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2本章字数:2017字

    我家的宠物狗兵兵生病了!

    准确地说,兵兵得的是抑郁症。

    狗也会得抑郁症吗?我迷茫地问向医生。

    “怎么不会?狗也和人类一样,具有敏锐的感知能力,甚至同样具有依恋、悲哀、快乐、愤怒之类的情感,否则,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养狗?”带着宽边黑框大眼镜的宠物医生,脸上带着一分讥讽九分认真的神情反问我。“正因为狗狗具有细腻的感知能力,一旦情感受挫,得抑郁症也是情理之中的。”

    医生端坐在桌前,正在检查着“抑郁病患者”兵兵。这个医生,年龄不超过25岁吧,我心里默默想着。透过厚厚的近视镜片,我分明看到一双略微带些稚气的眼睛。

    这座N城有名的宠物医院,坐落在城南的山边上。院子很大,从窗口望向外面,顺着宽阔的柏油马路弯弯曲曲的,是青草覆盖着的大片山丘,忽高忽低;路两边,白杨树挺拔,目光所及之处很少见到建筑物,但犬声却透过秋风传送到耳际。

    这是一个警犬训练基地,因而建立了与之相对应的宠物医院,也因设备齐全,医务水平高而闻名周边地区。由于兵兵病的不轻,经人介绍,我和老公特地驱车赶到此医院。

    此时,兵兵趴躺在诊断桌上,一动不动,嘴巴紧贴着桌面,眼睛似闭未闭,四只爪子无力地靠向桌面,蜷曲的毛发,也无精打采,软趴趴地倒向身体,全然没有了以往的“疯劲”。这些天它整天趴在地板上,不吃不喝,甚至不睡,体重从六斤快速下降到三斤。托举它的小身体,骨瘦嶙峋,四肢松软无力,两眼无神……..

    “为什么会得抑郁症呢?”我的心一阵阵针戳般的疼痛。

    “最近,你们家来新成员了吗?有没有对小狗的关心大幅减少?”医生问。

    “这倒是提醒我了。”我急忙答道:“从去年开始,我哥的孩子从美国回国上小学,住在我们家。”安琪儿是一个娇气的小女孩,七周岁。为了她,我们全家忙的简直像孙子。我心里愤愤不平地想着。

    “这只是原因之一。”医生抬头望向我。双眼皮、轮廓俊美的大眼睛在镜片后面温和地看着我。这个年轻男医生居然有着女人般的美丽。这让我不禁想到现在正走红的电视明星金星。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原因吗?”他继续望着我,让我原本镇静的心开始变得有些恍惚,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告诉他自己的病情。

    “家庭成员中有没有抑郁病患者?”医生的问话很直接,像雷声轰鸣在耳边。

    “我前几年得过抑郁症。不过自从有了兵兵,我的病好多了,已经痊愈了。”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头答道。难道我是兵兵得病的“罪魁祸首”?我扪心自问,内心惶惶不安。

    我养狗的起因,说简单,很简单;说复杂,很复杂。

    三年前,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我拎包走下公交车向马路对面的家走去。突然,正在穿过斑马线的我,被一辆外地闯红灯的大卡车撞倒了,不省人事。

    30多个小时后,我醒来了。朦胧中我看到了白色的病房,身穿白色大褂的医生,还有满脸关切、胡子拉碴的老公。医生告诉我,孩子没保住……..后来,老公告诉我,以后不能再生孩子了……

    在接连打击下,原本阳光快乐、无忧无虑的我,终于抑郁了,成为了一个抑郁症患者。

    抑郁,说病就是病。说不是病,也不是病。患有轻微抑郁症的人,也许在城里一抓一大把。他们和正常人没两样,正常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只是精神状态或心理状态不甚很好。中度或重度的抑郁症患者,就需要在家人监护下静养,或到医院,在医生护士的监护下治疗了。

    我属于中度抑郁症,暂时不能上班,需要在家休养。

    回家后,看起来,我还是个正常人,但所有的行为都发生了变化。

    比如说,我也和正常人一样,知道饿,可坐在桌子前,面对那些过去倍觉美味的饭菜,一点也提不起食欲,饭量大减。于是我开始不可救药地瘦了下来,一个月下来,从正常120斤,减到100斤,两个月下来,我居然只有九十斤了……

    再比如说,我也和正常人一样知道困,不可抑制地想睡觉。可天黑躺到床上,一分一秒也睡不着,什么数羊、数星星的招数都没用,只要一闭上眼睛,那个从我体内刮去的小婴儿,就会从我的眼前浮起,让我痛不欲生。

    最后我爱上了安眠药……从睡前吃一两粒,最后到吃几粒都没用。

    吃不下,睡不着,浑身无力,情绪低落,以泪洗面,唉声叹气。过去温暖快乐的小家,变成了令人痛苦的牢狱。

    不仅如此,我把我的痛苦,也传染给我周围的人,传染给我的亲爱的丈夫,传染给疼我爱我的老爸老妈。我成了祥林嫂,特别爱哭诉那段不幸的被卡车撞击史;我成了长了双熊猫眼的骷髅,一副没有灵魂情感的躯壳。最后,我想到了死,想到了自杀。我要结束生命,和我亲爱的孩子相聚,离开这个没有希望、令人厌恶的世界………

    那是我29岁生日的晚上,一家人为我过生日。生日蛋糕是老公买的,从层层叠叠的水果奶油的巧妙布置看,我就知道他费了许多心思。可是我已经缺少了活着的勇气了。为了不拂家人的面,不让他们的精心准备落空,我还是费尽全身仅有的一点力气,吹灭了生日蜡烛。

    生日晚宴后,爸妈走了。老公收拾完东西,去卫生间洗澡。趁此档口,我爬上了30层高的住宅楼顶层。

    俯视这座美丽的城市,我心头一阵痛:

    老公,我爱你!

    老爸老妈,我爱你们!

    可是我实在无法这样生活下去了!

    我攀上了30层顶层阳台的围栏,双手像翅膀般张开,准备飞身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