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2509字

    隆冬季节,一片片洁白的、轻飘飘的雪花,在寒风里飞舞着。

    “王坚,你看我这个绿色的头巾怎么样?”魏晓飞边挑着粪边用手打着头巾上挂着的白霜问。

    “不错。”王坚一只手扶肩上颤悠悠的扁担,一只手揉搓冻疼了的脸,说:“这天戴它,哪顶事啊!”

    “我就不相信会把耳朵冻掉了。”魏晓飞顽皮一笑,可那手已不由自主地去捂冻疼了的耳朵。她接着对他说:“我从麻队长家买这块头巾,秦淑珍说什么也不要钱。她儿子麻贵臣有张彩照,我不过是看了两眼,她也要给我。奇怪!我真不知道她这个吸血鬼的肚子里又卖的什么药?”

    “她们从哪弄来的呢?”他问。

    “她儿子从北京邮来的。”

    “北京有?”王坚告诉她:“陈爱中也能邮来。”

    “他在北京?”

    “恩。他已参军两月多了。”

    “你们通信吗?”

    “通。”王坚笑了,说:“我们怎么能不通信呢?”

    “你的嘴有多值钱,我要不问,你是不会主动告诉我一句话的。”魏晓飞生气地告诉他,说:“麻秀兰说三元五角,我给了人家五元钱,另外还要加一半的人情。”

    “那你把这个送回去,我写信重叫他邮好的。”

    “亏你说得出口!我都戴上了,还能往回送?”她嗔爱地看着他。

    “这……”

    “喂!”姑娘天性里那种对于美的追求在魏晓飞的心里勃发了。她兴致勃勃地说:“王坚,今年多亏了你,咱队的日值才购了两元多,你一个人就拿家五百多元钱,你也该高兴一下才是。你今晚写信给陈爱中,咱俩都邮件军用上衣吧,开会时,我见好多人都穿着,真漂亮!”

    “我知道。在那五百多元钱上,你又当了二传手。”魏晓飞一本正经地说:“你写信吧,我掏钱,咱俩一人邮一件,然后,咱们穿着它去照相。”她的脸一红,话截然而止。

    王坚从来没见过魏晓飞像今天这样俏皮、妩媚,不觉得有点飘飘然起来。

    “你说中吗?咱们照张相。”

    她为什么偏要问这个?他没有答话。原因他不能对她说出来,当然他想她也知道。不过是不想一语道破罢了。正像魏晓飞说的那样,他的却是名二传手!领钱的当天晚上,他全部交给了爸爸。

    “怎么不说话?”

    “日后有机会,当然可以。”

    “我要拿着照片向爸爸挑明咱俩的关系。”

    “这可不是开玩笑,不能异想天开。”

    “就你胆小!”魏晓飞爱重恨轻地说:“你把我爸看的太顽固了。其实,我爸背后没少念叨你。我爸佩服过谁?还不是给你买了六七本书。哼!要光靠你的大脑,也未必能取得苞米与大白菜的双丰收。”

    “这倒是实话。”

    魏晓飞突然蹙起眉头,说:“为了咱队的嫩单A号,昨天我爸又与马天才吵了一架。”

    “苞米都丰收了,马天才还有什么吵的?”

    两个人说着话,徐万插嘴道。

    王坚不解地说:“单株、三株,哪个好,收成上不是明摆着吗?”

    “这有啥不明白的!热衷于形势的马天才,他管你啥株呢!只要应形势,只要是他异想天开的主意,就是不打粮他也干。”

    魏晓飞一脸的不悦,当今的领导有哪个敢名正言顺地顾全大局?叫人寒心。

    “对!麻兴福与马天才不两样,宁可饿肚子,也不会扔掉乌纱帽的。”

    “那以后可怎么办呀!”两个青年人异口同声地说,语调里带着惆怅,目光里含着忧虑。

    “蜂蜜甜还是黄连苦,不用品尝,谁心里都有数。麻兴福和马天才不过是两根弦,咱队的社员可是一根绳。该怎么办,别听他兔子叫,咱就不种黄豆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徐万说着话,他的络腮胡子茬上都挂了一层霜。

