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4982字

    钱秀金松开他的手,惆怅的叹了口气,边往前走着边说到:“世界上没有一个少女不在织着自己玫瑰梦的,可我,我的梦网破坏了两次。”

    “别说两次,就是十次八次的,也没啥了不得的。”李万春慷慨激昂。说着话,他伸手抓过钱秀金的手捧在胸前飞速的搜索着思维中那新颖的词语:“哼!古今中外的大作家们,他们的笔塑造了很多令人动心的美人形象,但他们的笔却形容不了你。你的美是无法形容的!别看我们家眼下困难,咱俩要结婚,我就去闹我爹妈,就是借钱,也要让你满意,你要星星,我不给你月亮。我对天发誓。”

    钱秀金娇娜的用身体撞了撞他。

    他捧着她的手,很动感情地说:“你的手,好像天空中的一片彩云;你这杨柳细腰,好像一缕温馨而飘忽的春风。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女人能和你比美,真的!我对天发誓……”

    叫人难以相信的,是钱秀金能在这个时候掉下眼泪来。

    “是我的语言挫伤了你。”这就是李万春。

    “不!”她非常固执。

    “上有天,下有地,为了你,我赴汤蹈火都愿意。我对天发誓!”

    这接连三次“对天发誓”,让钱秀金热血沸腾,她娇滴滴地说:“不要这样!我不值得你这么激动。”

    “说实话,你上学时我就觉得你美。毕业回来,你老躲在家里,凛然不可侵犯。现在我才体会到,你不是一个顽固的姑娘,你是一个柔情的少女,我给你的,不应该是海誓山盟,而是千倍的关心、体贴和万倍的呵护!我要立在你的身旁,让你依靠!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这样了解你,关心你和帮助你!你的美挡住了你内心中的一切不幸,你需要我,正像我需要你一样!”

    李万春这番打动人心的甜言蜜语,一下填平了钱秀金那心中的伤口,她倾斜在他的怀抱中……

    爱情,又一个爱情的萌芽破土了!

    戏剧性的序幕就这样超速度的揭开了——完全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一见钟情。

    第七章

    春末夏初,正是铲地的季节。这段时间,大灰堆一队的社员,像麻花似的拧成了一股绳。

    春种时,魏晓飞带人从种子站买来了苞米新品种“嫩单A号”。在魏三乐、徐万和众社员的驱使下,麻兴福勉强给调出一垧地来。夏锄开始,一场队长与社员的矛盾战却摆在众人面前。实验田里,麻兴福不许间苗,强调一埯双株;生产队的大面积苞米,他仍守着三株不放,生怕捅了马天才这个马蜂窝,并且公开叫嚷:“谁要敢砍一株,就按现行反革命处理!”胆小怕事的社员们,哪敢轻举妄动。那个时候,队长的话就是命令。

    世界上的事,没有一定的规律。许多有把握的事,临时会变卦,而没有希望的事,往往又会成功。徐万没听麻兴福那一套,他带领众社员,进地就砍。人无头不走,雁无头不飞。前有领着的,出事又有兜着的,何况这样干对他们又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何乐而不为呢?急得麻兴福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几乎是在央求:

    “这个老徐大叔呀,你这个招再好,这个也使不得!下级服从上级这个体现的是民主。三株不中,我这个也知道。可那是上边号召的,大叔哇,我是队长啊……”

    “马天才从来不下地,你不说上边咋会知道呢?为了父老乡亲,你就是挨顿训那又能咋的呀?兴福啊,你应该冷静下来好好想想,社员们的汗珠子掉到地上摔成八瓣,秋天收不来粮食,再拉不回来柴火,你当队长的,应该前后呼应才行。这两年,你把群众的心都给伤透了。咱们社员还是好样的,他们要真不吃你那套,那你的队长不也架空了吗?”

    麻兴福知其言而不知其所以言的吱唔着说:“这个马书记三株就是科学,咱们想想,其实这个也占理儿,你说那三个棒子不打粮也总比一个棒子打得多吧?”

    “得失秋后看。”徐万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挥动着,好像他的手里正攥着一个丰收的秘诀。他声音宏亮地说:“秋后打出粮食来,荣誉归你。减产、低产或者不产,马天才要追究责任,我去替你坐牢,与你这个队长无关。”

    话说到了家,他也只好点了点头。当然,这种事他是不会对老婆说的。

    这天,王坚从苞米地回来,半边残月裹在像棉絮一样的云朵里。西边的地平线呈现出威严而阴森的黑色。村里黯淡的灯火早已连成一片,屯子里十分沉寂。今晚挨骂是十拿九稳的了,王坚边走边想。

    “不黑你就不知道回来?死哪去了?”

