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3本章字数:2121字

    2016年春天,在深圳举办的全国宠物大赛现场决赛,精彩纷呈、热闹非常,吸引了国内外一大批犬专家、训犬师的眼球,国内爱狗人士也从从四面八方赶来,把某大学可容纳四、五千人的体育馆挤得水泄不通。

    因为是在体育馆内比赛,为防止狗叫,所有入场的宠物狗一律佩戴着狗嘴套入场,这也成为大赛前一道奇特的风景。

    我们四个分赛场的联络协调人,作为领队,带领参赛狗及狗主人入场,坐在靠近赛场的红、蓝、橙、绿、白用颜色隔开的区域。香港队作为舅公组织的特别参赛队,也参加了现场决赛。听说,香港没有采取内地分赛区的方法,而是采取专家和训犬师推荐的方法,选出了20只参赛宠物狗。

    运动服也有颜色的区分。

    北京队运动服为红色;

    上海队为蓝色;

    J省队为橙色;

    G省队为绿色;

    香港队为白色......

    领队则统一坐在第一排有桌子的嘉宾席,上面分别摆放着有印有我们名字的席卡。

    ......

    我和章闻、T先生、W阿姨有数月未见了。

    这几个月,大家都很辛苦,脸色灰白,没有血色,一看就是辛苦加班、呕心沥血忙工作的劳模。

    “W阿姨,你好,好久不见了。”

    望着身着浅蓝色领队运动服的W阿姨,我心里吃惊不小。

    这段时间,W阿姨可是苗条了不少,也精神了不少。看来,工作真是剂良药啊!听别人说,W阿姨这次为了上海赛区的会务,动用了她娘家和夫君家的资源,夫君是J省的某银行行长,她父亲离休前是上海某大学的校长,通过他们的帮助,广告宣传、工作人员的招聘轻松解决了,场地费用也省了。

    “小静,你好啊!是不是我变苗条一点了?”她居然站起来,笑着转了一个圈。

    “苗条多了,何止是一点,而是许多啊!W阿姨这段时间辛苦了!”我由衷地钦佩她。

    “你也辛苦了!瞧你的脸色!”她心疼得望着我,像母亲疼爱女儿一般。

    我们又和章闻、T先生打了招呼。聊起了分赛场的许多趣事逸闻。

    自从两年前我带兵兵外出散步,认识了W阿姨和她的小布什后,我们的交往逐渐增多,彼此也增加了了解。她喜欢我的开朗单纯,我欣赏她细致、精致的生活品味,鉴赏能力,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忘年交。

    我经常向她倾述自己患忧郁症时的苦恼、自卑,以及养了兵兵以后的心理康复,认识的朋友,见到的关于狗的趣闻;

    她更多的是和我谈她远在美国求学的儿子的一切:

    儿子学校老师同学的情况,儿子的生活情况,儿子女朋友的情况.........话语中,满是一个母亲对远在万里之外的儿子的思念。有时,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因为在一个小区住,我去她家串过门,她也到我家玩过。

    他们家在小区的楼王那一栋,靠着湖边最近,风景也是小区最好的。200多平米的四室两厅三卫,由于只是夫妇俩住,空间显得很大。

    家中,所有的家具全部都是红木原材质定做的。

    家中的名家字画几乎挂遍了所有房间。

    真皮大沙发,50多英寸的大彩电,羊毛地毯,真丝窗帘,一个整墙竖立的大书橱里,全是新疆和田玉、缅甸玉器、玛瑙、紫砂壶等珍贵摆设,犹如一个小型奢侈品展,极尽豪华和奢侈.......估计,就这些收藏品,价值也要千万!

    主卧,还有两个超大的保险柜,估计里面全是美元、港币和大捆的人民币现钞吧。有一天,我注意到了这两个大保险柜。心里自己猜度到。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豪华的家,却缺少我们家的温馨,和过日子的人气味。我家人每天都会聚在一起侃大山,山南海北的聊,既加强亲人间情感的交流,又互通了许多信息。我们还和爸妈经常聊书,聊电视剧,聊人间百态.......每天享受着亲人们熟悉的声音,望着他们熟悉的脸庞,闻着他们熟悉的气息,感觉生活史多么美妙啊!

    而W阿姨,则一日复一日地守着孤单生活:

    每天,钟点工准时来打扫卫生,做饭炒菜。而她当银行行长的丈夫,几乎天天在外面忙碌,不着家:

    ——今天飞到美国洛杉矶进行银行间合作的谈判;

    ——明天去意大利,与全球顶尖金融大亨交流......

    加上儿子又去了美国,W阿姨的孤单和孤独,可想而知啊!

    偶尔也听消息灵通人士告诉我,五十开外的行长在外有情人了,但也就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

    随着改革开放,人们的观念逐渐发生变化。对所谓的二奶、小三也不再大惊小怪。尤其是一些有权、有钱的大老板,养个小三、小蜜,似乎见怪不怪。不是有老百姓编顺口溜吗: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男人不管80岁还是18岁,都永远爱18岁的少女。

    即便W阿姨保养得很好,但毕竟50多岁的人了,已经过了女人最美的时光。

    更何况,位于那么显赫地位的行长,大权在握,有多少人拍他的马屁呀!我想,作为她,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说起来,W阿姨也有过美好的青春过往,夫妻和谐美满的生活。

    她和她的行长丈夫,都是北京大学金融专业毕业的同班同学。班上成为夫妻的,也就两三对。同学们都说他们是珠联璧合,天生的一对:W阿姨漂亮,开朗,她丈夫聪明能干。他们的儿子也把他们的有点优点继承了:小伙子英俊帅气,聪明好学,性格稳重,做事实在,接人待物很有分寸。

    W阿姨大学毕业后,在工作岗位曾有过不错的业绩,是一家央企驻J省分公司的部门经理,收入也相当不错。

    后来因为丈夫当了行长,为了照顾家庭和孩子,她辞职在家专门打理家务。她的儿子很有出息,在清华大学信息工程专业毕业后,去美国留学,毕业后被一所大学计算机研究所招聘,成为软件工程师,并在美国结婚。妻子,也是我们小区的一个老总的千金。

    在十几亿中国人中,这也算是个众人羡慕的家庭:先生事业有成,妻子贤惠能干;儿子、媳妇在美国也步入中产阶层,生活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