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3105字

    一股南风吹来,不停地拂动她那齐眉的刘海。她声音不大,但很有力地说:“我知道你恨我,我深知自己的过错。你的态度是正确的,我不但对不住你,也对不住我自己。”她转过身来,接着说:“不过,我不要求你的宽恕。”

    望着她那痛苦、忏悔、哀伤的目光,他的那颗久枯的心房震颤了。他说:“你太激动了,请你不要这样。要恨,我只能恨自己,我决不会恨你的。你知道我是一个多么傻的人,除了干活我啥也不去想。对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处理上,我是一个地道的门外汉。因此,我说我只会想到我自己,男人中,没有比我再自私的了。”

    “是你救了我,不管你……”

    “不!你什么也不要说。”他急忙打断他的话,认真地说:“你手好了,就不要来回跑了。今年旱情比较严重,咱队的苞米是做水种的,现在苞米苗长得小,蒸发量不大,不可能太旱。但也有埋土不严的,你回去好好查查,见幼苗出现萎蔫的,需进行浇水。如果大面积缺苗,那要直接影响产量。补苗现在不赶趟了,最好能采取带土移栽的办法。补栽时,选比缺苗地方的苗子粗大点的,注意浇水,施上少量的化肥。”

    “可以。”她爽快地答应后,突然一转话题,说:“你最好让我把话说完。”

    他冲她点点头。

    于是,魏晓飞把自己怎样相信麻兴福的话、又如何轻信秦淑珍的闲言、以及怎样上马天才当的整个过程,像小学生背书似的背了一遍。最后她对他说:“我知道自己的过失是你所不能原谅的。”

    谁知王坚听罢微微一笑,诚恳地告诉她:“这是你自己的事,对我无所谓。”

    “不!”心里一急,姑娘把麻队长一家向她求婚的事也给抖落了出来。

    更出乎姑娘的预料,王坚听了不但没有丁点的怜悯同情之色,反倒开怀笑了起来。他显出极为高兴的神色,说:

    “这就是你的不对!麻贵臣虽说文化程度没有你高,可人家也是初中毕业。在部队锻炼了几年,各方面的条件并不比你差。家庭过得上来,人又在北京,弄好了转成个志愿兵,你还愁没福可享吗?”

    “胡说八道!”她那张脸陡然变得苍白,大颗的泪珠顺着睫毛滚落了下来,她气呼呼地问:“你凭什么拿我的痛苦开心?”

    “麻贵臣相貌出众,为人忠厚,一点也不像他的父母,我说的是实话,你有什么好哭的。”他仿佛是在劝自己受了委屈的小妹妹,说:“在这方面,千万不能再感情用事。”

    “你!你!你以为我在逼迫你对吧?”她擦去脸上流淌着的泪水。

    “不!”他非常认真地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那不能怪你。现在你不要再任性去钻死胡同。”

    “我?”由于悲哀,由于被他误解,她的声调颤抖得厉害,说:“你回答我,你为啥要救我?说呀?你倒是说呀?”

    “这个……”

    “说呀。”她好像一下恢复了冷静,毫不放松地逼视着他。

    王坚紧锁眉头。真想不到,以往任性倔强的魏晓飞,今天居然变成了磨牙的鬼!他不由得打量起她来,她那椭圆形的脸比过去瘦了一圈,眼睛比过去更大更深邃了,整个脸庞充满了忧虑与不安。

    “我救你是事实,但那是一种叫人很难相信的巧合。救人是良心所迫,并不奇怪。你感激我,我当然可以接受。但是,感激与同情,这只能是精神上的一种安慰,代替不了其他什么。”

    “在生活的沙滩上蹒跚,现实的风风雨雨早已剥夺了我感情上的轻浮与浪漫,使我更进一步感觉到,人不能以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地位、相貌来取代,也不是流言蜚语所能诽谤得了的。我们之间虽然不能用上生死离别的字样,可我们毕竟是离别过。现在,是共同的做人心声、将我们又呼唤到了一起,你能说不是么?”

    “……”

    羞愧、无知、苦闷、烦躁,把这个精神上受过刺激的姑娘,紧紧地包裹了起来。她的自尊心占据了王坚生存的顶峰,她的忍耐已达到了最大的限度,王坚的固执与生硬的态度又一次惹恼了忧伤的姑娘。她大步跨出门槛,猛然又回过头来,悲愤交加地说:

    “王坚,我可怜过你,同情过你,实话对你说,现在我更崇拜你,但我并没强迫于你!请你保留点涵养,最起码做人尚有的那点涵养。”

    寥寥数语,就像几把锋利的钢刀,同时刺向王坚的心脏。他对着起步而去的魏晓飞,大声喊着:

    “你回来!”

