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4792字

    打场开始了,人力全部集中在场院里。

    太阳升起来了。湛蓝的高空,像水银一般地清澈。

    高低不平的谷垛、糜垛,恰似连绵起伏的山峦,环绕在场院的周围,又像一个金黄缎面围裙,紧裹着浑圆的腰杆。

    场院正北边的朝阳处,高耸着两个方形的木架,木架上挂着王坚精选出来的嫩单A号苞米种。东边,放着大堆的苞米棒子。西边,堆放着叠层的高粱。一左一右,黄红交配,真是美在其中,画在其上啊!

    社员们抱着沉甸甸的高粱穗子正在铺场,一圈圈,一层层,好像巧手女人套着的棉絮。

    王忠厚把八匹马套着的四个石头磙子赶上铺好的圆圈上,随着清脆的鞭声响过,马儿绕圈而奔。于是,磙子的“吱扭”声缓缓而起,扣人心弦。

    成群的麻雀,一会儿从垛顶腾空而起,一会儿像雪花似的纷纷散落在场院的空地上,一会儿又叽叽喳喳盘旋直上。一种欢畅的感觉袭上心头,勾起了人们无限的欣慰!

    自从魏晓飞接管会计以来,群众再也无后顾之忧。因为最起码的入库实物,都按晓飞规定的出入库手续出入,麻兴福也没了辙。唯一的漏洞,就是毫无把手的场院。因此,场院像块磁铁一样,强烈吸引着全体社员的心。至于这能解决什么问题,谁也说不清楚,反正一听见车响,呼啦啦能围过来一大帮。

    人们共存之心,王坚自然也不例外。农民嘛,珍惜自己的劳动果实,这是本性。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小农意识。

    人们生龙活虎地忙碌着,孙玉君有些熬不住了。有那么一个节骨眼儿,他跑上前,骑在王坚的叉子把上,狠狠一拍王坚的肩头,问:“你想什么呢?怎么头不抬眼不睁的?”

    “干你的活吧!”王坚有些不耐烦了。

    “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孙玉君挤弄着小眼睛说。

    王坚推开他,说:“我也没看你年轻到哪去,快干你的活去吧!”

    “你啊,我看是武大郎攀杠子——两头够不着。家里顾不上,工作又丢了。”孙玉君说到这拿眼四外一瞟,神秘莫测地问:“说,你一声不响,是不是想媳妇了?”

    这一问,恰好捅到了王坚的痛处。几天来,他被魏晓飞的目光搅得心神不安,那炽烈的目光对他来说,犹如万丈深渊……

    “老孙,你整天嘴不闲,累不累呀?”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孙玉君眼里闪着光亮,说:“桂芳怀孕都三个多月了,听说那东西得九个月才能出生。是男是女,我整天盘算着。”说着,他真的眯缝起一双小眼来。

    王坚终于忍不住笑了。他说:“老孙,你就是把大脑抠出来扒开,也猜不透!”

    “那是。反正孩子出生得叫我爸爸。”

    王坚好像受到了什么触动,再也不吱声了。

    中午休息了。社员们像百米冲刺的运动员一样,都跑得无踪影了。王坚坐在场院里的小屋炕上,翻看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书。

    叽喳的麻雀声,与涨潮般的乌鸦鸣叫声,混杂在一起,回荡在场院的上空,王坚没有知觉。他完全沉浸在故事的情节中,忘记了自身的一切。早饭时,他光顾着喂猪,饭也没吃饱,歇气该回去吃点东西填补一下,他也给忘了;身上打了好几块补丁的衣服沾满了猪食点子,本来计划歇着搓洗一下,也给忘了。他一直在聚精会神地翻阅着。

    “老耿!老耿!老耿——开门啊。”

    这压低嗓门的一声紧似一声的喊叫,将王坚唤醒,他猛然想起,方才老耿头回去吃药,让他给看着大门,想到这儿,他放下书急忙跑了出去。

    大门口站着麻兴福,他牵着队上那匹有名的烈性大红骡子套着的车,车上放着四个鼓溜溜的麻袋。这四个麻袋早上就放在支着的车上,因为袒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都以为准备入库的,谁也没操心。现在一看这情景,王坚的心里也就明白了七八分!他没去开门,严厉地、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地看着鬼鬼祟祟的麻兴福。着急了?活该!就该让你这么急急,你那些坏心眼子里的血管也许会堵死些!

