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3645字

    麻兴福心颤神恍地盯着孙玉君,可孙玉君是越说声越大:“要想为社会主义着想,为大家着想,你就得少数服从多数!要是你还捧着臭脚不放,哥们,这个队长的乌纱帽可就不能再由你戴了。”

    麻兴福偷眼瞧瞧徐万,好家伙,一个在搜索,一个在发泄,四目对峙,久久凝视着。他给吓了一大跳!“他是老后台,他要干掉我?”这样一想,他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他好像看到那动脉血管被切掉,从那管子里淌出来的不是血,而是水……他又好像看见了自己那苍白的脸,那长脱脱的尸体——他把牙一咬,马上克制了自己的软弱心理,顿时振作了起来。风来雨顺,这十几双眼睛把头脑中的马天才驱得无了踪影。于是,他这样应和着:

    “这个如果你们认为种可以,那就种。不过今年咱连化肥都没准备,这个……”他不相信这帮人能敢与马天才决战到底。说着话,思想上又开了小差。你徐万有办法,别忘了你是落难的凤凰!于是他说:“没化肥再种嫩单A号,这个恐怕不行了吧?这个要不行,我还得请示支部,我是党员呐。”

    “你这个党员让我看还不如一个汤圆!”孙玉君愤怒地吵着:“还提你的那个党员呢!谁批准你入的党?你也就是在马天才的小本子上挂个号罢了!”

    “我当队长靠的是能力!”他有些吃不住了。

    “你的能力就是拍马屁!”

    “不要脸!”

    “要脸你种不好地?见过你这样的队长!”

    “这个地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好种。”麻兴福不知不觉又泄了劲儿,含糊不清地说了这么一句。大字不识一个,但他毕竟不是呆子。他知道自己正像徐万所说的那样,捧着“臭脚”。可怜的人们啊!要想当队长,不捧中吗?别说捧好哇,就是捧得住也是难上加难!

    “外行充不了内行。马天才搞外交有两手,种地他是个门外汉。你过于轻信他,说明了,就是坑害大家。自古以来,你听谁说苞米有一埯三株的?种双株还得垅大,垅小了根本不办事!社员们吃定额的五百斤不假,多余的哪去啦?你看谁往腰包里装了?还不都是卖给了国家。”王忠厚说完这段话,已弄了一头汗。他边擦着汗边说:“麻队长,马天才没有什么可怕的。你也没有杀人,你把大伙的心声反映给他,谁让你是队长来着。”

    “那行,你就是骂他八辈子祖宗,我也敢反映,谁让我是这个队长了。”一种当权者的自豪感使得麻兴福飘飘然了。你们有事还不是得跟我“反映”吗?他脸上的表情越发得意了。

    “人都好说一不做二不休!今天丑话我说在前头,你可以反映给马天才说,‘我要不听他们的,徐万就要领着人干掉我。’”

    “这说哪去了!”麻兴福很敏感,他看着徐万笑嘻嘻地说:“哪头炕热,这个我怎么能不知道呢?!”

    徐万很激动,他站起身来继续说:“你告诉马天才,我们要自己进行真正的科学种田,我们不再去挂支部的牌子去搞所谓的一埯三株科学种田!我不怕马天才。杀我,我不够条件;关押我,我马上就去;批我斗我,这套硬工夫我在六九年就练成了。”他把脸转向一直没言语的王坚,问道:

    “王坚,农家肥可以代替化肥吗?得用多少才能促进高产?”

    “生产苞米,在施用基肥时,应该以有机肥为主,然后再用一定的化肥,有机肥分解缓慢,肥效长,不仅能促进幼苗茁壮成长,它可以使苞米发育中期、后期都得到一定的养分。亩产按去年的700—750斤算,要用农家肥万斤或者更多。在基肥中,混合适量的磷肥,可以提高氮肥的利用率,促进苞米根系的发育,增加果穗数,促进产量。如果单用过磷酸钙,含磷14%~20%,亩用量20斤~30斤。现在看,咱这常施用肥用的是氮、磷钾,也有用锌、铜等元素的。按咱队的情况说:氮磷钾是不能缺少的。”

    “谁这个告诉你的?”麻兴福把搜索的目光又对准了王坚,他认为他在帮徐万搭台,有意给他造难堪。

    “从这两年的实践中摸索出来的。去年在三角荒那块地上,我弄出了一小片进行实验。苞米缺氧,幼苗生长慢,叶片狭长,叶色浅绿,严重时,植株早枯萎了。缺磷时,发育不良,叶色暗绿,有的成紫红色,叶尖及叶绿边褐色并枯死。开花期缺磷,花丝抽出晚,雌穗受粉不良,粒行不均,后期缺磷,成熟晚;缺钾,生长慢,叶色黄绿,叶边和叶尖干枯像烧焦似的,严重时,生长停滞,植株矮小,茎杆弱,容易倒……”

    满屋子人都被王坚这番话给震动了。特别是麻兴福,给惊了个眼大嘴歪。

    “听见没有?”徐万坐下,伸手拉了一把仍然盯着王坚看的麻兴福,说:“你听马天才也不是不行,只要他像王坚这样说出种地的道道来,咱不就听他的了吗?”

