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3本章字数:3122字

    CZ9412航班,由N城直飞香港的飞机,在香港启德国际机场平稳地降落之后,我戴上遮阳墨镜,快步走下舷梯。刚提取了行李箱向出口走去,就看到身材高大的陶气哥哥,搀扶着満头银发的胡杰舅舅在等候着我:

    “欢迎你,小静!”胡杰舅舅的声音不大,但中气依然很足,嗓音低沉而浑厚。看得出来,他是个精明睿智的老人。

    “舅公,您好,谢谢您亲自来接我!陶气哥哥,你怎么不拦着他?”我说。

    “舅公听说你来,高兴极了,一定要亲自来接,怎么拦都拦不住啊。”陶气哥哥说。

    于是,我和陶气哥哥的,一人挽着舅公一只胳膊,缓慢地走出机场大楼,上了一辆奔驰车。

    司机驾驶着汽车在宽阔的马路上飞驰,在九龙尖东的海底隧道入口处稍事停留之后,即随着鱼贯而行的车队通过了海底隧道,行驶在香港岛东区走廊的高速公路上,环绕着维多利亚港大道急速飞驰。

    “小静,在香港玩过吗?”舅公问我。

    “舅公,没有啊!上次是第一次来,这次是第二次。”我说。

    “那陶气要陪着你妹妹好好玩一下啊”舅公叮咛陶气哥哥。

    "好啊,好啊。您放心舅公。”他连声答应。看得出来,淘气哥哥对舅公十分敬重。

    汽车在港东区的高速公路上急驰了十五分钟之后,折向港岛的渣华道,随后又纵穿英皇大道和七姐妹街,到达了地处香港岛北角的继园台的海港阁。

    海港阁,背依宝马山,面临维多利亚海。海港阁,是一组高三十几层的建筑群。

    “先好好休息。”舅公说。“晚上我请你们吃饭,为你接风。”

    “哎呀,太麻烦了,舅公,谢谢您啊!”我受宠若惊了。这个身家上亿的大老板,请我这个小朋友,怎不让我受宠若惊呢。我目送着他的奔驰车远去,便跟随着陶气哥哥走进了这座豪华的寓所。

    A楼C座是一组六室两厅的大房子,厅外还有一个面积约40平方M的屋顶花园。

    安琪儿正在看电视,看到我和陶气哥哥,立即喜逐颜开,笑着奔向她的爸爸,我的陶气哥哥的:“爹地,你可回来了!姑姑,你好啊。”她用夹生的香港普通话向我们问好。

    “宝贝!”陶气一把抱起了她,在她的红扑扑的小脸上亲着,看起来,父女感情真是不错哦。

    “你好,安琪儿!爷爷想你啦,想让我把你接回N城呢!”我笑眯眯地对她说。

    孩子都是天使。端详着安琪儿美丽的面孔,我突然想到,确实应该养个孩子了。

    “是吗?姑姑,太好了!我想爷爷啦,我最爱爷爷!”

    她稚气的声音清脆而响亮,很好听。

    乘父女俩说话的空间,我仔细参观起来这个豪华寓所。

    客厅很大,和饭厅打通的,大约有100平米的面积,靠北的一边是一排排豪华的书柜,从底顶到天花板,整齐地排列着各种报刊和书籍。旁边还摆放着一个可以攀爬登高取书的梯子。看起来,胡杰是个爱读书\喜欢藏书的人。可是没有厨房。相必他们从不在家开火,习惯于叫外卖或在外解决吃放问题。

    向阳处,是一个长约40米宽5米的宽大阳台,为天蓝色的双层玻璃所封闭,阳台上摆満了米兰、茶花、吊兰、三角梅、紫荆花等花卉。阳台外,是蓝色的海,巍峨的山,风景实在太棒了。想必晚上在这里看夜景,是很惬意的事情。

    主卧是胡杰生前的卧室。门口还挂着她的镶着黑边的遗照,照片下,是几朵小白花,和一行小字:亲爱的妈妈,你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有人说,要了解一个女人,就要看她家的厨房,是如何打理的。勤快贤惠的主妇,一般会把厨房收拾的非常干净利索。可我认为,要了解一个人,最应该看他的卧室,他的卧室的品味,决定着他生活的品味。于是,我顺手打开了主卧房门。

    可是,眼前的景象,出乎我的意料:

    胡杰的卧室只有一张大床,除了床外空无一物。只有主卧的墙上贴满了我爸的照片:

    有他俩在大学校园拍的泛黄的大照片,照片上胡杰幸福的依偎在老爸的肩头,两人笑的很开心,是那种年轻时无忧无虑的快乐的笑容;

    有胡杰从报纸上剪下来然后放大的照片,照片上是老爸正在和某个基层工人握手寒暄的照片,老爸神采奕奕,一身西装,但神情放松,就像两个工人在交流似得;

    有胡杰从网上搜索来的公务机关关于负责人介绍的标准照,照片上的老爸虽然显得严肃而刻板,但他的英俊仍无法掩饰;

    还有陶气哥哥的的照片,安琪儿的照片。不过,和老爸的照片比,那就要小的多了。

    ......

