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4858字

    王坚从卫生院回来,父母不但没谅解他的苦衷,反倒暴跳如雷地吵骂半夜。王坚最好的办法,只能是忍让忍受。仅仅一个早晨,经秦淑珍一周旋,大灰堆一队便家喻户晓了。偌大一个生产队,只有孙玉君一人还蒙在鼓里。昨天外出办事,早起又晚了些,这会儿赶上大帮锄地的人时,还没等喘过气,一眼就瞟见了走在前头的王坚。

    “喂,王坚,你不是当先生了吗?咋又回来了?”

    “……”

    “哟,两天半就不认人啦,三岁长胡子——瞧你那个小老样!”

    王坚被要回来的前因后果,魏晓飞昨晚就听爸爸说了。她知道,王坚在承受外界沉重打击的同时,还要接受父母对他施加的高压。今天早起看见王坚,女性自然的怜悯心油然而升。姑娘在心底偷偷地叹息着:王坚,你的命运太苦……她为他感到压抑、愤怒。然而孙玉君却执迷不悟,把这令人心碎的话题当成笑谈,毫不吝惜地抖落着,姑娘的心给气得“嘭嘭”直跳。

    “拿着别人的痛苦开心,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这、这到底咋回事?”

    从魏晓飞那张因严肃甚至气恼涨红的脸上,孙玉君知道了问题的严重。

    王坚回来,人们感到惊叹,但各有所思。当然,谁也不会听信秦淑珍的闲言,说什么“王坚是因为搞上三角恋爱才让人整下来的。”然而具体的原由任他们几度猜测,也想不到马天才会办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那……”

    “那什么!马天才打报告整下王坚,又把他小姨子顶上去了。”

    孙玉君一跳老高地骂道:“他妈的!五十年代人帮人;六十年代人整人;七十年代人托人,呸!”

    “人托人?”

    “托人走后门,托人‘杀人’,狗日的马天才!”

    王坚被要回来,他痛苦过、沮丧过,面对现实也悲观过,失望过。然而,他毕竟是经过生活磨难的年轻人,他把自己的不愉快和痛苦埋藏在心底,一头扎进了苞米地。

    经间苗、追肥、铲趟、人工受粉和扒皮晾晒的一整套管理,试验田里的嫩单A号亩产打了七百三十多斤,比那大面积亩产递增了一倍左右。大面积苞米虽然算不上丰收,但比去年也翻了番。上了年纪的老农们,咂着嘴,拍着王坚的肩膀,不住地点着头。这里有十分的感激和万分的敬重。

    王坚除看书翻阅材料外,他的大部分时间便是沉默。从他的表情上看,既不抑郁,又不沮丧;既不困惑,也不怠慢。但他毕竟还是个青年,他有青年人的希求和渴望。他虽然没有妒忌人的习惯,但面对现实,他不能不感叹!

    毕业后,李万春担任了民兵排长,常常领着妇女,不干活光查边;魏晓飞担任了妇女队长,秋后老会计死后,她接任了生产队的会计;就连软弱的钱秀金,也担任了生产队的记工员。他呢?从卫生院回来,那大粪桶好像命中注定似的又落在了他的肩头。他曾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你是罪人吗?”事实上,他内心的激烈情绪既打动不了上帝,也转变不了麻队长对他那不屑一顾的态度。他的正常行动,常常被麻兴福一口否定,除做一些必要的解释外,他从不请求他对自己抱有任何好感。他还年轻,来日方长,这一点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必须用自己青春的脚步,踏踏实实走出一条路。用自己的双手,勤勤恳恳地摸索出一个以科学为基础的种地秘诀。只要群众理解他,他也就感恩戴德了。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一九七二年的七月。这天上午歇着时,王坚独自坐在队里翻看着报纸。这时,魏晓飞突然走了进来。烦恼、幽怨、忧伤、惆怅都一览无余地泻在她那张往日里总是兴致勃勃的脸上。

    “大热的天,你倒能闷得住!”说着话,她挥起拳头,“砰砰啪啪”的一连砸开了几扇窗户。看那神色,好像王坚触犯了她。生产队的屋里隔开了个小里间,那是会计办公的地方。她来及她干什么、说什么,当然都与王坚无关。他仍然旁若无人地看着报纸。

    “就你知道看!”她背靠窗子,冲着王坚抢白了一句,仿佛他的冷漠亵渎了她的一片热情。

    “看又怎么样?不看又怎么样?”他又看了她一眼说。

    “王坚。”她走到炕边坐下,然后用一种严峻的目光盯着对方。

    “……”

    “王坚,你既挑粪,又管理苞米,你图的啥?”

