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4680字

    春天,是草木、动物和人类皆大欢喜的时节。

    春天,她像个刚刚睡醒的孩子,欣欣然睁开了眼睛。

    春风,吹过大地,冰雪融化了,小草俏皮地钻了出来。

    春风,掠过树干,树枝你追我赶地挤出了嫩芽儿。

    “吹面不寒杨柳风。”春天,像孩子的母亲,无所不到地抚摸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春风里,空气中,酝酿着新的泥土气息,混杂着青草的芳香。

    啊!春天,1971年的春天,欣欣然地来了。听!鸟儿们那清脆、婉转、动人地叽啾着,伴随着轻风在太空中回荡;看!拖拉机过后,那轻绵绵、平坦坦的土地,在阳光的映照下,放射着黝黑的光泽,飘散着泥土特有的芳香。

    春耕,紧张而又繁忙的春耕就在这个时节开始了。

    这天,太阳还没露出笑脸,社员们便聚集在生产队的屋里,等候队长分工。

    麻兴福站在地中间,亮着大嗓门在分派着活儿。

    “王二虎,你他妈的踩底格子。”

    “行。”

    “聂小华,这个踩格子。”

    “恩。”

    “孙玉君,这个……”

    “说吧,说吧,这个什么呀?”

    “这个滤粪!”

    “这个行!”

    人们忍不住笑了起来。鼓了一肚气的麻兴福好不容易等到人们静下来。

    “王坚,这个你想干啥?”

    “怎么我想干啥?你让我干啥就干啥呗。”

    “哼!真是初生的牛犊,这个好大的口气!”麻兴福一下找到了发泄的地方。于是,全神贯注地说:“这个可不比你偷亲那么容易。这个滤粪!”

    王坚给怔住了。一个人的积极因素存在于人的本身。做领导的看不到这一点,不对人采取尊重、信任和关怀的态度,任凭你本领多么高超,也激发不出人的积极性来。这一点当了几年队长的麻兴福,总不会不知道吧?

    “我看你老麻是踹扁了的窝窝头——也不是什么好饼!”孙玉君看不过眼,歪着脑袋看着麻兴福说了这么一句。

    “你这个……”

    “我这个咋了?告诉你,你的短处别人要是揭,你们家就得出人命。这个你信不信?”

    孙玉君一出场,总要有好戏看的。人们呼啦地一下围了过来。麻兴福一看矛头不对,红着脸边往外挤边喊着:

    “走!走!这个快出工啊!”

    春耕最苦最累的话,那要数捋粪的。种地,要抓粪。耕地,要两个人交替着跟着耲耙跑。就是膀大腰圆的壮汉子,也要跑得上气接不着下气。今天麻兴福分派王坚干这么重的活,实在叫人不解,但又都敢怒不敢言。

    六副耲耙前行,后边跟着四十八个男女社员,一条龙似的向东南地走去。

    徐万走在队伍中间。他身背着点葫芦,像个披挂兵甲、出征应战的老将。右手拿着打葫芦棍儿,恰似一把指挥官的战刀。

    说也怪,无论是在大队那会儿,还是回队这几年,每到春耕,他总是要抢个点葫芦,并且还要亲自挑选几个老把式。

    麻兴福对此从不干涉。尽管马天才对徐万恨之入骨。首先他清楚,徐万的举止并不是拆他队长的台。

    徐万的腿走得很吃力。一条在走,另一条却嘭嘭的叩着地。他回过头冲着默不做声的王坚,关切地问:

    “你觉得滤粪行不行?”

    “行。”王坚紧走几步赶上他,笑笑说:“不学什么时候也不行。”

    “不行咱俩换一下,你替我扶耙。”

    说话的人从王坚的后边赶上前,他一手夹着纸烟,一手提着一根短鞭。

    “我可以。”

    “刚出学校门,这不是一般的活呀,不行就说一声。”

    他,叫王忠厚。今年三十岁。高高的个儿,虽说身体不胖,却长得很结实。大方脸膛,黑里透红;一双大眼,黑白分明。他住在王坚家的东院,两家只一墙之隔。他的为人就和他的名字一样,忠厚老实。用老农的话讲,那叫心眼不坏。他在队里是位年轻的赶车“老把式”,又是赶头车的,还参加了队委会。

    因他为人忠厚,所以在生产队很有人缘。只有一点让小青年们不乐意。他不许任何人捅咕他的马车。就是夜里谁家要去接老牛婆,他即使睡熟,只要有人来取马鞍子和套包,他穿上衣服就去。他很少抽打自己的马,谁要故意抽他用的马,他就要粗着脖子红着脸骂祖宗。

    这会儿,他眯缝起双眼欣赏起自己耙上的三匹马来。有人说,人多力量大,天大的困难也不怕。他才不信呢!要他说:那叫人多马也行,到秋才能满堂红。不对?种地要马,耥地要马,打场要马,送粮还要马,这人活着,是和马分不开的。他正想得入神儿,突然听见徐万说:

