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有点伤天害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131字

    我发现做了副主任之后的工作和从前一个样,没什么不同,办公地点仍然没变化,还是那张有些旧的桌子,因为没有闲置的办公室给我这位新出现的副主任使用,连电脑也是从前的破家伙。

    鲁妮和杨正刚并没有把我当领导看待,仍然和从前一样没大没小的对我胡乱开玩笑。

    理论上来说,我的薪水提高了,虽然目前还没领到手,可也很令人开心,毕竟再过一个多星期就是发薪日。

    两万元的奖金倒是领到了,我立即把这些钱存入股票账户内,买了一万七千多元深市的票票,然后想要申购新股,却发现还不行,得持股再过些日子才可以申购,发克,我原来还计划着,如果成功申购到新股而钱不够交的话,就卖掉一些手头的票票然后交款,但是现在才知弄错了一些事,没有搞清楚规则,只能再等些日子。

    在一个我认为合适的时机,终于找到机会,可以与苟归元交谈。

    我想要弄清楚一些长久以来存在的疑问。

    现在,苟归元坐在主任办公室内,正在专心玩遥控车,小小的遥控车在地板上跑来跑去,居然也不会撞到什么东西,看来他技艺不错,手指很灵活。

    我:“苟主任。”

    苟归元抬起头:“孙副主任。”停止了操纵,于是遥控车撞到了墙壁上。

    然后我与他相视大笑。

    我关好门,走近他,低声说:“我有好多疑问,一直没机会提出来。”

    之所以这样小声,是因为不知道这里是否有杨正刚搞的监控。

    苟归元:“说来听听,如果不要涉及太高等级的秘密,我可以告诉你,现在你身份特殊,是与我们有协定的人。”

    我:“你们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在城里开公司?”

    苟归元:“妖怪修炼成人形不容易,想在人群当中混着并且不露形迹,那更是困难到超乎想象,所以我们组团一起混。”

    我:“你们如今还吃人吗?”

    苟归元:“当然还吃,隔三岔五就吃一顿。”

    我有点惊愕:“人肉怎么来的?”

    苟归元:“当然是从医院那里花钱买来的,有些人什么都敢卖,切割下来的肢体和器官,还有胎盘,死婴,不大对劲的活婴,无人认领的全尸等等。”

    我:“难道你们真没有杀过人吗?”说话同时,想起了那一夜在酒吧外面毛柔柔骑来的电动三轮,里面装载的恐怕是被肢解的人肉。

    苟归元:“偶尔也会杀死那么一两个人,但是我们这样做一般都有充分的理由,比如目标是大坏蛋,或者不那么坏的蛋。”

    我顿时觉得妖怪的形象在往高大上方向转变,但还是忍不住要再问一问:“难道你们真的只杀坏蛋?”

    苟归元有点犹豫地回答:“这个嘛,偶尔也有例外。”

    “什么样的例外?”对他们的看法立即又有转变。

    “有时我们也会把看上去很好吃的人杀死,仅仅只是因为目标看上去比较香甜可口,没有别的原因。”

    “这就是说,你们有时会无理由地杀人。真可怕,你们似乎控制不了自己。”

    “我们是妖怪,吃人肉能够让我们获取一些信息并且得到奇妙的力量,让我们变得更强大。”

    “天啊,好可怕。你们吃过本公司职员吗?”

    “这个倒是没有,我们一向不吃自己人,这是规矩。”

    这个规矩显然非常好,感觉安全有保障了。

    我:“你们如何能够把跃精公司做到如今的规模并且维持正常运营?感觉这个似乎超越了你们的能力范围。”

    苟归元:“我告诉你这个秘密,你千万别说出去,在听到这一切之前,你应该发个誓。”

    我举起左手:“我保证守口如瓶,决不泄露从你这里听到的秘密事宜,如有违背,让我活不到九十岁就死掉。”

    这誓言当然是用来糊弄人的,太不诚恳了,其中的问题显而易见。

    但是苟归元却没有发现:“好吧,我告诉你,这家公司是我们用非法手段搞来的,具体过程是这样,大约五年前,我们还混得很糟糕,在火车站给人打零工,日子过得比较糟糕,基本上毫无尊严,偶尔让施媚和毛柔柔充当诱饵骗一两个好色之徒来吃掉。当时大家住在破烂不堪的出租屋内,周围熟悉的人都认为我们是神经病或者智障人士,谁都看不起我们,而我们也自暴自弃,自甘堕落,就这么昏昏噩噩混着。但是有一天,胡达仙和夜飞天发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大好机会,在帮助两个人扛行李的时候,得知他们是跃精公司的总经理和财务总管。”

    我:“于是胡总和夜总管就说服那两个人把公司以优惠价格转让过来是吗?”

    苟归元有点紧张地说:“你想错了,不是说服,而是胡达仙和夜飞天把那两人的脑子吃掉了,窃取了一部分他们的记忆,然后变成他们的模样,李代桃僵,得到了这家公司,并且改了名。”

    我觉得这事做得不怎么地道,既然他们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直接搞两个大富豪的脑子吃掉,夺取巨额财产,或者吃掉两个优质超大型企业的董事长的脑子,然后取而代之想办法弄个几百亿什么的。

    我:“据我看过的宣传材料,跃精公司的酱菜厂是本地老牌子,有几十年的历史,据吹嘘有几百年的工艺传承,不是这么容易就接管的吧。”

    苟归元:“得到一家公司比想象的更复杂也更麻烦,我们很机智地创造了一次车祸,把拥有酱菜厂的那个家族其余的成员消灭掉了,然后又创造了一次火灾,把几个怀疑我们的人给烧焦了,此后又让施媚出面,迷惑和控制了徐金书和丁万全还有朱福星这三位公司骨干,终于成功地拥有了这家公司以及那些房产,接下来的事,不用我说你也能够猜到。”

    我长出一口气:“原来如此。”

    苟归元:“这些年来,也有一些人对于我们起过疑心,但是最终都被摆平了。”

    我:“怎么摆平的?”

    苟归元:“吃掉了一些,杀死了几个,或者就让施媚或华魅出面用摄魂法术进行控制。”

    我:“感觉有点伤天害理哦。”

    苟归元:“新型资本主义就是这样,当年搞公私合营的时候也不怎么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