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2本章字数:2912字

    十一月初,香港的气温还很高,和N城初冬的阴冷相比,阳光大度地施舍给每一个人以温暖。

    下午三点,我们全家一个不差地守候在陶气妈妈、安琪儿奶奶、老爸的初恋情人胡杰的病床前……

    见到我们,她清癯的脸庞上笑意融融,热泪就那么毫不掩饰地滚落着,滚落着......

    “你们来啦!”她轻声地说。

    “真好,终于见到你们了!”

    老爸被老妈扶着下了轮椅,坐到了胡杰的病床边,他激动地紧紧握住了胡杰的手。

    “你好啊!可惜我的身体不争气,要不,可以早一点来看你的!”他一把搂住了胡杰。肩膀有些颤抖,声音哽咽着。

    ……

    前天,胡杰所在的香港某医院已经向淘气哥哥报了病危。

    N城这边,自从听说胡杰患有不治之症的消息病倒后的老爸,立马要求去香港:

    “就是抬,也要把我抬到香港去看她!再不去,就见不到她了!”他朝老妈吼叫着。

    于是,我们给老爸弄了一个轮椅,就这么匆忙登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

    此刻,胡杰的眼睛闪动着幸福的泪光。

    因为这个男人,她放弃了学业!

    因为这个男人,她不顾父母反对,生下了非婚生儿子!

    因为这个男人,她终生未嫁!

    一晃三十多年就这么过去了!她不后悔,一点也不。因为他们的爱情结晶,已经长大成人,他们的血脉,已经在儿子身上得到延续!

    她笑着。她笑着用手抚摸着这个老男人,这个曾经千百次让她魂牵梦萦的爱人!这个无论走到哪里,永远也忘不了的初恋情人!这个谁也不能与他比拟的优秀男人!这个她的爱子的爸爸!

    老爸也笑了。此时,那个风情万种、魅力无穷的年轻胡杰的又再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曾经带给他带来初恋喜悦的女生,这个出生高贵却对出生贫穷的自己另眼高看的女子,这个一旦爱了,便一往无前、不计后果向前冲的勇敢女人!这个给他生了儿子,却不争名分,不计得失的母亲。

    老妈也顾不得争风吃醋了。

    作为一名医生,她知道,对已报病危的癌症病人而言,胡杰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

    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个小时……

    ..........

    老妈拉着我的手,我拉着陶气哥哥的手,淘气哥哥拉着安琪儿的手,轻轻地、轻轻地走出了病房。

    ..........

    是的,属于他们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对于胡杰而言,属于她和他的时间,或许要用小时、甚至分秒来计算:

    他们刚认识的那一天,他们在校园谈情说爱的那些时光,他们彼此献身的那一刻,她在生命垂危之际见到了老爸的那一天!

    但谁能说在这漫长的三十多年间,不属于他和她呢?

    次日凌晨,胡杰在老爸的臂弯中停止了呼吸……

    大事、要事、突如其来的事情,太多了,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此时,血浓于水的亲情发挥了作用。平时看着散落四方、各自忙碌的家人,都全力以赴、团结一致地应对,处理。后来想想,这段时间,兵兵被我忽略的太多了:

    因为老爸卧床休养,我和老妈忙着照顾,我和兵兵的交流时间大大减少。有时,不得不叫我老公带它出去散步。

    有好几天,牛天回来对我说:

    今天遇到某某某了,她问,兵兵妈妈怎么不带兵兵了?

    今天遇到某某某,他说,兵兵爸爸这两天表现不错嘛。

    每次讲起来,他都笑的前仰后翻的。

    其实,这种事对我没什么稀罕的。我们这群爱狗人,对狗爸狗妈的爱称早就习以为常了。

    ......

    去香港时,家中没人照顾,我们又把兵兵寄养在周亦龙的小小宠物店里。从香港返回后,老爸身体时好时坏,情绪波动大,老妈一人照顾不过来,老公又要打理生意,实在无法分配时间。兵兵在小小宠物店一放就是两周。

    有一天周亦龙打电话给我:小静,你们回N城了吗?怎么还不来接兵兵啊?它好像闹情绪了!