    “王坚,以后对麻兴福,你要长点心眼儿,说得在理儿,就听;说得不在理儿,该顶的也别含糊。他呀,都让老婆给教坏了。上边来人,恨不得叫人家爷爷。对待社员,动不动就骂娘。妇女们说得好,逢人被当驴,当驴都白肚皮。过去我听着,觉得别扭。现在想想,也还真是那么回事。唉!当领导的,无论对待什么事,不光要考虑到前因,同时也要考虑到它的后果。没有目的地乱想蛮干,脱离群众去胡搞六弄,哪有资格当干部?还说什么‘你要我不要,不要白不要,白要谁不要。’这话出自干部的嘴里,多叫人痛心呀!”

    “这种人为造成的损失,只要社员们齐心,会计把住关,再有个好保管,我觉得是能制止住的。”王坚思索着说。

    “那个老黄会计,病病歪歪的,连气都拔不上来,就是把着账本不丢手,真急人。”王忠厚惆怅地说。

    “猴屎稀——坏肠子!”孙玉君用铁锹挑着粪积子扛在肩头,跑过来就插上了嘴:“账里八成有油水可捞。哼!就是晃着膀子捞,也是有天没日头了。这两天不停地挂着点滴,说不定冬天不到就去阎王爷那报到了呢。”

    “也真没大闹头了。明个我抽空去找找魏三乐。会计与队长不一样,那有手续跟着呢,真要到不省人事时再着手找人接账,善后的是非扎手不可。”徐万忧愁地说着,不由得长长叹息了一声。

    “这是个紧要的关口,麻兴福非插手不可。咱们在一旁不过是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哇!”孙玉君一本正经地说。

    “我看麻兴福对魏晓飞倒很器重。”王坚思索着说:“魏晓飞敢说敢做,再说有魏主任的面子,我想让她担任会计,麻兴福即使心里不同意,嘴上也不会说出什么来。”

    “不差!社员们是个耙子,会计是个匣子。会计要失职,社员们的血汗就白流了。”徐万先时那犀利的目光变得柔和了,深渊似的双眸中,流露出兴奋和期望的神采。他说:“这个关口要把住了,再就是操心种地。”

    “种地?不就是种、铲、耥、收吗?这有啥操心的?”孙玉君一脸的不耐烦。

    “种地的奥妙大着呢。”王忠厚边想边说:“广播里说咱这土质绵软,还说若能合适施用化肥,都能实行科学种田,这几天我一直琢磨,怎么也琢磨不透。”

    “什么科学?一埯三株就够劲了吧?长出的苞米棒都没有谷穗大,你还能来个四株五株吗?”孙玉君眨动着金鱼眼,脖粗脸红地冲着王忠厚挥动着拳头,好像王忠厚就是那三株的推广者。

    “这,这倒也是。”王忠厚没了辙。

    “三株三株,三个都细没一个粗。杆喂老牛,穗喂母猪。三株根本就不办事!种地的农民谁不知道?可又非种不可,活见鬼!”

    “王坚,”孙玉君凑到他跟前,歪着脑袋打量着他,说:“你可是隔年的鸡毛——掸(胆)子不小哇。”

    “这是事实。”

    “可不是咋的。每年我去铲地,见着三株就砍。留三株是马天才独出心裁,麻兴福曾对我抱怨过,可他就是没有勇气与马天才辩论。有一回,马天才把我弄到大队,批斗我时他问:‘你这么干出于什么目的?’我告诉他,‘为了多打些粮食。’马天才扬着大巴掌硬是答不上来了。其实呀,要想种二株,垅大点,苗稀点,肥多点,这还真能多打粮食呢。种三株,纯粹是扯他妈的蛋!这二年,一是粪挑不过来,积不起来;二呢,麻兴福怕我捅马蜂窝也不让我上地。”他热情地看着前进中的人们,深谋远虑地说:“今年咱下决心与马天才的三株作对到底,要不,可白瞎那黄呼呼的大粪了。”

    “最好是单株,垅大两株也可以。种时放底肥,松铲紧趟两遍再追一次肥,然后进行三遍铲趟,保准一个苞米棒抵过去年的仨!”王坚热情地说罢,不由得又锁起了眉头,说:“这只能是火烧眉毛顾眼前,根本达不到科学种田的目的。咱应该找找麻兴福,派人去县种子公司引进些优良的品种,试种一垧地的玉米,如果收成可以,明年就大面积推广。只有相信科学,才能真正扭转那种广种收薄的局面。”