    天,越来越暗,寒冷越发厉害了。

    徐万装满了两挑粪,扛起大板锹,风趣地说:“咱也和这看不见的太阳一块,该歇着啦。”他仰脸看了看天,担心地说:“看样子,晚上的雪还要大,我去把粪整整。”

    “我自己就中。”王坚走在前头说。

    “不!我还得去队里看看。”魏晓飞告诉他们:“昨天我清点仓库实物时,在北边那小仓库里堆着十五个袋子,七袋子黄豆,八袋子葵花。我问保管员,他说是队长叫放那的。我去找麻兴福,他说放在那忘了。哼!其实他是想钻我的空子。”

    “还有这事?”徐万感到惊讶。

    “仓库里堆着十五袋子东西,你当会计不知道。这能有人相信吗?”王坚回过头来问。

    魏晓飞的脸早红了。她解释说:“那个小屋子从来不放粮食。秋天我开了几天会,麻兴福可能插了手。他没想到我会去那个小屋。”

    “怎么办?”

    “昨晚我去找他,他说今天出车卖。可巧,中午装上了车,那二十八的车头又偏偏出了故障,听说得明天才能修好。”

    “分配都完了,这还有十几袋子东西。”王坚不知说什么才济事,好像这是晓飞故意做出来气他的。

    “只能把收入甩到下年了。”魏晓飞理解王坚的心情,当然也知道自己该负的责任。

    “车头坏了,麻袋卸了没有?”徐万不放心。

    “下边装着袋子,上边装着苞米杆儿。那是粮库的一个职工在这买的,正好一并捎走。”魏晓飞很为难地说:“上边有柴禾,我看不会有事。”

    “不会?”徐万用手比划着,“麻袋上垛着柴禾,又没搭跨杆,车斗暴露在外边,两边的环钩不用费劲儿就可搬开。卸车费事,这么放着也危险。苞米杆儿轻,只要打开车斗,袋子一抠就出来。”

    “那、那可怎么办啊?”魏晓飞急得直跺脚,说:“都怪我粗心,现在弄出了这码事,真是糟透了!”

    三人说着话,弄好粪堆,又一齐来到了生产队。

    “在场院装的柴禾,车头坏了,车斗怎么跑到了院子里?”王坚看出了破绽。

    “用车拖来的。”她告诉他。

    徐万拉着腿围着车斗转了一圈,说:“看看,这挂钩不用费劲儿一弄就开。”他搬开挂钩又挂好,接着说:“老经管喂马用的小闹钟,谁记着丢了多少个?拌料用的小铁锹,没了多少把?这东西放在这没人看着,还不是等着让人家偷吗?”

    “走,进屋合计去。”魏晓飞双手放在嘴边儿哈着热气。

    生产队的炕上,麻兴福倚着炕头墙,顺着炕洞子栽歪着。他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瓜子。

    “住工啦?”他欠了欠脑袋。

    “天黑了,外边的车斗怎么办?”徐万直接问。

    麻兴福这才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坐起身来。

    “我也没办法。”

    进来的三个人不觉得都笑了。当然是嘲笑。队长说这种话,岂不是呆子的呓语,天方夜谭;瞎子摸鱼,最好去唱书。当队长是不合适的,不过,谁也没有点破。

    “没有法也总得想个法吧?”徐万很生气,看也不看他一眼。

    麻兴福一看徐万的脸色不对劲儿,黄眼珠一转,来了个反插门闩:

    “我正等着你呢,咱们合计合计吧?”

    这个好事的徐万听了麻兴福这句话,憋了满满一肚子的气一下消了一半。他把烟袋一口气鼓完,一锤子定了音:

    “今天这是吃苦的买卖,给分多了不合算;给分少了,人要说你当队长的抠搜。除晓飞外,咱们三人将就一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