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3本章字数:2359字

    正说笑着,胡平、胡玲两大家子一起都到了。

    舅公招呼他们都坐下,然后介绍了我:“这是陶静,是陶气的同父异母妹妹,刚从内地来。陶气,你们应该都熟悉,就不用问介绍了。”大家笑着望着舅公点点头。

    然后他又给我介绍了胡平、胡玲两家子大人小孩。

    胡平带着夫人和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

    胡玲带着夫君和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大圆桌挤了个满满当当。连舅公秘书一共十三个人。

    正说着,侍者送上一小盆核桃,“这是餐前点心”。

    然后,侍者依次上了我在内地吃过的中国名菜:

    ——千丝官燕羹

    酥姜蜜汁脆鳝

    黄炆汁玻璃虾球

    香煎蟹肉琵琶燕

    油浸番茄干辣汁龙虾球

    头抽小葱焗花尾趸

    黑椒脆米鹿儿岛牛柳

    桂花梨黑醋排骨

    北京片皮鸭(两食)

    鱼汤蛋白蒸蟹钳

    乳香银鳕鱼

    嘉麟楼富贵鸡

    贵妃龙虾泡饭

    蟹肉金丝米粉

    鸳鸯芝麻布甸

    干清枣皇糕

    餐桌上,主要是舅公在说,其他人主要是在埋头吃饭。

    舅公向我介绍各个菜肴的来历,特色,介绍半岛酒店和嘉麟楼的历史和发展。

    “嘉麟楼,香港第一粤菜茶楼!所以到过香港的人,没有到嘉麟楼吃过饭,就算不上来过香港。嘉麟楼的菜肴是最纯正的中式佳肴。各类海鲜、中式点心和备受称赞的秘制XO酱等特色菜品,一应俱全。嘉麟楼的点心也很有特点,精致经典,从香煎蘑菇菜肉饺到洋葱黑椒牛肉末脆皮包子,或是洋葱蟹肉蒸饺,皆为匠心之品。”

    边听舅公的侃侃而谈,我一边认真品尝每一个菜。

    “嗯,菜品的确极好,料实在,味道好,烹饪技术也好,丝毫不显油腻。”我对外公说。

    舅公请秘书要来一瓶1998年的拉菲红酒,并给我们在座的大人一人斟了半杯。

    “来,欢迎小静来香港,大家一起干杯!”他说。

    我们一起站起来和舅公碰杯。一杯酒下肚,大家似乎放松了许多,刚才比较拘谨的气氛,略微放松。正吃着,舅公突然叫来女秘书,从黑色公文包里拿出来一个大的牛皮信封:

    今天,乘一家子到齐,我妹妹的孩子也到齐了,我宣布一件事。

    我们都感到挺突然,正在夹菜的筷子都停止了动作。我们都看向舅公。

    ——我今年虚岁已经九十了。俗话说,人过九十活一天就赚一天。所以公司的一些事情,我就不想再管了,准备交给年轻人来打理。小高,你来宣布一下我的决定。

    小高打开信封,拿出了一个单页纸的文件读了起来:

    从即日起,公司总经理由陶气担任。原我外甥女胡杰享有公司的股份划归陶气。公司的一切事务由他全权定夺。胡平、胡玲继续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做好分管工作。同时听从总经理的领导。

    陶气呆住了,因为舅公事前并没有和他通气。

    胡平、胡玲也呆住了!他们没想到,舅公不用自己的儿子女儿,居然让陶气做了他们的领导!

    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女秘书又打开了另一个信封,拿出一个单页文件,念了起来:

    从即日起,指定陶静为我外甥女胡杰的孙女安琪儿的监护人及义母。经征得其子陶气的同意,胡杰生前自购的寓所作为遗产,产权赠与安琪儿和她的义母。

    我也呆住了。

    这是天上掉馅饼?

    还是我掉进了一个大陷阱?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话还真是老祖宗集千百年历史经验教训的至理名言,虽然土了一点,但说到了点子上。

    陶气和我虽然不是一个母亲所生养的。但父亲陶和平的血脉,实实在在地流淌在我们的体内,他的高智商、清晰的逻辑思辨能力,都在我们身上留下了烙印。只不过,淘气哥哥的基因遗传更强大一些,因为胡杰的智商明显高于我的母亲,而我的情商或许占些优势,因为我母亲的情商相对高于胡杰。

    血浓于水!

    我们似乎像一对双胞胎,心有灵犀,处理问题的思维方法惊人的一致:

    “舅公,谢谢您的好意。我不能做您公司的总经理。”过了一会,陶气和舅公说。“美国那边我的夫人孩子还在等着我尽快处理完家事回去呢!”他深表歉意地说。

    “至于公司的发展和建设,我会一如既往地关心关注,如遇重大问题,我当立马赶回公司,与舅公和几位表舅、表姨共同面对。平时公司的经营,还是请表舅表姨多担待些吧!”

    “另外,妈妈的股份,先放在您的名下,由您统一调配。当年我出国留学的费用还是您替我出的呢。”

    “舅公,谢谢您的好意。我也不能接受胡杰阿姨的房子,还是继续挂在淘气哥哥名下,等安琪儿长大再说吧。”我说。“说实在话,我都不知道能不能胜任这项重要而艰巨的任务。”

    舅公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他有些伤心。但很快,他恢复了冷静的常态。

    “这个决定或许有些突然,没关系,你们先考虑一下。”他说。

    一直没有表态说话的胡平和胡玲,刚才紧绷的表情有些放松了。他们随着外公的话,轻快地说:没关系,没关系,尊重你们的意见。

    刚才一直精神头很好的舅公,被我们兄妹两的一盆冷水浇得一点情绪都没有了。宴请也草草结束了。临走时,我看到胡平、胡玲夫妇脸上都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这两个纨绔子弟,只知道烧钱,根本不懂经营。这些年来,都是靠胡杰帮着舅公打理着公司生意。公司一旦交到他们手上,后果不堪设想。可是,淘气哥哥很清楚,尽管舅公看好他这个美国名校的经济学博士,对他寄予厚望,但在这种胡家子女抢班夺权的关键时期,他绝对不能介入。那两个经商不行的纨绔子弟,整人还是一把好手,一旦介入,他就会成为眼中钉肉中刺,只有挨整的份了。

    “如果公司面临重大危机,这两个人无法化解危机,才会想到我,那时我会回去帮衬舅公的。”陶气说。“倒是你,为什么不要房子?我在美国已经买了一个大豪斯,这个房子和妈妈说好,就是留给安琪儿的。”他不解的问我。

    “房子我肯定不能要。你女儿的,就留给你女儿。”我说,“我在内地有自己的房子,和爸妈又靠的很近,生活十分方便。如果你觉得我这个义母当的辛苦,就每月发一点生活费好了。这样你也就心安理得了。”我说。

    “哎,本来是麻烦你的事,你还那么客气。好的,我们俩好说,房子就先放在我的名下吧。每月生活费,我一定按时打给你。你把你的支付宝账号告诉我一下。”他说着,就拿出了手机。

    现在通讯发达,科技进步,支付宝已经成为我们年轻人生活离不开的一个宝贝。我也拿出手机,两人互相对了一下账号,算是立下了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