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逃亡与漂流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2本章字数:2264字

    NO.12误入僵尸洞穴

    淑言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那声音时有时无,时近时远。淑言问长音:“你听到吗?”长音也仔细聆听,随后点了点头:“听到了,真是奇怪的声音!”

    “嗒嗒嗒”的脚步声混合着那游离的怪叫,由远而近,让人不由绷紧了神经。长音握紧淑言的手,警惕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忽然一个绿色的影子倏地闪到长音身旁,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张口对着她的肩膀咬下去!长音疼得大叫起来。“这是什么?”淑言盯着闪忽的绿影子,不料也被不知何时飘然而至的另一个绿影子咬住。淑言本能地举起手向那个东西扇去,可却触摸不到任何东西,倒是疼痛感一直留在被咬过的肩膀上,那绿影子根本是个无形的东西!长音满心奇怪,能咬人却触摸不到的,不是妖怪是什么?她忍着痛摸出手电筒,想瞧瞧看那个家伙究竟长什么样子。说来也奇怪,手电筒一照,无形的怪物就哀嚎了一声,化成一股绿色的烟,消散在空气中。长音得出一个结论:这怪物怕光!她对着淑言前前后后一通猛照,怪物果然消散了。

    淑言也取出手电筒,跟长音说:“在这里呆着不是办法,我来开路,我们还从原来的入口爬上去。”长音点头赞同,抓紧手电筒,两个女孩寻索来路,想设法重返地面。

    “想逃?没门!”在上面注视着地底下动静的克莱尔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挥手,木质地板变成了铁地板,那些绿影子僵尸也竖立了起来,不再象先前那样躲躲闪闪匍匐着来去。长音照例用手电筒照去,它竟将光反射了回来。为首的怪物又一次扑过来发起了进攻,将她们两个拖住,其它怪物一拥而上,用无形的嘴啃咬着她们的全身,那感觉就象是黑蚂蚁叮咬,又象是海蜇蜇刺,尽管咬一口不见得杀伤力很大,但咬了无数个伤口足以使她们又痛又麻全身起疙瘩。

    两个手电筒很快被围攻她们的怪物淹没了。混乱中,长音从一个怪物身上扯了一把,发现抓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j”。

    “j?”这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吗?

    NO.13来自《幻境》

    长音突然想到了什么:“hjhjhjhj……”瞬间有一道炫目的光环笼罩了她,怪物们都被挡出几步远,近身不得。被怪物纠缠着的淑言怔了一怔,也跟着念念叨叨起来,果然,怪物们都退开了。

    “长音,你真是神了!你是怎么想到这招的?”淑言两眼闪着崇拜的光。长音笑了笑,解释说:“最早出版的校园小说《幻境》里面,男主角深陷绝境,在绝望之时他大喊‘幻境’,脱险成功。而‘hj’是‘幻境’的首字母,我这只不过是死马当成活马医,没想到真成功了!”“啊哈,没想到那本尽人皆知的‘校园烂小说’会成为我们的大救星呢!”淑言吐着舌头笑说。只不过说几句闲话的功夫,光环就消失了。怪物又向她们逼近过来。淑言不得不又念叨起“hj”来,不一会就口干舌燥。长音注意到了,接过淑言的腔跟着念,让淑言歇一会儿口,两个人就以交替念的方式维持着光环,如此反复,怪物退了又进,进了又退,但一直在她们周围不散去,而光环好像在逐渐变得黯淡。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淑言看着正在失去光彩的光环,又一次命令舌头疯转起来。“是啊,我们得尽快想办法出去。”长音担忧地不时望望光环,此时,光环就像坏掉的日光灯,一明一灭,让人心惊胆战。她跟着淑言的节拍,配合地念叨那两个字母,光环微弱的光亮总算稳定了下来。她们借着光环勉强把那群僵尸抵挡在几尺之外,趁机跑向入口的方向。

    两个人念念有词地一路小跑着来到原来的入口。长音伸手推了推,发现那入口已经被牢牢封住了,就像根本不曾存在一样。“可恶!肯定是克莱尔的恶作剧!”淑言咬牙切齿地说。救命的光环正在渐渐消失,再怎么念“hj”也不起作用了,僵尸步步逼近。

    试炼之旅就这么结束了吗?长音不甘心地踢了一下入口的壁板,并发泄的叫了一声“hj”,没想到入口应声“轰轰”地摇晃起来。

    长音兴奋的跳着喊:“淑言,咱们一起把它踢开!” 

    NO.14疯一般漂流

    两个女孩拼尽全身力气,一下接一下踢着壁板,而僵尸已经近在咫尺。终于,一个僵尸扑了上来,抓住了淑言的手。淑言被搅缠住了,无暇动腿,只好改用口上功夫:“长音,靠你了!”“嗯!”长音深吸一口气,大吼一声“hj!”发力朝壁板猛踢。洞口裂开了,一丝丝月光照进洞里,僵尸触电似的惨叫一声,放开了淑言。

    淑言拉着长音,爬出了地洞。她们看看四周,没有发现危险,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一点点。淑言轻松下来说笑:“长音,没想到你这么温柔的淑女也有爆发的时候呢。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长音向漂流项目的方向走几步:“我们先去找莎娜吧。那个家伙在水里泡了半天,应该清醒了吧?”“但愿如此。”她们跳入水中,并肩向前游去。

    这时有一艘船驶了过来。她们正想靠边避闪,让小船过去,船却加速直冲着她们撞来。“长音小心!”淑言拖着长音潜入水中,那艘船刹不住的往前,只听得一声巨响,船撞上了她们身后一大块人工岩石,船体破碎不堪。长音小心翼翼地从水里探出头来,看到船撞成一堆碎片,后怕地拍打着胸口:“呼,好险,淑言,谢谢你。”

    她们刚舒了一口气,又一艘小船撞来。两人本能的想躲闪开,却竟然身不由己地迎着小船冲去。“这是怎么回事?”淑言用力划水,却挣脱不了那股强大的冲击力。长音向后看了一眼,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是造浪机!它开始造浪了,现在我们想上岸都难了!”

    长音努力憋气,潜到水下避开一艘又一艘船艇的撞击,可是受到生理上的极限,她终于憋不住了,从水里探出头大口大口地吸气。这时,所有的小船都撞得粉碎,但造浪机却没有停止运转,两个女孩就这样不由自主地被波浪推到了水的中心,那里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旋涡,足足有5米深,水被疯狂卷动着,产生巨大无比的拉吸力。淑言艰难地抓住岩石的一个棱角,竭尽全力避免被吸进旋涡,另一只手紧紧抓着长音。

    难道就被困在这里,直到精疲力竭,被卷进巨浪深渊,凶吉难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