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4310字

    日出日落,转眼王坚来卫生院已近三月。这天中午的医院,寂静得很。宿舍的窗户敞开着,微风儿徐徐流动。王坚和陈爱中两人同倚在一床行李上,津津有味地攀谈着。

    “王坚,除了书对我有着不可替代的魅力以外,自接触患者以来,我觉得又有了新的依傍,新的愉悦,新的希冀,新的期待。”

    “还有新的不安,力不从心。”王坚补充道。

    “对!对!”陈爱中用力地给了王坚一掌,说:“我说王坚,你天天往家里跑,这太浪费时间了,住在这不行吗?”

    “能住在这感情好。”

    “怎么不能住在这儿?你少跑点多学点,大娘忙活点,这也不能算你不孝哇。”

    王坚摇摇头,说:“我不放心。”

    “我看你……”

    “你看我顽固是吧?”

    “这……”陈爱中睁大了一双棱形眼,语塞。

    “长这么大我从来没说过谎。可现在,我每天都在说谎,对你说,也对院长说。”

    陈爱中给王坚那一脸的庄严表情弄了个嘴大眼小。他欠起身,有些愠恼地盯着王坚。

    “你听我说。”王坚两眼盯着顶棚,说:“我们队里有一垧地的苞米试验田,我每天都得往地里去两趟。”接着,他把春天怎么种,夏季怎样管理,麻队长怎样阻挠,魏三乐怎样支持的事都告诉了他,最后,他说:“后期管理特别重要,马虎一点就有可能上不来。因为是头一年种,光掌握点书本知识,没有实际的操作经验。”

    “你每天上班、下班都要去苞米地?”

    “嗯。”

    “每天早饭都是你做?”

    “自打来卫生院,我每天早起都替妈妈做饭。”

    陈爱中眨了眨眼,问:“那你背的那么多药书,写的那么多笔记,都是什么时间?”

    “晚上写笔记,起大早背药书,时间嘛,在于挤。”

    “噢,原来是这样啊!”陈爱中如梦方醒,他自言自语道:“怪不得你两眼总像红桃子似的呢。”

    “农民苦哇,拼命干上一年,秋后还要‘胀肚’。”

    陈爱中的眼睛都直了。种地的事他不懂,但王坚那种进取的拼搏精神却深深地打动了他。

    “王坚,人无论干什么,都是从事一项事业,事业的成败,包括事业心的强弱,你了不起呀!不错,农民太苦了。如果他们单纯地为了劳动而劳动,为了糊口而糊口,那就会被那些聊以慰藉的诱饵桎梏了手脚,末了还得是粮食不足,钱也挣不来!”他用胳膊肘捅着王坚,说:“你说,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你该努力学习,为病人解除痛苦。”

    “对啦,王坚,你每天骑我的车吧,这样能挤出不少时间来。”

    “以后再说。”

    “不行,今天就得骑回去。”说罢放平身子,不一会儿便发出了鼾声来。

    王坚侧过身去,翻看着药书。

    “当当!”李院长边敲门边叫着:“小王,你去处置室。我要取点东西。”

    “好。”王坚爬起身迎了出去。

    “小陈睡了?”李院长扶着眼镜沉吟了一会儿,说:“回头你把他叫醒,让他把老宋的液体扎上。”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坚回屋换衣服,不慎碰倒了笤帚,陈爱中猛地坐起来,他双手揉着眼睛,嘟哝着:“糟!我怎么一下就睡过去了呢!”

    王坚穿好白大褂,问:“李院长让你把老宋的液体给扎上,哪个老宋哇?”

    陈爱中站起身来,哈欠连天地边换衣服边告诉王坚:“昨天半夜院里来了个重伤号,我给院长当助手,一直忙到三点多钟才睡。”

    “怎么没在病房?”

    “床位不够,院长临时把二门诊里间屋让了出来。”

    “伤的重吗?”

