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痛苦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5本章字数:4115字

    《x调查》是个周播节目,每期45分钟,按1:10的素材量算,摄像师要负责录制满至少8个小时的素材。节目组的人员加起来大概有100多个,每五个人一组,两个摄像,一个记者,一个灯光师,一个编导。去的地方大多也都是一些荒郊野外。更晦气的是,很多工作人员到了一些灵异现场都会莫名其妙的生病,行为异常,遇到很多诡异之事。因此,但凡有点背景关系的员工都找借口跳槽了,在这节目里最长青的员工,就是刘主任了。

    15号,淑离和肥牛他们一起去节目组报了道。刘主任热情的迎接了他们。他一手抽着电子烟,一手招呼大家坐下,还让行政美女递来一壶茶。这待遇大家在前电视台是绝对没办法享受的,简直人文关怀。刘主任坐在沙发上,瞪着他的黑眼圈说道:“其实,我很感谢你们能加入的我们的节目当中。”

    肥牛半开玩笑的说道:您这节目,那是有胆识的人才有资格加入吧,哈哈。

    刘主编笑笑说:我也知道你们听说了很多关于这个节目的一些段子,其实也没那么夸张,都是你传我,我传你,不就传的越来越离谱了吗?总的来说,我们节目的收视,还算是这频道的领头羊吧!我看过你们以前的节目,做的很棒,尤其这些新人,很有拼劲,非常适合给我们做调查嘛,哈哈哈。

    大斌又问道:说真的,主编,拍现场的时候,您真的没碰到过那些邪乎事儿吗?

    刘主编又大笑了几声:哈哈,这个嘛,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因为有未知的东西存在,才更值得我们去探索,不是吗?我这里有一份案宗,性质非常恶劣,你们回去一起讨论构思下。我希望你们多看看以前的节目,做的引人入胜一点。

    大家都认真的点点头,第一次,都不想表现太差。

    这次,神淑离接到的第一个卷宗,就是发生在2005年掖原市羊家寨裕固族自治村的“留守儿童藏尸案”。这个案件曾在全国轰动一时,也引起了大家对于留守儿童安全问题的高度关注。死者安小波,安城城,安灵灵分别是羊家寨同村的三名10岁的小学生。在没有直接监护人看管的情况下,三人接连在不同的雨夜中离奇消失,几天后才被大家发现。而村民们发现的藏尸体地点也相当诡异。小波的尸体被掩埋于河边的草地中,城城的尸身则出现在人迹罕至的土洞里,而灵灵作为一名唯一的女死者,到现在依然杳无音讯。对于这一点,村里人众说纷纭。其中盛传最久的,就是关于灵灵“配阴婚”的传说.

    当然,对于这些背景资料,淑离是必须要看的。这个案件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凶手还是没有落网。曾经,有几个人被列为嫌疑的对象,但是都因为各种新的线索被再次推翻,案情就像是层层迷雾,让人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光明,也为整个村子笼罩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三个孩子的父母因为受的打击太大,从城市回来之后,每天早上去转经筒,去山上三叩九拜,刻录经文为其超度。信封藏传佛教的他们觉得,孩子年纪轻轻就受到这样的残害,一定是惹怒了神明。村子里有孩子的父母至今都过的小心翼翼。只要案子一天没有尘埃落定,那么他们的孩子也可能有一天遭此毒手。

    临走前,领导对淑离说:这个案子你一定要给我做成一个精彩的故事,明白了吗?“

    淑离点点头,即便只是一名记者,但是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协助警方把这个案子破了呢!正义的小翅膀又在她耳边呼呼的扇个不停。可是,自己的力量太薄弱了,这么久的一个悬案如果能在他们的努力下侦破,也只能说是奇迹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大家都在电视台门口集合。由于设备比较多也比较沉,单位让他们先做火车过去,到时候再由当地政府差人开车接去村子里。“咱头儿可真是太抠了!去这么远的地方竟然不坐飞机,我草他大爷的!”主机摄影师肥牛心直口快的抱怨道。一起工作的都明白,摄影师其实是很辛苦的,因为机器特别沉,而且在野外拍摄常常要扛着相机来回跑,时间长了腰酸背痛,脾气也跟着大起来。“不管咋的,这次大家有机会再一起共事就是战友了,我们一定要打个漂亮的仗回来!”淑离坚定的说道。于是,他们踏上了开往张掖的火车。