    他轻手轻脚刚拉开房门,妈妈从里屋迎出来,气呼呼就骂了这么一句。

    他擦着手告诉妈妈:“今天有点特殊情况。”

    “你大叔等你快一个点了。”

    王坚哪怕就是听了让他无法自容的话,也总显得谦和,就是对人人都远而躲之的人物也充满体恤,眼睛里也总是流露着由衷的同情和谅解。然而,“你大叔”这三个字传进耳朵时,他好像给谁推进了花椒窑里,全身都麻木了。他这个老乡康仁义大叔给了他一个悲愤的遗恨!他每每都在精神上做着最大的努力,他要把自己这不堪回首的“婚事”抹进时光的垃圾桶里去,他要像爸爸吝啬金钱一样把它掩埋了……今天,这个逃之夭夭的大叔又卷土重来,是凶是吉……

    他被妈妈推着走进里屋门口时,一下呆了。炕上盘腿而坐的不是别人,正是大队主任魏三乐。他来干什么?王坚在心里问着自己。

    “啊,来了大叔?”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称呼他。

    “恩。”魏三乐欠了欠身,问:“你是从苞米地回来的吧?我已有三天没去了,这几天长的咋样?”

    “不错。”王坚脸朝里坐在了门槛上。

    “苞米在咱东北是大面积作物,真要能搞出点经验来,农民有奔头哇!”魏三乐那张被人称之为万年不乐的脸笑的像开了花的馒头。他说:“要想干一件事,难呐!种地也有人横加干涉,闹鬼!不过还好,咱们的群众都能分清三多两少。王坚,好好干,千百双眼睛盯着呢。”

    “可不是。”王坚擦着手说:“根据咱的实际情况,要想用科学的方法管理苞米,达到高产,还要做些细节的工作。这就需要麻队长的支持了。第一,得深耕土地。这一点咱按着要求基本上达到了。第二,就是施肥。苞米需要用肥的特征,主要以氮肥为主,相应的配合磷、钾肥。施肥时,要以积肥为主,种肥追肥为辅,以有机肥为主,化肥为辅。磷钾肥早施,追肥分期施,这个难度就不小。第三,是合理密植。嫩单A号属于晚熟品种,每亩地2500——3500株。株与株之间通常是1.8尺——2尺。第四,田间管理得跟上。铲趟2——3天。第一次要在定苗前;第二次在拔节前。穗期要管理好,中耕培土、除蘖,花粒期要拔苗,人工辅助授粉。放秋垅和扒皮晾晒可促进作物早熟一周左右。”王坚说得很激动,那双深得不见底的眼睛里溢光流彩。

    魏三乐惊诧的睁大了双眼,但仍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等王坚的话音一落,他忙从提兜里掏出两本书来,说:

    “现在想摸着一本实打实的书,太难了。这两本书是从县种子公司的一个老战友家拿来的。你好好翻翻它,咱们勤沟通点,我看咱们的土地是大有希望的!”他转脸看着王喜财,问:“你说呢,老哥?哈哈……”

    一直闷头抽烟的王喜财给魏三乐开心的笑震动了,他听说还要叫王坚弄弄,绿豆眼儿都拉直了,一口闷气像旋风似的在心底打旋,心里胀鼓鼓的不是个味!这都是那五百元钱给他买来的病根。领导的话就是圣旨,他让你四更天死,你就不能活到五更天。那被桑大神骗去的五百元钱,不就是马天才不许他再提的吗?这会儿,他看见魏三乐开怀大笑,拘谨的心不免放松了许多,他两手抓挠着剃光脑袋,皮笑肉不笑的点着头应道:

    “是呀,是呀!是得叫王坚好好整整,不好好整整,大家伙的日子就没法整,不整咋整。”话虽然没说清楚,大鼻子头上的汗珠子却挤了出来,连一旁的老伴都感觉到他是紧张的。她拉长了饼子脸,狠命的抹搭了老头一眼,好像要把他掩埋掉,永远也不叫他出世一样。她瞧见魏三乐看见了她的举动,慌忙抬起头来,一张饼子脸上,像绽开的花朵,唧唧喳喳的开了口:

    “我说王坚,你大叔还有好事要告诉你呢!我说他大叔呀,你对王坚说说吧,你倒是说呀!”

    父母两个岔开话题,王坚的心里不免有些发急,他说:“妈,我们在说正事,你不懂。”

    “啥?”王老婆伸长了脖子红着脸,说:“你这小子也忒不懂事了,你当我是说着耍呢吗?”