    胡杰真是个痴情的女子啊!如果老爸看到,又要痛苦自责不知到什么地步了!我心里默默想着。十分敬佩这个痴情的女人。

    情痴,所以命运跌宕起伏,情绪想必压抑的太久,气血不调,最容易患癌症。

    “小静,你的房间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是在我妈卧室的南边。”淘气哥哥把我从独自默想中唤了出来。

    “好的。”我赶紧应答道。跟着他进了我的客房。

    房间很大,大约20平米,布置豪华,有点奢侈了。宽2米\长3米的超大床,床栏边两个靠枕,被子是直接平铺在大床上的。床边有一个红木书桌、一个沙发,正对着床的墙上挂着一台超大屏幕的电视,让我还真有点不习惯。朝南边,还有一个通向大阳台的小门……

    你们在哪里休息?我问。

    “哦,就在你房间的右手边。你看。”他打开了门,依旧是一个20平米的大房间,布置基本和我这个房间一样。“有什么事,你尽管喊我。晚上,我要和安琪儿一起睡。”只见大房间里,大床旁边安放了一个小床,四周用栏杆围着,里面放着几个布娃娃。

    “行。洗手间在……”我问。

    “每个卧室里都有,你放心用吧。”他笑笑。

    “哦。”我应了一声,进了我的客房。果然,在打开门后的左边,有一个门,我便打开来,

    是一个很大的卫生间,有浴缸,有淋浴头,坐便马桶都是带可冲洗的那种。总之,一切就绪,我得赶紧洗洗,休息一下,准备晚上的舅公的宴请了。

    下午五点半,舅公的司机来接我们去吃饭。

    安琪儿拉着我们蹦蹦跳跳地出了家门。

    汽车行驶到弥敦大道的尽头时,车子在“太空馆”门前的停车场停了下来。这里正是九龙半岛的顶端。半岛酒店、香港大酒店、海运大厦、重庆大厦、香港文化中心、香港港艺术馆、新世界大厦、丽晶酒店等建筑群都汇集在这里。

    九龙的尖沙咀正是九龙半岛的顶端,维多利亚海正好在这里画了一条弧形的曲线,其正面就是香港岛,与香港岛隔海相望。鳞次栉比形态各异的高层建筑耸立在维多利亚港的两岸,与碧蓝天相映,形成一个独特的景观。

    在环海长堤的长廊上,游人如织,有的椅在座椅上观海,有的在长堤上悠闲地散步,有的依偎在一起疑神地向海天线上眺望。来往于海峡中的商船、巨舸、游艇,拖着一缕缕白色的浪花穿梭其间,不时地变幻着海峡两岸景观,更增加了维多利亚港的魅力。

    “小静,你看,半岛酒店正好位于九龙半岛顶端的中心点上,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地理位置啊。”淘气哥哥指着半岛洒店说道。

    原来这就是舅公请我们吃饭的酒店。太豪华,太奢侈了!

    据陶气哥哥说,香港半岛酒店是香港现存历史最悠久的酒店,也是香港以至全球最豪华、最著名的酒店之一。曾被选为全球十大知名酒店,曾入住的名人包括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影星奇勒基宝、NBA球星迈克尔·乔丹等,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亦指定下榻。半岛酒店的劳斯莱斯车队是全球最大的劳斯莱斯车队。

    “餐厅和酒吧堪称全香港最尊贵、最高雅的美食场所。在这里可以带给人们一流的用餐体验,被誉为亚洲最出色的法国餐厅之一的吉地士餐厅,还有时尚人士云集的Felix餐厅,在Felix餐厅用餐,维多利亚港的璀璨夜景可尽收眼底。此外,到酒店大堂茶座品尝下午茶已成为香港人的传统,而要品尝全港最正宗的粤菜则非嘉麟楼莫属。”跟着淘气哥哥走进酒店的大门,听着他不厌其烦的介绍,看着眼花缭乱的灯光,美艳服务员如云的大厅,一时间,我有些眩晕了。

    这种豪华场所,或许不适合我这样对生活要求简单的人享用吧。

    为什么,平常在家里那种粗茶淡饭的日子,我过得很滋润。而现在站在豪华的酒店里,我却浑身不自在呢?我突然想兵兵了。

    “兵兵,你现在在干什么呢?不会又生我的气了吧。”我想到。

    唉,如果不是为了老爸,不是为了这个家,我何必抛弃兵兵,来这吃什么豪华宴席呢。金窝银窝,还是不如自己的狗窝。想到这,我不禁笑起来。

    这句话,用到我身上,用在此时此刻,是多么贴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