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2639字

    一队有个十字路口。路口南边,离屯子有三百米左右的地方,便是生产队。十字路东,前街的第一座房子,就是钱秀金的家。

    这阵儿,社员们都去地里扬粪,屯子里空荡荡冷嗖嗖的。

    钱家住着一座低矮的小马架。四边的杖子是用旱柳夹成的,上边七杈八杈的生着柳枝儿。临西路边,留着一个能进人的角门。小门也是用柳条编成的。

    魏晓飞一路小跑,推门闯了进去。“啪!”一把笤帚把她绊倒,她起来猫腰去抓笤帚时,才发现院子里有一堆刚扫过的垃圾。于是,她抓过栽歪在一旁的土篮子,七腾咕咚地装了起来。她这里正干着,房门“支扭”一声开了。

    “哎呀呀,你看看,你看看,还没进门就干上了活,这可怎么说呢!哎呀,真是一个好孩子!”

    出来说话这人,正是钱秀金的父亲钱玉富。今年五十多岁,小个子长得干巴巴的。一顶黑色的长毛狗皮帽子,翻卷着耳朵在脑后系着带儿,帽子下是一张黄白静瓜子脸。额头与眼角处,刻着密密麻麻的皱纹,一双玻璃体浑浊不清的大眼睛,迸射出狡猾、顽皮的光亮。圆圆的肉鼻子头下,一张大狼嘴,围着一圈硬撅撅、黑闪闪的小胡子。他走上前夺过魏晓飞手里的土篮子,“啪”地往地上一摔,把烟袋麻利地往腰间扎着的绳子上一掖,两只手像老鹰的翅膀似的煽动着:

    “快、快进屋歇歇。哎,看我这脑瓜,扫完院子一转身就忘了。叫你受累了,快,快进屋。”

    魏晓飞望着手舞足蹈的钱玉富,忍不住笑了。她也让道:“大爷,你先走,我又不是外人。”

    “姑娘真懂事。”他赞扬着走进了屋。

    魏晓飞尾随着跟进了屋。土坯锅台上,放着一个裂开大缝的切菜板儿,上边放把上满锈迹的菜刀,刀刃上还沾着两块发黑的土豆片;半个锅盖栽歪着泡在了锅里,馊泔水咕嘟嘟地冒着热气;一把湿淋淋的刷帚躺在小山似的灰堆上。灰堆上边墙上,挂着的笊篱与插菜板子间拉着灰蛛网,在门缝钻进来的小风调弄下,正有节奏的颤动着。

    魏晓飞皱着眉头拉开了里间的过堂门,门板上粘着四五口痰液;门槛旁,躺着一把半截子笤帚。蓝花纸糊的墙,因横竖没对线,给人一种凌乱错落的感觉。临窗的南炕稍,胡乱地卷着两条红花被子。地上靠着西墙,放着一对红漆的座柜,上边摆着一溜因尘灰覆盖难以辨认的各样胭脂盒。北墙根,搭着两个洞的小炕。炕的西头,放着四块长了白毛的酱块子,发酵的气体弄得整个房间都是臭烘烘酸溜溜的。地中间的“立人”上,油光发亮,上边挂着一嘟噜红辣椒。小屋弄得杂乱无章。

    “你来了。”正在炕里披着棉被捉虱子的秀金妈,呼噜着嗓子与魏晓飞打着招呼。她白胖的圆脸上有一双笑眯眯的豆角眼,若不是岁月给这张脸刻上痕迹,真叫人难以相信,她已是五十挂零的人了。

    “大娘,夜里还咳嗽吗?”晓飞问。

    “不伤风还好些,一伤风就上不来气。也不知道这个气管里是咋的了!”秀金妈咬着棉袄上的虱子呼噜着说。

    “开天辟地,在咱们东北,有几个姑娘冬天出来干活的?晓飞你了不起呀!”钱玉富坐在北边的小炕上,边装着烟袋边说着话:“怎么今天没干活?”

