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4304字

    在艳阳高照的上午,魏晓飞手托着本子,正聚精会神地察看着苞米苗。经过十几天的浇灌,苞米苗喝饱了水抬起了头,颜色浓绿,叶子肥大。

    那天她从医院回来,按着王坚的叮嘱,直接跑到了苞米地。果然不出所料,做水种的苞米苗长势喜人,但缺苗、萎蔫的仍然不少。更不可想象的是王坚伤后,她和徐万不在,竟有一垧地没作水。现在垅头浮土如灰,垅沟的裂口像哭着的孩子嘴。那像秃疮一样挤出的苞米苗,大的像柳叶,小的像个香头。十万火急,魏晓飞找着几个队委又拉着麻兴福来到地里,她当场提议进行移苗补栽。

    “现在是这个夏锄生产,大队指示在半月内拿下头遍地,这个得顾全大局,怎么能这个因小失大呢?”

    气恼像一团灰色的雾霾,让魏晓飞感觉自己十分孤独,好像冥冥宇宙中只有她一个人。但她并没让步,而且直言不讳地说:

    “现在的干旱成了灾害,我们应该火烧眉毛顾眼前。只有抓住苗,秋后才有保障。”

    “这个有栽茄子、柿子的,这个我还从没听说过栽苞米的。”

    俗语说大旱不过五月十三。现在已是五月初,如果雨前不铲蹚一遍,雨后苗草一齐长,那的却是个事。魏晓飞想了想说:

    “铲蹚固然重要,但这片苞米地决不能再用来做喂马草地。明天给我两辆车,派四个男劳力,我用二三线妇女抢救。”

    “二三线出来,这个给队上造成多大的负担?”

    “这比应付检查重要!”

    “工分?这个工分从哪出?”他给她出着难题。

    “这好说:”她想也不想地说:“追究一下这地没做水的原因,谁出的主意,我就从他的身上往外刨工分。”

    “你敢?”

    “我是会计,我不敢谁敢?”

    “这个你别忘了,我是队长,我有支配的权力。”

    “你也该清楚,我手中的笔要比你手中的权管用得多!”

    “哼!”私事公事,一股脑地涌上心头,他气急败坏地跺着脚,说:“咱们走着瞧!”

    “随你的便!”一种自豪感在她的心中油然而生。

    魏晓飞带领二十多人,足足干了五天,才把一垧地的苞米救活。紧接着,又用了四天的时间,把大面积的二株、三株全部开了合适的苗。这下差点没把麻兴福的眼珠子给气出来……

    她合上本子,又去看东地那片刚刚铲过的苞米。由于根底没土,有的被风刮得东倒西歪,有的摇摇晃晃,应该赶在雨前蹚一遍。老农说得好,干铲干蹚如上粪,湿铲湿蹚上夹棍!她还要找麻兴福,让他快些动犁。

    地里没有他,家里锁着门。晓飞便向队里走去。走进生产队的院子里一看,呵!好大的一群人啊!妇女们用人体搭成的“围墙”,把两个吵架的妇女围在中间,她们像欣赏地方戏一样看着热闹。

    事情是这样的,几天前,王忠厚半身不遂的母亲病故了。常言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话送给我们的快嘴嫂,真是文不对题。婆婆躺炕这二十一个月里,她是每日三餐地伺候。晚上,婆婆不睡,她陪着;白天,她为老人说笑逗乐;雪天,她给婆婆烧炕扒火;雨天,她怕婆婆心闷,将婆婆抱到门口……常为一个民间偏方,东奔西跑;为抓着某一味中药不惜长途跋涉几十里地。有些人说她是假孝心,你听她说啥?“俺婆婆守寡把忠厚拉扯大,俺做小辈的要对她不孝,老天要找的。”然而,她信仰的老天,并没有理解她的一片苦心,无情的病魔还是夺去了老人的生命……

    老人安静地去了,她这个从来不好串门子的人常常会出现在大道上。有些大一点的学生说她变成了祥林嫂。这话虽说不贴切,却也不无道理。她总是逢人就说:

    “我要不去挑粪,我妈是不会被折腾生病的,是我害了她呀……”说罢这两句话,她的眼泪也就随着落了下来。

    今天,听说外公社的领导们要来大灰堆进行抗旱救灾大检查,妇女们又被叫了出来。生产队院子里,停着一辆拉着满口袋水的马车,妇女们都聚集在屋里,单等检查一到就出发。

    夏季,是妇女们操劳的季节,很少有机会说闲话。冷丁聚在一起,说南道北,拉东扯西,忙个不停。与这气氛不一致的,当然又是快嘴嫂了。她的话,自然离不开婆婆。

    “我妈常说,她有福。还说她的命是九只猫的命合成的,是大命人。我那回要是不去挑粪,我妈她今天是不会死的……”说着说着,她又撩起衣襟抹上了泪。

    “人家早死早投生,这也是福哇。”

