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人间正义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118字

    我在苟归元的住宅里随便转悠,仿佛在散步似的,抱着好奇心到处观察。

    房间挺大,窗户挺多,装修得却比较简单,灯具简约而实用,室内的家具也较少,像是并不希望太多空间被占据。

    领导们全都不见了,这事有些奇怪。

    我走到楼顶天台上,看到一棵怪异的树,这树的叶子寥寥无几,枝干并不粗大但是数量很多,结构复杂,像是放大版的盆景树,隐约可以看出人形,树横躺在地上,一部分根伸到了几只种了花草的盆内的泥土当中,还有几条根伸到了太阳能热水器的水箱里。

    我猜想这是苟归元从哪里弄来的树,扔在楼顶之前忘记了栽种,于是树凭着植物特有的本能把根茎伸到了花盆当中的泥土里以及水箱里吸取养分。

    真是一棵非常坚忍不拔的树,堪称树坚强。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树比较大而我可能搬不动,我真想把它从天台上扔下去,然后到花园里挖个坑把它种下去,让它可以生长在泥土当中,得到良好的照顾。

    深夜的天台凉风拂面,感觉挺舒服。

    我做了几次深呼吸,觉得状态好极了。

    稍后我下楼去,留意关了通往天台的门。

    在二楼的走廊内,我突然听到了一些声响,像是有人从卫生间的窗户那边爬上来。

    有贼!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要不要大声喊?万一贼生气了过来把我杀掉怎么办?如果楼下那些同事喊不醒又怎么办?

    似乎应该报警,想到这里,我拿起手机,正要拨号,却听到疑似是贼的那位脚步声正往这边过来。

    我本能地往后退,却发现自己进入了床上躺着大狗的房间里,而门外的疑似贼人却往这边过来了。

    我很怕与贼会面,于是躲到衣柜与窗帘之间的空隙当中,如果别往下看,那么就不会发现我的鞋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人类当中的坏蛋是最可怕的东西,比鬼和妖怪更恐怖。

    而现在,贼进来了。

    多窗帘的缝隙当中看出去,我发现一名年青男子走进来,打扮得有点奇怪,头发很长,发型有点像古代武侠剧当中的角色,身上衣服却不太像,手里拎着一把寒光闪闪的杀猪刀,看上去十分危险。

    年青男子走向大床,举起刀,像是要杀死睡得正香的大狗狗。

    为什么?感觉好奇怪,杀死一只狗对于他有什么好处?难道他爬进二楼的卫生间到这里就是为了杀死那只漂亮的大狗?

    大刀举起了,眼看就要斩下。

    大狗睡得很熟,间或伸出舌头轻轻舔一下黑黑的鼻子。

    年青男子得意洋洋地念叨:“我乃长青派第四十七代弟子玉倾子,现在我要斩妖除魔,伸张人间正义。”

    看上去这家伙真的很像精神病患者,杀害一只躺在床上熟睡的无辜的狗居然都能扯上人间正义,发克。

    我再也忍不住,而且我觉得这家伙可能只是疯掉了,并非特别危险,想来很可能只有胆量杀狗,而没有胆量杀人。

    我大吼一声:“住手!”然后跳出来,“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杀害一只躺在棉被里无辜的狗?”

    刚蹦出来,我立即就后悔了,想要缩回窗帘后面去,却又觉得这样做貌似已经没必要,因为已经被对方看到了。

    自称玉倾子的年青人举着刀没有落下,表情显得有些困惑,盯着我看,嘴里喃喃说:“你为什么要干涉我的正义行为?”

    我:“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精神病患者,虽然你看上去很像,你的头发这么长,衣服很奇怪,拎着杀猪刀在半夜潜入民宅,很不正常,你应该立即从这里消失。”

    如果他绕过床走向我,那么我会立即大声喊叫,然后把手机和皮包扔过去看能否有把他砸晕的超级好运气。

    玉倾子没有过来,而是缓缓放下刀,沮丧地说:“这是一只犬妖,非常危险,已经能够幻化为人形,估计它的寿命可能有两百年以上,吃过的人不少于一百。”

    而大狗仍然呼呼大睡,一点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看着挺可爱,丝毫没有不对劲之处,我能够肯定,它就是一只躺在棉被里的大狗狗罢了,虽然地上有衣服和裤子还有鞋子,但这又能说明什么。

    我:“别扯什么神话故事了,如今是二零一七年,大家都明白月亮上没有嫦娥,地球也不是谁创造的,你应该回道观里修行,再也别出来。”

    玉倾子:“你肯定被妖怪迷惑了,我会救你。”

    听说他没打算杀我,而是想要救我,瞬间感觉轻松了,貌似没危险了,顿时口齿更伶俐,思维运转得更快。

    我微笑着说:“别瞎扯了,谁都不会相信你的话,压根没一丁点说服力,你说这只狗是妖怪,为什么它躺着一动不动,这样的大声都没能够吵醒它。”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道理,如果是普通的正常的狗,不等人进来,早就醒了,要么在汪汪叫,或者蹦跳着冲出去咬谁几口。

    玉倾子:“这是因为今夜这里妖怪饮酒过量了,他们全都处于昏睡状态,加之有一名尸魅制造和引导的心魔以及幻境,更加不容易醒过来,如果你别干涉的话,我可以很顺利地把这些妖怪一个个斩首,然后带走它们的头颅,用三昧真火烧成灰,彻底消灭它们。”

    我:“你凭什么说它们是妖怪?”其实我已经倾向于相信这家伙的话,因为他看上去挺诚实,一点不像会说谎的人,甚至于和我交谈并且争执的这一会儿,他的脸已经红了,反倒是先前举刀欲斩狗的时候他更从容镇定。

    玉倾子:“你是肉眼凡胎,看不出它们的真实面目,而是我是天赋出色并且修行多年的道士,你应该相信我,我是秩序的捍卫者和守护者。”

    我:“你想说自己是像法海那样的半仙对吗?”

    玉倾子:“法海大师是有道高僧,而我是道士,不一样的。”

    我:“如果你真是道士,就应该像燕赤霞那样乐于助人,古道热肠,匡扶正义。”

    玉倾子:“燕赤霞是谁?”

    我:“看过很多年前的老电影《倩女幽魂》吗?”

    玉倾子:“哦,想起来了,聊斋志异里宁采臣和女鬼聂小倩的故事里有位世外高人名字就叫做燕赤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