    晓飞没言语,她向炕头蒙头盖脸躺着的秀金一努嘴,那意思是告诉他:“我来劝劝她。”

    钱玉富是何等的精明。他一偏身子下了地,大着嗓门冲老伴说:“你怎么还不去看牌?”他对老伴又是摆手又是瞪眼,等老伴明白后,他才一步四指的晃了出去。

    秀金妈倒也明智,她慢吞吞穿好棉袄,呼噜着嗓子也蹭了出去。

    钱家的祖籍是在吉林省。解放前,家有土地上百亩。“翻挖”时,被定为上中农。因弟兄不和外人欺,钱玉富赌气带着妻子逃到了黑龙江。也不知道这一逃闯了哪个门神,女人好端端的竟不会生育。他请医求神,花掉了前半生的积蓄。三十岁那年,鬼使神差,让他不抱任何幻想的妻子突然怀了孕。生下的虽是个丫头片子,可夫妻俩用头顶着怕吓着,用嘴含着怕化了。抱着怕捂,搂着怕压。

    闺女上小学升中学念高中,孩子逐年长大,父亲的脑细胞也在逐年磨损。由于精神上的过度疲劳,重心全部倾注在脑子上,身上的每一块肌肉由于精力的凝聚而绷紧。当然,工夫不负有心人,世界上的事就是千奇百怪的。许多有把握的事,事到临头会变卦。没有希望的,往往会取得理想的成功,达到预期的目的。

    公社收购站有个会计名叫吴东贵,家也在大灰堆。虽然不是一个队,但凭着三寸不烂的舌头,硬是让钱玉富给白虎住了。看青时,靠着这仅有的一点权力,白天夜里没少往吴家送“人情”,秋季扒炕抹墙,他一次不忘地抢在先头帮忙。吴东贵也算够意思,在钱玉富卖猪时,以提高猪的等级为名,以公肥私,也就把人情账给补了过去,这还是头几年的事。现在吴东贵搬到了公社,他大儿子吴有,初中没毕业就安排在收购站上了班。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多馋人啊!钱玉富开始打开了他的小九九:吴家有八个孩子,每个孩子的长相都呲牙咧嘴、丑陋不堪。如果把自己这美貌的闺女送去做他们的儿媳妇,想那吴家该不会拒绝吧?官还不打送礼的呢!谁知闺女一听翻了脸:

    “吴东贵有权,可他儿子吴有跟五大郎似的,要我嫁给他,我丢不起这个人!”

    “什么叫丢人?婚姻事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相貌不好倒也是,可人家那地盘不孬哇!知道好歹的,享受一点是一点。模样好顶钱用啊?还是能当饭吃?再看看你,杨柳细腰的,能抱动锄头哇?还是能拿好镰刀?我吃的盐要比你看得多!什么模样好的人我没看过?当不了顺着垄沟找豆包。吴有模样多少差了点,可人家是风吹不着雨淋不着。酱碟子里扎猛子,深浅咱自己得清楚。”父亲的这番教诲给了钱秀金一个泾渭分明的启发和思考。于是,钱玉富放开了蚂蚱腿,拼命地找起媒人来。不出所料,吴家不但欣然应了婚事,还聘了大财小礼。仅在上学时,钱秀金的手腕上就挎上了金光闪闪、看着偃人、摸着谗人的上海牌手表,另加几身好衣料的陪衬,自幼漂亮的钱秀金越发妩媚娇艳。

    一年过去了。吴东贵托门将儿子送到县城,两个人接触少了,浓郁的感情自然也就被时间给稀释了。半年后,吴东贵全家搬进了城,吴家借助钱秀金的户口问题,给儿子退了婚。

    为了这码事,姑娘哭得死去活来。但她是绝顶聪明的、能够洞悉别人心理的女孩。即使在她极度悲愤痛苦的日子里,也没忘父亲的教诲。为了给父亲和自己争口气,她把不幸的痛苦深深地埋在了心底。从此不惜一切学习时间,对异性同学开始行注目礼。终于,在高中二年级时,她和一个叫田野的男同学相处了。田野的父亲是粮食所的所长,在她看来,只要自己主动去追求,吃个商品粮在田家比撕张抽烟纸还容易。于是,她紧追不舍。

    青春期是酿造萌发各种欲望的酵母。钱秀金那娴静的举止无意间被田野因父母严厉的阻拦与干涉,使那复杂的烦躁情绪软化的同时也简单化了。

    他们相互吸引、相互关切,哪怕他们都还幼稚,也决心撑住整个社会偏见对他们心灵上的压迫。然而,不愉快还是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