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155字

    周末早晨,苟归元来了,居然用自带的钥匙打开了门然后进来,仿佛回自己家似的。

    没戴眼镜的我有些愕然地看着闯进来的人,发现是他之后才轻松下来。

    苟归元:“我来看看你在公司租出的房间里过得怎么样,还有就是送些东西给你。”

    他拎着一只烤鸭和一只烧鸡,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我决定待会暂时放弃控制体重,明天再考虑这事。

    我寻思应该如何还礼,送他一双穿了几次还没洗的旧袜子行不?

    小黑不知去哪里了,从我起床至今没看到它,我心里明白最好别让公司里的领导见到这只猫,如果不小心撞见,它可能就会变成生猫片或者用其它方法烹饪出来的猫肉。

    我接过礼物放到微波炉上,然后搬了一只椅子让苟归元坐下,因为没有沙发,只能让他坐硬梆梆的塑料椅。

    苟归元看了看周围,傻笑着说:“真是家徒四壁啊。”

    我:“就等加薪,然后买几件家具。”

    苟归元:“再过十几天就发工资了。”

    我:“为什么你有这里的房门钥匙?”心里想的是,我要换锁,还要记住每天都从里面反锁上,让人无法不经同意擅自闯入。

    苟归元:“公司的出租房的钥匙我全都有,旁边那幢楼里有几位大妈做梦都盼着我去看望她们呢,每次我一出现,那个热情啊,简直受不了。”

    我平静地问:“换锁得花多少钱?”

    苟归元:“我又不会咬你害你,干嘛要换锁,而且就算你换了锁,能挡得住真正的坏蛋吗?”

    说得蛮有道理的,竟然让我无法反驳。

    “我只是觉得,换了锁了之后这里会更有家的感觉。”

    “别换,听我的,这样我才能更方便地保护你。”

    这话听着简直有点威胁的意味。

    当然,如果考虑到他不说话也不笑的时候相貌挺不错,身材也很好,有车有房还是公司领导,并且时常表示对我有好感,那么貌似也属于可接受范围,若是几年之后我仍然孤身一个没有嫁给美男或者有钱男的话,可以降低标准接收他。

    “你饿不饿?”我没吃早餐,并且意识到距离午餐时间也很近了,用来客的礼物招待来客,貌似是很合理的事。

    苟归元:“不饿,但是如果你要做饭给我吃的话,我会比较开心。”

    我:“这里食物储备很少,只能吃你带来的烤鸭和烧鸡,然后再加上橙子还有我煮的饭。

    我绝对不会说出‘我下面给你吃’这类奇怪的话,万一引起误解怎么办。

    苟归元笑嘻嘻地:“足够了。其实平时我只吃肉和狗粮。”

    我:“听起来很不健康啊。等等,你为什么吃狗粮呢?你又不是狗狗。”

    苟归元面有沮丧之色,流露出怎么又说错话了的神情:“其实有几个品牌的狗粮味道蛮不错的。”

    我:“偶尔吃点可能也没什么,但是你应该像我一样注意全面营养,每天都吃水果和蔬菜,喝牛奶,吃方便面还有速冻食品。”

    苟归元:“嗯,我会注意。”

    我用水果刀把烤鸭和烧鸡分割成很大的块,因为不具备厨师的技巧,也没有合适的工具,无法斩成形状合适的小块或者剔出片来。

    对于食物,我一向不认真,总觉得弄熟了就可以了,吃不坏肚子就行。

    烤鸭和烧鸡被弄成大小不等的块,乱糟糟地堆放在三只塑料微波碗里,酱料则放在小碗里,椒盐则只是打开了小小的塑料袋就这么摆放在桌子上。

    现在我用来烹饪食物的只有微波炉,因为两个月前电磁炉坏掉了,然后我不小心又摔坏了几只盘子,所以只好用买方便面时得到的赠品塑料碗来待客。

    我的电饭锅倒是还能正常使用,煮了一点米饭,现在可以吃了。

    没有蔬菜,我用橙子来代替,在电脑桌上全部摆放好之后,食物的整体效果看上去像是几位高中生的野餐。

    苟归元倒是不挑剔,乐滋滋地说:“开动了。”然后抓起烤鸭的脑袋,往里嘴里一扔。

    这个能吃吗?

    还好鸭尾部分已经扔垃圾篓里了。

    这时的他确有几分可爱,若是现在他立即掏出一名大钻戒向我求婚,我很可能会稀里糊涂地答应,然后在未来的日子不断后悔。

    好在他没有这么做,而是飞快地吃肉,并且不吐骨头,咀嚼的动作飞快,甚至有点狰狞,发出清脆的咯咯声,就像一只饥饿的大狗在啃骨头那样。

    我觉得自己不应该关注他吃东西的样子,因为这样的进食方式显然有失体面,而且危险,据我所知,常常有狗因为啃食鸡骨头而被送进宠物医院治疗或者动手术,这可能证明鸡骨头是不宜食用的,就算他有超强悍的牙齿和胃。

    我也在快速地吃,因为再不抓紧的话,可能就没得吃了,苟归元进食的速度太快了,有争抢的感觉,让我怀疑他带着烤鸭和烧鸡本来只打算自己吃。

    稍后,他大概意识到什么,也可能是吃饱了,所以放慢了速度,而此时鸡和鸭的尸体碎块大概只剩下六分之一了。

    我啃光一只鸡腿的肉,然后把骨头扔到桌子上,又啃光了一块鸡胸肉,也把骨头放在桌子上,最后吃了一点饭。

    苟归元:“你做的东西真好吃。”然后伸出舌头把碗底的饭全舔光了。

    我:“要不要再来一些饭?”

    苟归元:“不用,其实平时我很少吃米饭,就算吃,也是用煮熟的猪肝或者牛肝切碎了绊饭吃。”

    我:“哇,好奇妙,我家里养的大狗就是这样喂的,那是一只胖乎乎的拉布拉多,非常可爱。”

    苟归元脸上流露出向往的表情:“你家的狗真幸福,我要是你们家的狗就好了。”

    我不假思索地说:“如果你只是吃牛肝混合的米饭,那么倒是也养得起。”话说出口,突然觉得很失礼,怎么可以把上司当成狗呢,太不像话了。

    苟归元:“有时我很怀念当年做——哎,没办法说了。”

    我:“当年你做什么?刽子手?道士?”

    苟归元:“不说从前的事了。你养猫了吗?为何我嗅到猫的气味。”

    我觉得有些奇怪,窗子一直全开,风不停往这里灌进来,并且洒过廉价香水,居然还有残留的猫咪气味,只好这么说:“邻居家的猫有时会跑过来陪我玩一会。”

    苟归元:“好像还有一点妖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