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生平第一次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179字

    杨正刚的脑袋没有掉下来,而是仍在说话,很显然,仅仅只是刀尖划破了一点皮,造成了一丁点儿轻伤,至多就是让原本就很丑陋的这张大脸变成更丑陋罢了。

    我:“不许动刀,有话好好说。”

    牛老板:“要不是考虑到你们三个未来有可能让我赚到许多钱,现在就想把你们剁了做烟熏肉。”说话同时,大刀快速地挥动。

    我们三个都本能地往后退。

    杨正刚:“你死定了,我会告到你破产,让你为所做的一切后悔一辈子。没有谁能够划伤我的脸却若无其事。”尽管吼声很响亮,但是他同样在后退。

    大家都明白,疯狂的牛老板真的会下手劈了我们。

    鲁妮:“我们还是回小黑屋去吧,那里明显更安全些。”

    牛老板:“等等,车钥匙拿来再进去。”

    这家伙终于想到这事了。

    我很生气,我是看过许多次杀鸡杀鸭杀兔子的人,如果真有必要,我也会用最暴烈的手段来自卫。

    此时面临的处境让我明白,情况非常危急,我正在与一名怪异的疯子打交道,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我们仨都会死,而获救的可能性并不大,依目前情况推断,我们有非常大的概率会饿死在这里,或者被卖掉,也可能被拆散了卖器官然后丧生。

    我伸手到包里掏车钥匙,然后在递过去的时候故意让钥匙从手里掉下。

    牛老板毫不犹豫地弯腰捡钥匙,而我则认为机会来了。

    包里的仿制军刀被掏出来,使劲插到了面前宽阔的背上,感觉难度并不大,可能就像用刀扎一只大冬瓜似的。

    也许是运气特别好的缘故,生平连鱼都动手杀过一条的我用刀插人居然挺顺利,刀没有扎到琵琶骨上,也没有扎到脊椎上,而是从肋骨的缝隙当中刺进去了,一面有锯齿的刀刃完全扎进了他的体内。

    接下来我像泄了气似的,手一软,把刀留在了他体内。

    然后他站起来,鬼头大刀脱手掉到地上,另一只手里握着车钥匙。

    鲁妮和杨正刚傻傻地站着不动,没有继续后退,也没有扑上来殴打可怕的敌手,似乎被我做的事吓坏了。

    牛老板像是并不痛苦,只有一些诧异,大概觉得这种事很不可思议,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看着我,嘴里喃喃说:“我仅仅只是想拿你们三个换些钱来或者杀掉你们而已,就为了这么点小事,你居然用刀刺我,太不像话了。”

    我觉得他应该倒下,在地上挣扎片刻之后一命归西才对,但是,这样的情况仿佛不会发生,他似乎没啥事。

    也许再拖延一会儿,他就会躺下,想到这里,我说:“我很后悔刚才对你那样做,现在,请让我打电话叫救护车来,让你得到良好的医疗服务。”

    可以肯定,这个小乡镇上会有卫生所或者卫生院,但是有没有救护车就不知道了,如果能够把他送到医院里,我们倒是可以转头溜之大吉,逃出生天。

    牛老板:“你别以为扎了我一刀就可以改变你们的命运,我吃定你们了,我会找到黑砖窑老板或者器官贩子,或者找到人贩子,总之,一定要把你们换成钱。现在你们三个立即进屋里去。”

    这家伙手里没有刀,看上去似乎不怎么可怕了。

    身上插着一把刀,却像没事一样,这是什么本领?我不知道。

    地面上有血,是从牛老板背后流下来的,但是数量不太多,按照这样的速度,估计再流很久才会失血过多。

    恐怕得再给他一下才行,但是刀子却留在了他背上,现在能算是武器的只有包里的那柄奇怪的尖刺。

    我:“是那边的房子吗?”故意这样问,是想分散其注意力。

    对于两位同事的差劲表现,我深感失望,他们仍然呆若木鸡傻站着不动,不吱声也不知道来帮忙。

    牛老板:“别装傻,快进去,你知道我说的是哪里。”

    我:“我要求住一处有卫生间的房子,那幢楼上肯定有合适的。如果你想把我们卖出好价钱的话,就得让我们住得舒适些。”

    牛老板:“别做梦了,立即进去,否则的话我要打人啦。”握着车钥匙的手形成拳头状,真是一只很大的拳头。

    我突然看着天空说:“有颗流星飞过来,像是要砸中这里的样子,好可怕。”

    牛老板抬头看天空:“在哪?没有啊?”

    表现得这么单纯幼稚,真是出乎预料。

    我的手从包里抽出尖刺,往前扎过去,很果断,很直接,因为我明白没有退路,若是再被关进小黑屋就是死路一条,现在只能拼了。

    庞大的身躯是很好的目标,想不刺中都难。

    其实我很慌乱,紧张到快要爆炸,心脏仿佛快从喉咙里蹦出来。

    尖刺比想象的更为锋利,由于目标身材太高,而我也没能力选择攻击部位,只是本能地顺手往前扎出去,所以刺到了他的上腹部位置,连一部分柄也插进去了。

    然后我被自己的行为给吓坏了,手指一软,松开了尖刺,几乎就在同时,腿也软了,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坐到地上,再也无法站起来,身上所有的力量和勇气似乎都随着刚才的行动结束而消失无踪。

    我坐在地上,牛老板在眼里更显高大强壮,仿佛一座肉构成的小山,感觉他不需要动用任何武器,甚至不必挥动大拳头,只要往倒下,就可以把我压死。

    但是他没倒,而是跪下了。

    他居然对着我跪下,这算什么事?

    难道他怕了我?

    他表情显得很痛苦,舌头伸出口腔外拖得挺长,舌尖挨到了下巴,鼻孔和嘴里冒出一些红色的泡沫,估计肺被刺伤了。

    难道我赢了?

    我仍然无法站起来,因为腿完全不听使唤。

    曾经的怒火随着两次攻击而完全释放以及熄灭了,现在我又恢复到常态,一如从前,仍然是那个斯文友善的小女子。

    我无法相信,自己居然把危险的刀子和尖刺分别插到了别人身上,这样的事居然是我干的,太奇怪了。

    杨正刚声音颤抖得厉害:“快从他手里把车钥匙抢下来,然后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鲁妮:“把院子大门的钥匙也得抢下来。”

    我则在想,这家伙有没有家人或者配偶,如果看到这样的情形并且叫来差人,我要如何解释?还有就是,他会不会死掉?

    想到自己可能杀了人,四肢更加不听使唤,连维持坐姿都挺困难,几乎就要躺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