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证实给你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118字

    走到了一楼,穆丽英和许老头还有三位跃精公司中坚力量全都处于深度睡眠状态中,对于我清脆的脚步声毫无反应。

    此前我说话的声音故意比较响亮,就是指望唤醒这帮家伙当中的一两个,但是现在看来,我想错了,他们根本不可能醒。

    玉倾子满脸沮丧地说:“我还是走吧,回去好好想一想你所说的那些话到底对不对。”

    我:“我是念过大学的,那些话真的是肺腑之言,全是为了你好,试想一下,如果你不慎杀死了一只善良的妖怪,岂不是得一生背负着沉重的心理压力。”

    玉倾子:“此前我消灭过一些妖怪和恶鬼,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我:“不用告诉我这个,因为我不希望看到你坐牢。你长得挺可爱,如果真的被判了很多年徒刑,估计在监狱里贞操难保,所以,你最好别再跟任何人提起你谋杀过妖怪的事。”

    玉倾子看到了那只白猫,喃喃说:“这只猫妖厉害,有浓郁煞气,以后你要特别当心它。”

    我:“它是男的还是女的?”我猜测,如果是女生,那么很可能就是毛柔柔。

    玉倾子:“是雌的。”

    看来这猫是毛柔柔,但是要如何才能够让小道士宰了她呢?唉,算了,我可不是那么阴险恶毒的人,毛柔柔虽然很讨厌,还会活吃老鼠,但是我觉得她罪不至死。

    我可能太仁慈了。

    我:“我有只男生猫,是黑的,如果与这只白猫结婚,能不能生出一窝漂亮的小花猫?”

    玉倾子:“这个我不太清楚,因为我没养过猫。”

    我:“你喜欢喝什么?”

    玉倾子:“不喝了,最近几天我不宜饮酒。”

    我:“那么,请慢走,我会与你联系。”

    玉倾子:“这些人被妖怪迷惑了,陷入昏睡中,要到天亮才会醒来,看上去他们全都神完气足,显然妖怪并没有吸取他们的精元和人气,也许这些妖怪真的不是很坏。”

    我:“时代在变,妖怪肯定也会有变化,也许他们完全改变了,再也不吃人。”

    玉倾子:“那只猫嘴边挂着的一缕红色物质就是人肉,这里的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人肉的气味,它们并没有完全改变食谱。”

    我:“也许他们吃的肉是通过正规途径或者合法渠道弄来的,比如医院手术室的垃圾桶,或者太平间里无人认领的尸体,法医工作室丢弃物。”

    玉倾子沮丧地:“可能是这样。”

    我:“你想不想吃点什么?我可以去冰箱里找找看。”看上去他有点瘦,如果长胖一些估计会更可爱。

    玉倾子摇头,然后看着墙壁上华魅的画像说:“这个也是一种妖怪,叫做画魅,能够影响人的精神和情绪,甚至可以控制一些精神状态较差的人的心志。”

    我:“很奇妙啊,我不太相信。”

    玉倾子:“可以证实给你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柄小小的拂尘,轻轻抽打了画像中的华魅的腿。

    画像居然动弹了,就像电视屏幕里的人物那样,伸手抓挠了几下腿,然后恢复一动不动状态。

    我愕然张大了嘴,再一次感受到道法的高深和伟大,以及妖怪的莫名其妙和怪异。

    现在我很想一溜烟跑掉,到外面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感觉今夜的一切事都像一场奇怪的梦,仿佛极不真实。

    玉倾子:“妖怪虽然处于昏睡中,但是它们仍然会保留着一点清醒的神识,以后它们估计会来找我,如果这样的话,我会毫不留情地干掉来者。”

    我:“我会努力说服他们与你和平共处。”

    这样做有没有用处就不得而知了。

    玉倾子:“我要走了,祝你好运。”

    我很想向他讨要一两件可以用来防身自卫的宝物或者有道法加成的武器,但是又觉得萍水相逢,也不怎么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看来我还是脸太嫩了。

    然后我站在门口,看着他出门去。

    但是他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绕往房屋的后面。

    我问:“你还要做什么?”因为疑心他可能会放火什么的。

    他:“去拿梯子,那是跟人借的,必须归还。”

    原来如此,还以为他能徒手爬墙或者能够一跃而上二楼。

    我:“哦,这样啊。”

    稍后,他扛着梯子,快步走向停在前方一棵树下的电动助力车,骑上,很快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

    我回到书房内,关好门,弄了一把椅子顶住,然后躺沙发里很快就睡着了,似乎并不怎么担心会有危险,而且也不担心那个小道士搞个回马枪什么的。

    天亮之后,我醒了,是被外面的喧哗声吵醒的。

    穆丽英在发飚,对着许老头怒吼:“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何我衣着不整,有种被非礼过不止一次的感觉?”

    许老头显得很委屈,低声下气地解释:“我是做过一些比较热情而且不能说出去的事,但那是应你的要求做的,你好好回忆一下是不是这样的。”

    穆丽英:“你必须要对这样的事负责。”

    许老头:“难道你想让我回家去离婚然后与你结婚?”

    穆丽英:“想得美,一个穷光蛋糟老头,居然想娶我这才三十八岁的年青女子。”

    许老头:“其实先前是你主动的。”

    穆丽英怒吼:“怎么可能?”

    我整理了一下头发,检查了一下衣服,照过镜子,确认自己不化妆也不洗脸仍然美美哒,然后若无其事地打开了门,站到外面。

    墙壁上的华魅已经不见了,原来的位置空空如也,柜子上的大白猫也不知去向,而徐金书和丁万全还有朱福星则手捧杯子,正慢慢悠悠喝茶,似乎正观赏穆丽英和许老头的争吵。

    苟归元西装革履,手握一只囟鸡腿,正从楼梯上走下来。

    我疑心这家伙就是夜里躺棉被当中的那只大狗。

    现在我考虑的事是,应该与这些怪物们签订一个互不侵犯的协议,以确保自身安全,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不会发狂乱咬人。

    苟归元走近我,低声说:“感谢你救了大家,我会向胡达仙总经理申请奖励你。”

    我同样低声说:“你就是夜里躺床上的那只大狗吗?”

    苟归元:“是的,现在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我感觉挺轻松,以后不必再费劲像人一样说话做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