    “可不是咋的。那是抢大辈去了。”妇女们本能地劝说着。

    坐在一旁的秦淑珍,也是满脸的恨!为了讨好魏晓飞,她哪一天不耍那三寸不烂之舌?什么缺德作损的话她没说过?听麻兴福回来说,魏晓飞在来她家之前是快嘴嫂陪着她一起去了卫生所,如果快嘴没对她说什么,那魏晓飞来她家也不会跟她掰脸。早不掰晚不掰偏偏那天掰,这里就蹊跷。今天趁着人多,秦淑珍抖擞精神开了腔:

    “快嘴,你……你怪伤心呀,你……你是哭你……你婆子呀,还……还是哭别……别人?”

    别看快嘴嫂平日不串门,墙厚八尺没有不透风的。屯子里大兴一时的闲话多多少少她还是听见了些。近两年,婆婆有病,孩子有个头疼脑热的,免不了找王坚来给打打针。年三十晚上,俩孩子不懂事,又要了王坚两块钱。就这,经秦淑珍一宣传,快嘴嫂无形中可就成了有声有色的“破鞋”。

    快嘴听见闲话时,发了疯似的要去找秦淑珍算账。是丈夫劝住了她:“咱脚正不怕鞋歪,你一找,说不定又给王坚找出麻烦来。秦淑珍什么事都干,王喜财耳朵又软,你说不是?”

    这回王坚又碰巧救了她小儿子二猛,秦淑珍绕着街转,闲言碎语又弄了一大堆。就在这时,婆婆病故了,她也无心去理睬秦淑珍。今天,在众多人面前,秦淑珍狂妄地侮辱她的人格,她心中的火一下就顶到了脑门儿。她从炕上跳了下来,指着秦淑珍的鼻子可亮开了大嗓门:

    “你个臭婊子,放的是哪国的臭屁?”

    秦淑珍也威风凛凛地往前凑着,结巴着说:“想谁,你心里有数,你……你问我?哈哈……嘿嘿……”放肆而轻佻的笑声在屋里荡漾着。

    快嘴嫂冷不丁抓住了秦淑珍的衣领,愤怒与痛苦搅得她心胸胀痛。

    “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婊子!我快嘴做事为人从来是黑白分明。常言说得好,捉贼拿赃,捉奸拿双!今天当着大伙的面,你得给我说个明白!”她冲着她晃了晃巴掌,说:“要不,我就撕了你这破嘴!”

    快嘴动上真格的了,秦淑珍先时那耀武扬威的劲儿给吓丢了一半。她只有僵持的份,没有反抗的力。她求情似的看看往日巴结她的姐妹们,可恨的是,有的往后缩,有的往外躲。大多数人像看戏似的,向她投来的竟是幸灾乐祸的目光。活到今天,她才真正体会到说瞎话的滋味来。自从男人巴结马天才当了队长,她在屯子里可是螃蟹上市,横行霸道。今天,居然像小鸡崽子一样给快嘴嫂抓在了手里。心里是又急又气又窝火!她看准一个空子,猛地给挣脱出去。人一跑出去,丢掉的魂又腑了体。她跺着脚吵着:

    “你……你这个养汉老婆,能……能把我咋样?”

    快嘴嫂见再也抓不着她,双手往腰上一叉,破口大骂起来:

    “谁能咋的你?大队有你干爹,你们王八老麻家是屁股后边插钢筋——根子硬!这是你们王八麻的天下,你们喝社员的血,吃社员的肉,在大灰堆,你们老王八麻是熊瞎子打立正——可以一手遮天!”

    快嘴嫂的嘴赛过刀子,一针见血。看热闹的人们,擂鼓助威地不时发出阵阵哄笑。大多数人都这样认为,对待扯瞎话的人,就该这样。

    结巴嘴的最大弊病就是怕急。秦淑珍“你”了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

    快嘴嫂吵着吵着,索性立在房后断墙头子上。居高临下又开了攻:“喂!老婊子,你倒是结巴呀!你骂我养汉,我没汉子养!你说我坏,我没恶事在!大灰堆谁不知道你卖骨头卖肉给你老汉子换来了个王八队长当!因为王坚挡了你们老王八送礼的车,你们就敞开骚嘴说人家的闲话。你们坏得头顶上长疮,脚底下流脓!结巴嘴,说呀,你倒是说呀!”快嘴嫂吵完又哈哈地笑了起来,还不时地冲着秦淑珍招手。

    秦淑珍抖成一团,因为着急说不出来话,左手把右手的手臂都抓破了,嘴角弄了一大堆沫子,硬是“你”不出来个什么。

    快嘴一看这情景,便拍着巴掌笑起来,说:“喂!要抽风是咋的?你的本事呢?”

