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2本章字数:3697字

    自从认识了小区的一批狗爸、狗妈、狗爷爷、狗奶奶,我的生活圈子逐渐扩大,情绪也在不断好转。在与他们寒暄、聊天中,我了解到许多关于宠物狗的知识。

    一天,出门遛狗走到离家约一公里处的小区后门,遇上了一位胖胖的大妈,她的身后跟了一只浑身白毛的小博美。只看了一眼这只小狗,我就震住了:这只小狗前左爪已经被截去,只剩下半个腿长的小白棍。可它好像一点都不当回事,向前走得正欢,三条腿很自如的替换着向前迈,这残腿虽然够不着地面,却不断前后晃荡着,像是在做着身体的某种平衡。总之,尽管它仍然像个正常的小狗那样一瘸一拐地走路,精神状态很不错。应该说,除了腿残疾外,它还真是一条惹人疼让人爱的小狗。

    看到我惊异的表情,胖大妈告诉我:“小布什是我捡来的小狗。”她,一口纯正的上海普通话,我听着挺舒服。一身名牌衣服,看上去价格不菲。

    我们这个小区,在周边算是高档住宅小区了。能住进来的,大部分是所谓的社会精英人士、成功人士。什么公司的老总或高管,银行的老总或分行的头儿,再有就是一些富二代,爹妈们掏钱给孩子买的房。胖大妈看上去像是小区哪家老总的夫人,春风得意,而又平易近人。

    “哦!”心疼得望着那只小白狗,我想,如果它是个人,会被纳入残疾人行列。原来,狗狗们在面对残疾时,也能自然而然地做到身残志坚,勇敢面向生活!

    “那天,我到菜场买菜。刚穿过马路,看到一只白狗从街对面向我这个方向串过来。看它那急急忙忙的模样,就知道有大狗在后面追。果不然,它身后三十米处,一只身材庞大的黑狗正向它逃跑的方向追来………”大妈说到这,似乎有些不忍往下回忆。

    “结果被车撞到了?”我追问。

    “是一辆摩托车,一个小伙子开的。”大妈道。

    “哦。”我也不忍再追问了。

    自从搬进这个小区后,同事或同学们,常常戏称我“富婆”,其实,在小区,我家只能算是富人中的穷人。我老爸是公务员中层干部,老妈是省级三甲医院的主任医生。在人群中属于我们家属于那种“生活小康,有车有房,没有大钱,小钱不慌”的家庭,可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好在老公头脑蛮灵活,大学毕业后,作为同学的他,没有像我,通过考试竞争脱颖而出,到省级的事业单位谋了一个“饿不着,也撑不死”的文化部门的差事,过着行云流水般的小白领日子。他另辟蹊径,自谋职业,自己办了一个传媒广告公司,当起了老板。由于大学同学都在传媒、文化部门工作,他这个广告公司所需的资源与信息,就源源不断,对他也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加上人机灵、好爽,公司开办七八年,做得风生水起,一年近百万的毛利润,几年下来,扣除成本,也存了一两百万,让我爸我妈不由得不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婿当回事了。

    于是,我们俩的婚事被提到家里的议事日程。爸妈果断决定,在这个小区买上两套二室一厅,一套是小辈的婚房,一套作为他们二老的养老房。老两口算盘打得很精:今后,就靠着女儿女婿一起生活。至于房款嘛,把原来在市中心的三室一厅房改房卖掉,再加上这两年老公赚的,不用贷款,就住进了这有电梯、小区如花园般美丽的精装新房了。

    因为两套房买得是门对门的,在一个单元、一层楼,所以,婚后的日子别提有多顺心了。

    想爸妈时,出了家门,敲个门就能见到他俩。

    和老公闹别扭时,晚上就躲到爸妈家耍赖不回家,除非他来“请”。

    老两口每天变着法做好吃的端给我。

    老公天天提着各种小礼物,孝敬老人。

    所以,那一天,当听到我怀孕的喜讯时,老两口那个开心劲啊,笑的合不拢嘴…….

    这样的美好幸福,却没来由得,被一辆突如其来的卡车打碎!

    这时,我突然联想到那只可爱的、憨憨的小狗,它的悲惨命运,似乎和我有得一比。

    “唉。等到我走到小布什身边,它已经昏迷不醒了,左腿被车轮撞击,鲜血流了一地。”我看到大妈眼睛里有晶莹的泪在闪动。

    这是个慈眉善目的女人,对生命怀有一种母性本能的善心。虽然小布什是只小狗,可它也是一个宝贵的小生命啊。我端望着她白皙的脸庞,心里默默想。

    “等了好一会,也没人来认领小布什。我实在太心疼着狗狗了,怪可怜的。于是就抱它上了宠物医院。去医院后,打了麻药,给它做了截肢。”大妈用我递过去的手巾纸拭了拭眼睛。

    望着胖大妈的逐渐远去的背影,我总是自哀自怨的心,好像被大妈的泪抹平了。

    人生不易。狗狗的一生也不易啊。

    可是,小布什,左腿残疾了,不也活得好好的?

    难道,我还不如那个小布什?

