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2741字

    天黑了。已到了掌灯的时候。

    “晓飞呢?”魏三乐一进门就问。

    “我不知道。”瘦猴老伴蜷缩在被窝里应了声。

    “哎哟我的妈,吓死我了!”晓飞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说:“该死的老天咋这么黑呀!”

    “干啥去了?”魏三乐坐在炕头,有些气呼呼地问。

    “啥也没干!”魏晓飞把腋下夹着的书和本子往桌上一扔,嘴对着双手哈热气,并不停地跺着脚。

    “那些东西从哪弄来的?”他指着桌子的书问,声音比先时严厉得多。

    “魏晓飞接过董科长递过来的登记表一看,一下傻了眼!考上的十二名教师,麻秀兰的成绩居然名列第一,她急忙说:“这个不可靠!”

    “我们靠的就是这个。”科长站起身来说。

    “为什么不附考卷?”

    “招收的是民办教师,就这个我也是下大决心做过的努力哩!”

    姑娘又一次被他那种高深莫测的神态给惹恼了。她端着本子伫立在他的面前,使他不得不打量着她。她竭力使自己保持着沉着,竭力显出一副不可否认的内疚,竭力维持着自己的宗旨。

    “谁不知道。庸才扼杀天才这是人生命运中存在的一种普遍规律,是人类安排下的陷阱。”

    “你说什么?”他从她的话里似乎闻到了血腥味儿。

    “你还是看看这个吧?”魏晓飞从背包里拿出大灰堆的考卷来,理直气壮地说:“科长,我这可是真东西。”

    董科长不太耐烦地扶了扶眼镜,但到底还是接过了考卷。他没有言语,那张严肃的脸上,慢慢变得暴躁、转而又怒不可遏。可惜这瞬间表情变化一闪而过。他把卷子放在桌子上,慢慢地坐回藤椅里,摘下眼睛边擦着边说:

    “下级服从上级,这是党的组织原则。上级相信下级反映的情况,这是合情合理的。至于你说的嘛,等我抽时间调查一下再说吧。”

    “任人唯亲、营私舞弊的个人也能代表一个‘级’吗?”魏晓飞走上前抓过卷子晃动着,说:“科长,你别支我。教育界的权威不是大商贩!永乐公社在录用教师中胡作非为,你当文教科科长的倒觉得安然无恙,这说明了什么?”

    “你是想让我推翻这个?”他用手捅了捅桌子上的档案本。

    “那是你说了算,因为你有这个权力!有个警句我想你也知道。‘金石有声,不扣不鸣,萧管有声,不吹不声’。让你说,这定是乱世出英雄了?”

    “晓飞。”魏三乐怕闺女捅乱子,忙起身制止道:“你冷静点。”

    “这个王坚是你什么人?”

    “他是个无钱、无权、无人的青年农民,我们无亲无故,我是以旁观者的身份特地赶到文教科来请教科长的。录用教师重点看什么?党的教育事业能否成为谋取个人私利的基地?我不明白!”

    我是不是自尊自信得有些过了头?这姑娘有多么开朗诚实啊!谁说来着,诚实是人类灵魂精华的一部分。这么一想,这位科长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他说:

    “实话说:我不相信基层党组织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魏三乐拧眉沉思着,科长聚精会神地盯着考卷,魏晓飞绞尽脑汁,盘算着她的下一步对策。

    不一会儿,很会看眉眼行事的小青年从外边走了进来,把一本记载着报考人鉴定的本子递给了董科长。也难为他忙了个满头大汗,他喘息着说:“科长,别跟她说那么多。这王坚品德败坏,白纸黑字,让她自己看!”

    “他没被录用,这怎么会有他的鉴定?”晓飞不解地问。

    “凡参加考试的人,我这都掌握着,我首先要的鉴定,然后再取成绩。”董科长认真地说。

    “他品德败坏的标志就是不会赶着时兴去拍马屁!”魏晓飞脱口而出:“这年头,有几个人不喜欢拍马屁的,谁拍的响,谁得到甜头就越多。”

    魏三乐看着满脸狐疑的董科长说:“王坚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是一个德才兼备的好青年。只要一进大灰堆,不用打听你就会知道。”

    “你们父女俩人替他说话,还……”

    魏晓飞打断青年人的话,说:“请你嘴下留情!我爸是外出参观去了,我们是在县城碰上的。哼!父女俩咋了?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误的是百姓子弟,引起众怨的后果恐怕比这还要厉害!”

