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酒后醉语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6本章字数:3438字

    这几个习惯了夜生活的媒体狗们为了打发农村的漫漫长夜,准备用打扑克来催眠自己。到了晚上,这山上的室内外的温度都是同步的降低,白天二十度的样子晚上竟然毫无防备的降到了一两度。小男孩拿了一壶白酒给大家御寒。大斌悄悄去屋里拿来了自己的外套,给淑离披上说:你看你这么瘦,肯定不禁冻。“

    ”哟哟,我看到什么了这是?”肥牛坏坏的笑着说,“挺会怜香惜玉啊小子,快给牛哥我披一个!”

    灯爷也在一边偷笑。大斌这时候竟然刷的一下脸有点儿红,又紧跟着开涮说:肥牛哥,我觉得你肯定不怕冷,你看看那个南极企鹅,多抗冻啊,人就是沾了脂肪厚的光啊~您看您这大身板儿!是吧。”

    肥牛拿起报纸卷起来就抡过去:“小子活腻歪了是吧,还想不想在电视台混啦!爷可是你前辈,看我不收拾你!”

    淑离被逗的不行,这时候,小男孩端着一大盆热腾腾的大盘鸡过来了,因为盘子太大,他的两只手都不太够用,整个身子摇摇晃晃的。

    “弟弟辛苦啦!”淑离说。

    “哈哈,看到姐姐这么漂亮我一点儿都不觉得累!对了,大家快吃吧,不用等叔叔和奶奶,他们晚上不吃了!”

    淑离暗暗想着,估计是今天人多,饭不够了,所以奶奶才省下来的吧,心里顿时多了几分歉意。不过,这大盘鸡的浓香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味蕾了。

    大家一起开动,别说,这农家自己养的鸡就是味道不一样。尽管这几个人一起吃着一个超大的盘子,但食物是那样的热腾腾,香喷喷,把屋子里本来挺凉的空气都加热了。

    小男孩说:我也跟你们喝点儿!

    肥牛说:小兄弟,你这才多大啊!成年了吗你,就喝!

    小男孩竟然哈哈大笑:你是不了解我们族里的男人吧,那喝酒不就跟喝水一样的吗?况且今天来客人了,我们必须要喝的,这是我们的礼节,你们也必须要喝!还有,这个胖胖的大哥,我已经15岁了,15岁,在我们这已经是个男子汉了!

    小男孩的这番话把大家弄的哭笑不得。不过,来这里,还是要尊重习俗。于是,小男孩和秘书一边唱歌,一边敬酒。从啤酒开始喝。不到一个小时,大家就干掉了三打啤酒。小男孩喝的最快,而且是一口闷,都不带喘气的。淑离一喝酒就涨红了脸,但是酒量还可以,总被人误以为特容易醉。

    小男孩的话越来越多,开始给我们讲他以前在山里多么勇敢,和狼搏斗,不知孰真孰假。大老爷们儿们总觉得他在吹牛,老是打岔。小男孩一个眼神瞟到淑离身上,花痴的说道:姐姐,你咋那么好看呢,脸一红就更好看了!不如,你别回去了,留在这给我当媳妇吧!“

    淑离接过话茬也给他开了一个玩笑,假装认真的说:你说要我做媳妇儿,可是你连你叫什么都还没告诉我呢!

    小男孩站起来大声的说:我现在很认真的跟你说,我的名字是安-路-生!好了,那你可以给我做媳妇儿了吧!

    大家顿时哄堂大笑。这时候,听到院子里有人过来了。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迷彩服工装,个头不大的中年男子走进来,冲我们害羞的一笑。整个脸通红通红。

    小男孩这时候变的超级乖,说:这是我六叔,你们也可以这么叫他。来,六叔快坐。

    大家也赶紧起身打招呼,把六叔迎到了主位置。六叔把手里的两瓶45度的白酒放在桌子上,腼腆的说道:家里来客人了,我还回来这么晚,真是不好意思了。刚才在亲戚那喝的了一点点,不过,没事儿,我又带了两瓶,咱们一定要好好庆贺庆贺呢。“

    大彬用胳膊肘怼了怼肥牛小声说:“牛哥,这白的我看着就晕,刚才啤酒就涨的难受,我可不想喝了,你替我挡挡,啊,谢了。”

    肥牛说了句:真没用,干我们这行就你这酒量,到哪儿行啊。说着,又笑呵呵的迎上六叔给倒的酒。

    几次敬酒下来,大家喝的是兴致高涨。淑离感觉有点恶心,借口上厕所去外面吐掉。她跑到后院的厕所方向,发现根本就是个栅栏围着的露天坑,而且外面没有灯光,太可怕了,万一摔进去怎么办呢?于是,她自己躲到院子里的树根下吐着。大彬的酒量略差,喝多了也开始嗨起来,只觉得浑身发热,摇摇晃晃的走出屋子,一个撒酒疯就把汗衫脱了。

    大斌光着膀子走到淑离面前嗔怪到:“你这个傻,傻丫头,不能喝还喝那么多,跟一帮,大,大男人叫什么劲呐。走,哥带你去吹吹风,看看星。”说着拉起淑离的胳膊往外走。

    淑离还是比较清醒,只是不舒服,胃里的酒老想翻出来。她不耐烦的说:你干嘛啦,喝的跟个小流氓似的,你赶紧把衣服给我穿上!这外面黑灯瞎火的,又那么邪乎,我才不去呢!