    王坚终于显示出一副懊恨的样子来。倒不是他觉悟到这氛围的尴尬,而是因为魏晓飞那副气急败坏的面孔和语调里夹杂着的那种懊丧的情绪。

    “农民不干活干什么?”他把字咬得非常重。

    “你最爱看什么书?”她坐在那儿问,眼睛却直视着窗外,好像能从外边发现她该击中的目标。

    “数学。”他用手不停翻弄报纸。空旷的房间里,只有翻弄报纸的“唰唰”声和两个人的喘息声。

    不知为什么,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时,总要不由自主地发生一些争论。往往让步的,当然是王坚。他不愿把她气到无法承受的程度。在他那荒凉的心里,偷偷地撮着一片浓密的绿荫。因为在生产队里,她与徐万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理解他、谅解他、同情他过去的人。

    “这不是工厂,土地有数,马腿也是现成的,既用不着你设未知数,也不用你列方程!你一天蔫头巴脑、悲观失望的样子,叫人看了寒酸!”

    他感到问题的严重。她误解了他的意思,他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看什么书,是一个人的爱好。”

    这种争论,常使姑娘打心眼里往外不能理解。她与他之间不过是性别上的差异。但在对客观事物的认识上,却有悬殊的差别。简直是荒唐!难道这一代年轻人全是这样吗?可能!唉,男性青年,是多么的老化、沉浮、平庸!故此,他不服她的理儿,她便感到委屈,她觉得自己终归不是不求上进、没头脑的女孩子。她的思想是新鲜的,感觉是敏锐的。不知是世俗的偏见呢,还是因为她是女孩子,在他们眼里,凡是女人都是无所作为的!大凡干一番事业的都是男人吗?女人那半边天哪去了?她越想越气,连下巴都有点哆嗦了,她拿眼睛瞪着王坚。

    爱好?为什么要说这种混账话!魏晓飞决不愿听这类话。可为什么只要有人用这话轻轻一提,它立刻又会像影子似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并且紧紧地跟随着她,纠缠着她,死不肯和她分离,凭空给她增加无数个烦恼?尽管她知道这都是多余的。她必须、还有他,都必须把它忘得干干净净!于是她想也不想地说:

    “你总不能拿自己与大科学家比。人家能制造出原子弹,你王坚只能在别人允许的情况下,去植物上做点小文章,这是现实!”

    “我生活在现实生活中,我不想,也根本不能脱离现实。你别忘了,知识是无价之宝!按你方才的意思说,城市是工业区需要文化,像我们农村就得像学校的更读班那样,千篇一律地、不厌其烦地去学写农村常用字?那我就不明白了,你说我们农村的学校为啥还什么课都设?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多用教师这也是一种浪费吗?”

    魏晓飞惶惶然地看着王坚。他的话像在她那憋足了气的心上盖了一个减压阀,里面的压力渐渐地降了下来。他的话不无道理,但她只能承认是个片面的认识!她痛心地想起现在乌烟瘴气的形势——各条战线弄得一塌糊涂,如果不是乱折腾,国家按着正规向前发展,人们的生活也会好起来,一切是非都会澄清。于是,她又回了一句:

    “野心不小!数学给了你什么快乐?一天消消沉沉的,你不觉得落后吗?你还是个青年人!”

    “我消沉、我落后,这与我看数学有什么关系!”他打断了她的话。

    “你不要执迷不悟了!”她比他还急,一张报纸被她撕了个粉碎。

    “一个人为讨别人的欢心去做事,这比什么都卑鄙!我看书学习并不是因为某个需求、适应哪个形势和运动才学习的。‘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眼前梧叶已秋声。’到那个时候再去说什么理想、志向,岂不成了一句空话?”

    游云遮目,屋内一下黯淡了下来。两个人的心情好像同时给人塞了一团乱麻。王坚又说了些什么,魏晓飞并没听清。

    她是一个多么活泼而又开朗的姑娘啊!她有坚强的毅力,钢一样的意志,优秀的品质,高尚的风格,丰富的精神世界。她有自己青春的美梦,她向往着去做一件值得人敬佩的事情;她心胸开阔,她想用自己的手改造身边的一切;她想让自己站在风口浪头上,做一位时代的佼佼者!她反对碌碌无为的青年,可她又决心去帮助和开导他们。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那充满了感情色彩的话会出自一直沉默不语的王坚之口,它深深地叩动了她的心扉。

    是啊!为了使自己的愿望早日实现,自己每天奔波往返,偶尔看上那几眼书,不过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大脑里的知识本来就不多,日后啃什么呢?