    对马天才的愤恨,对教育事业的惋惜,对王坚的怜悯,一种熊熊燃烧着的感情火焰,不可遏止地激发着顽强的姑娘。

    “如果我们的教育事业奋争的目标永远是在地平线上,那么董科长,当你停下来回过头去看一下漫无边际的路,那杂乱无章的脚印,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是多么沉痛的事实啊!”

    万万想不到,这几年他心里朦胧的、无法剖析清楚的、对于事业那种神圣的责任感、纯真的诚挚感以至于无法弥补的遗憾,今天被这个姑娘勾勒得那么清楚、那么贴切。

    董科长站起身来,沉重地踱着步子,他痛惜地说:“是啊,这几年,教育事业不但没有发展,而且是在倒退!为了伸张正义,我冒险提倡招聘录用教师,想不到有人在做手脚。”停了一会儿,他又自言自语似的说:“王坚既然品学兼优,他们为啥要在他的鉴定上做手脚呢?”

    “就是呀。”魏晓飞接着说:“他能冒着生命危险舍己救人,报纸上登,广播里播,我也不相信思想觉悟低的人做出来的事是那么大方。”

    “什么呀!还不是为了出风头,炫耀自己。他既没像黄继光那样去堵枪眼,也没像董存瑞那样去炸碉堡,这算什么英雄!你强词夺理为他个人辩护,这里就有文章可做!”青年人看着一贯受人尊重的董科长居然被一个乡下姑娘缠得团团转,心里一急,嘴自然也就不当家了。

    “不!”董科长冲他摆摆手。

    “话不能这么说。”魏三乐插嘴说:“一个人的可贵之处,难道都得像黄继光、董存瑞那样去牺牲吗?战争年代,有无数的先烈为了党的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的功绩与世长存。今天,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仍然有许许多多为革命事业勤勤恳恳、劳而苦干的人,甚至在关键时刻,他们把自己抛开,为了他人、为了集体,他们奋不顾身。他们虽然没死,但是,我们能说他们的行动仅仅是为了个人的名声才去冒险的吗?”

    父女俩的话,像十二级台风,给董科长的心头激起了层层波涛……说他太官僚了?不!全县二十几所中学招聘教师,他怎么能面面俱到呢?他是一个富有强烈自尊的人。他处世慎重,性格豪放,他相信自己的下级,就像相信他自己一样。因为他一辈子不会说谎话办假事。所以在他眼里,每一位同志都诚实可信,这也许是他长处中的一个短处吧?今天父女俩的话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枚炸弹!

    “你们等等,让我给永乐文教组挂个长途。”

    不多时,沉闷而去的董科长满脸杀气地走了进来,抓起桌子上的档案本子一摔,愤怒地说:“真是岂有此理!招聘教师不许文教组负责,公社领导直接插手,乱弹琴!简直是乱弹琴!”他往藤椅上一坐,对身后的小青年说:“拿笔来,把那个姓麻的削去,把王坚填上,我要亲自去看看!”

    “不行。”魏三乐站起身来说:“是不是与公社的领导通个光,让他们去大灰堆做做工作,这么强扭瓜,马天才是不会同意的。”

    “我是文教科的科长,”他声严色厉的说:“安排教师,难道我要受他马某人限制不成!”

    “民办教师的报酬,要由大队支付。”

    “他敢如此猖獗?”

    魏三乐点了点头,说:“我是大队主任,对他我最了解。”

    “哦?”董科长站起身来,上前抓住魏三乐的手,激动地说:“老魏,请相信我,让我进一步调查一下,事实果真如此,科里研究一下,可以把编制送给王坚一个,我看他姓马的还有啥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