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2648字

    就在王坚被送进医院的那天晚上,魏晓飞整整一夜没合眼。人类的良心和为人的追求纠缠着她。天还没亮,她便给折腾了起来。

    “晓飞,手臂疼得厉害吗?”躺在炕头上的魏三乐,欠起身来问着闺女。

    “不疼。”她是被王坚踢开时,手臂上让马蹄子给蹬了个口子,整个手臂都肿了起来。

    “扎跟刺儿还疼呢,缝了两针还能不疼。”魏三乐边起身穿着衣服边说。这一夜,他也几乎没合眼。闺女每翻动一下身子,都疼在他的心里,十指连心嘛!

    “以后可别跟着傻了,生产队大家大业,碰死谁有队上擎着呢。全队的社员都让马给踩死,碍咱屁事?”瘦猴老太太脸朝屋里,手拄着烧火棍说。

    “好狗还护三邻呢!我疼不过是两三针长的口子,王坚那可不是闹着玩呢!”她有几分生气地看了一眼妈妈,说:“要不是他,我恐怕早就去阎王爷那报到了。”

    “提他干啥呀?这回算便宜他鬼小子,真要死了,冒大劲儿能弄个花头棺材,顶狗屁!”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魏三乐戗了老伴一句,不由得还是叹息了一声,这一声有毫无关系的关系。他很动感情地说:“有句话说是山不在高,水不在深,事实上,看人看事仅看外表是不行的。王坚这孩子,的确了不起呀。”

    “哟!你也夸上他啦?”老伴伸直了脖子说。

    “何止是夸他,应该向他学才对哩。”

    “爸爸说的在理儿。”晓飞高兴地赞扬爸爸。

    “我的妈,你们两个都被那干巴小子给迷住了。”瘦猴老伴生气了,连喘息声都粗得像干重活的老牛。

    “什么叫迷住?那是被他的精神给打动了。”晓飞吹着那胀痛的手臂,紧皱着眉头说。

    王坚的举动深深地震撼了魏三乐。他非常赞同闺女的话。但老伴那两句不痛不痒的话却也出乎意料地使他旋即热血沸腾。他面带愠色地盯着老伴:

    “别瞎叨叨了!快点放桌子,我吃了饭要去医院。”

    “你是要看老王家那穷小子去?”老伴的胆子今天不知怎么这样大。

    “快点!”他今天也最有耐性,“听见了没有?”

    “看他我不放桌子。”

    自结婚那天起,几十年来,魏三乐还是第一次没能指使动老伴,也还是第一次自己动手放上了桌子,端上了饭菜。

    “晓飞,”魏三乐边吃边说:“这回安下心来好好歇两天吧。”

    “我也要去医院。”

    “姑娘家怎么能去看望小伙子?”魏三乐耐心地说:“我勤跑着点,什么都有了。”

    “是啊,一个小伙子本不该救一个姑娘,可他偏偏救了我。”

    魏三乐心里着慌,吃了口饭就往大队走了。魏晓飞心里着急,一手掌把,骑着车子奔向了卫生院。

    ……

    “徐大爷,他怎么样了?”推开了办公室的里屋门,魏晓飞这样轻轻地、慢慢地问了一声。

    “你怎么来得这样早?”徐万正洗脸,他看着她的手问:“你的手怎么样?”

    “不要紧。”她说:“大爷,他醒过来了没有?”

    “他?”徐万擦完脸用手一指王坚,说:“是他吧?”

    魏晓飞感到了窘迫,她看到的是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她感觉非常清楚,但又莫名其妙。于是,她把脸转向王坚。

    他左臂和前额全用药布包扎着,右臂正在输液。仅仅是一夜之别,他却消瘦了许多。脸色苍白,眼窝深陷,嘴唇浮肿,上边全是大块的血结。他没有想象中的丁点活色……

    她不忍心再看下去,转过脸来对徐万说:“徐大爷,你去吃饭吧,让我替你。”

    “行。”

