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2本章字数:2592字

    “你的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大你四岁,在美国上的大学,毕业后留在那里,有了绿卡,并在那结婚生子、工作了。”在我的轻声细语的安抚下,老妈情绪逐渐恢复正常,她缓缓地开口了。“听你老爸说他在当地的社区学院做行政管理,生活还不错。”

    “哦。”我继续听她说。

    “最近他通过N市外办查找到了你爸,并将于下个月回国来看你爸。”老妈缓缓地说道。

    原来,我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是我老爸和他的初恋情人胡杰的爱情结晶。

    胡杰是老爸的大学同班同学,出身在一个有背景的高干家庭,胡杰还有一个舅舅在香港,是一个红色资本家。

    这个出生显贵的高干子女,身材高挑,鹅蛋脸,丹凤眼,柳叶眉,一头乌黑的长发就用牛皮筋那么简单地一束,显得飘逸、时尚,在当时首批考进的七七级大学生中,拥有众多的追求者。可她偏偏看上了我的老爸。

    说起我老爸,在大学时也曾经是风云人物。他是典型的凤凰男,出生在H省偏僻的山区,那里的农民大部分上到初中,就辍学回家种田或到城里打工了。可他却一路学习优异,到高中毕业,因为“文革”中没有大学可上,便在当地小学做了一名民办教师。直到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已经25岁的他毅然报考。这个祖上曾经出过举人的陶家,在他这接续了“龙脉”,他一考成名,成为H省高考状元。后来他进了N城的N大物理系,并被选为该校的学生会主席。

    另外,老爸的形象也很阳光帅气,一米七八的个头,虽然脖子略微显得短一点,但浓眉大眼,虎背熊腰,一点不失男子汉的风采。

    郎才女貌,这个标准的恋爱模式,就在他们俩之间发生了。

    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让他们的恋爱终止了——

    由于我的老爸属于大龄青年,上大学时都已经二十五岁了;而胡杰开朗开放,尽管那个时候管的很严,学校不允许谈恋爱,可实际谈恋爱的还是有很多。老师们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谈就谈吧,只要你们别越过那个界限,就行。

    只是这两个人走得太远,大学三年级时,胡杰怀孕了。

    有一天,胡杰被一辆神秘的小汽车接走。来接胡杰的妈妈,临走时单独找到对我老爸,并对我老爸说了以下这段令他终身难忘的话:

    “小伙子,我女儿是绝对不会生下这个孩子的!接她回去后,我们就带她去做手术。”

    她看看张口结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的老爸:“请你为这些保守秘密,这对你好,也对胡杰好。我会帮你和胡杰处理好后续善后工作,不影响你的学业和前途。不过,条件是:你们的关系就此结束。以后,请你不要再和她联系……”

    就这样。胡杰从老爸的生活中消失了。也从本班同学的视线中消失了。很久很久,没有她的消息。而老爸,也在内疚、自责中度过了后来的大学生涯。毕业后,老爸被选拔到公务机关工作,开始了朝九晚五的平庸的公务员生活。以后,经介绍,认识了小他一届的本校“校花”——美丽而优雅的我的年轻的老妈。然后,他们恋爱、结婚,一晃就三十多年过去了。

    那三十多年间,胡杰是如何度过的呢?

    胡杰被接回家中后,父母坚决要让她流掉这个孩子。无奈,拗不过意志如钢的女儿。

    胡杰说:“你们打散了一对苦命鸳鸯,总不能连孩子也杀掉吧!”她表示,即便是不上学,孩子也要生下来。因为,这是她和我老爸的爱情结晶。

    这个生性倔强的姑娘,硬是顶住压力生下了这个孩子,当了一个非婚生母亲。

    那时,没有生育指标的孩子都属于黑户口,没有粮油指标,没有上幼儿园、小学的资格。为此,她和在香港的舅舅联系上,便抱着孩子只身去了香港……

    .......

    “老爸的这个初恋情人,真是不简单啊!”我感慨地说。

    老妈没搭腔,继续说了下去。

    胡杰留在了香港。一边带孩子,一边跟着她舅舅学着做生意。由于舅舅的扶持和点拨,她后来成为舅舅公司的副总,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我的同父异母哥哥也不简单。他继承了我老爸学霸的基因,记忆力超强,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在香港高中也曾经是个风云人物,后来直接考上了美国的一所名校,在那里,从大学本科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一路读下去,然后,留在了美国。如今,我这个老哥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既然他们生活的很好,都几十年想不起我们了,干嘛现在突然联系我们,来寻根了?”我听完老妈的叙说,不禁提出这个问题。

    “唉。”她一声叹息,蕴藏了不知多少委屈、忧郁和不满。

    “我也不知道啊!这么多年不联系,怎么突然想起我们了?”老妈也想不通。

    “你爸自从知道这件事后,整天把自己关在书房看旧照片。他可能感到内疚吧。”老妈补充说。

    “那她后来成家没?”我问。我想,这是最最关键的问题。

    “没有。就是这让我不放心啊!”老妈幽幽地说,似乎又要哭了。

    “难不成你是担心——她先让儿子来认祖归亲,再自己出马从你手中夺回等了三十多年的最爱?”我开玩笑地对老妈说。

    老妈没说话,心事重重。

    其实,我觉得老妈的担心是多余的。

    时间是抚平感情创伤最有效的良药。

    经过这么多年,变化是惊人的:

    ——胡杰成为资本家女强人,而我老爸,成为政府官员,反差太大了,怎样看,都无法把他们两个连到一起去啊!

    倒是老妈,人长得标志漂亮,出生小家碧玉,心性善良安稳,为人诚实勤快,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况且还养了我这个爱女。老爸只不过是旧日的情愫在心里压得太久,另外对胡杰怀有一份内疚和歉意,初恋情人在三十多年后突然有了消息,而且他们当年的爱情结晶已经长大成人,步入而立之年。这些,都会对老爸形成极大的感情冲击波……

    “老妈,你千万不要埋怨老爸,或乱发牢骚啊!他的心脏已经承受不起任何打击了!”上述的分析,使我有些害怕,赶紧对老妈说道。

    “老爸当年的初恋情人为了养育这个孩子,没有完成学业,没有结婚,这在一般女人是做不到的!可是如今他们各自发展相当不同,不可能再次走到一起。”我对老妈说。

    “咱们现在要紧的是,一要保护好老爸身体,使他平安度过这个感情容易激动的时期,毕竟他的病刚好。”我说。

    “二要真诚欢迎!对我来说,就是真诚欢迎这个同父异母哥哥,对你来说,就是要真诚欢迎一个老爸的非婚生子!”我又说。

    “为什么?凭什么?”老妈说。

    “你想啊,三十多年前,因为未婚先孕,女方要承担多大的社会压力和风险啊?况且还是主动放弃学业、文凭。胡杰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因为对老爸的一片真心和爱。再者,要想拆散你和老爸,她老早就有时间,干什么要等到三十年以后?你们三个现在都是老头老太了,就算你比他们小十岁,也已步入老太行列,哪里还会再发生什么大事呢?”我笑笑。

    “也是。”老妈说。“可是,为什么三十多年后要找上门来呢?”她想着想着,又开始想不通了。

    “是不是我的同父异母哥哥有事要求我们?或者老爸的初恋女友胡杰有事要找我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