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3451字

    王坚也在琢磨着:运动、灾祸、愚昧,在我们古老的国土上延续了多少个岁月,破坏了多少生产力,阻碍了多少历史的脚步,又摧残了多少民族的精华啊!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农民,谁能不痛心呢?!

    两个人心事重重地走着,魏晓飞迎面走过来。这是她与王坚闹翻脸后第一次在一起干活。王坚的心往上一提,又往下一沉,脑子里“嗡”地一声响,心脏揣了兔子似的狂跳起来。

    “徐大爷,从东往西挑呀?”她问。

    “恩呐。”徐万说:“听说检查要来,一会儿还不得叫你去喊妇女呀。”

    “今天我才不去呢!一辈子能过多少个年?哪家的妇女不忙?哼!真够戗!这检查来得比干活还勤快!”

    “晓飞,你们回来整二年了吧?今年该评大学了么?”徐万问。

    “我不够条件。”她边走边说:“我连个党员都不是,哪还敢向往大学呀?”

    三个人齐动手,不多时,窜完了一家的鸡鸭架粪。王坚自己装满了筐,挑起来就走。可今天对他来说,真是“寸步难行”啊!腊月二十八晚上洗的线衣,至今未干。他只穿了一个空心棉袄,年三十被妈妈揪的后背,被棉袄一磨,火辣辣地疼。他不得不放慢自己的脚步。

    魏晓飞挑着粪,飞快地走到了他的前头,姑娘在心底愤愤地骂着他:“你才真正是个伪君子!去年冬天你和我恨不得挑着跑,现在我不理你啦,你就成了霜打的落叶,孬种!”她回头吐了一口,一阵风似地走了。

    坐在粪车上的孙玉君把这一切看到了眼里。不过,他没敢去惹魏晓飞。车路过王坚身边时,他跳了下来,着急地说:

    “喂!我说哥们,一条腿跳舞——你怎么单蹦上了呢!”他用手指着远去的魏晓飞给他看。

    “你……”

    “去年冬天我看你俩差不多了,怎么搞的?”他用手拍着王坚的后背,说:“女人不傻不哑就中。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哥们,操点心啊!”说罢,他撒腿赶车去了。

    王坚径直向前走去,来到粪堆前,他才发现粪堆顶上站着三个人。那是魏晓飞、马天才,还有一个是公社革委会书记杨文平,社员背后都叫他“老山羊”。

    提起这个老山羊倒有一番经历:六四年,二十岁的杨文平正在一个大队担任民兵连长。小伙子天资聪明,六五年被公社要去担任事务长。似乎是大材小用,实质是曲线调动。来到公社入党,担任团委书记,都是转瞬间的事。可到后来,有些人不免抱着生畏的态度了。

    公社在整个社会上来说,是最低一级的政府组织。话又说回来,人虽不多,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当难处。比方在安排子女、提升干部、评比工作等事情上,因透明度有限,常常当面锣对当面鼓地开干。谁的心里多多少少都要结下几个疙瘩。谁人面前不说人,谁人背后没人说?杨文平新来咋到,再加上殷切懂事,谁也没拿他当外人看。想不到就在这乱麻一样的关系网中,他介入是非之地。无形中他成为了闲话的媒介。为了渲染气氛,达到合情合理的程度,他绞尽脑汁,煞费心思。于是,干部们彼此间的矛盾越来越大,仇恨也是越结越深。

    后来组织部下来考察班子,经过个别谈心,在“斗私批修”会上,他们敞开了思想,交换了意见,是非澄清了,自然把杨文平也给露出来了。就在组织上决定给他处分的同时,一个帷幕拉开了。大灰堆跳出个武将马天才。他怀着新仇旧恨,反戈一击。在他的怂恿下,马天才带人揪起了老书记,他却是萝卜插墙缝——红角不露。六七年,他担任了革命委员会的副主任。六八年,年仅二十五岁的他,就担任了公社革委会的书记。

    因为有前科,加之工作方法有些不当,一些老干部为此不免有些成见。当然,也有从中挑刺儿的。因此,他感到了工作上的压抑。爱论资排辈的部分干部们,在他独当一面时,他们竟然能像平静水面投下的一粒石子,涟漪扩散,怎么也聚不到一起。在软硬兼施仍然不济于事的情况下,他便以书记的身份向上打报告。不是把这个调走,就是让那位退休。在农业生产的指挥上,群众对他的做法稍有成见,他不去耐心听解释,而是挑动这伙斗那伙。一来二去,人们给他起个绰号,叫他“老山羊”。老山羊就是善于搅和。所以说这个通俗的名字送给他,可称得上是老和尚的袈裟不大不小——正合适。

    公社一把手大驾光临,马天才当然要亲自相陪了。魏晓飞性格倔强,自然不会去领导面前花言巧语。再有一点,她素来讨厌马天才的为人,所以,她对他始终持着一种冷静、近乎冷漠的态度。

    不过今天,马天才没像她想象的那么坏。他带着一种干部们特有的涵养,煞有介事地介绍着:

    “杨书记,这是魏主任的女儿魏晓飞,她是响当当的高中生,硬邦邦的回乡青年。”

