。”

    我:“那个好像是用绳索把一些硬木棍绑在一起做成的,而我们没有木棍。”

    杨正刚:“而且我们也不懂得如何制作绳索。”

    鲁妮:“我觉得也许不难,我会编辫子,绳索应该就是同样的制作原理。”

    我:“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

    鲁妮:“但是木棍怎么办?”

    我:“貌似搭人梯比较现实些。”

    屋顶距离地面大概有三点五米高,这事有点奇怪,一般来说不应该修筑这么高,考虑到这个房间面积不大,就更显得奇怪。

    也许可以这样推想,外面那个坏蛋之所以弄出这样一个小房间,就是为了囚禁人。

    杨正刚:“我想出恭。怎么办?”

    我:“强忍住,无论如何不可以弄出来。”

    杨正刚显得很委屈地:“我随时都有可能会忍不住。”

    我:“必须忍住,你别无选择。”

    鲁妮站在门口,把高跟鞋脱下来握在手里,用鞋跟去砸门,同时大声喊:“救命啊,要死人了,快要出人命啦!”

    她嗓门真的很响亮,堪称震耳欲聋,在某些高音峰值时段估计超过了一百分贝。

    我捂住了耳朵。

    杨正刚:“我再也忍不住了!最多再忍二十秒。”

    鲁妮叫喊得更响亮。

    杨正刚:“我去墙角把问题解决掉吧,请你们原谅。”

    我:“再忍一分钟,否则我会用刀扎你。”

    然后外面有人来了,打开了那只大挂锁,然后开了门。

    我正想提醒鲁妮趁机狠踢一下门,争取把来者撞晕过去,但是已经来不及,门打开了,外面站着铁塔也似的牛老板。

    这家伙手里仍然提着那柄很有威慑力的鬼头大刀,怒目圆睁,气势汹汹,这情形会让人的战斗意志完全消失。

    接下来,杨正刚首先跑进了单人厕所,他出来之后鲁妮进去,然后是我,这期间牛老板握着大刀站在院子中间,不时舞动一番,看上去像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我决定与这家伙谈谈:“你欠跃精公司的钱仅仅只是两万多元,还不到三万,这点钱在当今时代只能买到一辆很差劲的面包车,显然不值得你对我们做这样可怕的事,你考虑过风险吗?你可能会因为绑架和威胁我们而被判刑十年甚至更久,坐牢很可怕的。”

    现在我已经不再考虑收回欠账的事,只想着如何完好无损地逃离此地。

    牛老板瞪着巨大的眼睛,恶狠狠地说:“凭本事赊的账,为什么要付清欠款,老子就是不打算付,至于你们三个,赶紧乖乖进去房子里待着,等我想清楚如何处置你们之后再说。”

    我:“你可能会在监狱里待很久,想过这事没有?而你的所得与所面临的风险实在不成比例。我有个挺好的建议,现在只要你放我们走,那么什么麻烦都没有,欠款你不付也没关系,就当我们没来过。”

    鲁妮小声嘀咕:“嗯,话说到这份上,如果他是个正常人的话,就应该让我们离开,这确实是最佳选择。”

    牛老板:“只要别让你们出去,谁都不会知道发生过什么,我可以从你们身上压榨出可观的价值,虽然暂时我还不知道如何处置你们三个,但是我总会想到办法,我会尝试联系黑砖窑的坏蛋,还有器官贩子以及人贩子,实在没办法把你们变现的话,可以把你们做成腊肉和香肠卖给开餐馆的老王。现在,你们立即进那个房间里去,在其中好好待着,等我的下一步安排。你们应该有做囚徒的觉悟,要乖乖的,服从命令听指挥,这样的话大家都省事。”

    杨正刚怒气冲冲:“我就不进去,我不相信你有胆量杀人。”

    大刀突然一闪,仿佛闪电划过,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刀的速度和路线,因为根本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杨正刚的下巴上出现了一条红色的线,一些血珠子溢出。

    我满腔惊恐,猜疑马上杨正刚的上半部分脑袋就会掉下来,就像有些电影里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