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3本章字数:2173字

    天有不测风云。

    一年前,同住本小区的老丈人、丈母娘,听说女儿要生孩子,高兴极了,已经退休的丈母娘,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忙不迭乘飞机赶往美国探亲,打算顺带帮即将生产的女儿照看一阵孩子。

    可是,她刚去美国还没几天,美国警察的电话就打到了W阿姨家,报告了她儿子、媳妇和丈母娘遇害的噩耗,W阿姨听了,一下子瘫倒了地板上......

    原来,他们遇害的那天晚上八点左右,丈母娘和女婿陪女儿正在马路上散步,路上遇到了两个拦路抢劫的蒙面人。

    蒙面人要求他们将身上值钱的东西一应交出。

    起先他们都照办了,任凭两个蒙面人搜身,抢走了他们数百美元和数张银行卡,还抢走了价值十几万的欧米伽金表.......

    可是,当蒙面人发现老太太手腕上的和田玉手镯时,就要撸下来抢走,这时,丈母娘不干了,她先是哀求蒙面人给她留下,说这是她80多岁的老母亲留给她的传世之物。歹徒不听她的话继续抢,老太太就拼命把手往后藏。蒙面人二话不说,匕首直接刺向老太太,硬是从倒地的老太太手上撸下来那个值钱的手镯.......

    眼看丈母娘倒在血泊中,W阿姨的儿子忍无可忍,原本在护着自己媳妇的他,冲上前去与两个蒙面人搏斗。可他身单力薄,哪是那些歹徒的对手,在与一名蒙面人扭打时,另一蒙面人手持匕首向他的心脏部位猛刺几刀........如注的血喷涌而出,流淌了一地,小伙子抽搐了几下,当场气绝死亡。

    他的媳妇挺个大肚子慌忙逃跑,被一个大石头绊倒,身体下部大出血,人昏死了过去。

    据说凶杀现场惨不忍睹.....

    半小时后,身中两刀的丈母娘和大出血的女儿才被过路人发现,路人随即报警,待警察赶到时,老太太已经咽气;女孩被警车送往医院的途中还有气息,可到医院时,已经停止了呼吸.......

    .......

    W阿姨和丈夫闻讯后,立即赶到美国,当他们看到白布下儿子苍白、冰冷的尸体时,悲痛欲绝的W阿姨,又哭晕了过去......

    两个家庭,同时痛失四位亲人,连同媳妇肚子中的没有降生的婴儿......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的打击,对老人而言是致命的、巨大的。W阿姨家和亲家公在美国举办完丧事后,W阿姨的老公和亲家公,头发全白了!

    据说,自从儿子逝世后,W阿姨的丈夫像变了一个人。

    佛说,凡事都有因果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不能说行长就是个恶人,痛失独子,是老天爷对他的报应。但至少,儿子的去世,使他猛醒,开始反思自己以往的放纵和偏离。

    他出生于西北贫困山区的一个农民家庭。即便在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的今天,全国老百姓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时,他的家乡仍位列仅剩不多的几个贫困县之中。

    W阿姨说,前几年夫妻俩一块回家探亲时,每次都要自驾车,带上几大桶的矿泉水和油粮、衣服、被褥,因为那里实在太穷了。

    “像你这样生活在大城市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那个地方有多穷。”有一天,我们聊天聊到他和她丈夫年轻时的事情时,W阿姨说。

    在那个山区,至今还过着靠天喝水的日子:

    当地没有任何水源,打一桶水要到四十里开外的地方。遇到下雨天,老百姓就赶紧把家门口的储水池盖板打开,接雨。

    “你说说看,这样的地方,怎能不穷?”她对我感慨道。

    W阿姨的丈夫是一个出生在普通农家的孩子。

    他本是一个善良、本分的人。他从上大学起,就立志要做一个有用的人,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帮助那些和自己家乡一样贫困的穷人,做一些有益于老百姓的事情。

    他努力学习,勤奋工作,热心帮助弱者,肯吃苦,善学习,正是这些闪光点,吸引了他的同班同学W阿姨——一位来自上海的漂亮姑娘、大学校长千金的青睐。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变了?

    是当他拥有较高的权力,获得了常人难以获得的成功时.......

    他被下属的阿谀奉承迷昏了头;

    他被主动投怀送抱、带着企图的年轻女色迷住了心;

    他被酒精烧昏了大脑;

    他被大把大把的金钱迷住了眼......

    儿子的去世,让他在悲痛中,在冥冥之中,意识到了什么,察觉到了什么,我们不清楚。不过,自从儿子逝世后,W阿姨的丈夫,的的确确像变了一个人:

    他不再在外应酬,不再花天酒地,甚至不再有绯闻传闻。

    每天下午,他早早地回家,静静地品尝W阿姨做的可口饭菜;

    每天晚上,他陪着W阿姨,在小区散步;

    每个周末,他都要开着自家的奔驰车,陪W阿姨到郊区游玩.........

    W阿姨,因祸得福。

    她没有想到,在她痛失爱子的时候,她终于等来了丈夫的心的回归.......

    可是,这个代价,对一个母亲来说,实在是太惨痛了!

    ........

    正在沉思之中的我,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们好!前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我抬起头,看到现场决赛协调联系负责人周亦龙走到我们面前,他精神状态很好,身着西服,白衬衫,黄领带,头发打理的一丝不乱,脚上的皮鞋也是油光铮亮,总之,形象英俊伟岸。他同我们一一握手,笑着打招呼,以示慰问。

    大家见到他都特别高兴,因为他是我们大家公认的头儿。

    几个月不见了,我们几人通过各个分赛场的组织都有了不小的进步,眼界更开阔了,能力也提高了,收获颇大。而在组织大赛的过程中,大家也从其他专家那里,了解到周亦龙的名气,所以也就越发敬佩他。

    “听马小伟说,小静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有这回事么?赛后要好好休息啊。”周亦龙被我们围在当中,大家正拽着他,嚷嚷着要他发劳务费,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本来挺贴心的话,当着这么多人一说,就显得很滑稽,把我闹了个大红脸。其他几位,在一旁坏笑。

    “周总,胡总、Z所长和G省的副秘书长来了!”这时,有穿大会会务组专门制服的工作人员恭恭敬敬地对他说。

    周亦龙朝他点点头。然后转向我们扮了个鬼脸,便大踏步地走向大赛会务组专门设立的贵宾接待室。

    激烈的现场决赛就要开始了!我望向了主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