    魏晓飞抓过一张椅子坐在王坚的身边,两眼死死盯着药瓶,她不愿再去想那与他们之间无关的一切事情。可事实上,无论她多么顽强,也难以避开那鬼火一样的现实。

    昨天黄昏,快嘴嫂陪她去卫生所打针回来路过麻兴福家门口时,她叫快嘴先回去,独自一人拐进了麻家。还好,麻队长把王坚的情况对她说了一遍,并且又合计了队里拿钱一事。这之后,魏晓飞和麻兴福一同走了出来。

    秦淑珍在院子里硬拉着魏晓飞不松手,说是有话要告诉她。盛情难却,她也就随她重又进了屋。她毕竟是有点生活感知的姑娘,不能说有丰富的社会经验,最起码的做人的一点耐性,她总算磨炼了出来。

    “大婶,你苦苦留我,那你说吧,什么事?”

    魏晓飞心平气和的模样无形中搏动了秦淑珍紧绷着的心房。多少天来,由麻兴福造成的紧张、惶恐的心,这时像悬着的石头似的一下落了地。她无限动情、无限欢喜、无限认真地对着她说:

    “晓飞呀,王坚又……又救了快嘴的孩子,他……他……”

    “他见义勇为、舍己救人,他就是活着的雷锋。”由于激动,她的脸和脖颈都胀得通红。

    秦淑珍眼里溢出狡猾的光亮,结巴着说:“他……他什么英雄呀!他……他和快嘴勾……勾搭,谁不……不知道。他……他……”

    她又结巴了些什么,魏晓飞没有听清。手疼和心疼同时向她袭来。她忙闭紧了双眼,使自己尽量摆脱眩晕。说王坚与快嘴有勾搭,自钱秀金死后,早已成了人们饭前饭后的热门话题。当然,每个人都是心照不宣。如果有人说快嘴嫂其他什么,她也许会相信,惟有说她不正派,她不会接受。

    往事不堪回首。活生生的现实告诉姑娘,你的耳朵不是泔水缸,什么东西都可以容纳。是啊!就因为耳软,给她与王坚之间造成了这么一条难以弥补的鸿沟。现在是命运又一次将他与她连接在一起。王坚在她的眼里不仅仅是过去的那个忠诚厚道的他,而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德才兼备的男子汉!他救王二猛不假,救自己也是事实,然而他的行为决不仅仅是救谁的问题!对于这种高尚的情操、这无私奉献的共产主义风格,为啥还要加以诽谤和打击呢?

    秦淑珍放射出一束搜索的目光,说:

    “咱……咱队上的人,都……都恨王坚。”

    她冷冷地反问着:“是么?”

    “秀兰,”秦淑珍冲炕上呆立着的闺女说:“把那……那东西给……给你姐拿……拿出来。”

    年方十九,遇事总是羞羞答答的麻秀兰,此时像受过训练的机要员一样,很麻利地从大板柜里掏出个包袱,她告诉晓飞说:

    “我爸和我妈说这都是给你的,我想要,我爸都不给。”

    “什么呀!”秦淑珍眼睛瞪着闺女的同时,抢过她手中的包裹,麻利地打开,从里边掏出一封信举在手上,说:

    “这……这都是……是给你……你的。”

    魏晓飞看见信封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心里一阵狂跳,她什么都明白了。

    “爸爸说,这也是给你的。”麻秀兰抓起一套浅灰色的衣服塞给晓飞,羞答答地说。

    魏晓飞再也忍不住了。她将秦淑珍举着信的那只手打开的同时,把衣服甩在了炕上。然后她一字一句地对着秦淑珍说:

    “你两面三刀,害王坚还不够吗?今天你又来打我的主意。可惜,你的言行晚了!几个月前,我可以听信你编造的谎言,现在真相大白,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不但天知地知,我也清楚得很!”

    ……

    屋里,悬挂着的液体一滴滴地进入王坚的血管里,姑娘的泪水也在不停地流着。她对王坚尚有的一点顾虑早已化为乌有。与此同时,她感觉到他身上正有一种东西在吸引着她,甚至在向她挑战,使她从中体会到生活的快乐和光彩——他自信雄豪,无私无畏!在这种认识产生的同时,她越发觉得自己怯懦、孱弱、萎靡、渺茫。她的泪水不仅来自悔恨,也源于自怜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