    “‘逆水行舟用力掌,一篙松劲退千寻’。在学习上,我就掌握着这么一个道理。我不喜欢喊口号,我用的是行动。”

    王坚的话打断了魏晓飞的思路,她一筹莫展地说:“王坚,我不知道站在你的角度,这么下狠劲的学到底是为了啥?”

    她是这个时代的青年,她代表了古代四肢爬行的动物,所以她想到了学习的重要。王坚在卫生院被要回来,她的这个确认的想法又有点模糊了。她开始认识到:有知识的人没人用;掌握的要领越多,遭受的打击越大,思想上的负担越沉重。于是,她把自己那感情上的冲动强行地压进了一个中华民族应具有的风度模式里去了。

    听了魏晓飞的话,王坚的脸呼地一下红了。他很窘迫地嘟哝着:“为的日后一旦恢复高考制度,好去报考大学。你知道。临阵摸枪是不可取的。”

    “上哪去考?”她紧追不舍好像抓住了人家的什么要害。

    “上……”他那涨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怎么不说话?你要去考大学能没地方吗?”

    “现在没有。”

    “以后就有了吗?”

    “我想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所以你学习,挤时间、抢时间地学,为了这天的到来,你做着一切思想上和精神上的准备,对吧?”

    王坚坚定地点了点头。

    “再等十年,你三十好几了,哪收这么大的大学生?是等十年?还是二十年?或者说是N年?”

    “这……”他已恢复了平静,掏出自己的心里话说:“即使没用,多学点知识总不是错误。”

    “现在需要的不是这个!知道不?大作家巴金、老舍,还有老师给咱们讲的那个十八岁就当了作家的刘绍棠,他们都哪去了?还说什么知识!”她的手把大辫梢撸得“哧哧”作响。

    “你有你的说法,我有我的……。”

    “谁有学问谁有罪,谁有知识谁受排挤,这一点你该比我清楚。”

    “这倒也是。”他接过她的话,说:“不过,我从卫生院回来,我个人并不感到羞耻。”

    “那么说,这么整你是应该的喽!”她想了想又追加了一句:“你说,这对你个人而言,是关切了呢?还是被陷害了呢?”

    “我不接受。”

    他觉得他是男人,“关切”对他来说,陌生得很。但实际上,他比任何一个人都需要关心。因为他从生活得到的,自然是冷漠和歧视。他曾经是一个背井离乡的孩子,在关系网中,他孤孤单单。又曾经因为“婚事”被人批斗过,哪个领导能正眼看他?事实不是已经作出了证明嘛。理想、前途,别人都可随心所欲地去争取或是靠权力、靠关系去争夺,这对他都是派生的东西。他知道。只有固执地去书本上寻求欢乐、鼓舞,才可以使他免于对那种根本不属于他的“报应”的诱惑所伤害。

    “还是老老实实地承认现实吧。”她告诉他,说:“李万春上大学了。”

    “什么?上大学了?什么时候招的生?”可能是因为自己错过了这个机会的缘故吧?王坚不由得站了起来。

    “不是招生,是推荐选拔。”

    “选拔?”他睁大眼睛。

    “是选拔!本人高中毕业,在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二年以上,家庭历史清白,政治面貌是党员,经贫下中农讨论通过,可以推到大队,支委同意后推到公社,这就可以上大学了。”她的嘴像算盘一样,一口气说罢,然后冷冷一笑,问:“怎么样?”

    “他的条件……”

    “他的条件不够吧?”她胡乱地翻着报纸,说:“条件不够可以用金钱去创造。”

    这种事对王坚来说,自然与晓飞的心理不同。他开始听了,虽然感到新鲜,但他听也不多,不听也不少。这种求亲戚挖门子的事,他从来不去想,连望梅止渴都达不到,再为此费脑筋,岂不是瞎子戴眼睛——多余这一层吗?他毫不在意地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的?”

    “我爸昨天晚上告诉我的。”

    “看样子这事还怪保密的。”

    “不叫保密,叫见不得人!遇上李万春这个废物,要是换上我,见不得人的事,就是送我去中央我都不去!李万春他爹说得好,‘什么大学呀!这是四百元钱买来的。’他们给县招生办主任买了一台上海牌缝纫机,给公社的杨书记和马天才各送了一台春雷牌收音机。不到一个星期,李万春摇身一变成了回乡二年的知青!更不可思议的是上午填表,下午就成了正式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奇怪吗?可人家办成了。昨晚李万春还提着两瓶酒给我爸送来了,他前脚走,后脚就让我给他送回去了。”

    “他倒能活动。”

    “他亲娘舅是文教组的组长,实权派!哼!人类还有发展的必要么?要是都停留在洪荒时代,要是人们都还用四肢在地上爬行,那有多好,一切都会让人觉得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