    38个小时的火车卧铺,实在是非常熬人。车厢很吵,并不能好好的休息。因为淑离对记者和编导的工作都能胜任,组里索性少派了一个人。小白没来,这次操刀的只有淑离一个人了。

    长夜漫漫,大家都睡不着觉。大斌睡在淑离的下铺,用脚蹬着淑离的床。他开玩笑的说道:大神,还记得在学校那会不,你真是学校出了名的积极分子啊,什么演讲比赛舞蹈比赛你可是获了不少奖呢,说说,你‘年轻’那会儿多少人追吧,哈哈!“

    ”关你啥事,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没正经事儿,只会找不同系的女生谈恋爱!“

    大斌被淑离这么一说,赶紧辩解道:哼哼,那不是因为我想多积累下我的生活经历吗,是吧,哈哈。话说回来,虽然你在大家眼里很优秀,但是我可知道你哪方面最怂!”

    淑离说:你说呀!我又没什么黑历史!

    大彬说:怎么没有啊,你可是你们宿舍出了名儿的胆小鬼吧,哈哈。听说你们宿舍一次恶作剧,把你都吓的嚎啕大哭的,后来你干脆自己提前搬出去住了,再也没回过宿舍,有那么不经吓吗?哈哈哈!“

    淑离沉默了几秒,她摸了摸胸前的那块和田玉,下床坐到大彬的铺位上认真的说:“我知道,这事儿就是我们舍友传出去的对吧?有些事,你不知道情况,就不要乱讲。傻大个儿。”

    大彬不以为然,还是插科打诨的跟其他两位爷们儿说着,在他看来,就是一个玩笑而已。其实,淑离也没有那么开不起玩笑。只是从小到大,她一直有一些不能说的秘密。

    记得初三的时候,淑离的学业开始紧张,她决定寄宿。早上六点的时候,她和几个小伙伴上去早自习背书。那个时候是冬天,天没亮。教室里6点半才允许开灯。三个女孩在黑漆漆的教室里有说有笑。因为看不见东西,她们提议互相提问和背诵。淑离开始,她背到第三段的时候,突然卡住了。那俩同学哈哈大笑,她也跟着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了。突然,一声很长的咯咯咯的笑声从背后传过来,她们都听见了。

    这下把三个小姑娘吓的不轻。其中一个还吓哭了。淑离虽然也很害怕,但是仍装作镇定的大声说道:哼!肯定是平时那些男生搞的鬼!他们录的女生的声音,放在放音盒里搞出来的!

    正当三个人不知所措的时候,教室里亮灯了。她们赶紧去后排抽屉挨个看,没想到真的发现了一个放音盒。那个位置是属于班长大亮的。中午,她们找到大亮一起要听听那盘磁带。大亮答应了,可是反复听了三遍,都没有听到那段魔性的女生尖笑。

    又过了三年。淑离以一个艺术生的身份进入传媒学院,当时的文化课分数并不算很高。传媒学院位于首都,在这个五彩斑斓的大都市里,未来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憧憬。她所在的宿舍一共四个人。在大学里,好像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同宿舍的人很难成为交心的好朋友。大家都是各干各的事情。交情也止于日常生活。

    大二的一天,平时不怎么沾宿舍的舍友徐小凤突然在床位上乖乖躺了一天,跟平时泼辣的自己判若两人,看起来特别丧。淑离回来,问她怎么了。徐小凤一个起身,让淑离摸她肚子。“离离,你看我是不是胖了。”淑离摸着,是觉得有点肉肉的。不过仍然安慰说:没事啦,你这么可爱,胖一点不影响的。

    徐小凤点了一支烟,说了一句:“****的。”

    淑离说:咋啦?你这几天不是回你家啦吗?回家还不开心?

