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3204字

    阳春四月,冬雪早已融化,只有粪堆底和深沟的背阴处,还星星点点地残留着片片的冻块。睡眠了整整一冬的平原,大大方方地袒露出胸脯,享受着朝阳给予它们的温暖。它,孕育着绿色,孕育着生机,孕育着希望,也孕育着幸福。

    入春以来,一直刮着大风。从土质的温度与湿度去分析,已有干旱的预兆。大灰堆后边有个水坝,根据电台对少雨的广播,这天队里种苞米,徐万和众社员一再建议做水去种。

    早上分工时,麻兴福让王坚跟车拉水。拉水的人够了,他被分配去点粪。后来人员凑不上伙了,王坚又被分派去刨坑。

    昨晚王坚就把苞米种浸泡了,一大早没吃饭,就去队里捞。队长反反复复的分工,害得王坚往返三趟回家拿工具,最后来到队里,人们已走得很远。

    “王坚,你慢点走!”

    正跑着的王坚,突然被后边追来的魏晓飞叫住了。他一惊,但听见装作没听见,仍然赶他的路。

    “你等一等,我有话对你说。”

    好家伙,她也跑上来。两个人一齐跑,这成何体统!王坚无奈收住了脚,有几分生硬地问:“该说的,不是都说了吗?”

    她跑到他身边收住了脚,气喘吁吁地说:

    “王坚,今天无论如何你得听我把话说完,我问你,钱秀金到底是因为啥死的?”

    王坚用一种非常讨厌的目光打量着对方,说:“因为啥死的你该去问李万春,我怎么知道?”

    多少天来,这痛苦的惆怅萦绕着魏晓飞。姑娘的心变得非常脆弱,弱得如一片薄膜。她怕任何一个轻微的刺激,她身边任何人的欢乐和悲哀,都能引起她的共鸣。单独时,她害怕,害怕回想起那天的事情。一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她就感到冰窟似的悲凉。她渴望在人群中,可她又非常害怕那些眼睛。她觉得,这些眼睛是X光,能透视到她的心灵。于是,一种难堪的威胁又无时不纠缠着她。这时,她想起了王坚,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又常常鼓励自己去探讨他、摸索他。特别是现在,她更应该理解洞悉他。

    “王坚,秀金的头巾……”

    问到头巾,真比扯下王坚一叶肺子还叫他难受。就是这块头巾,才使他不黑不白、似人非人。

    “我没必要对你说这件事。”

    “看车那晚扛黄……”

    “你该去问麻队长!”

    恋爱,在姑娘的眼里,是多么神圣和庄严啊!这两个字,犹如扣人心弦的美好诗句,是以一种奇特的魅力吸引着姑娘们。特别是在幻想破灭之后的魏晓飞,她怎么能不去思索呢?她与王坚的彩绸飘悠了只是短短的一瞬就被她给无情地扯断了……

    冷静下来的她,一直在这样想着,众人怎么看待、舆论王坚都有情可原,可你与他同窗九载,这样听风就是雨地对待他,你还有良知吗?

    她怔怔地望着远去的王坚,两只眼睛模糊了。这冷酷无情的果子正刺着姑娘的心。

    王坚果然是个死木头疙瘩吗?

    不!生来不幸的他,现在已经是堂堂正正的走过来的人。无论对过去,还是现在,遇事他都要谨慎思索、严肃对待。他那颗浸泡在苦水里的心,无时无刻不经受着雷击雨浇,无时无刻不在流血。受伤的心可以恢复,但是那块块疤痕是无法涂抹掉的。为了减少甚至全部免除这种痛苦,他才下决心而且固不可破,他决不会再与魏晓飞说什么。因为他已无力再自拔。天知道他从泥淖中爬上岸来,耗费了多少精力、需用了多少个晨曦昼夜。

    有人说,“一个热情温柔的美貌女子,最容易博取男人的决心。”

    不错。看着魏晓飞失神的目光和她流下来的泪水,他也曾不好受过。他想给她一个同情的目光、给她一个宽慰的微笑——女人,就是残酷的镣铐!在这微动的情绪中,他还是这样控制了自己。

    当然,事情也并非全是绝对的。就像天地间,本来存在着幸运和痛苦。不幸常常伴随着幸运而生,痛苦也总是同欢乐为伴。

    白天,他实实在在干上一天活。晚上,他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记得她向他吐露爱情的那天晚上,他是那样激动地看着她。他并不是忘乎所以,因为他向她提出的各种障碍都被她一一击破了。挑粪时,他俩常常是你追我赶,有说有笑。那次,她递给他五元钱时,她颤抖的手挨到了他的手上……那虽短而又难以忘怀的一幕又一幕啊!还不都是给她揭了过去吗?在那最痛苦的时间里,他却鬼使神差地惋惜起钱秀金来了。他曾不知深浅地想着:“如果钱秀金不死,如果她能接受我的爱……”