    王坚像吃了鱼刺一样,再也不好张嘴。这时,魏三乐笑着递给他一张纸,说:“你妈说的不错,你看看吧,是件好事。”

    王坚接过纸展开,妈妈早为他端过一盏油灯来,只见上边写着:

    王坚:

    经公社革命委员会批准,特通知你明天来卫生院报到。

    院长:李大年

    1971年5月31日

    “这是怎么回事?”王坚愕然的睁大了双眼。

    “卫生院人手不够,决定从下边招几个人去充实一下。”魏三乐告诉他说:“这几年走后门成风,这样的机会实在太少了。准备一下,明天去报到。”

    是惊?是喜?王坚盯着郑重其事的魏三乐,两眼有些潮湿了。这也许是天赐良机吧?突然,他那张涨红了的脸慢慢退去了红润,他又坐回门槛,沉重的说:

    “不!社员们眼巴巴的盯着这垧实验田,我这一走,岂不是拆了他们的台。”

    “晕!上班才能挣现钱,就记着苞米苞米,苞米能挣几外钱儿?”王喜财急的又是拍腿又是击掌。

    “王老哥,你不要急嘛!”魏三乐推了王喜财一把,又转身对王坚说:“机不可失!公社离这不算远,早晚勤往这跑几趟。晓飞也在鼓捣这些书,有什么事你对晓飞说说,她可代替你。遇到什么阻碍时,我包管。”

    王坚感激的点了点头。

    六月的嫩江平原,如画似海,飘溢着浓郁的青麦芳香。田野里,银锄起落,笑声朗朗。

    王坚沐浴着朝霞,迎着晨风,迈着轻盈的步子向卫生院走去。

    这个医院,是永乐公社唯一的医院,非常简陋。九间大草房,正中开门。最北边分成东西两个走廊。西边是办公室和药房、手术室;东边是门诊、病房和处置室。王坚来到医院时,上班的时间还没到,院子里和走廊上有不少的患者在走动。他径直向虚掩着房门的办公室走去。

    里屋桌子旁,一个小伙子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书。一身洗了发白的黄布衣得体的套在那健壮的身体上。茂盛的学生发型衬托着那张白净的长方脸。浓眉下嵌着一双菱形的眼睛,厚厚的嘴唇微微向外翻着,嘴角上挂着稚气顽皮的笑纹。

    “陈医生,忙着呢?”王坚蹑手蹑脚的走到那人的背后,轻声地打了一声招呼。

    “啊?”小伙子受惊,一愣神,“腾”的跳起来,拉住王坚,说:“好家伙,我等了你半个多小时!”他发音清亮圆润,让人听了好像吃了个蜜枣。

    他,叫陈爱中。是王坚的同班同学,今年二十岁。

    “好狠的心!我这身子骨哪能架住你的铁拳。”

    陈爱中把王坚推到椅子上,将腿跨在王坚的腿上。左手攥着王坚的手,右手不停的拨弄着王坚的头发,兴致盎然的说:

    “真想不到,我们又有机会在一起做第二次同学。毕业后,爸爸给我弄了好大一堆医学书,每天我圈在家里背啊背,熬得我真有点架不住了。这回好了,咱们又在一起学习,我的精神头再用不着爸爸来提了。”

    “我怎么会被……”

    “这几年卫生院也乱了套,上边很少往下分配医务人员。下边走后门顶上来了大帮的机灵鬼,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幸运儿。李大年院长为了解决这儿的人手紧张问题,也为了堵住那些关不住的后门,才决定从咱毕业考试的分数中录取前四名,这样,才避免了一场不该发生的争端。”陈爱中说着丢开了王坚的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王坚的对面,两手按着王坚的膝盖,继续说:“听我爸爸说,录用咱这四个人,县卫生科同意发给指标,什么计划内的临时工,有机会可去卫校进修学习,也可以转为正式职工。”

    “是吗?这事真的让我连想都不敢想,你说为什么这么巧呢?”

    陈爱中眯缝着眼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眉梢一挑打趣的说:“这也许是前世的安排吧?”

    “不对,这是排列与组合。”

    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两个人同时回头望去,只见一位身穿白大褂、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的老者,立在了他们的背后。镜片后那双大而近视的双眼,洋溢着兴奋、热情和慈爱的光泽。他一会看看陈爱中,一会又打量着王坚。

    陈爱中早已站了起来,他指着老者介绍给王坚,说:“王坚,这是李院长。”

    “李大年,不是小年。”他抢过话头,风趣的说:“坐下,都坐下,”然而他却按着椅背并不入座,认真地说:“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我们永乐公社的小数学家王坚喽?”

    王坚红着脸,有些窘迫地笑了。

    李大年摘下眼镜,笑呵呵的边撩起衣角擦着眼镜边说:“能把两个班级的尖子生召集到我的战场上,容易吗?本来,这次打破公社用人的常规,群众惊讶,个别领导也极力反对。但我认为自己的做法是合理的。这是救死扶伤的卫生院,不是酱油房,什么都可以混饭吃。干这行,必须有一定的文化素养,精心苦练才中。这儿人命关天,每时每刻都在与死神做着较量,你们说呢?哈哈……”他笑着卷起了一支纸烟,说:“这人手太缺,你们先学护理注射,其余的时间用来啃医学知识。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生死场上总是充满激烈的竞争,必须掸去生活中的平庸,集中搏击智慧,这样,才能脚踏实地的工作,一丝不苟的去进取……”

    不善言谈的王坚,胸中奔腾着火焰般的热情,他暗暗地鼓励着自己,现在有了奋争的目标,这不是成功而是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