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安全保证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237字

    接下来,我没有离开这个小乡镇,因为天黑之后在那些狭窄弯曲的小路上驾车行驶是很危险的事,而我对于自己的技术没多少信心,昨夜在温泉客栈里的刺激遭遇印象太深刻了。

    我向一位看上去并不危险的半大女孩子问路,向她打听此地最安全的酒店或者旅馆是哪一家。

    她说可以住派出所相邻的小旅馆,那儿是所长的妹夫开的,享受充分的保护,入住那家店,在一楼餐厅和二楼的Ktv以及三楼的美容院消费还可以得到优惠价,在四楼打麻将的话则免费。

    听起来真的很不错,虽然可能会有些过分喧哗,但是现在我和两位同事迫切希望得到安全保证。

    鲁妮急需沐浴,因为她刚刚发现自己身体有些部位居然有干涸的泥和毛混合在一起。

    杨正刚有同样的需要,他发现自己头皮里有适量泥沙,下面的什么皮里也有。

    于是我把车开到那位女孩子指示的地点,发觉旁边果然有派出所,可以肯定从那家旅馆适当位置看出去肯定能够见到院子里停放的车子,如果遇上什么事的话,从窗子里伸出脑袋大喊大叫估计会比打电话效果更好。

    于是我们就住进去了,服务员很热情,带着我们走到六楼开了房间,按照我们的要求,让我们住在靠近派出所一侧,确保掀起窗帘就能够看到停放小车的院子以及里面的小花园还有食堂。

    这里的房间还真是挺不错,有卫生间,有热水供应,有数字电视和无线网络,国内电话免费随意打,床铺看上去还算干净,两个房间只需要八十元。

    然后我们在一楼餐厅里大吃了一顿,清汤鸡肉果然和城里吃到的不一样,韧性十足,太有嚼头,久咬不烂,但是味道真的很鲜美,别的一些菜也有很独特的味道以及外观。

    杨正刚:“待会我们要不要去唱歌饮酒?”

    鲁妮:“没兴趣,累死了,浑身发软,就想躺下不动。”

    我:“你可以自己去,给你一百元预算。”

    杨正刚:“可以叫位风尘女子来陪伴我然后报销费用吗?也许我在这里有幸会遇上一位绝代佳人,或者像梁红玉那样暂时从事服务性行业的潜在巾帼英豪。”

    鲁妮放下碗,严肃地说:“你认为有那样的可能性吗?”

    杨正刚:“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我:“反正你在一百元里面消费就可以。还要注意,别被抓了,我可不会去保你出来。不过风险估计不大,因为你恐怕一两分钟就办完所有事了,这时候抓嫖的勇士还在努力踢门呢。”

    杨正刚:“其实我就是随便问问罢了,我现在也觉得快累趴下,刚才啃那块鸡肉似乎消耗光了我最后一点力气,而你的话又让我最后一点战斗精神之火焰也熄灭了。”

    大约两个钟头之后。

    我躺床垫上,用手机看网站两个月以前更新的尖叫女王,感觉舒适极了。

    鲁妮仍在卫生间里洗个没完,已经冲洗了可能有五十分钟。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杨正刚那仿佛公驴纵情嚎叫一般的可怕歌声。

    早晨,阳光照耀大地,我开车驶出旅馆的小停车场,杨正刚和鲁妮坐在后面,在他俩后面则放着那三只装满了零钱的塑料袋子。

    在大街上,看到了牛老板,这家伙手举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欢送跃精公司收账人离开黄泥塘镇’这一列歪歪斜斜的字,这些字写得真是难看,大的大,小的小,笔划奇怪,丑不堪言。

    这家伙真的没死,正举着大牌子对着我摇晃,他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多也不算厚,但是看不到血迹溢出,其行动也像是很正常。

    这情况让我颇为开心,觉得自己彻底摆脱了凶手的恶名,不再有被逮捕入狱的风险。

    杨正刚发出惊恐的叫喊:“快踩油门,加速,是那家伙,他肯定来找我们算账了。”

    鲁妮:“看起来不像,感觉挺友好的。”

    牛老板脸上有怪异的笑容,发觉我们在车里看着他,蹦跶得更来劲了。

    我也觉得没啥危险,出于礼貌,以及想确定这家伙到底会不会死的好奇心,我把车停下,打算与他聊几句。

    此时太阳当空,街上人挺多,还有一位身穿制服的中年男胖子兴高采烈地走路同时吃一只大饼,这一切都让我觉得安全有保障。

    但是杨正刚显然不赞同我的观点,所以低下头,努力把脑袋往鲁妮的两腿中埋,就像逃避追杀的鸵鸟。

    我把车窗玻璃放下一条小缝隙,至多可以伸进一根小孩的手指,然后对着外面的巨型壮汉说:“鉴于你昨夜的行为,以后跃精公司将不再让你赊欠货款,你只能先付钱然后公司才会发货。”

    牛老板:“没关系,还会有别的酱菜作坊把货物赊给我,然后我还有机会把来讨债的人关起来,整个卖掉或者拆散了卖掉,或者做成腊肉熏肉以及香肠什么的。”

    看上去这家伙没一点改邪归正的念头。

    杨正刚低声说:“快走,我要被吓尿了。”

    鲁妮:“把你的脑袋拿起来,你呼出的热气透过布料抵达我的毛那里了。”

    杨正刚:“怪不得我嗅到那种奇妙而熟悉的气味。”

    我对牛老板说:“你没事吧?我是指昨夜你挨的那两下之后。”

    牛老板:“没事,一般来说,只要别被斩首,我总能够痊愈,就算砍掉一条腿,过些日子我也能再长出一条新的腿来。”

    由于前夜我看到了会读《动物农庄》的大肥猪,还有会做菜的两只穿山甲以及能够幻化成帅哥美女的藤子和黑山羊,所以现在我对于没腿之后可以再生这种不符合已知人体科学的情况也没觉得奇怪,而是视之为可能发生的事。

    我:“没事就好,我们这就要走了,希望你生意兴隆,财源滚滚,万事如意,身体健康。”

    牛老板:“由于我已经奉你为主子,所以呢,你能不能带着我走,让我跟随你,做你的马仔,直到我完全摆脱了被妖刺扎中的可怕记忆。”

    我惊愕地:“绝对不行,你还是乖乖待在这里吧。”

    牛老板:“其实我很有用的,能帮你打架,踩人,可以帮你暖床,如果你是农妇的话,我还可以重操旧业帮助你犁田拉车。”

    我:“不要再提这些,永远别再见。”然后踩下油门,驶离这个小镇。

    回去途中,又见到了那一家怪物客栈,就是一排烂糟糟的破房子,外面的地上长满了荒草,仿佛废弃了数十年甚至更久,我加速离开,不敢多看,而这时鲁妮和杨正刚睡得像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