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4591字

    这种场合的笑,对孙玉君来说,那是一支强心剂。他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振奋起来,协助思维中枢的发达,精神头自然也膨胀了。看他,不光是两只金鱼眼睛闪着光,就连脑门都是亮的。他早把小棉袄和帽子甩掉了,上身只穿了一件绸白布的衬衫,纽扣没系,里边露出鲜红色的线背心。两片衣襟被小风吹开,随着捋粪的来回跑动,活像一只愉快的小鸟,煽动着翅膀在飞翔。

    “喂——,王坚,能吃得消吗?”不甘寂寞的孙玉君又冲着另副耲耙上的王坚扯开了嗓门。

    “你甩不掉!”王坚边捋粪边回答。

    “怎么不抬头?”

    “滤粪怎么抬头?”

    “呵呵!”孙玉君有些扫兴,说:“你是比着小孩的屁股撕尿布——不大不小,回答得正好。”

    “你还有完没完了?”桂芳真的生气了。

    “说笑话,这是人人放屁——正常现象。”他冲桂芳耍了个鬼脸,粗犷地来了这么一句。

    弄得桂芳哭笑不得。恰在这时,耲耙到了地头。孙玉君把粪积子一丢,撩起衣襟擦着脸上的汗,一把扯过王忠厚,说:

    “你这是老太太吃黄瓜——一气一根呀!我的妈,三里八的地头,真够哥们喘的了。”

    王忠厚挣脱出自己的手,边去扶耲耙边说:“这玩意半当腰就不能停。”

    “干吧!干吧!”孙玉君一屁股坐在地头,高高地扬了扬手,说:“这么大片土地,你是大有可为的。”

    王忠厚欲言又止。他瞥见身旁立着王坚,他也甩掉了棉袄和帽子,只穿了一件上了好多补丁的蓝制服。他正仰着脸,看着远方。

    别看王忠厚是个男子汉,看电影时,人家在银幕上哭,他在下边擦眼泪;谁家死人让他赶车,家属在后边嚎,他在前边哭。今儿不知为何,看见王坚可怜巴巴的样子,他的眼睛不觉得又湿润了。

    “王坚,你过来。”他用手拍了拍耙杆,告诉他说:“你扶住它,别歪就中,我替你滤粪。”说话时,他重重地喘息了几声,好像只有这样,王坚才能减轻劳累。

    王坚把目光转向他,边用手理着那湿淋淋的头发边说:“不行,大哥,你那是技术活。”

    “那啥,来吧,你看你!”王忠厚急得直跺脚。

    “牵着老头胡子上炕——你快别牵(谦)须(虚)了!”孙玉君摇头晃脑地从地上蹦起来,比比划划地说:“耍笔杆子,我们一大帮比不过你,玩这个,哥们,你还是老太太吃咸盐——吼吼(后后)的吧!”

    “操他祖宗,新回来的学生也让他滤粪,这不是坑爹呢吗!”徐中贺冲着远处站着的麻兴福骂着。他抓着自己的粪积子走到王坚的身旁,说:“王坚,去跟王忠厚换换吧。”

    “不换。我能干。”

    徐中贺用手打着阴凉看了看太阳,大着嗓门说:“干吧,干吧!”

    “不行你可叫我,啊?”王忠厚仍然不放心地叮嘱着王坚。

    “你放心吧,我行。”他愉快地说。捋完了一趟子粪,他对自己的体力有了更充分的信心。他知道自己身上都沁出了汗水,全身的毛孔都已张开。这正是他潜在的力量无阻挡释放出来的时刻,而且,他更是信心满怀地意识到这潜力之下还有潜力,他为自己感到欣慰、感到喜悦。

    “不能再磨蹭了,快干吧!”徐万挥了挥手中的打葫芦棍说。

    前有牵着的,后有赶着的。孙玉君只好表示宽容和鄙视地一笑,跟着干!刚才浑身是汗,坐了一小会儿,汗消了,小风溜溜吹着布衫,冷飕飕的,他不得不猛跑着干起来。直跑的又是一身汗,才放慢了脚步。就在这一撩眼皮儿的瞬间,他看见了左边那副耙上踩格子的麻兴福,别提心里有多别扭了。

    “喂!老麻,我说这个队长,青裤子白布衫,不干活光查边,你可悠着点,别累坏了呀。”

    “站在群众中间,这个活动在第一线上,这是队长的职责。”麻兴福皮笑肉不笑地高声说着。他不是冲着孙玉君,而是欢喜若狂地向全地的社员们表现自己。

    “对!对!队长炕上坐,群众去爬坡;草苗一齐长,队长炕上仰;社员汗水流,队长不发愁;秋天一到,队长大笑,相互送礼,排队拥挤;苦了众乡亲,肥透了你自己;挣不回来票子老娘们哭,队长家的油饼喂肥猪。这就是你的职责吧——?”孙玉君故意把话音拖得老长,还不时冲着麻兴福摆手。

    “你扯什么蛋!”麻兴福有些吃不住劲儿了。他先是一本正经的,接着是严肃的,继而恼怒的,终于大发雷霆了:“臭美啥?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个瞎吊咋呼!”

