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0本章字数:2238字

    十九年,对他来说,既惨淡又漫长。但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盼望着高中毕业这天的到来。在那心醉神痴的毕业时刻,他心中只容下了书。他的思维处于一种冬眠似的状态。他觉得除了书外,他的四周仿佛是一片广漠的空间!他原以为在经历了十九年秋风的劲扫,在经历了十九年残冬的埋葬,一切不幸都该荡涤殆尽,一切烦恼都可以随着岁月的流失而消失。可是,生活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不可磨灭的残酷现实深深地刻在他这破碎的心头。

    他挣扎着点亮了灯。岁月艰辛,希望依然光明;路程迢迢,无终无尽。突破黑暗,前面才是开拓者无尽的大路。青春的气息深深蕴于体内,他还年轻,他的体魄是强壮的,充满了一种浑厚、凝重、深沉的力。

    不管现实生活怎样残酷,自己的一切烦恼也都该过去。人生不可无希望,我也该有个新的开端。于是,他翻开要好同学赠送的日记本,写了毕业后的第一篇日记。

    一九七〇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高尔基说:“爱书吧,它能使你生活愉快,它教给你尊重别人,也尊重自己,相信自己,它鼓舞你的思想感情去爱人类,爱和平。爱书吧,它是你知识的源泉。”

    是的。只有立志于学习、探讨的人,他才会有真正的力量去奋斗,才能燃起生活的火炬,才能照亮前进的道路。因为只有炽热的追求与进取的愿望,才会有幸福和前途。

    人生韶华曾几何,惟恐光阴成蹉跎。

    “啪!”

    王坚的头部重重挨了一掌。抬头看时,矮小肥胖的妈妈正气势汹汹立在身旁。圆圆的饼子脸,眉横杀气,深凹的小眼儿,透露凶光。乱发蓬颜,棒槌似的粗莽手臂又向他的头部砸来。王坚捂着自己的脑袋说:

    “妈,就写几个字,你又急了。”

    “娘个×!跟你说了多少遍,晚上不能乱点灯,龟孙家儿,你晕了不是?”

    “没长记性的混蛋!给我往死里打!”

    王坚的父亲王喜财披着棉袄走了出来。他边嚷嚷边抠着烟屁股里的烟丝。他的长相,不用借助通常的描写方式,什么眼鼻耳之类,另加的形容、修饰。只说明一点就够了。他简直就是座山雕的化身,一缕烟丝落在炕沿边,他将手指抿上唾沫,小心翼翼地去沾。突然,他一眼瞧见了炕上的新本子,一把抓过来,往腋下一夹,愤怒地盯着王坚:

    “你个王八蛋害得我好苦哇,你毁了我白花花的五百元钱,今天你又是点灯又是买新本子,你想气死我不成!”

    他将本子扯成两半,然后骂骂咧咧地走出了小屋。

    王老婆端起那盏挂满了污垢的墨水瓶做成的小灯,走出小门又甩过来一句:

    “再要不知道节省我就打死你个王八蛋!”

    屋内,陷入了无尽的漆黑。

    泪水,把人世间的全部冷酷、寒苦与灾难流进了他的胸中,浸泡着他的心肝。像一条无形的铁锁,紧紧捆住了他的躯体……

    那寂寞痛苦的孩提时代,给他那稚嫩的童年留下的是怎样的阴影?那吝啬的家庭,给他最初的人生之课留下的印记又是什么呢?积郁在心底的一桩桩令他难以名状其苦的往事,陡的又浮现在眼前——

    一九五三年,他出生在H省一个煤矿工人的家庭,父亲叫范显彬。母亲连生了他们兄弟七人,他正是老七。九口之家对于一个矿工来说,贫困的生活简直到了无法维持的地步。为了六个大孩子的生存,也为了老七的一条小命,母亲流着泪把他送给了人,也就是现在的爸爸,王喜财。

    草青草黄,两年过去了。一天,王喜财把他给送了回来,说是“不要了”。生身父母望着胆小的儿子,心如刀绞。

    雁去雁来,两年又过去了。范家的生活虽然贫寒,因为孩子们活泼可爱,却也充满了欢乐。爸爸每天下班回来,老七总是要跑出去迎接。他像只小麻雀一样,又跳又叫,投入到爸爸的怀抱,把人类最崇高、最真挚的情感和温暖全部倾注给他那饱受生活折磨的爸爸。每在这时,爸爸总要把他高高举起,然后亲吻他那张干枯蜡黄的小脸。这就是爸爸对孩子唯一的爱。

    正当范家合家度日时,王喜财夫妻突然闯进了家门。原来,王家当时把孩子送回来的时候是因为其老婆生理出现了反常现象,自认为受孕,于是爱财如命的王喜财便不顾妻子的阻拦,将孩子给送了回来。后来去医院治疗,却诊为子宫肌瘤,先后做了两次大手术,一直治疗了两年。

    范家夫妻极力克制着内心的恐慌与痛苦,好言相劝,并愿以一百元钱作为赔偿。王喜财暴跳如雷,抓住孩子死不放手。

    那是怎样一个撕心裂肺的时刻啊!五岁的孩子哭叫着要爸爸妈妈,可他还是给养父抱走了。透过不断流淌的泪水,他望见爸爸妈妈挣扎着举起双手,用力地向他呼喊着、奔跑着……

    为了断绝他们的骨肉关系,在康仁义的串联下,王喜财不惜背井离乡,举家迁到了黑龙江。

    1966年,H省的生身父亲日夜思念儿子,千里迢迢来看儿子。心胸狭窄的王喜财不但破口大骂范显彬,还把王坚凶狠地毒打了一顿。

    生身父亲的到来,不但没给王坚带来丝毫的快乐,相反,又引起了养父母的重重疑虑。从此,打骂成了家常便饭。上学时,步行二十几里地,不许他在外边过夜。冬天早起就要去捡粪;春天上学拿根绳子,放学要捡一背柴禾;夏天随身拿着布袋,放学弄些猪食菜……就这样父母稍有不顺就把气发在他身上。他咬紧牙关,把一切全忍了。他盼着毕业这天的到来,自己可以用汗水和智慧来分担父母生活上的负担,再也用不着提心吊胆地写字看书。可恨的是康仁义与父亲串通,弄了这场不堪回首的婚事,它像一颗沉甸甸的冰雹,重重地砸在了他的心头,使他在父母跟前,又成了千古罪人。

    寒冷、悲哀连同这死寂的黑夜一同向他袭来。他不愿在往事的王国里作这样痛苦的旅游。于是,他悄悄地走了出来,顺着大道漫无目的地踱着步子。

    多少个茅屋的灯光早已熄灭,人们都在享受着梦乡里特有的温暖;间或有几家的灯光悄悄从挂满霜花的窗镜流泻出来,可能是母亲正给孩子把尿,或许是给孩子喂奶。幸福的家庭像一汪清水,清澈静谧。然而他,却像一片凋零的枯叶,漂浮在这寒冷的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