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幻境消失了,光明还会远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2本章字数:2327字

    NO.18唯一的通路

    “这个游乐场里面的大圆形随处都有,只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淑言专注地思索着,一个念头闪过,“你们看,这四个字母连起来是不是‘幻境消失’?”

    长音和莎娜各自把字母默念了一遍,三人异口同声:“难道说,整个游乐场是幻境?!”

    “没错!”淑言肯定地点了点头,“我们一起把最后一张纸条找到,就可以出去了!”就在这时,一根又长又粗的绳索从天而降,莫名地将她们三个五花大绑。她们本能地拉呀扯呀甩呀,想从中挣脱出来,但根本无济于事。

    “别白费力气了,这根长绳很结实。”从天而降的还有克莱尔。她冷冷地拽着绳子,嘴角挂着生硬的嘲笑,“既然有胆量来冒险,就得也有胆量承担后果!”“克莱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长音问,“我们不是一起冒险的同伴吗?”“同伴?哈哈哈哈哈——”克莱尔似乎听到了极其好笑的事情,大笑不止,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住笑,恢复她冰冷的常态,面无表情地说,“我唯一一个同伴已经在一千年前背叛了我,现在,我不再信任任何人!”

    “你太可恶了!”莎娜怒火中烧,“亏我们还把你当同伴,一路上忍受你的冷嘲热讽,而你现在不但和我们对着干,还一心想害我们!”“呵呵,你们不也一样无情?”克莱尔冷笑一声,拖着长绳走向摩天轮的方向,“你们可无法跟我一样,拥有超人类的力量;也休想和那个马屁虫斯利一样行狗屎运,刚好摔在一张蹦床上!”

    “斯利那家伙没事吧?”莎娜急切地问。“他没事,只是吓晕了而已。但这会儿你们也该为自己的安危担心担心了。”克莱尔头也不回,将手中绳索一阵拉紧,绳子一端被团团绑住的她们三个撞到了一起。莎娜在后边调皮地笑了:“那可太好了!”

    “没想到莎娜你其实还是个哥哥控呢。”长音一副“我发现了新大陆”的样子。莎娜脸红了,用肩膀撞了下长音的肩膀,嗔怪道:“讨厌!”

    正在两人打闹之间,淑言已经在地上发现了一张写有“s”的纸条,她悄悄捡起纸条折好,放入口袋,脸上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长音和莎娜仍然在故作轻松嘻哈说笑,但好消息已经通过眼光在无声而快速地传递。

    NO.19幻境消失

    三个女孩被捆着拖着一路走,来到了摩天轮脚下。抬头望向摩天轮,长音尽管看起来满不在乎,但心里一直在打鼓。

    克莱尔甩动绳子,毫不费力将她们一个接一个扔上了7号车厢,自己则在厢门快关上的一瞬间,将长绳从门缝中抽了出来,得意的表情弥漫上她本来冷冰冰的脸。

    7号厢开始上升了,莎娜慌乱地找起了大圆形。长音环视车厢内,很快有所发现,她指了指圆圆的窗户,淑言点头会意,掏出纸条紧张地开始拼起来。底下的克莱尔似乎发觉了什么,她的手在空中一挥,一阵旋风刮起地上的砂石,呼啸着直奔窗户扫射。玻璃窗户被打破了,快拼好的纸条散落了一地。风沙夹着石块从破损的窗户和裂缝中蜂拥进车厢,圆形几乎四分五裂,无处拼贴。

    眼看着摩天轮就要升到顶端了,长音心急如焚,她冲淑言大叫:“淑言,你要加油!”同时挪到了窗户旁,用自己的身体堵住裂口,作为抗击狂风暴砂轰炸的“靶子”,给厢内保持一个用来拼纸条的完整的圆形。在一阵阵沙石的袭击中,长音剑一样的眼光盯着克莱尔,铿锵的声音在空旷的游乐场里回荡:“克莱尔,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许伤害她们!”淑言终于手忙脚乱地拼好了“hjx”。这时,窗户爆开,长音被一块大石头打中,一没站稳,向下摔去。

    千钧一发之际,淑言拼上了最后那个“s”。在同一毫秒,摩天轮突然发出炫目的强光,淑言被照得头晕目眩,赶紧用双手捂住眼睛。游乐场正在以特别快的速度消失,化为一片空地。莎娜感觉到了来自斯利的怀抱,安静地倒在地上,睡着了。梦中她呢喃着:“哥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克莱尔的头发变成了金色,身上多了一件黑色披风,脸上显现出一张面具。“是你?!”长音一眼就认出了带走妈妈的女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刚睁开眼的淑言也明白了这个女孩的身份。

    女孩轻轻一笑,平静地说:“云长音,林淑言,看来是我低估你们了。只是,想要让长歌回去,这还远远不够。不过,我愿赌服输,第一个试炼算你们通过了。”

    NO.20伙伴们的帮助

    “等等!”正当女子逐渐虚幻,就要消失时,长音上前一把拽住了她,“让我看一眼妈妈,一眼就好。”女子点了点头,手一摊,一个袖珍的娃娃出现在她们面前,就是当天被女子带走的妈妈。长音凝视着娃娃,含泪呼喊:“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回你的!”

    女子彻底消失了。莎娜和斯利从长昏睡中醒过来,“淑言,我们成功逃出来了吗?”莎娜从地上爬起来,“哥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莎娜热切地扑向斯利。斯利似乎很迷惑,但依然紧紧地抱着妹妹,那是他唯一的亲妹妹啊!淑言看到这一幕不禁失笑起来:“嗯,你们还是快回家吧,家长肯定担心死了。”“哎呀,我们偷偷跑出来大半天,家里肯定急坏了!莎娜,我们快回家!”斯利拉上莎娜,两个一溜烟儿跑开去找公共汽车了。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兄妹俩来到了娃娃店,长音将他们迎进店里,大家围坐在沙发上,喝着饮料。“怎么样?寻人启事都上报了,是不是被骂得很惨啊?”淑言幸灾乐祸地逗起他们来。“哼。闲话少说,这次来找你们,是莎娜想问你们个事情。”斯利耍着酷,淑言看着他那好笑的样子,咯咯地笑个不停。

    “你们俩半夜偷偷摸摸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绝对动机不纯!老实交代,你们去那儿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鬼才相信你们只是去冒险!”莎娜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长音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犹豫了一小会,她还是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们。

    “原来是这样。”莎娜只是干巴巴地说了一句。这勾起了长音的担心:“你该不会还告诉别人吧?”“长音,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了?!我可不是卑鄙的告密者。”莎娜摇摇头,认真起来,“相反,我们兄妹还可以和你一起去救妈妈。你说呢,斯利?!”斯利小鸡啄米地点着头。

    长音发自内心地笑了。她在心里说:“谢谢你们。有了你们的帮助,妈妈一定能够早点回到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