    大斌一手拽着淑离的胳膊,一只手扶着树干,刚好用身躯把淑离围了起来,他的脸凑近淑离说:胆小鬼,有我在,你怕什么。

    不知为什么,淑离这个时候看着大斌,竟然觉得有一点点心跳的感觉。可是她觉得,从大学开始俩人就是互相拆台,互相打击报复的对象,况且,大斌还谈过那么多次的恋爱,怎么会对这种人有什么好感呢?好基友就是好基友,对吧,真是自己想多了。

    就这样,淑离被大斌牵着从后院的矮泥墙爬到了上面的一个山坡上。虽说没有灯光,但是坡上的地面还算平整,加上软软的草甸,整个天空就像是被扣下来一样。布满了闪闪亮的星星。

    大斌看到这样的美景,一个垂直就直接躺了下去,淑离一着急:”你知道这地多脏吗,还有很多虫子!你.....“话音还没说完,淑离一下就被大彬用胳膊搂住脖子弄到了他旁边:别说话,快看,天。

    淑离静静地看着上面的苍穹,大大小小的星星是那么的神秘,又好像要说出什么秘密的感觉,就连远处的银河也被看的那么清楚。淑离说:好久没看到这么美的星星了。

    大斌闭上眼睛说:哼,某人还不想过来呢,我没骗你吧。其实,我白天的时候,就已经注意过了,这村子风景挺美的,就是落后了点儿。不过,也没那么邪乎,就是出了那事儿之后,以讹传讹给弄的......

    淑离听着,觉得有几分道理,现在不就是挺舒服,挺安静的吗。漫天的星星就这样随着时辰的变幻斗转星移,每一个宫位的星神们各司其职,人们在自然的面前显的渺小而无用。

    “你会看星象吗,”淑离扭头对大斌说道。

    大斌扭过头靠近了淑离的脸颊,淑离被喘气声弄的满脸通红。大斌突然大笑了一声说:哈哈,看星象,我只会看一个人的,那就是你脸颊上的那些‘痣多星’!哈哈哈!

    淑离气的起身打了一下大斌说道:该死的,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赶紧起滚回去!不然一会他们该担心了。大彬嘴角向上一撇,快速穿好了衣服,酒也醒了一半。路上,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淑离似乎感觉到远方有一股力量在运行着。她瞥了眼九点钟的方向,一个低矮的土房子里,游走着紫红色的火团,光影一闪一闪,好像被人在操作着移动着,但却分明没有人影。她拍了下大斌说:斌斌你看,那个红点儿!斌斌望了一眼,迷惑的说道:什么玩意儿?!

    淑离驻足盯了半天,那东西突然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大斌说,快回去吧,我看你是喝酒喝迷糊了!

    回到屋子里,几个老爷们已经喝的酩酊大醉。只有六叔还在自顾自的说话。淑离不好意思的小鞠了一下躬说道:“不好意思啊六叔。”

    六叔的脸早就被酒涨的通红,他挺着肚皮盯着看了淑离几秒,意味深长的说道:“看来,我们村子是来了一位大人物呢。“

    淑离诧异于六叔的眼力,难道,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异的东西可以被觉察的吗?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几个老爷们为了省空间都是两两同床还能取暖。整个晚上大家睡的东倒西歪。

    喝酒是能让人放松,不过这带着工作来的,酒也是个最能耽误正事儿的东西。

    “咚咚咚!”一串儿急促的敲门声把淑离惊醒了。

    肥牛说:小神快点儿!走了走了!秘书都安排好早上8点去见第一个死者家属,你怎么睡那么死呐,我都差点踹门了我。

    淑离赶紧看了下表慌了神:我去!这都10点半了!等下我刷个牙马上就好!

    几个人都只是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出了门,秘书陪他们开了10几分钟的车到了事主那里。这座院子跟其他村民的房子隔得很开,院子面积也不大。整个房子是由泥土和石头堆砌而成,木头做的大门显得有点破败,房子的背后有一棵歪歪扭扭的柿子树,长的有点营养不良。据向村民们了解,自从安小波出事之后,他的爸爸妈妈不再外出打工,而是每日沉迷于诵经念佛,除了放放羊,就是在家里呆着,要么就去转山。两口子日渐消瘦,也不再跟别人说话。

    淑离拿着麦克风下了车,几个同事也跟在后面。她上前轻轻扣了几下木头门,轻喊道:请问有人在家吗?

    没人回应。淑离从门缝望进去,看不到人,但是院子里土炉子的火还在燃着,淑离知道里面肯定有人。她继续敲着,重复的喊着。过了一会,一个妇人围着蓝色的粗布头巾走了过来,她身材消瘦,背部有一点佝偻着,两眼顺从而无神。她低声的说着:你们找谁?

    淑离真切的望着她说:“我们找安小波的妈妈,请问.....”.

    “俺就是,进来吧”。妇人招呼我们进去。走进院子,稍微比外面整洁了一些。只是房子只是很简单的布置。还有几只鸡,在荒凉的院子地上啄着什么东西吃。妇人拿了几个板凳,让大家在院子里坐下来。她不断的搓着手,又低下头,脸上充满着难以消失的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