    “小腿骨折,X光检查,肺部有戳伤的痕迹。”

    “呀,这可够严重的。”

    “岁数大了,听院长说:不好恢复。”

    两人边说边忙,来到了二门诊的里间屋。偏远的农村小医院,条件非常差。病房里也没什么分界线,男女老少同住,让你见怪不怪。因二门诊的里间只安排了一张床,所以倒很清静。

    床上躺着一位六十来岁、剃光脑袋的老头儿。身上盖着一个油汁模糊的、又上了许多补丁的、蓝白搀杂的老式麻花被面。老头儿瘦小干巴,下巴颌上长着勾勾巴巴的小胡子,紧闭着双眼,深陷在眼框里。看样子,门牙已经落了、两唇深深地凹陷。脸色灰青,没有丁点血色。若不是鼻翼煽动,那模样简直就是一具标准的尸首。床边,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闺女,她梳着齐耳短发,黑布鞋尖各露着一个大拇脚指头,上了补丁的篮土布裤子,挽着裤腿;带大襟花布衫,涂着痕迹斑斑的野菜浆。红黑的圆脸上,挂着两行清澈的泪珠。见有人进来,她怯生生地并拢住脚跟,畏缩地垂下双手,仿佛犯了错误的小学生在等待老师的惩罚。

    “姑娘,那半碗粥你爸喝了没有?”李院长从外边走进来,手里拿着一瓶山楂罐头。

    “没有,我爹他不吃。”小姑娘说着自己又抽泣了起来。

    李院长把罐头放在床边,接过王坚手中的药盒子,说:“小陈,把输液瓶先挂上。小王,来给我当助手,他右臂拉伤得比较严重,天热恐怕感染。”

    老头儿微微睁开了眼,什么也没说又闭上了,两颗豆大的泪珠顺着鱼尾纹的眼角滚了下来。

    “老宋,得和我们配合好,你才能早日起来。”

    “不如死了好。”他沙哑着嗓子,一字一句地说着。

    “死?”李大年把用罢的东西给王坚,双手一扣,幽默地说:“那死后不可知的神秘之国,从来不曾有一个旅游的人回来过。你要是能回来,我不就放你走了吗?哈哈……”

    李大年看了看表,对王坚与陈爱中说:“我还要去屯子里看一位病人,上班还有半个小时,”他用手推了一下床上的罐头,说:“老宋的头脑现在已经清醒,你们把这瓶罐头起开,劝他喝点,他很苦恼,在这陪他聊一会儿吧。”

    从交谈中得知,老头儿名叫宋万福。老伴给他生了四儿一女,可就在生小女儿时,得了产后风病故了。宋万福拉扯着五个没娘的孩子过日子,在外当爹,在家做娘。饱含人世辛酸,在那坎坷泥泞的生活路上,苦苦地跋涉了十五年后,大儿子已到了婚娶的年龄。他东挪西凑。好歹算给成了家,谁知媳妇过门就分了家。眼巴巴看着一家人分成两半,他把泪水咽到肚子里,咬紧牙关,仍然领着孩子们过着苦涩的时光。好不容易把拉下的饥荒堵上,二儿子又起来了……

    等轮到老四时,姑娘的身价不知怎的也长了猴。原来的七百元娶来个媳妇,现在递过一千六七人家还不肯。不给办?那是老人没正事!办?他也是无能为力了呀!无奈,他用五分钱的高利贷抬钱,总算给儿子圆满婚事。

    四个儿子,四房媳妇,可娶来的媳妇,就像开锅炒着的苞米花,熟一个,蹦一个。可怜他操劳了大半生,末了背一身的外债,却连可吃饭的地方也没有。栖息了几十年的老窝也被儿子占了,他只能领着女儿去生产队借居。

    1970年,为了求条生路,他从大舅子那赶来了两只羊。人都说绵羊是一本万利,谁知好梦不长,他的羊前脚赶进家,大队的小分队紧跟着追了来。他们喊着“要砍掉资本主义尾巴”的口号,硬是把羊赶到了大队。不分三七二十一给美餐了。

    穷急了的宋万福,两眼冒火,斗胆闯进大队去说理。大队支书告诉他,这叫“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穷气横生的宋万福哪听这套,大吵大骂,最后惹恼了一个包队干部,给他扣上了一顶“现行反革命”的帽子,狠狠批斗了一顿不算,还把他的四个儿子弄到大队,对他们进行了一番“阶级教育”。四个儿子“觉悟高”,大会小会,自告奋勇地出来揭发他。父子间的界线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划清了。

    前两天,大儿子苫房没人,儿子媳妇把他叫去。虎毒不吃子,他当然要一心朴实地去帮儿子。昨天苫房时,突然从房子上滑了下来……四个儿子还算不错,好歹把他送进了医院,回去又把他与女儿苦心喂大的两头猪给卖掉,住院费自然也就有了。

    俗语说:养儿为防老,他养的儿子却在害老。宋万福啊宋万福,你难有千万,福从何来?