    “天大地大不如权大,千好万好不如拍马屁好,河深海深不如根子深。”孙玉君那妙趣横生的歌喉终于被人们的哄笑声给淹没了。

    麻兴福给气得黄眼珠乱转,嘴冒白沫,大下巴瑟瑟发抖。

    除了人们捧场助威的笑声对孙玉君有着无可替代的魅力以外,他又有了新的依靠,新的愉悦,新的希冀,新的期望。他又用不忘阶级苦的音调接着唱道:“天上没有星,大地黑蒙蒙,老孙说了大实话,气得队长抽了风,嘴吐白沫子,两眼直发青……”

    “哈哈……哈哈……哈哈……”彼此起伏的笑声在天地间回荡,男人们伸胳膊拍腿,姑娘们前仰后合。就连耲耙上的马,也放慢了脚步,竖起了耳朵。

    胜利会使人更积极更活泼,而怯懦只能产生畏惧、恐慌。

    孙玉君嘴要一闲着,就好像几天没吃东西的人一样,骨头节都不得劲。他那流星的眼神忽左忽右,极力地搜索着。他并不是人们印象中的那种瞎叭叭。无论说也好,笑也罢,他总要揭示一个问题或圆满一个场面。他说得巧妙,逗得圆滑,常常在有意无意中击中该击的目标。事后留给你这样的一种感觉——默认他的话在理儿。

    他提着粪积子正跑得欢,突见钱秀金掏出手帕来捂着嘴,对他是又吐又挤眼儿。他沉不住气了,俗话说得好,没有大粪臭,难得五谷香,“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话说得多入耳!他心里想着,变撮了满满一筐粪,故意挨着钱秀金往前走。果然,这没等他开口,钱秀金那受不了了。

    “干什么,干什么呀!臭死人了,你知道不知道呀?”

    “这是广阔天地,”孙玉君往上扬着手说:“享福的地方倒是有,可惜不在这儿!有本事你长上金色的翅膀,飞去,看谁扯你。”

    “我偏不飞。”

    “不飞?不飞就别说大粪臭!”

    “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

    “种地要没粪,就和人活着不吃饭一样。”

    耙上两位老农无意间插了这一嘴,可给孙玉君助了兴。他用胳膊捅了捅钱秀金,说:“听见了没有?”

    “臭就臭嘛!”她推了他一把,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呀!”

    “钱同志,”孙玉君歪着脑袋看着钱秀金,继续说:“没大粪换不来钱,知道不?”

    “我才不管那么多呢!”钱秀金气呼呼吐了一口,慌忙又捂住了嘴。不知怎么那么巧,恰恰吐在了孙玉君的手上。孙玉君这下可急了,丢开粪积子,抓住钱秀金就往她身上抹,嘴也没闲着:

    “这活你不管,你想管什么?有本事人家不要你!你倒是去管呀!”

    孙玉君这话也太刻薄了。它像一把毒箭,正好击中钱秀金心中的痛处,她一撇嘴,眼泪劈沥啪啦就落了下来。倒是桂芳眼尖,照着孙玉君的后背就是一拳,骂道:“该死的冤家小子!”

    “不犯错的人,天底下恐怕没有。死人还要占块地方呢,何况人乎?孙玉君,你欺负一个姑娘家,还沾沾自喜,你不觉得脸上跑光吗?”

    踩格子的李万春搭了腔,而且他的话又明显地倾向钱秀金,孙玉君本来消下去的火又攻上了脑门。

    “乎个屁!你们可真是出蛋壳的鸳鸯——天生的一对!”

    人,再巧的嘴也没有不失灵的。其实,孙玉君的本意是想说说钱秀金不该轻视农民。谁知今天倒霉就倒在这张嘴上!说着说着就没了把门儿的。唉!说出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何况当着这几个人。堂堂的男子汉就是头沾地,也不能去给一个姑娘家赔礼道歉。尽管他暗自感到惭愧,甚至看到钱秀金流泪,他又有些内疚。

    钱秀金在有口难开的当口,得到了李万春的救驾,真叫人感恩不尽啊!朦朦胧胧,她蓦然感到那种异样的充实,而且整个世界对她来说,都是有一种新的特定的意义,过去的创伤与痛苦顷刻淹没得无影无踪了……