    “马天才是个运动热,麻兴福是个马屁精,他们两个是屁股里的大蛆——认准的只是那一个门!要他们相信科学,除非太阳从西出。”孙玉君愤怒地挥着拳头说。

    徐万边走边说:“玉米种子明天叫魏晓飞带着人去种子公司买,我想麻兴福看在魏三乐的面子上也不会太干涉,反正谁也没往家里拿。种一垧地先看看吧。我也听说邻县有个公社这么干得着了实惠,尝到了甜头。唉!过去咱队没有文化人,心里痒痒干着急,硬是不敢去捅那个老虎屁股。这回几个学生回来,这个老虎屁股咱要给捅到底。”徐万想了想又接着说:“今年咱那大面积的二八八大苞米,只要垅小,全打成单株!麻兴福那由我去对付;地里的事,王坚你回去多翻翻书本,和老把式们合计着来。咱们都用点劲儿,即使今年不丰收,也叫它变了样!”

    王坚的心里热乎乎的。他暗自下决心攻读农业科学知识,为父老乡亲做出点力所能及的事来。

    说着话,六副耲耙都搭在了地头上,各居其位。每副耲耙跟着八个人。一个扶耙稍带赶马的;一个扶拉子的,一个踩底格的,一个点种的,两个捋粪的,最后边,还要跟两个踩浮格的。

    六副耲耙犹如六支秧歌队。听,鞭声、马铃声、耙子“吱扭”声、打葫芦“呱呱”声,夹杂着人们的说笑声,彼此起伏;看,马儿拼力向前,捋粪的你追我赶,点种的聚精会神,踩格子的一丝不苟。

    领导眼中的刺头、乐天派孙玉君,在这样的场合里,当然不会寂寞了。现在对他来说,可谓是双喜临门!春天是一种自然的美,他当然要欢喜;最叫他得意的是,他已和徐万的老闺女桂芳办完了结婚登记的手续。徐万已答应,春播完了就为他们完婚,这会儿他心里美着呢,脑门都泛着光。他边干着活,边疼爱地看着耲耙上踩格子的桂芳,抿了一口蜜汁也未必能有这么甘甜!他与徐家是近邻,他从小失去母亲。继母对他不好,奶奶与姥姥又都过早地去世了,桂芳妈可怜这没娘的孩子,缝缝补补的活计全部揽了过来。桂芳妈死后,桂芳又接着为他缝补。随着年龄的增长,彼此都觉得有一种东西在相互牵引着,可谁也没好意思开口。去年冬季的一天,桂芳正在家里纳鞋底,孙玉君一头闯了进来,他红头涨脸地说:“芳子,咱俩都一边大,二十一岁了。”桂芳的脸也腾地红了,说:“二十一岁咋的啦?瞧你那个德行!”一贯嬉皮笑脸的孙玉君,这工夫比正经人还要正经,他说:“俩来成个家,你看行不行?”桂芳羞得再也忍不住了:“瘟不死的冤家小子,你给我滚出去……”姑娘边骂边推他。小伙子是何等的机灵敏感,他觉得姑娘的心跳得厉害,她手触到他手时,抓的是那么紧!孙玉君心里有了数,于是找人去提亲。

    孙玉君的嘴过于唠叨,徐万不满意的也就是这点。当他回去征求闺女的意见时,桂芳只笑不答。做父亲的不能糊涂,也就答应了这码事。

    孙玉君曾给自己起了个名,叫“凡人配”。

    这不仅仅是高兴,在他的想象中,他俩好比两只山鹰正一上一下地在薄薄的、如丝棉一般的云层中盘旋着——这才叫真正的能耐,这才是真正的本事!

    越想心里越激动,心里越激动,嘴皮子就越痒。于是,他嬉皮笑脸地跑上前去与桂芳答闲:

    “芳子,踩格子累不累?”

    还没等桂芳开口,后边的钱秀金倒先“咯咯”地笑了起来。

    桂芳望着孙玉君那热烈的神色,她的脸好像挨了谁的嘴巴子。青春的热血在沸腾,她羞涩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诡秘一笑,说:“干你的活算了!”

    孙玉君憨憨一笑又干起了活。他想借助于干活来拼命抑制自己的感情,迫使自己冷静。农民的爱情观与有文化教养的人是截然不同的。他们的爱情很缺少那种温柔、含蓄隽永、美妙的情趣,同时又少许带着几分来自自然的伤感忧郁。他们的爱情往往就像一朵带着露珠的康乃馨,而他们之间的感情却又是直率的、明确的、粗犷的,像盛满了化不开蜂蜜一样的激情,甚至近乎于旷野的狂风,叫人难以抵挡。尽管孙玉君曾经对自己的半文盲伤心痛苦过。但现在他找到了自己生活的位置,这使他因失去母爱而分裂的生活愈合了,完整了。他应该尽情高兴,青春期的颤动使他有些豪情满怀。他又走近桂芳,中不溜声音说:

    “瞧你那样!怕啥呀?咱这小棉袄又不是假的。”

    耲耙上的人不约而同地都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