    愤恨、委屈的泪水交织着流趟着,但她还是站住了。

    “你、你进来呀。”

    他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瞅着她。他周身的血液在急涌奔腾着,他静静地等待着,整个春光好像都洒在了他的脸上。透过那强烈希冀着的目光,他在她滴下大颗泪珠的同时,自己的眼睛也潮湿了。

    “坐吧。”

    她与他虽间隔十几步,可摆在她面前的,却似乎是千山万水。

    “有爱情的生活是幸福的。”他看着坐在床边的魏晓飞说:“然而专为爱情而活着的人,则是愚蠢的。成家立业,这是每个青年人都迫待解决的大事,可我现在不愿去想它,也不需要它!我怕回忆过去的往事。你知道我从小长到现在有过多少痛苦、多少烦恼?有时我竟被压抑得喘不过气儿来。那时是多么沉重的啊!是艾老师丢下的书夜以继日地陪伴了我。我曾梦想过,有那么一天,国家实行高考制度,我一定去报考大学,实现自己梦寐以求的理想和愿望。可现实却恰恰相反,说句不知深浅的话,李万春上大学后,我忧虑过,也痛苦过。我认为自己是不幸儿,在这窒息般的痛苦折磨中,是徐大爷开导了我。大爷说:‘不管你干啥,心要扎不下来,那你就一事无成。’徐大爷的话给我增长了生活的勇气。我暗暗地咬紧牙关。不过,我没有报上说的那种豪情壮志。我只是想,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不能虚度光阴。尽管家里随时都会出现不愉快的事情,只要我走出家门,只要我干上活,我的心就像敞开的窗户。”

    “和桑桂花那段不堪回首的婚事,苦透了我的心。在这医院学习了将近三个月,又化整为零。追求前途,向往未来,如果说这是年轻人的一个特点,那么我的遐想、我的思索也未尝不可,尽管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枉费徒劳的事。各种打击将我推进了泥淖,无法自拔。绝望吞噬着我的躯体。我沮丧,我失望。但当我冷静下来时,我又想,在人生这有限的时间里,我只有默默干活,发奋学习,才不会虚度人生中的分分秒秒。”

    “是你,曾给了我那单调的生活以美的描绘。你的热情给我的生活增添了无限的光泽。想起那时,我是多么的幸福啊!是钱秀金的死,叫人惊心动魄。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人会把那顶肮脏的帽子直接扣在我的头上。”王坚把目光转向那幅油彩的山水画上。他紧锁眉头回想着那段路上的巨变,说道:

    “我陷入了痛苦的深渊。我被精神上的打击给吓住了。无形中我成了过街的老鼠。那阵子,我常想培根的话,他说:‘一切真正伟大的事业抑制了这种软弱的感情。’我当然不敢妄想伟大,但我毕竟还是个人。我觉得青年人,特别是像我这样的人,更应该学会约束和控制自己的感情,应该理智和冷静,应该用公正的道德和无私的情操来约束自己。所以说,尽管这次打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我并没丧失生活下去的信心。同时,我暗自下着决心,决心不再想与我无关和不属于我的一切事情。”

    他的语气高亢。他感到了乏累,那是甩掉包袱后的乏累。他喘息了一会儿,接着说:

    “我的顽固挫伤了你的心,你知道我是个笨人,你和我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先时她那痛苦的表情逐渐被一种深刻的感激和欣慰所取代。在他面前,她感觉自己是那么怯懦,那么孱弱,那么萎靡。此刻,她的泪水,不仅来自悔恨,也有来自自我的无限感慨。

    “你是从来不向别人索取,只是按着自己的志愿走自己路的人。”

    “不对。”他把目光转向她,过去那痛苦的,使他不能理解的现实所粉碎了的精神碎片,陡地兜上了他的心头,像锋利的玻璃碴子一样碾磨他。

    “我好比一棵朽木。”

    “但我理解你。”

    现在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抵挡魏晓飞从心底里高涨起来的敬佩,没有一点东西可以把她汹涌澎湃的胸膛堵塞。由于悔恨,由于受到残酷生活的捉弄,由于蔑视自己精神的低劣,由于那种“我怎么会成为这样的人”的哀叹,她一把抓住他的手,什么也说不出来。

    啊!是辛辣的语言,无情的诽谤,将他们分离开来;是伟大的信念,共同的心声,又一次把他们聚集到一起。

    他们在模糊的视线中注视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