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集体贬谪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5本章字数:4264字

    梦魇中,淑离分明感觉到自己在一条浮满白雾的河边坐着,朦胧中只看见河上偶尔飘来一只只点着红灯笼的小船。小船是素素的白色,那红灯笼没有绳牵着,上面映着的是一张张人的脸。有老人的,也有孩子的,也微笑着的,也有痛苦的。小船渐渐飘远,不知道要到哪个世界的对岸。这时,一束强光射过来,淑离醒了。她躺在自己的沙发上,阳光铺在她的身上,温暖而明媚。淑离揉揉惺忪的睡眼,下意识看了一下表,中午12点半。“幸亏今天休息......”她伸了个懒腰,看到睡的七倒八歪的同事们,把他们叫了起来。

    “喂,快醒醒呀,都十二点啦!咱们吃饭去!”淑离叫了好几遍,大家都不情愿的醒了过来。

    “今天休息嘛,你再让我睡会啦......”大斌又一个翻身栽了过去。

    “啊!!完了完了完了!!”小白大声尖叫了起来,这下把所有的人都惊醒了。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肥牛哥有点儿生气。

    “你们快看看自己的表,我怎么显示的是27号中午十二点半?我们是22号晚上来的啊!怎么可能会睡五天五夜的?!是不是我的表坏了!”

    大家都赶紧核实了下自己的时间。众人瞬间都惊呆了!所有的人的表全部显示27号中午十二点半!

    “真特么活见鬼了!这下完了,赶紧去单位给领导解释去!“,肥牛哥骂骂咧咧的往外走。

    大斌也说:我们也快点收拾吧!耽误播出,那可是大事故!

    就这样,五个人着急忙忙慌的打了个车去了单位。出租车上,五个人都翻着自己的手机,可是因为待机时间太长,都没电了。这期间,领导肯定打了很多次电话。几个人越想越不安。电视台这行业本来就非常看重时间,耽误播出那更是非常严重的责任事故,再加上这几个人凭空消失五天,搁在哪个单位都是直接被开的。淑离安慰大家说道: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的认错态度就好一点吧,尽量弥补。”肥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好。

    已经是下午两点半,这时候,正是整个节目组的例行大会时间。电视台的安检非常严格,几个人掏出了工作证,验完了包才上的楼。机房的人和办公室的人都空着,看样子应该是全部都开会去了。

    “走吧,”肥牛招呼了一声,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向会议大厅走去。

    一百多号人静静地听着副主任的讲话。

    张贴的红色布牌上写着“关于生活部播出重大事故检讨”几个大字。

    副主任正襟危坐在那里,扶了扶金丝边眼镜,说道:这几个人,置整个节目组的紧张运转而不顾,手机关机,播出带找不到,致使第一天和第二天的节目出现前后二十分钟的长度差!这二十分钟,如果不是广告的硬性填充和重播部分新闻,全国观众都会看到一个节目十分钟的空白!咳!“主任又停顿了一下,把话筒交给旁边的主编戴姐。

    戴姐严声厉色的补充到:经过领导讨论的意见,我们一致决定,对黄斌,牛城利,神淑离,白灵,邓准给予通报处分。除了牛城利资质较老,薪资降半之外,其余人员做停薪留职处理。

    大家听了都是一片嘘声。正在大家窃窃私语之际,戴姐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几个人,说道:“正好,你们都来了,也听到了刚才的处理结果了吧!希望大家都能对此事引以为戒,不要让整个节目组蒙受损失。”

    几个人呆在门口不动,有些不知所措。大家纷纷路过,说着安慰的话,可肥牛却知道,真心关心的没有几个,幸灾乐祸的倒是不少。

    副主任走了过来,轻轻说了一句:你们来我办公室一下吧。

    “好。”

    办公室,主任盘着一串珠子,斜着坐在椅子上,示意他们坐下。

    肥牛想了几秒,准备自己把事儿扛一下:“主任,其实这事儿吧,责任全在我。我愿意接下来的半年一次假都不休了,好好弥补给台里造成的损失。这些孩子刚入职场,虽然很过分,但是都也挺不容易的。您再给他们个机会。”

