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4434字

    此时此刻,没有一点东西可以抵挡住王坚那从心里猛然高涨起来的烦躁,没有一点东西可以把他汹涌澎湃的联想给中断,又一位残酷的领导!

    “贾校长,这内容……”

    死一般寂静的刹那间,他们的目光凝固了。一双眼睛对一只眼睛,二比一,他好顽固。可王坚恨不起来。他似乎更喜欢这样认真负责的领导人。他过于自尊了点,但他不想与他争辩。人与人之间为啥相互掠杀呢!

    “你是不懂还是不会?”

    好厉害呀!王坚将自己那迷惑的目光避开,答道:“有些不懂。”

    “从教学的角度出发,往好里写。”

    他与王坚似乎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说罢,他起身走到北炕,头朝里摆成了个大字躺下了。

    贾云荣二十二岁参加工作。十七年来,他狂热过,也沉思过;有忧虑,也有愤慨。当然也有欢愉,甚至还有过幸灾乐祸。

    六十年代初,要不是灵活多变,说不准也要戴上高帽子游行呢!那时,他教学抓得紧,教学质量居全县之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嘛!荣誉是种虚无的东西,你要顶礼膜拜它,自然它会付给你快乐的金黄。那阵子,除抓教学质量,他的周围仿佛成了一片空白。

    叫他梦想不到的是一把大火从天而降,他给吓呆了!于是,每天猫在屋里,佯装大病,自以为这是高枕无忧的上策。就在这时,一个精明能干的小伙子起来领导了学校。说句白话,那叫篡权。好在有一位老同学的官运正旺,几经周折,他才幸免于难。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残酷的现实告诉他,要想在世上混,必须有一双锐利的眼睛,灵敏的耳朵,飞旋的大脑。按照老本本干工作,那就好比原始一代的工作方式。好汉不吃眼前亏,啥叫良心?良心从来不过秤!

    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当他被调离另一个大队担任校长时,他便彻底改变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工作方式。

    “按牛头吃不到草。”对于教师们,他能得过且过,一而再、再而三地迁就一切不该迁就的大事小情。

    那年年终评选先进校长时,不知哪位“缺德”的教师有鼻子有眼地给他向上打了一份黑报告,说他是“无政府主义”。好家伙,先进校长没评上,他又成了“反对毛主席无产阶级教育方针的黑爪牙”。那次,他不但丢了老面子,还伤透了自尊心。

    真是绝路逢生,正在他无地自容时,马天才却成了他的妹夫。

    被隔离了二年的“黑爪牙”又名正言顺地担任了大灰堆大队的校长,可谓天无绝人之路啊!

    这场波澜壮阔的运动,把人心吹得全贴在了肋骨上,因为如此,对手下的教师他必须作出应有的估量。也许这就叫大势所趋吧?

    “王坚,你真行啊!”

    “王坚早就是块料,都是没人才埋没了他。”

    “扼杀人才,罪该万死!”

    “苏格拉底说:‘嫉妒是一种苦痛,但并不是因为朋友的不幸而感到苦痛。也不是由于做人的成功而产生的苦痛。只是那些因朋友的成功而感到苦痛的人,才是嫉妒的。’让我说,眼下当领导的,十有八九都是这样。”

    贾云荣正在沉思的沙漠上旅行,突然被一阵赞许声给打断了思路。他气恼地边打着哈欠边坐起身来。一会儿,磨磨蹭蹭走到王坚的身旁眨动了两下独眼,不由得大吃一惊!

    桌子上,放着写好的各项园地,每个刊头都用广告色画上了合适的画面。王坚的毛笔字挥洒自如,苍劲有力。贾云荣咧歪着鲶鱼嘴笑了笑,然后倒背着手走了出去。

    这阵子没把王喜财美得险些翻了背。活了五十几年,每逢看见了上班的人,他的眼珠就发直,这倒不是他眼馋人家的清闲自在。在他眼里,无论天灾还是人祸,受穷受苦的,那就是农民!上班的人可是板上钉钉,每月风雨不误地能拿到几十元的薪水。这是啥?这就是活神仙!不对吗?三年灾害时,国家经济状况那么紧张,谁把上班的工人怎么样了?这几年,工人停工,农民停产。农民闹了个乌鸦大晒蛋,工人还不是照样往手里抓票子?