    魏晓飞讨厌马天才那对老鼠眼,就连他的话在她听来也刺耳。若不是有公社书记在,她会像躲避瘟疫一样马上离开。

    “呵呵,真是天对地,雨对风,大路对长空啊!什么树开什么花,什么果结什么瓜。”

    本来就若有所思的魏晓飞,这时不得不抬起头来仔细打量起这位书记来:

    他中等个头,大方脸膛。鹰勾鼻子,丹凤眼。由于营养好,油光闪亮的皮肤下那脂肪很厚,年仅三十就发上了福。他有一副永远微笑着的面孔。有人说是皮笑肉不笑;也有人说他是笑里藏刀。他偏爱古诗就像珍重自己的权力一样,常常好借题发挥,又恰到好处。

    “毕业几年了?”他习惯于歪着脑袋看人。

    “二年。”她避开他的目光。

    “二年,是二年!二年她干了七百多天活,她可是出类拔萃的好苗子啊!”

    杨文平皱着眉瞟了一眼手舞足蹈的马天才,本想就此说他几句,碍于面子,他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继续与魏晓飞聊着:

    “你入党没有?”

    魏晓飞毫不掩饰地说:“我的条件还不够,不过我有这个愿望。”

    “靠过来,我举双手欢迎!”马天才已得意忘形。他曾经绕着弯向魏三乐打听这姑娘,活闹鬼!没有一次不挨训斥的。魏晓飞担任会计后没少往大队来,可姑娘从没拿正眼瞧过他。今天魏晓飞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的模样弄得他飘飘然不能自主。他喜笑颜开地对杨文平说:

    “她很有发展前途,她挑了二年大粪,她是会计还是妇女队长、团小组长。”

    “就是。”杨文平说:“上边有指示精神,为了促进新生事物的发展,为了巩固革命的成果,我们要着重培养‘半边天’。小魏,加把劲儿啊。”

    马天才着魔地说:“我们支部要重点培养她。”

    “小魏,抽时间写份申请书。”杨文平告诉他说:“组织问题应先解决。”

    “就是嘛,你怎么一份申请书也不写呢!”马天才着急得直跺脚。

    马天才神不守舍的表情,魏晓飞自然不去理睬。此时,她心里正在懊恼着呢。她曾经写过两份申请书交给爸爸,让他转交给支部。现在她才明白,原来并不是像她想象的那样石沉大海,而是爸爸从中捣鬼。震惊多于沉默,懊恼多于惋惜。

    “那是谁呀?”杨文平突然大声问着。

    “王坚。”魏晓飞顺着杨文平手指的方向看去,说了声:“我走了。”

    “好,别忘了写啊!”马天才追到粪堆下叮嘱着。

    杨文平那里眼睛都有点拉长了。方才,这个叫王坚的小伙子向这瞧了瞧,之后仍低下头去,还是不紧不慢地走着。奇怪!全公社三十个大队八十五个小队中,有谁不认识他杨书记的?又有谁见了他不像避猫鼠似的?眼前这个小伙子要不傻,恐怕也是个愣头青。

    “他也是高中生,哼!土里土气的,倒也灌了一肚子墨水。灌了怎么样?还不是白灌!”马天才得意忘形地说着。

    “这个小伙子有点意思。”杨文平边说边走下粪堆来。

    “就是卫生院的那个,你忘了?你往县卫生科打报告的那小子!”马天才跟在杨文平的屁股后说着。

    “哦——”杨文平沉思半晌说:“我光听说了大名,还没见过本人呢。年轻轻的,他怎么成了这样?”他侧脸问着马天才。

    马天才还没等开口,王坚将粪一倒,挑着空筐转身就走。马天才忙伸脖子喊了一嗓子:

    “喂——等会等会!你来得慢走得倒挺快!”

    “什么事?”王坚转过脸问。

    “你叫什么名字呀?干啥活呢?”杨文平紧走几步靠近王坚,微笑着问。

    “王坚。”王坚抓住扁担绳悠闲地晃了晃,然后不紧不慢地说:“我干的活你不是看见了么?”

    “唔。”杨文平红着脸点了点头,紧接着又问:“你怎么不快点跑啊?”

    “挑着粪跑不动。”

    “就你小子嘴长,这不是写诗做文章,死气沉沉的,这也能干社会主义!”马天才阴沉着脸呵斥着王坚。

    “农民要想干社会主义,首先就得把地种好。”

    “你知道个屁呀!种庄稼你懂什么?”

    “要想庄稼好,肥料得管饱。”

    “就你小子说上这么几句就能大丰收了么?给你鼻子就上脸!”马天才擦着发痒的大巴掌说。

    “大丰收有三宝,施肥、浇水、勤拔草。还有秋后炼粮,粮在粪中藏!干社会主义需要速度,但也不能不讲究实效。”

    王坚看马天才磨上了牙,索性又来了两句。

    “对!干社会主义,速度与实效是相辅相成的。”杨文平拍了拍王坚的肩头。“年轻轻的,怎么闷闷不乐的呢!”

    王坚本想说什么,一想自己本来走得就不快,也就避而不答地走了。

    “小伙子脑瓜不空。”杨文平望着他的背影说。

    “他妈的,还不如一个鸭子好看呢,到穷拐上了!”马天才当然不服气,其实也不是不服气,那是妒忌,累死他也想不出一句像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