    小白没见过什么大场面,一下子失望的哭了出来,她自己本身就出身在小城镇里,好不容易挤破头才有的机会进入电视台工作,她这一哭,倒是让人看着很是心疼。

    可是主任什么人没见过,小丫头片子哭一下,也是情理之中。他咂了一下嘴,手里继续捻着佛珠,不紧不慢的说道:其实当时选你们进来,那都是经过层层考核的,一年我们也就百里挑一出这么几个优秀的毕业生,怎么会舍得说开就开呢?可是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恶劣了,你们还年轻,这就算是给你们上的宝贵一课吧。“

    大家都应和着点了点头。

    主任继续说道:其实,你们也不要有什么情绪。领导也需要起到表率作用,上行下效。工作还是要继续的,你们这几天先回去好好反省一下,我会跟上面尽可能的给你们争取其他的机会。”

    “什么是其他机会?”淑离的心里有些不解。难道,真的再也没有机会在这个节目组呆着了吗?可毕竟现在都是被动的处境,没有办法要求那么多。于是几个人都各自回去了。

    淑离在回家的路上有些沮丧,对于一个北漂的人来说,一份工作毕竟是支撑生活的根基。但是让她更不解的,还有另外一系列的谜团:为何那天晚上会突然晕倒?为什么洗手间会发现自己的另一副面孔?为什么大家一睡就能睡到五天那么久?这五天,到底是睡眠,还是晕厥?!

    忙了一整天,淑离依旧没有时间给自己手机充电。

    “不能看手机的日子真难熬啊!”淑离抱怨到。

    回到小区,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深秋的晚风挺凉。淑离裹紧了自己的外套,向电梯走去。

    这时候已经过了饭点儿,等电梯的人不多。淑离站在那里,不一会来了一个老奶奶,佝偻着身子,拄着拐杖。

    “叮......”电梯门开了,淑离让奶奶先走了进去,自己再进去。

    淑离自己住在11层,她礼貌的问了下奶奶,住几楼?奶奶说:5楼。谢谢。

    淑离帮忙摁了电梯,不一会,奶奶慢悠悠的走了出去。淑离微笑的摆摆手,摁了关闭键。

    过了几秒,电梯门开了,淑离很自然的一只脚准备踏出去,却发现停靠的是7层。“咿?不对啊?是不是谁摁错了。”淑离退回了电梯里,那7层的按键分明亮着。淑离探头看了一眼外面,由于每一层都是声控灯,楼道都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她长嘘了一口气,准备关上电梯门。

    这时,电梯里只剩淑离一个人了,她静静地站在一个角落,靠着按键的一边,以便发生电梯事故的时候可以采取紧急制动。可是,现在她分明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人,在搓着几个玻璃珠。那玻璃之间摩擦的声音尖锐而刺耳。淑离很害怕,但是好奇心又让她回头的意识。她一点一点地把身子转了过去......眼镜的前方并没有什么人,她以为自己出现了什么幻觉,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姐姐,姐姐。”一个稚嫩的男孩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淑离感觉有人在扯她的衣角。

    她下意识的喵了下去......靠!什么时候窜出来一个五六岁的男孩!这小男孩容貌清秀,但是脸色却惨白惨白的,好像是营养不良的样子。小男孩的眼睛又圆又大,他手里伸展出三个玻璃弹珠,温柔的说道:姐姐,可以陪我玩儿玻璃球吗。”

    淑离紧张的说道:姐,姐姐不会玩。你,你什么时候上来的,我,没,没看见你啊。

    小男孩说:我家住7楼,刚电梯停的时候我就上来了。你没看见我呀。说完小男孩还开心的一笑。

    淑离说:你为什么自己出来,你爸妈呢?大晚上的不安全,快点回去吧!

    小男孩嘟嘟嘴说:可是我想找人陪我玩儿。你看到我了为什么不陪我玩儿呐。

    淑离说:乖,太晚了,你先回去,早点休息,等明天白天呢,姐姐就跟你去小区的小公园玩弹珠,好不好?