    自打王坚上班以来,每月风雨不误地都干得着三十一元五的工资收入。于是,他摸着自己的大破枕头盘算着:王坚一年净拿四百一十八元,自己再在队里不耽误工,不但能挣回三口人的口粮,除去其他费用,兴许还能拿回几个来。王坚上下班再帮老伴喂上两头猪,一卖又是一把钱。这样继续下去,每年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往枕头里装六七百元。一年六七百,十年就是六七千……有钱能使鬼推磨,他还怕啥呢?

    王坚端着个铁饭碗,讨个媳妇那是闪不了腰也岔不着气的。这就叫家有梧桐树,不愁金凤凰。

    舒心的日子过得就是快。转眼已是秋去冬来。这天晚饭过后,王喜财哼着山东梆子走进了生产队。

    “王大哥,这是我今个新买的洋烟,来,这个来抽一根儿。”麻兴福扯着王喜财的胳膊来到外间屋的黑旮旯里,紧接着就塞到他手一支烟。

    王喜财恨不得一口把烟吞掉。有个上班的儿子,队长也眼热喽!心里这么一嘀咕,嘴也就不当家了。

    “麻兴福,拉拉扯扯的,什么屁事呀?”来到东北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称呼队长,就这样,他还觉得有损于自己的身份。

    “嘘!”麻兴福一把捂住王喜财那裂大的嘴,小声说着:“这回王坚去上班,这个有人这个对我说不让他去。大哥,我把牙一咬,这个都把那帮王八蛋赶走了。咱们这个弟兄一个队住着,我帮忙这个还帮不上,哪有不让孩子上班的道理?你说大哥,这个老弟对你们怎么样?”

    “怎么样?你说怎么样?够他娘的意思。”

    说起来这人可真是个怪物。就说王喜财吧,这几年眼睁睁看着麻兴福为难王坚,他虽然不敢与人家抗横,但心里却着实窝着一股火。今晚,麻兴福递上一支烟,又奉承两句,他心里一热,血就快速上了脑门儿。他神魂颠倒地说:

    “你真好!像你这样的好人也真是少,少得真难找,找不着你这样的人我们的时光也就没了好。”

    没有这三分力,麻兴福才不起这大五更呢。秀兰大了,好赖不说,也是个教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两口子思来想去,觉得把闺女嫁给一位种地的,有点可惜。给个上班的,不说人家怎样,就闺女那怯懦的个性,那呆板的模样,受气那恐怕是十拿九准的。秦淑珍损就损在能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于是,把定盘星就打在了王坚身上。

    从道义和良心上讲,麻兴福不能不承认过去王坚的所作所为都是无私的。为了摆脱贫穷,他忍辱负重,他是打心眼里佩服他。

    猪往前拱,鸡才往后刨。经过周密的思考,麻兴福决定先从王喜财入手。

    “大哥,”他亲切地说着:“你的宝贝儿子也不小了,该找媳妇啦。”

    有话说是天上无云不下鱼,地上无媒不成亲。亲生的父亲充当这种角色,不管怎么说,也是别扭。

    “娶媳妇?”王喜财摆弄着双眼,说:“我上哪整钱去?”

    麻兴福见王喜财总是亮着大嗓门,于是搬着脖子搂着腰把王喜财整到东厢房作马圈的屋檐下。暗淡的马灯挂在门框上,灯火挣扎摇曳,映着麻兴福那张铁青了的刀条脸,他笑着又递过来一支烟,说:

    “老哥,来,这个再换上一支新的。”

    王喜财左手去接烟,右手便把抽完的烟屁股捏灭,偷偷地塞进了衣兜里。

    “大哥,我这个对你说,这个姑娘找婆家,又这个不是卖牛卖马,要钱没好货,好货这个她不要钱。”

    “不见得吧?”王喜财可不是小孩子,说:“自打我来到你们东北,还没听说谁家的闺女找婆家不要钱的。”

    “那是人们这个思想落后觉悟低。”他立刻反驳道。

    “这……俺不识字,嘿嘿,你说的八成也在理。”王喜财小声地嘟哝着。

    “这个不是八成,那是实打实的。”麻兴福正说在劲头上,一挥手把大半截烟摔在地上,伸出双手拍着王喜财的肩头,说:“老王大哥,我的亲哥,这个为了成全你,我这个可以把秀兰送去做你的儿媳妇,你看怎么样?”

    王喜财顾不上应付对方,他佯装系鞋带,费了好大劲儿,弄了一手马尿冰,才算把那半截烟头摸到手,他喘息着仰起脸来问:

    “麻兴福你才说什么?”