    徐小凤说:我现在特么都不想回家。以后更没法回了。

    ”到底怎么了?“

    ”我啊,怀上了。“

    接着,徐小凤就说了来龙去脉。因为追的男生比较多,所以她同时和n个喜欢她的和她喜欢的男生保持着恋爱关系。在这段时间内,她经历了不少次”美好的体验“,但是每次都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她说:明明以前做完蹲一蹲就没事了,怎么这回就中招了,哎,真特么寸。”

    淑离说: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抱着侥幸心理呢?当然每次都要做好安全措施的啊!可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处理,还有,你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吗?

    徐小凤说:我真的不清楚了,毕竟都没做避孕......

    淑离生气的说:这毕竟是个小生命,你想好了吗?其实,能不能考虑早点结婚呢?

    徐小凤说:我现在都是一孩子,再说,我也不喜欢那个男人。就这样吧。能有人跟我去做手术已经不错了。

    因为胎儿还小,必须再等两个月做。淑离每天看着小凤,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但是又答应帮她保密。所以很憋屈。有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一个满身鲜血的小女孩从小凤的床下爬出来,说道: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两个月后,淑离还是陪小凤做了手术。可是淑离的心里却是充满了内疚。

    本想此事就此告一段落,无人再提及,直到农历的中元节,我她们几个决定晚上在宿舍呆着,一起聊聊天。搞怪的小凤开起了玩笑,说先来斗地主,谁输了就有一个神秘的惩罚。于是我们连玩了三回,淑离的手气差的不行,连输了两次。小凤和几个室友都闹腾起来,说这个惩罚必须要午夜之后才有效果。

    十几分钟后,大家在一番鬼话连篇中关上了灯,睡着了。半夜月光昏暗,淑离总感觉有什么东西硌着自己。她随手一摸,好像是一个小孩的形状,但是再往上摸,脖子以上全是空的!没有头!她吓的“啊!”了一声,直接弹了起来。舍友们都被惊醒了,顶灯瞬间被打开,只有小凤站在一个角落里哈哈大笑。其他两个人则是懵逼的状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凤说,哈哈,一个洋娃娃就把你吓成这样!我这个惩罚还算轻的吧,哈哈哈哈。

    淑离生气的看着小凤,她突然看到小凤的后背有一团黑色的空气。她的笑容也变的有点扭曲。淑离拿着那个无头娃娃一下子扔给小凤说:你看看这个娃娃,不觉得很熟悉吗?!

    小凤一下子愣住了,然后不再说话。那天晚上,出奇的安静。第二天早上,小凤郑重的和淑离道了歉:对不起,离离。我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会拿那个吓唬你。我觉得我好像不正常了,总是会回想起自己在手术台的那个场景......我承认,我做了一件造孽的事,因为我看到小孩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成型,头部却被碾碎成一团骨肉黏着的肉酱......“

    淑离听不下去了。她说:希望你以后能安好。其实我之前做了一个梦,就是关于这个孩子的,恐怕,她以后还是会跟随在你身边......

    因为敏锐的感应,淑离能够通晓一些预知的事情,但是不同维度的碰撞也干扰着她的磁场。这个宿舍的氛围让淑离回来每次都觉得很压抑,总感觉有一股阴气。自那以后,淑离决定以实习为由搬出了宿舍。

    淑离的这个异常的感应功能从初中后就没有再跟人提及过。毕竟她也没有看到过具体的灵物,都是一些“捕风捉影”而已。但是自从上次的笔仙事件之后,她的通灵能力仿佛得到了进化,也似乎拥有了明显的特异功能,看透一个灵魂的过往。淑离摸了摸自己的掌心,心头微微浮起一种使命感。如果这真的能帮助她发现一些事实的真相,又何尝不是好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