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3本章字数:3598字

    当天下掉馅饼时,千万不要头脑简单向前冲,相反,你要向后退。

    钱,是好东西。但不是什么钱都可以拿的。这是老爸常常在家谆谆告诫我的话。这句话可能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我,使我对轻易可以到手的东西,都报有十二分的警惕。

    “小静好样的!陶气也是好样的”带着安琪儿回家后,我仔细向老爸老妈汇报了这次香港之行,特别是详细介绍了舅公任命的决定、赠房的决定,和我与淘气哥哥的态度。

    “不愧是我的孩子!”老爸骄傲地对老妈说。

    “胡杰阿姨的大平层寓所,起码要上亿港币。如果换了一般女孩,肯定高兴地心里乐开了花。”老妈说。

    “你是怎么想的,居然婉言谢绝?”她又问道。

    “其实我的心思很简单。一,这属于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老爸不是常常教导我们不要往前冲吗?为什么应该这样,其实我也没想透。二,我也有私心,安琪儿能不能带好我也不知道,反正先接回来让老爸高兴就是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再送回去呢!”我说得很直白,眼看老爸翻白眼,老妈恨恨地看着我。

    “你这个丫头,怎么胡说八道?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有那么难带么?带不好,我来带,我还就不信了!”老妈说。

    “陶气已经回美国了吗?”老爸问。

    “还没有。他要办理胡杰阿姨的遗产——寓所更名事宜。估计下个月就要回去了。”我说。

    “对了,老爸还有一件事没有汇报呢。”我笑眯眯说。

    “陶气哥哥说以后每月给我打一笔安琪儿的生活费。”我说。

    “你看你这丫头,干嘛向你哥要钱?安琪儿我们又不是养不起。”老爸埋怨我道。

    “那你的意思还是希望我接下那个胡杰阿姨的大豪斯遗产?”我得意的笑了

    “当然不是。”他说。好了,他实在要表示一下心意,也属于兄妹之情。我就不过问了。

    哈哈。大事办好。我该回家关心我的兵兵了。

    我把安琪儿交给了老妈,并和老爸老妈达成协议:奖励我香港之行有功,处理各项事体稳重妥贴,放我半月的假,好好休息。

    ......

    兵兵,我回来了。

    我打开房门,兵兵正卧在沙发边的小窝里睡觉。它看到我,激动地坐了起来,眼睛直盯盯望着我,似乎有眼泪在眼窝里打转……

    我抱起了兵兵,从包里拿出了一袋从香港买的宠物三明治:“兵兵,看这是什么?我在香港专门给你买的。”

    兵兵高兴极了,像个馋嘴小孩,先是张着嘴巴,小舌头不停地动着,眼睛专心致志地盯着,一下子就忘记了见到我时的委屈、郁闷。

    上午,冬日的阳光难得那么热烈,晒得人暖洋洋的。我带着兵兵来到周亦龙的小小宠物店,先给兵兵洗了一个澡,再给它做了一个全套美容:修毛,吹毛,造型,美甲——当它精神抖擞地被抱出来时,我真有些不认识它了,简直就是个美轮美奂的赛级狗狗,可以带到宠物大赛舞台上走一走啦!

    我给周亦龙打了一个电话,在外上课的周亦龙,很快赶了回来。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对气喘吁吁刚到宠物店的周亦龙说。

    “我的舅公准备搞一个宠物大赛,他邀请你去帮助出点子,挑大梁。舅公还要我去呢!”我高兴地对他表功道。

    “是你在你舅公面前帮我吹牛了吧?”他笑着说。居然一下子就猜到了谜底。我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去一趟吧。”他说。

    “你是正宗的狗专家。我是冒牌的狗专家。”我嘻嘻笑着说。

    这件事,其实也是帮舅公圆一个梦。

    上次去香港,舅公提到过这件事,但因后来我和陶气对他的决定委婉谢绝,伤了老人的心,此事便没有谈下去。临回家时,我和陶气哥哥专门去拜访了他老人家,详述了我们不能接受的原因,他的气也消了大半。

    “别人都是抢着向上扑,你们兄妹倒是一致的向后退!我真服了你们。”他无可奈何地说:“本来是想依靠你们兄妹两的聪明才智使公司发展再上一个台阶的。现在看来,只能顺其自然了。”

    临别时,他叫管家叫来了他的两条宝贝狗,算是见了一面。

    可能是因为我是养狗人,两条狗见到我们俩,并不搭理陶气,而是亲热地在我腿边嗅来嗅去,似乎前辈子就认识我。

    “小静,它们和你很有缘哎!”舅公兴奋的说道。并向我们介绍:“这是彼得,公狗,这是玛丽,母狗,它们都三岁了。”

    我定眼望去,彼得身材略微高大些,白黑相间,脸的上部分中间有一道白毛,直达鼻子、嘴巴,而耳朵、眼睛部位是全黑的,彼得长得很壮实,目光温和,像一个忠诚的卫士;玛丽纯黄色,毛发较细腻,眼神温柔,像个温和的小女子。估计这两条狗都是纯种狗。

    “小静,我一直想办一个家养的宠物大赛,让普通爱狗人聚到一起,而不是那种非常专业的赛级狗的比赛。”舅公说。“可惜你们走得急,否则,可以帮我出谋划策,组织组织了。”

    听了舅公的话,我高兴极了:“舅公,真的么?你这个点子太好了!”

