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2824字

    大帮干活的社员们,总爱说长道短,孙玉君自然活跃得非同一般。

    “喂!同志们!注意啦——你们看看这风是什么风啊?”

    风刮得很猛,也咆哮得很厉害。树带里的树,一个劲得往南倒去,宇宙间,尘土飞扬,天昏地暗。风,疯狂地扑在人们的身上,把那烦人的土面吹进耳朵、脖领里。它吼叫得越来越瘆人,好像讥笑人们的软弱。

    孙玉君见没人答腔,很扫兴。突然,他把目光落在了哈大腰点种的魏晓飞身上。他们两个可是“死对头”哇。这几天他觉得她彻底地变了,变得老实了。不!那该叫沉闷了。这对他来说,不能不算个新的发现。于是他挤了挤眼,说:

    “魏会计,我看你近段有点变质了。”

    “你也有点发酵了。”

    孙玉君一吐舌头,不得不暗自认输。无意间又瞥见刨坑的王坚,好家伙!眼神是那么专注、表情是那么严肃,整体形象好像在给谁去送葬。于是,嗓子眼又冒出个小巴掌来:

    “王坚,坐飞机看报纸——你想什么呢?”

    “干不动了吧?不行咱俩就换换。”王坚回头看着点粪的孙玉君说。

    “你就好这个乱窜!”

    为了讨好和争取魏晓飞的满意,麻兴福两口子编造出王坚的谣言,那可称得上煞费苦心。王坚的模样虽不如他们的儿子,但他的学识魏晓飞是非常钦佩的。就这一点,他们必须“铁面无私”。魏晓飞简直是个冷血动物,她对他们的关切没有任何表示。在他们浅意识里,不无疏远的可能。就说在公共场合吧,她总是千方百计地去维护王坚,这就诱使他们对王坚的态度越发不正常了。

    “说句话你也管,这太过分了吧?”王坚冷冷地说。

    “我的这个话就是这个指令,你少废话!”

    “正常的说话我凭啥要听你的指令,笑话,你当你是谁呀?”

    “我这个是队长,这个我有权。”

    “我是社员,违法的事我不干。”

    “不要脸!干些什么事这个你自个知道!”

    “要脸的人,从来不心怀鬼胎,栽赃陷害别人!”

    “这个你想干什么?”麻兴福揉着眼睛走上前。

    “我要干什么你心里该有个数。”

    “你还反了呢!”麻兴福挥舞双臂,敲山震虎地发誓:“今年我再要叫你瞎鼓捣苞米,这个我叫天打五雷劈!”

    “可怜的队长,你怎么那么没涵养!就因为往好里种地把你气成这样,值得吗?”王坚冷冷一笑,说:“你要真的让雷劈死,我什么也不说;要是劈不死,那就让我告诉你,你纵然控制了我,但你控制不了群众那颗向上的心。民心所向,你不会不知道吧?”

    “呸!”麻兴福吐着嘴里的土,朝着王坚举起了拳头,就在他要落还没落下来的时候,却被另一只大手给抓住了。麻兴福一怔,回头看时,竟是徐中贺。

    “打砸抢过时了,你还来这套!”徐中贺虎目圆睁,咄咄逼人地盯着麻兴福。

    “你……”

    “我!”徐中贺上前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往怀里猛一拉然后恰到好处地一松手,麻兴福便像个鸭子似地晃了晃,“咚”地坐在了刚刚浇过水的土埯上,弄了满满一屁股泥。

    人们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徐中贺上前摇晃着拳头,愤愤地说:“你也忒过分了!王坚说句话你也要管,你他妈的是谁爹呀?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他用手向外一挥,说:“看那地让你领着种的,你算啥屌队长!官不大,管的闲事倒不少,好!明个你就忙吧,什么狗拉屎,马撒尿,猪配种,牛拉套,人放屁,孩子闹,娶媳妇别睡觉!你管吧,弄好了兴许能出国溜达溜达呢。”

    因为徐中贺铁青着脸,人们只好在眉宇间传递着眼神,谁也没敢笑出声来。

    麻兴福没敢去惹徐中贺,而是冲着说笑的人们吓唬道:“快干!再看,这个我每人扣你们二分!”

    “呵!红眼老鼠吹灯——这小嘴倒麻利。”

    “谁说的?”