    在一队,谁都知道老耿头是麻兴福手中的拐杖,他指向哪,他奔向哪。麻兴福做梦也不会想到此时眼前站着的不是老耿头而是王坚。悔恨已无济于事,他只好放下缰绳,自己去开门。

    “开门?”王坚跑过去,他用身子靠住大门,说:“老耿头走时交代了,除社员们上工外,不许我乱开门。他说如果我开大门,出现什么事情全要我负责。他还说,这是你在社员大会上规定的制度。”

    大红骡子叫个不停,“砰砰”地刨着地。麻兴福顾不得去推王坚,赶紧上前抓住了缰绳。

    “这个是戴帽儿摊下来的粮食。”

    其实,王坚并不感到奇怪。那个年头,队长办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当队长的,哪个不是优秀的二传手!要不怎么都抢着当队长呢!你给我送公家的东西,我给你一个贫困补助单,这算是正常现象!年年喊堵不住资本主义的路,就迈不开社会主义的步。事实上,谁堵了?还不是队长带头冲路吗?这样还要说什么“齐心协力干社会主义”,社会主义都要都这么干,再他妈有几年就干垮了!

    开开门吧?让他去吧?你有这个权?谁让你替人家看了,这叫有权不使,过期作废!凑合点吧,等社员来了,哪怕你把场院推走,只要全体通过。

    王坚的冷漠虽然不值得麻兴福可怕,但他必须作出决定,僵持在这儿,凶多吉少!“不就王坚吗?你既不是徐万,又不是孙玉君和徐大愣,我就不信小河沟子里能翻了船!”他心里这么嘀咕着。

    麻兴福的举动并没有使王坚感觉在向他企求什么!但他的脸色已经显出一种使王坚不得不注意到他已到了不能再忍受的程度。那神情里有愤恨、懊恼……

    他到底酝酿了足够的威严,说:“王坚,现在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

    “你这么干遭灾的可是大伙。”

    他见王坚不买他的账,心里像着了火,着急地说:“把门开开!一会儿这个误了干活,责任这个在你还是在我?”

    真不害臊!从他的口里,连一点惭愧和不安都听不到。王坚哏也不打地回答道:“当然在你!我赤手空拳啊!”

    “别自不量力,这个我把生产队按上个轱辘,随便推,这个你管得着吗?”

    “我是管不着。”这话有多愚蠢!管不着,主人翁的精神哪去了?实打实吧!于是,他告诉他:“我现在能管着。”

    麻兴福显出一副法官在法庭上宣布犯人判决书的神气来,说:“这个你也不知吃了几碗干饭!把门给我开开!”

    王坚倒背着手倚着大门,说:“社员们选你当的是队长,可没让你带头送东西。”

    麻兴福那张风起云涌的刀条脸,滴滴答答地掉着泥汤一样的汗珠儿,他摆出一副骄横不可一世的样子,语音中带着挑衅与威胁:

    “王坚,这个实话对你说吧,这个这是马书记的,好歹你自己想去!”

    “你最好也别忘了,粮食不是咱俩的。”

    麻兴福看看时间不早了,猛地扑过去揪着王坚的两只胳膊。红骡子叫着扬起了前蹄子,车随之张了辙。车后的两个袋子顺势滑了下去。王坚没去拦挡开门的麻兴福,他上前抓着缰绳就把车磨了回来。

    麻兴福推开大门,转身就来抢王坚手中的缰绳,就在两个人难解难分时,大门“吱扭”一声,给关上了。

    “你这个来了?”这简直是无赖发出的胆颤。

    “来了。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魏晓飞冲着麻兴福冷冷一笑。

    麻兴福觉得这下被魏晓飞抓住了理儿,知道她是个一不做二不休的姑娘,于是急转直下软了下来。

    “这个我试试红骡子,王坚还当了真呢。”

    “出不去这个门对你有好处。不然,我的笔一动,你的经济就要受损失。”

    “你……”

    “我没有什么!”

    她犯不着当面去与他辨别。他当然清楚。能抓到的也不过是鸡毛蒜皮,既上不了纲也成不了线的小琐事。因为今天有魏晓飞在,心里有一百个恨,也只能干憋着。他又假装儒雅的开了口:

    “这个我还得去遛遛这红骡子,我总怀疑这个它今天有点小毛病。”

    台阶就得这么下,不然怎么收场?

    钱玉富在队院子里把场院内发生的事情看了个一清二楚。这会儿趁着往场院送马的工夫,对魏晓飞竖起了大拇指。魏晓飞直愣愣看了他一阵,她真想找出两句适合的话送给他,又觉得不妥。从秀金那论,他该是个年长。于是,她冲他一笑,走向了一边。

    钱玉富一转身拉过王坚,用力地摆动着那老榆树皮似的两手,高深莫测地说:

    “该能你不能,反倒当个大傻瓜!你给他开开门,有心眼儿的再跟车去,一不得罪队长,二不得罪书记,三还有你个面子。这有你啥好处?队长一告,看那麻烦事等着你吧!你呀,还是去找找队长陪个理儿,道道歉。你能和人家会计比吗?人家手中有笔,卡着他呢,你凭啥呀?这可不是闹着玩呢,你年轻轻的,学着会来事才行。”

    王坚看着钱玉富一步三拐地去了,不知为什么,他“噗嗤”一声笑了。

    “他不是让你去赔礼吗?”魏晓飞走了过来。

    “要陪,得他向我赔才对。”

    “人家说了,你这样干,下场不好。”

    “你把门关上,下场也不会怎么样。”

    王坚抬起头时,一下又给怔住了。天呐!这不还是那双探究的眼睛吗?他忙扭过头去,与往日不同的是,他从心里赞叹了一句:“好一个美貌的魏晓飞!”