    走廊上,王坚和陈爱中踱着步子。

    “老人太可怜了。”王坚说。

    陈爱中点点头,说:“我们能为他做点什么呢?”

    “爱中,”王坚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说:“他们虽是父女两个,翻身倒尿,我看一个小姑娘也不大方便。”

    “你的意见是咱俩来?”

    “嗯,我负责白天。”

    “好!晚上我包了。”

    这天中午,王坚走进宋万福的房间,只见他眼窝浸着泪水,两眼直直地盯着顶棚。或许他在回想劳累了大半生的穷时光,或许他在希冀着能走的那一天,或许他是在盼着儿子的到来,或许他是在想着死去的老伴……是啊,他应该有个安静幸福的晚年,哪怕在遐想中!

    为了不打断老人的思路,王坚拿起地上弄脏了的被单子,悄悄地退了出来。

    这是三伏天。中午的太阳,挂在上空,阳光直射而下。地上,好像着了火。空中,浮现蒙蒙的灰气,空气实在憋得慌。

    沟边的白杨树,像得了重病一样,叶子下垂着,就连树枝儿,也一动不动。

    王坚蹲在房后,边洗单子边抬头看着天。天色闷热得愈加厉害,暴天过后大雨来,该不是要下雨吧?

    “王坚,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陈爱中穿着半截袖白布衫从后门跑了出来。

    “有事吗?”王坚站起来,边用手扯着贴在身上的海军衫边问。

    “哪有那么多事!”陈爱中说着,忙伸手与王坚一起拧着单子上的水。他告诉王坚,说:“昨天下午,李院长去宋大爷那个屯子看病人,顺便找到了他的四个儿子。他们承认了自己过错,说今天下午来看他们的父亲。”

    “我就觉得他们有想得开的时候。”

    “不是你觉得,是李院长说服教育有方。”

    “那当然!”

    “王坚,你看这天,不是好热。一会儿非下雨不可,你今晚就住在这吧。”

    “到时候再说吧。”

    “这回你再与我打别,以后咱俩互不相识。”

    “你还用费劲吗?”

    两个人说罢,又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班时,两个人被李大年叫住了。平日里一贯开朗幽默的李大年,此时他的脸色,比外边的天还要阴沉。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王坚极力搜索着一上午所干的事,他不知自己错在哪里。

    “坐下。”李大年挥挥手,然后转向窗外,凝神望着什么,一语不发。

    “院长,上班时间到了,有……”

    “不忙。”李大年严肃地打断了陈爱中的话。他慢慢转过身来,声音变得非常低沉,他说:

    “王坚,事到如今,我就直说吧。你们大队书记给公社革委会打来了一份报告,说你们那里缺少文化人,加上你有什么偷亲的错误,非往回要你不可。前几天,公社领导找我谈过,我没答应他们。谁知道他们竟以革委会的名义与县卫生科联系上了。今天上午,卫生科的领导又给我来了个长途,他们批评我私心严重,要我面对现实,勒令我将你退回去。”李大年紧锁眉头,习惯地把镜子摘下,他今天没穿大褂,只好用手擦着镜片,说:“他们说这是为了适应农村的文化需要。哼!不过是一种变相的整人方式!我已和科里阐明我的观点,让我当院长,我就得说了算,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手段来瞎指挥我的战场!如果不用我,我情愿做一名医生。”

    如沉雷灌耳,王坚木然地立在了那里。

    窗外,天阴得和锅底一样。随着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划破了上空,瓢泼大雨直上而下。王坚抬起头,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那白茫茫的天地。

    李大年戴上眼镜,走近王坚,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王坚,这事怪我,是我无能为力。坚强些,只有坚强的人,才是真正的生活强者。”

    王坚慢慢地转过身来,对着李大年深施一礼,说:“谢谢你,李院长。”他走上前抓住惊愕中的陈爱中的手,说:

    “爱中,用心学吧!宋大爷儿子没来,你别忘了去照顾他,拜托了。”

    外面,风越刮越紧;雨越下越大。风助雨势,雨助风力,拧着劲儿的下着。

    王坚冲出医院,消失在白茫茫的雨雾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