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2725字

    中午的大荒地,温热而又寂寞;苍蝇和野蜂儿不知躲藏到那儿去了;如滚钉板一样的麦茬缝隙里,挣扎着长出了嫩绿的麦苗儿;黝黑的土,舒展地洒在沟的两旁,散发着潮湿的气息。遥远的地平线上,撒满了灿烂的阳光,若有若无,神秘无限。萧条的秋风再也吹皱不了原野袒露的胸脯,反而加强了空气的清新,阳光的透明。

    人们狼吞虎咽地就着凉水吃罢自带的干粮,沉倦而卧,有的已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王坚侧身躺在那,一手拿着苞米面大饼子,一手拿着一本《化学肥料的使用》的书,旁若无人地看着。那件被汗水湿透了的、上了补丁的蓝色线衣,映在一旁也在拿着书的魏晓飞的眼里,好可怜哟!蓦然间,从心底油然升起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同情和怜悯……生产队的一头牛用过,还要有人照料。为了保证嫩单A号的全面丰收,他废寝忘食;为了料理好大白菜,他起早贪黑……谁体贴关心过他?他是一粒不引人注目而又诚实的种子,他在那崎岖荒凉的泥泞土地上,无私无畏的生着根、发着芽……

    魏晓飞慢慢地合上了书。她像陌生人一样打量起他来,他真的是泥巴人吗?内痛外伤,难道竟没激起他的半点愤恼吗?过去,他在她的眼里,是个实在的大草包,逆来顺受的软骨症!现在,经过两年的朝夕相处,她给他的言行征服了。他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格,确凿无疑地证实了他是位生活的强者!不对吗?吝啬的家庭没有压垮他,外界的流言蜚语没有击退他,在这风雨交加的人生跑道上,他艰难地跋涉着……

    她蓦地感觉到自己此时正处于一个一生中难得的如幻觉般的奇妙的境界。“你是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啦,干嘛要这样细心地去思量着一个男人?和你同龄的男人?”她羞涩地红着脸,因为她从来没有羞涩过。

    磨两手老茧、炼一颗红心的概念和对人生的向往、追逐激情的冲动,超时空的现实和严酷的生活课题,这一连串的问题搅和在她的脑海,因而倔强的姑娘从感情上正克制着自己。她是泼辣的姑娘,她非常讨厌那种模模糊糊、朦胧不清、闪烁不定、飘忽无形的感觉。她喜欢的,也是她想做到的,就是做实实在在的事。

    “王坚。”她落落大方地叫着他。

    “什么事?”他转过脸来。迎着他目光的这张脸,腾光异彩。不知为什么,他慌乱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心里却像揣了兔子似地一个劲地乱跳起来。

    她站起身来径直走向了他,一手夺去王坚手中那半截大饼子的同时,把自己的提兜放在了他的手上,声音不大,但语气非常坚定。

    “吃我的,这是油饼。”

    语气中,透着她对他的关切和每个姑娘都会不由自主显露出来的体贴。

    他有些慌乱地坐了起来,“别……给我……”

    “吃吧,大饼子我丢不了就是。”说着她把那半截大饼子装在了王坚的提兜里,然后提着坐在了一边儿。

    就这样,王坚没有任何理由,不得不把魏晓飞的两张油饼消灭掉!说句没出息的话,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油饼,就连过年,妈妈也舍不得放这么多油。可以说是香在嘴上,甜在心里!

    “王坚,最近你对知识的理解还有什么高见?”她那双透明的双眸放射着炽热的光芒。

    王坚仍然处在慌乱中,而且越来越慌乱。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哪个姑娘家像魏晓飞这样用逼人的目光盯着自己。那目光,就像两团火。王坚只觉得心乱跳、脸发烧,他把帽子摘下又戴上,这样反复地折腾着。

    他那慌乱的闪神儿哪里能逃脱姑娘的眼睛。她的心虽然也跳得厉害,但她能保持着外表的镇定。

    “怎么不说话!”