    每每在这个时候,他便要偷偷地点亮灯,悄悄地拿出那件北京邮来的女军用上衣呆呆地看着。他痛苦过多少时候,又失眠过多少个夜晚!在他心里最为痛苦的时刻,她为啥不来向自己认错?为啥不求自己的原谅?现在闹鬼的是,那晚他偏偏救的是她!爱情,虽然不是金钱和地位所能换取的,可也不是一事一物的撞击而能搏得的。因为忘记不了这一点,所以他更需要保持高度的冷静。

    拉水的车没到,社员们一到地,便蜂拥似的趴在左边那片种过葵花的地里扒着葵花籽吃。这真比扒麻兴福的心还难受!他也凑过去扒了几埯,一拍屁股说:

    “今天不种苞米了,抓紧做水种葵花吧。要不这个就不赶趟了!”

    “苞米种都泡好了,怎么能临时变卦?”徐万有些不乐意地说。

    “泡好了也没事儿,这个放在炕上两天这个也长不出叶来。就着这水,先把葵花种了再说。”说着他一旁派人去队里取葵花籽去了。

    王坚告诉他说:“麻队长,大葵花已经晚了,小油葵花还早几天。这正是种玉米的时节,千万不可乱来。”

    说着,他举镐刨了一个坑,又从里边抓出一把土摸着,说:“麻队长,咱这无霜期短,年平均气温低,秋霜来得早,适期种,或早一点,可使苞米营养生长期向前延伸,积累更多的营养物质,这样就可能避免苞米后期贪青晚熟或受早霜的可能,否则丰收没有保障。”

    “保障?”麻兴福急得眼睛都要冒了出来。当这么多年队长,他还没毁过地。看着那两垧地,他激动地说:“保障!保障!这个保障就该种一块保一块!这边这个种苞米,那边这个吃葵花籽,明个这边种高粱,那边还不得炒苞米花呀?”

    “这不是做水种呢吗?”徐万说:“看看这天,黄腾腾的,又要嚎风了。那边瞎就叫他瞎到底吧!要不扔下苞米去种不赶趟的葵花,反过来再种这不赶趟的苞米,到秋还不是统统不赶趟吗?”

    “谁说不是呢!”麻兴福愁眉苦脸地说:“头半月种葵花时,这土怪湿乎的。”他从埯里扒出一个枯萎了的芽儿看着说:“这不也有出芽的吗?这个都是这个咋整的呢!”

    “咋整的?不是你要‘快马加鞭’吗?那会儿种葵花,比走道还快!你是为了去大队报捷,口口声声夸奖社员们是‘千里马’。你得了一套晴纶衬衣是真的,可瞎这两垧地也不是假的!”孙玉君抱着肩膀揭他的短。

    麻兴福的脸色比猪肝还要难看。恰在这时,派去取葵花籽的社员回来了,麻兴福躲开孙玉君,冲着那位社员说:“放下,一会儿这个车来了就种!”

    “那是什么?”魏晓飞是最后来到的,她不知前面发生什么事了。

    “葵花籽呗。”拿葵花籽的社员告诉她。

    “胡闹!”魏晓飞也不知究竟是对谁发这么大的火,说:“简直是胡来!”

    “悔了重种吧,这两垧地瞎的太可惜了。”麻兴福裂歪着嘴说。

    “不能种!”

    奇怪的是,当着众社员,麻兴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晓飞看的书多,这个可能是不赶趟了?”

    人们相互笑着,但谁也没笑出声来。

    这时王忠厚赶着水车进了地。麻兴福如鱼得水,顺着也就下了台阶,说:“来来!这个快干吧!”

    “慢!”王坚跑上前抓住水嘴,说:“麻队长,这趟子粪全是炕洞子土和大粪混合的,太干了,你派两人,用这车水先把这趟子粪拌拌吧。”

    麻兴福被方才晓飞憋的那肚子气,一下找到了发泄的地方,他趾高气扬的说:

    “不行!我看你小子也太得寸进尺了!”

    “为了播种的质量,保证苗全、苗齐,必须做到土湿、粪湿、种子湿。”王坚说着,把放水的口袋嘴对准粪堆就松了手。还没等麻兴福反应过来,徐中贺抓过一个小伙子,两个人不由分说就搅拌上了粪。

    “这个还有没有王法了?”麻兴福气急败坏地跑到马车前站住,他粗着脖子红着脸喊道:“这不是浪费水吗?你们搞这个什么名堂!”

    “为了一次种好地,就得这么干。”魏晓飞用一种轻蔑的目光盯着麻兴福说:“麻队长,王坚说得三湿不但要做到,还要做五随:刨坑、点种、施肥、覆土、镇压,这叫连续作业;另外还要做到五个一致:坑的大小深浅、施肥量、坑距、点种量和覆土深浅一致。这些做不到,要想达到一次种好地,一次保全苗就没有保障,还谈什么丰收!”

    麻兴福瞪大黄眼珠僵持了一会儿,还是自动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