    听罢,我赶紧去接兵兵。

    兵兵果然情绪不高,见到我,眼神里是埋怨,还是忧怒?说不清。它不像往常那样见到我高兴地欢叫,就那么看着我,没有任何动作。

    “唉。兵兵,对不起。这段时间家里事多,顾不上你了,我向你做检讨。别生气了,好不好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一边抚摸着它光洁的毛发,一边轻轻地说。

    “是啊!既然你已经和它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一旦忽视,它会感觉到的。你瞧,它生你气了吧?”周亦龙在一旁关切的说。

    “养狗,就要把它当作家庭成员那样,持之以恒地爱护它,关心它。”他又补充道。

    “这段时间,真的是太忽视它了。”我对周亦龙说。

    “回去,我一定好好带它。”说着,我抱起了兵兵,和周亦龙告别。

    阳光下的兵兵,显得有些快乐了,但眼神中有一些我不熟悉的陌生,是感情受挫的失望,还是期望满满后的挫败?是长久依恋后的突然落空,还是落空后的不知所措?

    我有些愧疚,回家后,一整天都守候着兵兵,抚摸着它,帮它梳毛,与它讲话。我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它,我是一个值得它信赖的朋友。

    5.1

    刚刚把兵兵带回家,安顿下来,我就被老妈叫到了对面老爸老妈的家。

    ......

    自从从香港回来后,老爸就陷入深深的痛苦中,无法自拔。

    每当他合上眼睛,胡杰那双疲惫的、哀伤的眼睛就会浮上他的眼帘。

    三十多年前,胡杰妈妈对他说了一番决绝的话时,他以为一切都会如胡杰妈妈所说的那样,他和胡杰的关系永远都了结了。因为他当时骨子里的自卑,也因为出身农家的他的懦弱,他没有再敢去找胡杰,把一切都悄悄地埋在了心底。

    甚至,后来在和老妈谈恋爱时,他都没有提及。

    可是,令他深受震动的是,胡杰却勇敢坚持了继续向前走去,义无反顾地生下他们的爱情结晶,毫无怨言地独自养大了他们的爱子,甚至不要名分不计得失……

    和胡杰比,他觉得自己就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小草,柔软无力。而胡杰是巍峨的高山坚毅高大;

    和胡杰比,他觉得自己就是一粒砂砾,一粒不能坚守、随波逐流的砂砾,而胡杰是宽广彭拜的大海,热爱着,包容着,坚守着大海的承诺;

    几十年的公务员生涯中,他一直保持了一种平和的心态,心平气和地面对荣誉、地位,不与同事主动争待遇,不去拉帮结派,不去阿谀奉承,不去送礼送钱,凭本事和能力吃饭,活得坦荡自在。可是和胡杰相比,他觉着,自己其实还是在渺小而卑微地活着,看着大人物的眼色而生活着……

    他烦躁不安,他羞愧难当。他睡不着,吃不下,自己折磨自己,厌倦自己,惩罚自己,眼见得一天天瘦了下去........

    “他简直就是犯了忧郁症!"老妈说。

    “那我们怎么办呢?”听罢老妈的话,我也很为老爸担心。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老妈说。

    什么办法?我问。

    “把安琪儿接过来!胡杰临终前也拜托过你老爸。你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现在是二婚。安琪儿是他的美国前妻生的,离婚时留给了你哥。现在你哥又找了一个美籍华人女孩,已经怀孕生产了,婴儿大概不到一岁。”老妈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的老哥怎么那么能折腾!我心想。

    “正好你和牛天不是还没孩子么,索性把她收为你们的义女吧!”老妈看看我,有点心虚。

    “凭什么?为什么啊?”这回该我向老妈吼起来了。

    “我有兵兵要伺候呢,我可没那个闲工夫。”我说。

    “兵兵毕竟是一条小狗啊。给你个女儿养,你还嫌弃不成?”老妈说。

    “不干。我养狗还成,养人可没什么经验1”我气愤地回敬道。

    “就算为你爸着想,还不行?你忍心看你爸就那么继续病下去?”

    老妈哀求道。写着一脸的悲伤、痛苦。

    唉。老爸是我的软肋。我唉声叹气,不知如何回答。

    “那我晚上问一下牛天吧!”我悻悻地说。

    晚上老公回家,我就把老妈的话转述给他听。

    “这还用征求我的意见?你傻不傻呀,白给你送个漂亮的混血儿,这不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吗?”老公一脸怪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那我不会养孩子啊!”我说。

    “有你爸和你妈,你怕什么!”老公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好吧。全家除我,意见一致的统一。我便立马升格,成为去香港接安琪儿的义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