    “说什么?”他不敢正视对方。

    “知识。”

    干嘛又扯到这上来了!他不会忘记,那次在队里他俩争论得像打了架似的,好不愉快!可能因为李万春上大学的缘故,那天她怒气冲天,不留余地。王坚想着不觉地笑了笑,声音不大地说:

    “知识是人类最理想的结晶,这有什么说的。”

    “要我说呀,权,才是人类最理想的结晶。王坚,人活着,不能去做那不着边儿的美梦。因为它不符合现实。”想不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躺在一旁的钱秀金来了兴趣。

    魏晓飞心里好大的不乐意,但并没生气。她说:“知识是无价之宝。但它对谁又都是那么吝啬。一个人一辈子可以随心所欲得到不少东西,惟有知识,叫人轻易得不着、摸不着。这不能算梦,梦是奇妙的东西,它能容纳很多的幸福与快乐,但它不属于现实生活的本身。”

    “对。知识就好像沙石下的泉水,掘得越深越清澈。”话说到了正题上,王坚也来了精神。

    “王坚,你总爱想入非非。”钱秀金摸起土坷垃向王坚打去,她坐直了身子,月牙形的双眼透着专注的目光。她说:“应该尊重现实。你在咱班是有名的‘数学家’,为啥要挑大粪?”她向他进攻。她脸上那白嫩的肌肉像纤维一样在不停抖动着。

    他笑了。

    “生活的意义在于奋斗,青春的可贵在于学习。鸟以羽毛为美。人么,我觉得应该以学问为荣。干啥都无所谓,只要我们……”

    “我的老同学!”钱秀金抢过他的话题,说:“算了吧!甩什么钢条呀?你还嫌苦难少吗?要是我呀,早就给窝囊死了。”

    “我从来没想过飞黄腾达。我总是这样想,人活着,就应该用自己的手来创造蹉跎的岁月。特别是我们青年人,赋予日夜的,不能用泪水,应该用力量,用年华。”他说得很激动。正午的阳光直射在他那张消瘦的面颊上,映出特有的红润。炯炯有神的目光,俯视着远方。他的希望好像都寄托在那无边的旷野上。突然,他把脸转过来,问魏晓飞:“魏晓飞,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她一直注视着他。陡然,她看见了他的目光,不禁大吃一惊!这是他的目光吗?那深陷的双眼闪耀着炙人的亮光。那上宽下窄的消瘦了的面颊上,也许是因为说话激动的缘故吧,好像涂上了一层油彩……四目相对,她仔细打量着这个从来让她瞧不起的男同学。他的皮肤似乎过于黑,黑得叫人看了是那样的健壮。看着看着,飘飘渺渺,她觉得出他好像有一股巨大的磁力在吸引着她的心。

    王坚的确太激动了。他没有注意对方的表情,又开口说:

    “记得李大钊有这样一段话:‘为世界进文明,为人类造幸福,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资以乐其涯之生。’这话说得棒极了!你看……”正说着,只听“嘭”的一声,回头看时是钱秀金又躺在了那。他回过神儿来刚欲开口,一下愣住了。只见魏晓飞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那会说话的眼睛把什么都告诉了他……

    他是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啊!他是“过来”的人。女人留给他大脑中的记忆,只有苦涩与烦恼。故此,他从不想回忆那段不愉快的往事。为了让自己的身心永远保持着平衡的状态,他下决心不去再想异性。可眼前这是什么呀?他敏捷地感受到,这是无言的呼唤!他从魏晓飞那双浮动着春水的双眼里,看出了非同平时的双眸、怀着恋情的青年人炽热的激情!

    他暗暗告诫自己,王坚啊王坚,你是个人,你的心被挖了一刀,无须再提肉了。婚姻、家庭、爱情,这都不是你现在该想的事。特别是在魏晓飞身上,你更应该保持高度的冷静。第一,你的家庭不配;第二,你的身份不配;第三,她和桑桂花是姨姐妹,切莫一时头昏再陷罗网!

    他深深地垂下头,木然地捂住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