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3本章字数:2068字

    N城正是初春的阴雨绵绵的季节。每天下个不停。

    回到家中,我刚把兵兵从小小宠物店接回家,哄它喂它吃宠物三明治,化解它见到我时的委屈、郁闷,老妈又找上门来。

    “小静,你快把安琪儿接过去吧!”她眼帘红肿,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

    “怎么啦,带个七八岁的孩子,很困难吗?。”我故意冷冰冰地说。

    “我才忙了几个月你就受不了啦!”说番话,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

    当初定的是我来当义母,带安琪儿,可是,几个月下来,我基本没管,全推给了老妈。人家辛苦带了那么长的时间,我还没个好脸色。其实说这话,我还是挺心虚的。

    “小静,这孩子不是一般的难带。我实在受不了了!”她说。

    想起她让我去香港接孩子时说的豪言壮语,我正想讥笑她一番。可见她精神萎顿,脸色极差,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我没敢再数落老妈了。

    原来,安琪儿,还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一是娇气。“她不是一般的娇,简直是娇气无比!”老妈愤愤地说。

    老妈说,安琪儿的生活能力为零,所有的生活起居,全部要老妈去伺候。穿衣服,穿袜子,穿鞋子,大小便,洗脸,刷牙,洗脸,吃饭,七岁的孩子,什么都要老妈亲力亲为。

    吃饭也是让老妈抓狂的事。安琪儿只吃西餐,中餐一律不吃,不知受谁的影响,说中餐是垃圾。早上喝的牛奶,必须是新西兰的品牌,其他牌子的她不吃,一吃就吃出来了,肯定不吃,点心要吃刚烤出来的加奶油的面包,不新鲜也不吃,还要喝一杯鲜榨的果汁,没有鲜榨果汁,她是绝对不吃早餐的。中午晚上,也必须是西餐。

    结果,就为了她要吃的西餐,可把老妈忙晕了。可怜她这位在厨房忙碌了一辈子的主妇,对西餐一窍不通,对N市的西餐馆也是不甚熟悉。于是第一个星期,乃至第一个月,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到街上找西餐馆,买各种各样的面包和西餐菜肴,带回来让安琪儿品尝认可。

    “她可真是有公主派头啊!不过你也不能那么宠她呀”我讥讽地对老妈说。

    “我有什么办法呀。我算是遇到了克星了。”老妈沮丧地说。

    二是特别的能“作”,并以整老妈为乐趣。比如,上学途中,走得好好的,她突然把脚一踢,任鞋子飞向十几米开外。然后蹲在地上耍赖,一定要让奶奶给她去捡。老妈虽然知道她是故意的,但也无可奈何,只能跑过去,捡起鞋,再返回给她穿上。过一会,她又一脚把鞋子踢飞,再让老妈去捡......

    再比如,在家上厕所,坐在马桶上,她可以把卫生纸卷当玩具似得玩,一下子拉到头,任长十几米的卫生纸在厕所乱飞。

    “每周光是蹲下给她拣东西,就不下十来次。我的膝盖可真受不了了!”她像个孩子一样和我耍娇。

    人老了,就像个孩子。而我,快要成为她解惑化难的妈妈了。我想到这,不由得噗嗤一下笑喷了。

    三是有攻击行为。她喜欢毁坏家中的物品。甚至喜欢打、骂、推、踢,咬老妈。在学校,她还常常抢同学的东西,和同学打架,结果上学以来,周周都有同学家长带着孩子来告状。

    “你看!”老妈带着哭腔,伸出胳膊伸出腿,果然,胳膊腿上青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

    这个小家伙看来不可小瞧啊!我想。

    是胡杰派来来整老妈的克星,还是老天爷送给我们陶家的大礼?

    我听着老妈带泪的控诉,不由得怒从心起。

    “好吧,安琪儿由我来带吧。不过,周末还要请老妈辛苦些。否则老爸会想呀。”我说。

    老妈兴高采烈地走了。

    是啊,她终于甩了一个累人的大包袱,可以休息休息了。可我,悠闲自在的日子,从此结束了。

    “兵兵,马上我们家要来一个新成员了,她很调皮要,你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哦!”

    我抚摸着兵兵,轻声的对它说。

    将安琪尔接到我们小家来,是在一个周日的晚上。

    出乎我的意料,她来到我的小家,十分地安静,还有几分淑女味。话不多,很规矩。安置好她的东西后,我跟她一一介绍屋里的摆设和功能。

    “这是客厅。放学回家后,先换个拖鞋,洗个手,然后,可以在沙发上休息,喝水,吃水果,看电视,看书。”我对她说。

    “嗯。”她似乎听明白了。

    “这是饮水机。口渴了,可以在这接水喝。这是你的杯子,我专门给你新买的。”我拿着一个印着有小鸟飞翔的瓷杯子给她看,然后做示范,如何接水。

    “这个饮水机,和你在香港的奶奶家里的是一样的。”她点了点头,很乖的样子。

    “这里是洗手间。洗手间没有香港那边的大,不过设施是齐全的。这是你的漱口杯,牙刷、牙膏,毛巾挂在这。”我一一指给她看。

    她还是很乖的点了点头。

    “这是你的卧室。姑姑专门给你买了新的小床和新的被褥,姑父还专门找人把房间重新布置了一下。你看,喜欢吗?”我指给她看。

    房间是老公亲自请儿童房设计专家给布置的。墙壁上是粉色的花朵和奔跑的小白兔。

    窗帘是粉色的。

    床上的被褥是淡黄色的。

    床边有一个床头柜,上面摆着一个像蘑菇一样的小台灯。

    还有各种布娃娃,大概有十多个,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

    墙边的一个小书架上,摆满了各种画报和图书。

    “姑姑,我好喜欢。”安琪儿拉着我的手,兴奋地说。看样子,她确实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那好,我们就早点睡觉,明天早点起床上学去。好吗?”我说,亲热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心里想着,也没有老妈说的那么恐怖啊。

    安琪儿和兵兵也相处的不错。我向她介绍了兵兵后,她居然一点也不害怕,走上前摸了摸兵兵,兵兵也友好的在她的裤腿边嗅了嗅,居然也没有乱叫。估计和香港舅公家也养狗有关吧。

    第一天,相安无事,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