    “他?唉!”麻兴福有口难言,若不是有魏晓飞在,他非手舞足蹈不可。

    “刚入冬,王坚找你让你去买化肥,让你好顿挖苦!现在棉花套子擦痒痒——不解事了吧?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孙玉君用手推着麻兴福的胳膊,金鱼眼里带着挑衅的光亮。

    麻兴福给王坚的本事弄呆了。不过,他心里并没乱套。相反,该非常侥幸!多少年来的惯例,能否当队长是上级一句话,谁不知胳膊拧不过大腿!说也好,闹也罢,反正他不能对抗支部。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育柳柳成荫。没化肥,你王坚就是专家,也叫你没辙!你徐万的后台再硬,也叫你抓瞎!我可以自由自在地随风倒,叫你社员哑口无言,让他马书记无话可说,这么一想心里这份得意呀,真好比吃了美味佳肴!但他仍然装出一副凄苦的神色,说:

    “没化肥,这个也真成问题呀。这个,这个等到春天再说吧。”完全是一副痛心疾首的可怜相。

    “咱有化肥呀!”王忠厚把目光转向魏晓飞,说:“咱们……”

    “对!咱们有化肥。而且很全。”她笑着告诉麻兴福说:“咱队的几吨化肥全在中心学校的仓库堆放着呢。”

    “这个,这个我怎么不知道?”麻兴福马上站起身来,惊讶地瞪大了眼。

    “是我爸带着会计去办理的手续,根本就没通过马天才,你当然不会知道。”

    “奇怪吧?”几个小青年相互交换了一下颜色,紧接着便发出一阵开心的大笑。麻兴福懊丧地白瞪着大黄眼,蹒跚着走了出去。

    来到外边,经小风一吹,方才被搅开锅的大脑一下清醒了许多。王坚那套理论叫他似懂非懂。他们一家人在魏晓飞身上没少费工夫,可魏晓飞今晚却与他针锋相对。王坚鼓捣苞米,她全力帮着他;他没化肥,她给他办化肥……他们为什么要聚集在徐万家?这个疑团一下冲到了他理性的中枢,使他无法排斥掉。在他看来,一旦他们两个在一起长了,徐万必须搭桥牵线,这样一嘀咕,脚,不由自主地向王坚家的方向迈去了。

    麻兴福一走,小伙子们陆续地过西屋玩去了。趁这工夫,王坚也机械地走了出来。年三十晚上,不知是灯光衬托之故呢,还是本身就特别,黑得叫人有点发瘆。他刚走出徐万的院子,胸前就被人一把给抓住了。

    “啊?”他给吓了一大跳。来不及去瞧,仅从那粗糙的喘息声中,王坚敏感地觉察到,坏了!爸爸找来了。

    王坚被推进房门,紧接着就挨了爸爸几个耳光子。

    “你小子吃了豹子胆了,我让你耍钱!我让你去耍钱……”

    “我什么时候耍钱来着?”二十一年来,王坚还是第一次与父亲犟嘴。

    王老婆咬牙切齿走了出来,她高声嚷着:“你说你没耍钱,把那两元钱掏出来让我看看!掏哇!”

    王坚默然了。他宁可承认耍钱,也不能对父母说他把两元钱给了人家的孩子。那样一来,非把父母气个半死不可。索性闭而不答。

    “你这个没正事的东西,你给他两元钱看龟孙呀!气死我了……”

    这哪里是哭,分明是火上浇油。王喜财上前抓住了王坚的头发,左右开弓。王老婆也把手伸进王坚的棉袄里,揪着、扭着,骂着,哭着。

    ……

    不知过了多久,王坚支撑着沉重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他像滩泥似的扑到了炕上。

    里屋的父母吃罢隔年饺子睡去了。王坚睁大了双眼,怎么也睡不着……

    二十一岁啦,只因为两元钱又挨了一顿暴打,偏偏又在三十的晚上。

    哭并不是什么难事,魏晓飞说过,泪水换取的只能是同情和怜悯!那么,他此时伤感落泪,又是需要谁的怜悯与同情呢?

    想想过去的路程,看看眼前的处境,望望未来的前景,他的忍耐力再也无法承受伤感的冲击,感情的闸门似山泉之水,使他无法制止……

    窗外,隐隐约约响起了爆竹声。这声音是多么的熟悉而又多么的陌生啊!

    这个时刻,有多少亲人团聚,谈笑风生,开怀痛饮!这是一个多么欢快而又多么难忘的幸福时刻啊!艺术家们在这感情冲动之时,往往会将自己的思想艺术,下意识地注进他的作品中,普通的百姓,也将在这个时刻,总结昨天,计划明天,幻想后天……

    除夕,迷信上说,鬼神也共享,想来这个晚上是大吉之夜了!王坚吃力地支撑起身子,摸索着点亮了那盏小油灯。

    灯火在跳跃,它照亮了小小的屋子,照亮了王坚那张泪水模糊的脸,也照亮了他那凄凉的心田……

    在人生的激流中,他漂泊了几年,但他从没下沉,因为生活的本身并没把他给抛弃,这是他伤感至极的又一次安慰。

    远处,传来了雄鸡的第一声啼鸣,啊!天要亮了。他起身向外走去。

    天空,繁星密布;宇宙,黑如墨染。春节后的第一个黎明,空气里仍然是寒冷的,它并未给人们带来一点春意。

    站在院子里,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用力地伸臂、挺胸、收腹,然后双手背后,靠在门旁,遥望着南方——思念起生他的父母,养育他的故乡。为了不让泪水再次流出,他急转身回屋,提笔在日记本中写道:

    数年生息两茫茫,自难忘。

    千里孤独难相会,化悲凉。

    梦时相逢默无语,话满腔。

    醒时长叹苦追忆,泪汪汪。

    写到最后,那大颗的泪珠还是落在了纸上。他抹去泪水,又写道:

    辞旧迎新令人欢,与我无意胸不闲。

    好似小花遇霜地,犹如漏房久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