    田野光秃秃的。只有柳枝稀疏的嫩叶儿,点缀着这初春的景色。柳枝在晚风中尽情歌唱,大地袒露着笑脸,晚霞收尽,黑暗从四周弥漫而来。

    她伸手摸摸柳枝,柳枝软绵绵,清香扑鼻。这说明它们有了生机;她望了望天边,看着太阳落下去的地方,一阵辛酸,泪水滂沱而出,流到她那滚烫的脸颊上,浸润在松软的大地中。

    自从那天耕地时李万春救了她的驾,钱秀金心里的温度一直没有降下来,“恩重如山”的感觉日益加深。于是,在干活时,常常是你有来言,我有去语,配合得相当默契。

    虽是同窗几载,钱秀金像对待王坚一样,从来没有把李万春放在眼里。老子当官儿好汉,穷人家不过是出个孝子。

    在“恩重如山”的感觉后面,她对他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他不但英俊,而且富有男子汉的气魄!现在虽然还是位种地的农民,可他亲娘舅刚刚被提升为文教组的组长,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谁不知爹亲叔大、娘亲舅大的道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为了摸清李万春的心理,白天她斗胆一试,写了字条递给了他。她约他在这树林一角谈谈。破灭的爱情之火,又一次在她的面前搭起了玉殿琼楼。她能否踏上阶梯,驶向天国般的幸福里去,这能否还是一场梦幻,她都不得而知,她等待着,等待着……

    天空中,出现了蓝色——这是夜色的蓝。星星在天空闪动着,上弦的月牙偷偷地俯视着人世间。

    “钱秀金!”

    李万春喜出望外地叫着。他来了,他跑了个满头大汗,他不知所措地立在了她对面。

    本来一肚子气的钱秀金,丢开了前两次女性固有的羞涩和脆弱,来了个大胆的、高速的“攻垒”方式,走上前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能否取胜,这一把将是她命运的关键。此刻,她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她是在追求婚姻的成功,而不是索取爱情的果实。

    李万春那里早像触电似的走了神儿。其实,这也难怪,一个漂亮的少女,抓住了小伙子的手,小伙子要不动情,那才怪呢!

    李万春此时的感觉,要算是他有生以来最为敏感的了。他觉得,这都因为眼前的美女而定。虽然是在夜晚,真要比大庭广众之中受人赞美还要叫他激动……他的心,震撼了他的灵魂。他很想说自己的感觉,可又觉得,现在任何带感情的言辞都会显得轻薄。他静静地站着,仿佛在领略那淡淡的月光、悠远的芳香与那无边的寂静。

    “咱们走走吧?”她征求他的意见,她声音很轻。

    “走走吧!”他非常爽快。

    钱秀金松开他的手,惆怅地叹了口气,边往前走着边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少女不在织着自己玫瑰梦的,可我,我的梦网破坏了两次。”

    “别说两次,就是十次八次的,也没啥了不得的。”李万春慷慨激昂。说着话,他伸手抓过钱秀金的手捧在胸前飞速的搜索着思维中那新颖的词语:“哼!古今中外的大作家们,他们的笔塑造了很多令人动心的美人形象,但他们的笔却形容不了你。你的美是无法形容的!别看我们家眼下困难,咱俩要结婚,我就去闹我爹妈,就是借钱,也要让你满意,你要星星,我不给你月亮。我对天发誓。”

    钱秀金娇娜着用身体撞了撞他。

    他捧着她的手,很动感情地说:“你的手,好像天空中的一片彩云;你这杨柳细腰,好像一缕温馨而飘忽的春风。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女人能和你比美,真的!我对天发誓……”

    叫人难以相信的,是钱秀金能在这个时候掉下眼泪来。

    “是我的语言挫伤了你?”这就是李万春。

    “不!”她非常固执。

    “上有天,下有地,为了你,我赴汤蹈火都愿意。我对天发誓!”

    这接连三次“对天发誓”,让钱秀金热血沸腾,她娇滴滴地说:“不要这样!我不值得你这么激动。”

    “说实话,你上学时我就觉得你美。毕业回来,你老躲在家里,凛然不可侵犯。现在我才体会到,你不是一个顽固的姑娘,你是一个柔情的少女,我给你的,不应该只是海誓山盟,而是千倍的关心、体贴和万倍的呵护!我要立在你的身旁,让你依靠!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这样了解你,关心你和帮助你!你的美挡住了你内心中的一切不幸,你需要我,正像我需要你一样!”

    李万春这番打动人心的甜言蜜语,一下填平了钱秀金那心中的伤口,她倾斜在他的怀抱中……

    爱情,又一个爱情的萌芽破土了!

    戏剧性的序幕就这样超速度地揭开了——完全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一见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