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我的好喵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041字

    我抱着小黑,住进了新的房子里,当雇佣来负责搬家的工人把所有东西放下之后,我才发现,房子挺宽敞,而我的家当太少,看上去到处都是空荡荡的,如果铺上垫子,就像练功房似的。

    其实我所有的物品都可以放到卫生间里,包括床垫,然后还会有活动空间。

    很显然,我应该申请一处带家具的房子才对,但是提出要求时没有想到跃精公司的高管会这么爽快地答应,现在考虑到这个,肯定已经晚了,而且我也不想再等待。

    现在我的住房位于一幢二十九层高的住宅楼内的第十六层,这楼建成于四年前,迄今房价应该涨了一些,不知道公司为什么没有卖掉,而是用来出租。

    我隐约想到,如果一直在跃精公司上班,那么就可以用很低廉的租金住在这里,简直比自己买房更划算,但是如果离职,恐怕就不行了,那样的话房租预计会翻上六到八倍。

    似乎我被拴在这家公司里了,如果我一直是个穷鬼的话。

    但是未来会改变的,如今在房租方面的花销大大降低了,薪水却会有所增加,虽然目前不知道会上升多少,但是肯定能够加一点,这样的话,每月就可以积蓄更多的钱,比如八百元甚至一千元,很快就可以买几手关注已久的股票啦,哇卡卡,想到这里,我觉得未来充满了希望,改变命运的时刻即将来到,幸福的生活就在彼岸向我招手。

    我把床垫移动了位置,拖到自认为合适的地方,然后躺下,看着天花板,开始觉得住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挺好。

    小黑发出温柔的喵喵声,跳床垫,躺在我旁边,摇晃它的长尾巴。

    我对它说:“小黑,你会不会变成人?最好别变,那样太诡异也太恐怖了。”

    小黑依然摇动尾巴,发出悦耳的:“喵——”伸出带刺的小舌头舔自己的鼻子。

    我:“别再去叼大闸蟹回来,也别再叼别的东西回来,偷东西是很危险,没准哪天你就会挨揍,我会买猫粮给你吃,因为我的薪水增加了。”

    它翻身,露出有大块白毛的肚皮,同时用头顶来蹭我的手臂。

    真是只可爱的喵。

    我打开笔记本,开始玩游戏,打算等到肚子饿了再下楼去买东西吃。

    天黑之后,我仍然没食欲,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黑跑出去了,到了二十一点,我正想出去找家小餐馆吃点什么,它却回来了,肚皮圆圆的,显然吃饱了,嘴里叼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鲫鱼,这鱼可能有一百五十克重,想来极有可能是从小区的喷泉水池里捞上来的。

    我没办法,只好把这条仍在流血的鱼养到洗手池里,让水可以淹没它的背。

    小黑用身体蹭我的腿,仿佛在表功,我无可奈何,只好把它抱起来,轻轻抚摸它的脑袋和背脊上软软的毛。

    我:“你不乖,又抓鱼回来。”

    它:“喵——”嘴里喷出腥味,像是刚吃过鱼。

    我:“那条鱼就是你的食物储备,明天我会去逛超市买回猫粮。”

    二十二点,我要的外卖送来了,送外卖的是一位大叔,一点都不帅,面相有点凶恶。

    这位大叔很殷切地说食物有点凉了,要不要进来帮忙热一下,同时伸出一条腿挡住门,让我无法关门。

    小黑在我后面发出有点奇怪的一声‘喵’,似乎想表达什么。

    我:“不用,我自己热一下就可以了,你把脚收回去,我要关门了。”

    大叔:“我很渴,工作一整天了,现在是最后一趟,送完就收工了,可以给我喝杯水吗?”

    这家伙眼珠转来转去,目光在我的锁骨以下到膝盖以上游移,仿佛有透视功能似的,我分明穿了厚厚的衣服,把自己包裹得挺严实,但是这些布料似乎无法阻挡他的视野。

    我严肃地:“小区门口有超市,你可以去买水,一元一瓶。”心里却开始感到紧张,担忧这家伙可能有不轨图谋。

    大叔:“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我故意说:“我男朋友在里面玩电脑,他是体校散打教练。”

    大叔仍然没有收回腿,脸上浮现奇怪的笑容:“这样我就放心了,我就算进去喝杯水,也不会有人怀疑我有不良居心。”

    我:“给你两元,自己去下面买水喝吧。”

    然后大叔乐滋滋地接过两张一元纸币,收回腿,说谢谢,然后转身离去。

    我关了门,愣住,不明白到底怎么一回事,难道这家伙仅仅只是为了两元钱?难道刚才他不是对我产生了不良企图?

    感觉此人太高深莫测了。

    为了安全,以后我还是别再叫外卖比较好,小区门外就有餐馆。

    这么一折腾,食欲全无,忍不住开始怀疑送来的食物里有没有老鼠药或者迷药什么的,或者会不会有一些脏东西,比如口水和鼻涕什么的。

    我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墙角,打算明天早晨带出去扔掉。

    然后烫方便面,还是熟悉的味道,切,都吃到麻木不仁了。

    不经意间转头一看,发现了有些奇怪的一幕,小黑趴在地板上,身处于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之中,不断对着窗外的天空大幅度缓缓点头,恍如跪拜,其行动竟然显得有些神圣,仿佛特别的严肃。

    看上去它像是在做某种很特别的事,动作极有规律,约每三秒钟点头一次。

    今晚是月圆之夜,据一些恐怖故事里所言,这个时候往往有些奇怪的东西特别活跃。

    我被这情况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手里捧着碗,就这么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小黑似乎察觉我在看它,停止了奇怪的行为,慢慢悠悠走过来,像往常一样用脑袋蹭我的腿,发出轻柔的叫唤声。

    我觉得自己未免有些多疑了,这分明是一只粘人的可爱喵喵,就算刚才有什么奇怪的行为,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可能就像有的狗喜欢把食物藏在角落里,有的猫会喜欢在主人腿上睡觉一样属于正常现象。

    我抱起小黑,轻轻抚摸它的头顶和背,它则发出愉快的叫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