    他从来没打量过哪个姑娘,今天的举动叫他自己觉得毛骨悚然。

    “秀金她爹那脑袋,活像摆满油盐酱醋的杂货铺,装的净是五花八门、七零八碎的学问。”

    “是嘛。”他没有听清她说的是什么,他只想马上走开,而且是走得越快越好。心里一急,他竟撒腿跑上了。

    “站住!王坚,我有话要对你说。”

    王坚怕她追到人群中,不得不收住了脚。

    “看你这个样!我能吃了你吗?”她走到他身边说。

    “我没怎么样呀。”

    “收工时在场院外等我,我有话对你说。”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太阳收起最后那道彩光,一头扎进了西山老窝里。鸟儿入了窝,鸡儿上了架,昏暗慢慢张开了嘴。屯子里,人们的呼叫声,牲畜的嘶鸣声,炊具的撞击声,混杂到一起,组成了农家特有的音波,盘旋在屯子上空,叫人听着是那么亲切、舒适。

    王坚双手摁着叉子把,下巴颏搭在手臂上,问:“什么事,你快说,我回家还有事。”

    魏晓飞两手理着大辫稍,说:“我想了很久,我觉得这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人生迟早要过这一关。”

    话虽这么说,可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到底还是颤抖了起来。

    她的话使王坚身上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处于一种静止的麻木状态。他如一个重体力的消耗者,几乎接近于虚脱。他将身子无力地靠在了场院的围墙上。

    “王坚,你也是个人,你应该得到人世间的温暖与快乐。”

    “我孤独惯了。”他马上作出了答复。

    “你不要强词夺理,这是我想了很久才作出的决定。”魏晓飞的脸虽然胀得通红,但心里却没先时跳得厉害了。她平静地告诉他说:“咱们同学九年,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想定的事,是从来不反悔的。”

    天啊!真是百花齐放,大姑娘变样。这种话她可怎么能说得出呢?王坚用一种羞涩的、迷惑的目光看着那因过于激动而有些慌乱的魏晓飞,说:

    “青年人往往好激动,你不要感情用事,我们都……”

    “不!我们这样做,不仅仅是眷恋着个人的区区小事,而是在与社会上的歪风邪气作斗争。包办买卖婚姻不知残害了多少有为的青年,也不知牵动了多少父母的心肠。我们站起来,用自己的行动去疾呼那些执迷不悟的同龄人,你说这不值得吗?”

    王坚的手不停地撸着杈子把,他的思想在剧烈地跳动着。她是个诚实的姑娘,但她是桑桂花的两姨妹子。

    “晓飞,”他头回这样称呼她:“你的想法固然不错,你的做法也许是对的,可我不能接受。”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不!我们以后还像培养苞米和大白菜那样,遇到问题仍可以一同研究、探讨,那不也……”

    “王坚,我不至于拿自己当儿戏!”

    “你不要误会,你是个很好的姑娘,你有优越的条件,你应该多为自己的前途着想。现在不是你该想这事的时候。”他有些气促,他不知怎样才能安慰她。

    “咱们这样做,虽然扭转不了社会上这股世俗之风,但自私地讲,我们总可以自我摆脱吧?”

    “你们家是不会同意的。”

    “家?”她笑了,她告诉对方:“我可不是《家》里的觉新。”

    王坚也笑了。她当然不会理解他的用意。

    “你、你……”

    “魏晓飞,冷静点。你想想,你念了十几年书,难道仅仅是为了守着一辈子锅台吗?”

    “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来没软弱过。过去没软弱过,未来更不会软弱!”

    “不!”他非常坚决地说:“我赤手空拳,这你是知道的。我不能因为我自己连累哪一个因为我而遭不幸的姑娘。总觉得,一辈子给别人造成痛苦要比自己受到磨难时的痛苦更为痛苦!”

    “金钱与地位只能助长女人的娇气,它永远也换不来共同的信仰与追求。”

    啊!这爽快热情的话语,像绵绵的春雨,滋润着王坚的心田。她使他坠入了从来不曾享受过的幸福之中……

    幽淡柔和的月光下,他们相对而视。

    剔透的月亮,眯眯含笑着俯视着人间。把它那轻柔的光亮泻在大地上,也沐浴着两个青年人那激动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