    “嘿嘿,我是盲人摆棉花——瞎谈(弹)呢。”

    中午收工了。

    王坚低垂着头向前走着。因为一望无际的平原,只有这单调的绿色——树上的叶儿绿了。他觉得自己和它们一起孤独着。

    一阵追逐嬉笑声传入耳帘。王坚抬起头向前看去,大道上一大群孩子正在玩耍。星期天,你看他们玩得多快乐啊!

    他正看得入迷,想得入神,突然,背后人声鼎沸,他猛转身,只见三匹惊马拉着空水车正朝这边发疯似地跑来。大道上的人们,火速向两边撤去,姑娘们尖着嗓子乱叫一气。王忠厚挥舞着短鞭,追赶在车后,连声不断地喊:“吁——吁——”

    战栗的马嘶声震耳欲裂。别说王忠厚此刻撵不上马车,就是抓住缰绳,此时也休想把它们拉向后转。大道两旁,有过房高的白杨,惊马拉着车根本就不向两侧拐;让它们顺道跑,前边有玩耍的孩子们,后果不堪设想。

    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情况万分危急。人们禁不住都捏了一把汗。狂奔的惊马叫人难以上前,人们呼唤着孩子们,让他们快跑开。可这五六级的大北风,孩子们迎着风根本就听不见。那大一些的孩子看见飞奔的马车,吓得呆立在那不知所措,那小一点的孩子竟迎着面跑了过来,弄得人们惊恐万状。

    此时,王忠厚的两眼已经冒火。看着狂奔的惊马,看着前方怔呆的孩子们,他的身心在极大的刺激中给撕裂了。他咬紧牙关,对准惊马的头部“啪啪”就是两鞭子。惊马受惊,高高地扬起了前蹄子,长长地嘶鸣……

    就在这几秒钟内,走在王坚身后的魏晓飞,不顾一切地跑上前,一把抓住了缰绳。惊马又开始发疯了,向前一窜,把魏晓飞带出了十几步远。

    人们屏住了呼吸,都在为魏晓飞担着心。

    王坚看着大道上呆立着的几个孩子,又看了一眼危急随时都可以出现的魏晓飞,他浑身的热血在沸腾,两道浓眉倒立起来,一双深邃的大眼睛闪着光亮。他知道。现在只有他离马车最近,再要犹豫,魏晓飞和前边的孩子们……

    时间就是生命。这是多么关键的时刻啊!就在魏晓飞死抓着马缰绳和孩子相距不到十米远的一刹那,王坚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猛地抓住了缰绳的前半截,使尽全身的力气拽着……

    在这一瞬间,他在告诫着自己,只要你运足劲儿,只要惊马缓一口气儿,只要停止几秒钟,后边的人就有可能赶到……

    在这危险的时刻,难道他还是被人们视为呆板、软弱、逆来顺受的王坚吗?

    不!他是生活角落里一个有知识的人。他虽没受过旧社会的苦,他虽不是个党员,也不是个团员,但是他知道自己是社会的一员,他是一个公民,确切点说,他是个人!知难而退,见死不救,这不是一贯憨厚、朴实的王坚所能做出来的事!

    他紧紧拽着马缰绳。惊马又一次仰起了前蹄。这时,他对魏晓飞喊着:“躲开!”

    魏晓飞像没听见一样,仍然抓着缰绳不放。

    他被惊马拽着拖出老远。这时,他脚下又遇到车辙,一下跌了个大趔趄。说时迟,那时快,他猛地挺了起来,突然发现惊马的左前方,横着道跑来了一个号啕大哭的小孩。他丢开一只手,用尽力气抓着他给推向了一边,然后又奋力地抓住了缰绳。

    惊马还在发着狂。前边的大道上,光无一人,现在松开马,它们就会顺着大道跑向生产队的院子里。

    魏晓飞不知孩子们的危险已排除,她仍然死抓着缰绳不丢,尽管她的力气不大。

    “丢手!”他冲她喊。

    “都躲开……”人们在后面边跑边喊。

    她理解王坚的意思,但她认为,多一个人就多一把力量!自己现在躲开,王坚一个人非给卷进去不可……她不顾一切地抓着缰绳,什么挖苦!什么怨恨!共同的信仰、共同的行动把他们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惊马再次跃起前蹄,如果再僵持,两个人都要给卷进车底。王坚来不及细想,松开了一只手连同抬起的一条腿,对准魏晓飞,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她推倒在大道旁……

    当他转身去躲时,惊马一跃而起,将他带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