    小男孩鬼魅的斜视了一眼淑离,点了点头。这时电梯门一开,淑离终于到家了。她喊了一声,楼梯的声控灯开了,可是电梯里的小男孩的脸却慢慢的沉了下去。他把身子扭到背面,反着手跟淑离摆着手说再见。

    “这小孩真奇怪。”淑离摇摇头说道。她抽出了房门钥匙,换完衣服就去洗手间洗手去了。她的伤口竟然已经好到没什么痕迹了。她继续揉搓着,总觉得左手有一些凹凸不平的异常。她走到客厅的亮灯下,仔细的看着,这左手的手掌上,竟然多了一份刺青一样的东西。这形状像一团篝火,又像是一只神秘的眼睛,黑色的线条里流露出一种解释不了的秘密。她无法看透这一切,今天的事情太多,也太累,她直接拿了一条毛毯,又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去了七楼,准备找找昨晚的那个孩子。淑离不喜欢对任何一个人失约,孩子也一样。她到了七楼,一共三户居民。两家贴着封条,一家的门头上挂着一束白色的绫缎。

    淑离走近一看,封条上写着:主人已搬家,房屋急转。淑离的心里不禁一阵矛盾,既然这两家都没人,那只有去那家人里问问了。可是人家正在办丧事,真的不方便打扰。淑离小心翼翼的靠近了这家的防盗门,里门敞开着,只听见一个妇女哀哭的声音。再仔细一看,那客厅的灵位上分明摆着一张黑白照片。等等!这照片上的人为何如此眼熟!这不就是,不就是昨晚看到的小男孩吗?!

    一个消瘦的男子走过来,打开了门,说:您好,请问是哪一位?

    淑离吓得目瞪口呆。又故作镇定:”我,额,我没有打扰您的意思,只是这个小男孩......“

    男子拉着淑离的手说:您就是小贝的学前班老师吧!哎!小贝三天前突然出车祸死了!是我没看好他!“说着,男子又开始抽泣起来。淑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下退后了两步说道:”您,您节哀啊,真的没想到,我也很痛心!“

    说完,淑离就直接跑开了,慌张的她对电梯瞬间有了阴影,走到安全通道的楼梯连滚带爬的下到了一层。她跑到小区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不知所措。

    这时,她鬼使神差的搓了三下手,又用两只手背互拍了三下,她感觉到左手的篝火刺青开始变成火红色,快要燃烧起来。她的眼睛开始幻化成灰蓝色,而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一个小男孩正在玩玻璃弹珠,突然有个弹珠滑到了马路中间,男孩想都没想就跑了过去......一个急刹车过来,小男孩的头和身子被180度的碾开。血溅到了车头上,画面惨不忍睹。而小男孩的头正好冲向小区的位置,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淑离。

    淑离一动也不动,竟然留下了悲悯的眼泪。她为这样可爱的小生命的逝世而伤痛,人化成鬼,害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心。

    看完了这一幕后,淑离的眼睛渐渐变成了正常的黑褐色,她手心的刺青也变回了黑色,一切恢复正常。淑离回想着这几日的事情,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难道,我真的可以通灵?”

    十日之后。

    淑离看完了一本书之后,在沙发上午睡,突然被一个电话叫醒。

    “请问,是神淑离记者吗?”“对,我是,请问您?”

    “哦,我是2套探索频道的刘主编。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x调查》这个节目?”

    “摁,我知道,就是专门探索灵异事件的那个,有神秘飞行物的,有各种未破解的悬案,还有水怪之类的那种,我挺喜欢看的。”

    “哦,那就好,我跟你们副主任是很好的朋友,他前些天把你们推荐给我,说可以来我节目里锻炼一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呢?”

    淑离思索了几秒,保守的说了一句:容您让我考虑下再回复您,可以吗?

    刘主任应了一声,然后挂掉了电话。

    淑离赶紧打电话给肥牛他们,没想到接到了一样的通知。看来大家这次是集体要转职了。淑离刚想给副主任打过去,没想到却收到了一条短信:见信好!我已与刘主任接洽好,准予你们调入x调查,此事上层领导并未核准,需低调处理。若不想再丢了饭碗,这个月15号直接去2套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