    快嘴一口一个“老王八”地骂着,在人群外边走动着的麻兴福听得清清楚楚。本来妇女们吵嘴倒不算啥大事,怎奈这个“老王八”三个字使他气愤、羞恼地无地自容。堂堂的男子汉,在这种场合再不吭气,那不就等于默认了吗?

    “别这个坐井观天拿这个臭架子!这么多年,这个你看谁无缘无故救人啦?”麻兴福说着又冲老婆子一扬手,说:“回去,她这个不要脸,咱得知道这个羞丑。”

    “你要的是老王八脸!”

    “哈哈……”彼此起伏的大笑弄得麻兴福毛骨悚然,这简直就是撕他的脸皮。他红着脸严肃地说:

    “这个你放明白点!别以为王坚有什么了不起,我这个要是说句话,就可以这个让你们一块去蹲八篱子!信不信?”

    “我就不信!”魏晓飞走到麻兴福面前,斩钉截铁地说。

    麻兴福的话像一种敌对的力量紧抓着她的心。她不许有人、特别是麻家的人再当着她的面去陷害无辜的王坚。她告诫他:

    “麻队长,王坚在人们心头的影子,是你们一家人用风言风语抹不掉的。别以为你大队有靠山,自己有点权,就为所欲为。别说你这个小小的队长,就是马天才,他人命在手,迟早会得报应!”

    魏晓飞的话听得妇女们惊恐万分,如临大敌。大灰堆里的人都知道。马天才喜新厌旧,结识第二个老婆时踢开了第一房妻子。勾搭第三个女人时,第二房妻子突然在生完孩子第七天里七窍出血而暴死,这不能不是个迷!六六年马天才用大鞭子打死公社老书记是人们亲眼目睹的事。今天魏晓飞毫不在乎地抖落着,究竟这两件事中指的是哪一件,人们无法知道。但都替姑娘捏了一把汗。

    “看什么?还不回去做饭!”魏晓飞冲着惊愕中的妇女们摆摆手,说:“快晌午了,还磨蹭什么?”

    妇女们巴不得有这一声,呼啦一下全走开了。麻兴福红着眼睛冲着魏晓飞发上了火:

    “上边要来检查呢,你这个知不知道?”

    魏晓飞冷冷一笑,说:“上边来检查的是旱情,不是看出勤应付的人数。”

    “这个大队有通知。”

    “通什么知呀?”徐中贺一抬腿下了车,人还没站稳,嘴就吵吵上了。

    倒霉!麻兴福心里想。他没好气地嘟哝着:

    “这个检查的呗,你吵吵什么呀?”

    “人家早走了,你还在这傻等呢!”徐中贺支起自行车,三下五除二脱掉衣服,捧着就去擦脸上的汗,说:“人家坐着小车绕着大道转了两圈就蹽了,马天才他也太不够意思,怎么也不告诉你一声?”

    “这个……”

    “喂!南边那铲过的地该蹚了,要不让雨一浇非平垅不可。”

    麻兴福看了徐中贺一眼,所问非所答地说:“我说今天没看见你,这个你没干活呀?”

    “我爸又犯了高血压,我今天去抓点药。”徐中贺正说着,觉得不对劲儿,忙说:“老麻,你别跑题,队里的马都闲着,怎么不蹚地?”

    看着他愣呼呼的闪神儿,麻兴福也学着机灵了,说:“现在集中精力铲地,完了再集中精力蹚地。”

    “那你说等蹚地时社员们都干啥去呢?”魏晓飞一旁插嘴问。

    “哼!人要拉屎就得用开腚纸,总不能单打单来,拉完了再提着裤子回去找纸?铲趟年年都是套着来,今年咋糊整上了呢?”徐中贺满脸不乐地说着。

    魏晓飞被徐中贺那粗野的话逗得笑了,麻兴福也忍不住乐了。但他的乐比哭还要难看。

    “明天看看吧,这个……”

    “这个什么呀?今天下午我就去收拾大犁,明个一早就干!”说着徐中贺推起车子骑上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