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职场竞争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052字

    原先我并不清楚跃精公司的领导们住在哪里,现在知道了,苟归元说全体高管都住在旁边的那个小区,每一个都有一套房。

    那个小区全是独立住宅,三百多平方米一套,是本市的阔佬聚居点。

    听说苟归元也有那样的一套房,我顿时觉得他的形象仿佛变得高大起来了一点,他脸上的傻气似乎也有所消减。

    只是他住在那样的豪宅里,却开着价格不足二十万的越野车,另一辆则是红色的套牌车,貌似没啥道理,显得太低调了点。

    在我把碗收到厨房里的时候,不经意间回头看身后,发觉了奇怪的一幕,苟归元居然在把桌子上我啃过的骨头快速地放到嘴里。

    这事很荒谬,我完全不能理解。

    只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清扫桌子的时候,骨头几乎全没了,当然这样比较省事,垃圾篓的负担减轻了,可以后天再扔垃圾袋。

    苟归元在房间内转悠,走到阳台上,把鼻子凑近了晾晒的衣物,然后面露失望之色,显然没发现期待中的味道,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乐滋滋地说:“楼下的人在煮火锅吃,他们可能不知道,他们吃的牛丸里其实没牛肉。”

    这家伙的鼻子有这么灵敏?不太可能。

    我再也忍不住好奇,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你吃鸡不吐骨头,而且还把我啃过的骨头也吃掉了?”

    我总是这样缺乏城府,管不住自己的语言,常常冲口而出,然后觉得说错了话,却也无法收回。

    苟归元愣了一下,小声嘀咕:“还以为你没发现。”

    我:“我担心那些骨头在你的胃里无法真正消化,导致你的身体受到伤害,当然,我的忧虑也可能是完全没必要的,因为我听说有些人吃玻璃,有些人甚至吃铁钉,那些肯定是比鸡和鸭的骨头更危险的食物。”

    苟归元:“我像这样吃骨头已经有很久了。”

    我严肃地:“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坏习惯,应该算是异食癖,必须得治。”

    苟归元:“我认为没必要,而且我想告诉你是的,我喜欢你啃过的骨头。”

    我有些羞涩,觉得这是一种奇怪和不可思议的观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挺有面子:“我吃肉,让你吃骨头,这样怎么好意思呢?”

    苟归元:“以后也可以这样,我带着肉来请你吃,然后我啃骨头。”

    这话说得有些不符合事实,好像他专门啃骨头我专门吃肉似的,刚才的烤鸭和烧鸡全部骨头固然是他享用的,但是大部分肉也是他吃掉的。

    但是也不能无情地揭露这样的事实,我只好说:“这样很好啊,真是很感谢你。”

    苟归元:“我邀请你今晚参加一场派对,你有空吗?会有很多味道很好的肉可以吃哦。”

    说得好像我嗜肉如命似的,其实我仅仅只是比较喜欢吃肉罢了。

    我:“好啊,几点开始?这样的派对其实是晋升的好机会,要多与领导接触,才有可能获得提拔,这样的道理我上初中时就明白了。

    天刚黑,我的电话就响了,是苟归元打过来的,按照此前的约定,我进入电梯,下楼去,坐进了他的越野车。

    时隔多日,居然还能够闻到那三袋钞票残留的气味,比较难闻,这让我有些歉意,因为我确实没照顾好他的车。

    我觉得自己的衣着很得体,黑色短上装配长裙,自觉有冷艳的味道,非常适合派对的气氛,还用了一点香水。

    但是苟归元的反应却有些出乎预料,先是不断打喷嚏,然后开始抱怨:“你身上的香水味太浓,我受不了,有些过敏。”

    我沮丧地:“打开车窗吹一下可能就好了。”这时候我想起公司里的规定,员工不得使用味道浓烈的化妆品以及香水,看来这样的条款并不仅仅只是限于公司内部。

    虽然领导们住的地方与我这里直线距离只有两百多米,但是却彼此隔断,中间有道路分割开,乘车绕过去可能有一点五公里。

    苟归元:“其实你身上有非常好闻的气味,根本没必要用香水。”

    我沮丧地:“以后不用了。”心里想的却是,刚刚发现丢失了两只袜子,要不要问问是不是他拿走的,因为很可恶的是那两只袜子颜色不同,分别是与另外两只配对的,这一下导致剩下的也没办法穿了。

    不过还是算了,反正那两双袜子已经比较旧,有些部分起球和脱丝了,就算没被他顺走,很快也会彻底完蛋,还有一个考虑就是,他居然会捡我啃过的骨头吃,这样要么说明他很仰慕我,要么就是精神不太正常,对待这样的人,最好还是宽容些,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失控或者爆发。

    苟归元双手放开方向盘,拿出纸巾专心地擂鼻涕,车子速度依旧,眼看前面转弯处就要冲出路面,而前方人行道上有几个人在走动。

    我本能地伸手拉方向盘,让车子行驶在正确的路线上。

    感觉这家伙似乎不适宜开车。

    苟归元擂过鼻涕之后用脏纸巾抹眼泪,若无其事地说:“也许你很适合做我的司机,不知道为什么,我开车老出事,刚才如果你不帮忙的话,可能就会碾死人什么的。”

    我:“自己掌握方向盘,我要松手了。”

    约两分钟之后,到达了目的地。

    苟归元:“这是我的房子,右边住着毛柔柔,左边住着古木金,后面住着华魅。”

    他把车开进停车位,可能是技术不够的缘故,一边车轮碾到了外面,显然这样的事频繁发生,车位两边原本应该是草地的区域现在全是硬梆梆的泥土和车轮印。

    他的花园里乱糟糟的,几棵小树长得一点都不好,草地上到处是坑,像是用爪子刨出来的坑,并不大,至多可以埋下一只成年兔子,而那些花草大部分都枯死了。

    毛柔柔的住宅的花园同样如此,倒是古木金住宅的花园里仿佛一处森林似的,植物生长得过分茂密,其中有一些开着漂亮的花,考虑到如今的季节,这事显得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