    生龙活虎的兵兵,越长越可爱。

    三个月时,我带它到小区旁边的安安宠物医院打狂犬病疫苗针。

    宠物医院坐落在小区会所对面的一栋平房。铺面不大,约两百米平方左右。但装潢得很有档次。门口正中央上方,挂着“安安宠物医院”的牌子,旁边,一个醒目的红十字标志悬在右上方。门外,是冬青树栽种在小路两旁…….远远望去里面人头攒动,抱着小狗的女孩、男孩,大妈、大叔,正排着队给狗狗打针,队伍从里头,一直排到了门外,大约数十米长。狗叫声,人喊声,好不热闹。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终于快轮到我们了。

    只见队伍前面,横排着一张长长的桌子,一个收费的会计,正忙不迭地数着递上来的现金,然后开出一张注射单;一位中年医生戴着口罩,旁边一个护士做帮手,由于配合默契,他们打针速度挺快:

    接单,消毒,打针……我看了下表,给一只狗打狂犬疫苗,大约只需要三分钟时间。

    宠物医院生意居然这样好!我不由得和老公感叹道。

    “这还用说,光是狂犬病疫苗注射,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精明的老公在旁边和我算起了宠物医院赚钱的利润。

    “据说中国家庭养狗的数量,已经超过一亿。这是一个十分庞大的人群,更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啊。以一次狂犬疫苗注射为例,打一次收费50元,一亿针不就是50亿了?就算利润分层,扣除针剂运输费、人工费、场地费等成本,这所宠物医院,如果按一针赚25元,那么一天打100针,一个月接单3000个活算,单这一单项一个月挣75000元!”

    “啊!”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短短几年,中国人养狗热情不断高涨,为了狗狗而消费了不知道少人民币呢。我惊呼,但没敢面对众人说出这句话。

    据某市记者报道,每天傍晚,在市体育中心、市植物园等地,记者总能看到许多市民遛着体型、颜色各异的狗。老伴去世多年的王大爷常常在晚饭后,到体育中心附近遛一只松狮犬。他说,养小狗可以培养孙子的爱心,自己也可以边遛狗边锻炼身体。平时,子孙上班、上学后,自己在家饲弄小狗,也可以排遣寂寞,可谓一举多得。

    许多年轻人也开始养狗。在深圳一家公司当部门经理的张小姐说,现在,生活节奏、人际关系这么紧张,下班后给狗梳妆打扮一番,看着爱犬在自己手中模样百变,常常不由自主地舒心大笑,心情顿时换个样。

    狗狗给人们带来了欢乐,也为市场带来了勃勃商机,各地以养狗为主的“宠物经济”也红红火火。

    据统计:目前,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各直辖市,有注册的专业宠物店少则数十家,多则上百家。有执照的宠物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产业规模超十亿元。围绕宠物的生活、保健、休闲等各环节,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宠物医院、宠物用品店、宠物休闲美容店等纷纷亮相街头。在某市,甚至出现了狗餐厅,专门为狗狗量身定做的狗餐菜谱,达30多种。

    正在和老公说笑,不觉间,该轮到兵兵打疫苗了。

    “姓名?”收款的会计问着。

    “兵兵。”我答道。

    “多大了?”会计继续问道。

    “大概三个月了。”我说。把现金50元交到了会计手中。

    “自己养的小狗,不知道确切的年龄?”她挑衅似得看着我。粗粗的眉毛,细长的眼睛绉在了一起。多好的头发呀,偏偏盘在了头上,真是风格混搭,一点都不美。

    “我们是从宠物市场买来的。当时狗贩子告诉我们它刚满两个月,小狗断奶1星期打过一针六联疫苗,两个月时,打了第二次六联疫苗注射。让我们在一个月后,给它注射第三次六联疫苗;另外还要打狂犬疫苗。”我回答道。

    “哦,那你们要再补交80元六联疫苗的第三针,同时还要给它打狂犬疫苗。”会计说,并问老公要了补缴的钱,把收据交给了他。

    “我来看看。”刚刚完成前面小狗的狂犬疫苗注射的医生,扭过头对会计说。

    “要确切的知道狗的年龄,检查一下它的牙生长的情况就清楚了。”医生轻轻抱过兵兵,并用手抚摸着它的小脑袋。他语调轻松、镇定,这让紧张的兵兵顿时放松了许多。

    “动物都是以牙齿来判断年龄的。一般情况下,成年犬的恒齿分布为:门齿上下各6枚,犬齿上下各2枚,前臼齿上下各8枚,臼齿上颌为4枚,下颌为6枚,总计42枚。幼年犬的乳齿数量分布:门齿上下各6枚,犬齿上下各2枚,前臼齿上下各6枚,总计28枚。成犬的年龄在牙齿的生长、磨损、锐钝等方面看得最为明显,可以从犬齿的数量、力量大小、新旧、亮度等方面判断狗的年龄。”他滔滔不绝地说道。真不愧是专业医生,说出的话,就是让人信服。

    话毕,医生轻轻掰开了兵兵的小嘴,笑着对它说“小兵兵,让我看看你的牙,好吗。”

    “小狗20天左右开始长牙,30到40天时,乳门齿就长齐了,2个月时,乳齿全部长齐。你们看,兵兵已经在换第一乳牙了。这说明它狗龄确实满三个月了。到它八个月时,牙齿就会全部换成恒齿。”听罢,我和老公站在旁边都笑了起来。他对会计说,就按刚才收钱的项目来。这时,护士马上拿出酒精棉,轻轻拨开兵兵毛茸茸的卷发,在靠近臀部的地方消毒。然后把两支注射了不同药液的针管交给了医生。

    一针、两针,速度超快。只见针头快速推进,快速提出,兵兵居然没有发飙,就顺利过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