    “我这次虽然要回去,但可以再来啊。”我说。“我在N城,有一帮爱狗的朋友,还熟悉一个正宗的狗专家,他叫周亦龙,在内地很有名的。”

    “周亦龙,听说过!我一位香港的训狗教练和我提过他。”舅公也激动起来。“让你那个狗专家朋友来一趟香港,我们一起策划组织一个宠物狗大赛,专门面向普通爱狗人的!”

    “太好了!太好了!我一万个拥护!”我激动地手舞足蹈。

    在老爸老妈恩准休假的半个月时间里,我又去了一趟香港。

    这次去香港,我邀请了正宗狗专家周亦龙,导盲犬基地的副总,周亦龙的战友章闻,还邀请了两个爱狗人,一位拯救了小布什生命的W大妈,一位是爱狗近乎痴迷的T先生。旅途费用,当然由舅公赞助。

    因为担心兵兵孤单,这次我下决心带兵兵一起去香港。为了能顺利成行,我提前买一个适合专门空运的航空箱,同时到动物防疫站开检疫证明。通过托运,我顺利的把兵兵,带到了香港。

    香港机场,是陶气哥哥的和舅公的司机来接的我们。我还是住陶气哥哥的的寓所,其他人跟着陶气哥哥住进了离太平山最近的一家四星级酒店。

    太平山位于香港岛的西部,峰顶高度为554公尺,是香港岛的最高点。香港自开埠以来,太平山就一直是香港的标志。香港能获得“东方之珠”的美誉,被列为世界的“四大夜景”之一,应归功于太平山。来香港旅游的旅客,若要登高俯瞰香港岛全貌,太平山的顶峰就是最理想的场所,而太平山的”了望台”则是观看香港夜景的最佳处。

    舅公的别墅,就坐落在太平山半山腰。一个依山傍水,绿树环绕,风景极佳的住宅。

    第二天,又是陶气哥哥的担任领路人,带我们一行来到舅公的家。

    舅公热情的款待了大家。先让管家为每个人砌了一杯龙井香茶,然后又端出各种水果:龙眼、杨桃、芭蕉、释迦,火龙果等。

    “欢迎小静的朋友来这里做客。”舅公笑眯眯的说。

    “小静,你帮我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吧。”他说。

    “这是大名鼎鼎的狗专家周亦龙”我首先向舅公隆重推出。

    周亦龙上前一步主动握了舅公的手。“胡老,你好。”

    舅公说:“你很年轻啊,前途远大!”他说。

    “这位是导盲犬训练基地的副总,养狗专家,也是周亦龙的战友,章闻”我又介绍了章闻。

    “哦,驯养导盲犬,不简单啊。听说D市有一个,搞得不错。”舅公似乎对内地的情况很熟悉。他们的手紧紧握到了一起。

    “您好!我就是在D市导盲犬训练基地的。”章闻说。

    “这位是内地有名的爱狗协会的负责人,N大教师T先生,他们的爱狗协会,救助了近百只流浪狗和弃狗”我说。

    T先生谦虚的笑笑:胡老,你好!我们的工作刚刚起步。

    “小伙子,了不起!”舅公很高兴。

    “这位是从车轮下救出了奄奄一息的小狗的W阿姨。”我又指着W阿姨说。

    W阿姨有些腼腆。觉得我好像在介绍英雄人物似得介绍她,有些不好意思。小静,看你把我夸的。好像我是从火车下救了一个人一样。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做得好啊!狗也是一条生命啊!”舅公说。他主动地握住了W阿姨的手。

    “这次,能请到大家来香港,也是我的荣幸啊”舅公招呼大家坐下后,他开始阐述自己想举办普通爱狗人的宠物大赛的想法。

    “和你们一样,我也是个爱狗人。我算是养了一辈子狗的爱狗人了。算起来,我大概养过十条狗了。”他侃侃而谈、

    “第一只狗,是我在小学时候养的。那时家里很穷,我爸不让我养狗。但我妈很疼我,偷偷地从邻居那要来一条小狗。也不是什么名犬,就是一条草狗。可那狗生命力极强,在我青少年时期,吃不饱饭是常事,可这个狗却生存了下来,它陪着我放牛、割草,陪着我上学。到了课堂,它就蹲在教室门口,那时的学校不像现在管的严。一到放学,它就跟着我往家跑。有了它,同学们不敢欺负我。后来它是老死的,大概活到13岁......

    第二条狗,就是在我们家到进城以后养的。我那个老爸,很能折腾,他把家里的菜挑到城里去卖,渐渐地就发了一点小财,然后又倒腾其他的农产品卖,就这样家里有了一些钱,我们家就搬到城里来了。在城里还买了一个小房子,小狗就是在农贸市场买的,一只京巴。

    ......从第一只狗讲到现在第九、十只狗,舅公居然养过不少品种的狗:京巴、黄金猎犬、都柏文犬、喜乐蒂牧羊犬、拉布拉多猎犬,甚至养过藏獒。看他对自己曾经养过的狗如数家珍,可以看出来,舅公的爱狗情结不比我们在场的其他人浅。

    因为爱狗,所以我喜欢看赛级犬大赛。可是后来我发现,现在的比赛,已经脱离了爱狗人的生活,过于阳春白雪,还是看普通狗的生活有意思。所以我就想组织一个属于爱狗人自己的宠物大赛。

    但是在这方面我没什么经验。你们在座的都是专家,看看有什么高见,咱们一起来商量个基本思路,把这个大赛组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