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3本章字数:2019字

    开幕式结束后,我陪肖教授到校门口为离会的专家送行。

    作为大赛唯一赞助商,舅公还要出席上海、北京的分赛场开幕式,行程安排的很紧。所以舅公要也离会,赶往上海参加该市分赛区的开幕式。

    临别时,他拉着我的手高兴地说:“小静,今天的开幕式很成功啊。居然来了这么多观众和参赛的宠物狗。”

    我腼腆地望向他,就像望着一个浑身散发着热力的太阳,心里暖洋洋的。

    然后,他转向对肖教授:“这说明你们前期宣传策划搞得不错,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你们的许多经验,我会在其他分赛区推荐的。不过,后面还有大量的事情需要你们去协调指挥,快去忙吧,预祝J省分赛区海选圆满成功!”他神采奕奕,脸上泛着光泽。

    “感谢胡老的充分肯定。前期工作,主要是他们年轻人做的,很不容易。”肖教授得体的回应道。

    “小陶,赛后还要好好总结。”他转向我叮嘱道。

    我点点头。

    我们的目光再次转向舅公。他正从小高秘书的手上接过呢大衣穿上,系上围巾。整个动作有条不紊,很潇洒。

    站在我面前的舅公,属龙,1928年生人,实际年龄已经八十八周岁了,可初见他的人,都以为他才六十多岁的年纪:

    他平时腰板总是挺得笔直,走路大步流星,稳健有力,与人交流思维敏捷,表达流利,在精明的商人中,他像一位文质彬彬,知识渊博的学者,思路开阔,颇有见识;而与纯粹的学者相比,他又显得精明利索,说话办事细心周到,滴水不漏。更令人敬佩的是,快九十的他,居然没有内地老人常见的富贵病,什么高血压啊,心脏病啊,糖尿病啊,通通和他无缘。

    舅公真是一位充满活力的老人!

    “舅公,谢谢您的鼓励!这次大赛,也为我们年轻人的成长和发展,创造了一个不错的机会,我们一定不辜负舅公的嘱托!”我说。

    舅公再次握紧了我的手,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他的眼神里是满满的信任和欣慰。

    目送着舅公的奔驰专车逐渐远去,我陪着肖教授回农业大学操场去视察参赛报名情况和大赛的有关赛务工作。

    今天的天气很给力,难得的大晴天,蓝天上白云飘飘,微风拂面,太阳也很给力,给即将举办的大赛赛场,增添了许多热量.....

    连老天爷都给我们长脸啊,这真是一个吉照。

    我心里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大赛的报名点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

    只见参赛宠物狗的主人,个个手举着参赛表格,向报名处挤去,都想着早点递交到工作人员手中。凡是交了表格的还需交五元报名费,然后就会领到一个标有J省分赛区LOGOU标志的参赛牌。参赛牌正面有参赛宠物的照片和参赛号,反面详细标明了参赛宠物的品种、年龄、姓名,以及即将参加的各种比赛类别。

    “海选收取参赛费,是否合法合规?有无经过相关部门报批?”肖教授转头望向我问道。

    他中等个头,精瘦精瘦的,戴着一副黑边眼镜。一看就是个标准的学者。据说,他也给周亦龙他们那届学生上过课,讲课十分精彩,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很受学生欢迎。另外,由于他经常到国外讲学,西欧、东欧全都跑遍了。所以讲课时许多国内人闻所未闻的故事和见闻,十分对学生的口味,他上课,大阶梯教室总是座无虚席,有时还会有学生自带小板凳挤进来听课。总之他是农业大学的明星级教授,拥有大量的粉丝,特别是女粉丝。有一次,农业大学选最帅的男教师,他名列榜首。

    其实他长得并不十分帅,主要还是人格魅力和较高的教学能力,使他超越了颜值这样单薄的东西。

    “收取一定的参赛费,已经向工商税务部门报批了。有审批函”我马上恭敬地回答。周亦龙是我的老师,他是周亦龙的老师,面对祖师爷一般的老师和专家,我深知,绝对不能有一点马虎。

    他放心地笑笑,算是回应。

    随后,我又陪他来到四个海选赛区。他见到参赛宠物狗佩戴着各种不同颜色的参赛牌,花花绿绿的,便问我原因。

    “为方便辨识,我们制作的参赛牌,用颜色来分辨参赛类别:

    纯蓝色的参赛牌,代表参加宠物形体展示比赛的;

    纯黄色的参赛牌,代表参加技艺展示比赛的;

    纯红色的参赛牌,代表参加智力比赛的;

    纯绿色的参赛牌,代表是参加狗狗参加残疾狗比赛。

    这样一目了然,工作人员也容易辨识。”我说。

    ”如果宠物狗要参加两种以上的比赛呢?”他问。

    “那也没有问题。”我说。

    “比如,参赛宠物狗要参加三个类别的比赛,则主人在报名时就填三张表格,工作人员发给参赛者三个参赛牌,当然也要交三次费,每次5元。”我举例说。

    看到他赞许的目光,我又补充道:

    “本来,胡飞先生说,各种比赛全部免费参加。可是我们工作人员商量后,最好还是收取一定费用,哪怕是微不足道的费用,一来是标明对大赛海选工作的支持,二来可以控制参赛规模,防止参赛者盲目多选海选项目。”

    这个汇报,十分详细,把来龙去脉讲得十分清楚。

    “你们考虑的很细致。”他望向我,满意的笑了。

    肖教授虽已是博导,但还是很年轻哦。我心里默默想到。

    他望着我,我也注视着他。

    “小陶,你是哪里人啊?”他说。

    “我是杭州人。”我说。

    “那咱们是老乡啊!”他说。

    “我是宁波人,咱们都是浙江的哦”他说。

    “是啊,是啊!”我赶紧应道。

    “那以后学生求教问题就容易了”我说,神情依然恭恭敬敬。

    “别客气,有什么问题,老乡小妹子尽管说”他的话音里,少了不少应酬的腔调,多了几分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