    “我说让秀兰做你的儿媳妇,你看行啊不行?”麻兴福趁热打铁地说:“他们小两口都上班,一个月是二五一十,一二得二加一得三,完了是二三得六。一个月下来是六十三元钱,十个月是六百三十元,再加上那两个月是一百二十三元,一年这个下来就是七百五十三元,十年就是七千五百三十元呐!大哥,你说你们这个收入这些钱,不把咱队那些穷光蛋给活活给气死了吗?”

    钱财的影响,在不同人的身上有着不同的表现。经麻兴福这么一周旋,希望的殿堂旋即在王喜财面前叠立起来。过度的兴奋拉展了那张岁月雕刻的脸,王喜财攥紧拳头,“哐”地一擂胸脯,大声吵吵道:

    “娘的,这买卖再不干他娘的就是混蛋!”

    今天王坚起得很早,捞了一盆黄灿灿的米饭,熬了半盆稀溜溜的土豆酸菜汤,还炸了一碗香喷喷的辣椒酱。

    老两口还没起来,王坚又去喂猪。期末到来,他太忙了。忙业务忙家务,还要抽空帮助晓飞查阅作物的书刊。

    “王坚,你进来。”爸爸坐在被窝里喊他。

    王坚走了进来,只见爸爸正小心翼翼地扒着三个香烟屁股,有些纳闷儿。他问:“爸,什么事?”

    “我想了一整夜,怪便宜的。麻兴福要把秀兰嫁给你,他说不要钱,活该咱拣着。”

    有道是四季风难测,万万想不到麻兴福在这事儿上也会倒插一手!王坚想也没想,麻利地说:“麻兴福这是胡来!”

    “啥叫胡来?你要是不教学,人家哪能瞧见咱!”

    “他看中的不是咱的人,而是咱的工作。”

    理是这么个理,可人家有言在先,不要钱啊!再者说了,过了这个村,还上哪寻这个店呀?王喜财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边穿衣服边说:

    “这回我可不能像头回那样,我不能不对你说声,这个买卖能干,我是你爸,听我的没错。”

    “爸爸,娶来的媳妇可不是买来的马,好了就用,不好就转卖出去。咱要找个通情达理的姑娘,将来你们老了……”

    “人家秀兰咋啦?”妈妈在被窝里就拉长了饼子脸,说:“全队谁比她老实?”

    “她再老实我也不同意,我和她没感情。”

    “呸!”妈妈翻着绿豆眼,嚷着:“你和她没感情?农民要什么感情!能过日子就行。”

    “不是那么回事……”

    “怎么回事呀?”王喜财用手拍着炕沿帮,脑门上的青筋直跳,吵吵着:“这买卖可是不花钱的,说他娘的什么感筋!”恼羞成怒的王喜财,把个感情的“情”字说成了筋,他却一点也没发觉。

    因为到了定亲的年龄,就怕有人来家提亲,两个青年人商定在寒假期间向双方的父母挑明他们之间的关系。麻兴福这一手插得叫人猝不及防。王坚的心一下紧缩了起来,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唯一办法,无疑是把晓飞说出来,否则看父母的样子是不依不饶的。

    “我有对象了。”

    “谁呀?她要不要钱?”王喜财瞪大眼晴问着。

    王坚想了想,只告诉父母说:“魏晓飞。”

    “魏晓飞可是个好姑娘。”听了王坚说罢,妈妈第一个赞扬着。先时拉长的饼子脸一下收拢了,笑容冲走了怒气,声音也变得柔和了。

    “魏家的妮子?”王喜财腰带也没来得及系,双手抱住光头认真地思忖着。有人说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斤,他才不信呢!此时,这“钱”像一团灰色的雾死死地包围着他,大脑在飞速地旋转着,一会他拉着儿子问:“那钱怎么说?”

    “钱?”王坚怔住了,但他马上又答道:“晓飞是个懂事的姑娘,我想她不会在钱财上难为咱的。”

    强烈的思绪在王喜财那张褶子脸上不停地跳动着,在那临时充满了玄机的眉宇间翱翔,权衡得与失的天平上,上下跳动。一头是队长,一头是主任;麻秀兰有工作,她家里活拿不起来;魏晓飞是会计,里里外外那是过日子的能手。经过周密的思考,王喜财意识上的感觉终于清楚了,于是他一锤子定了音:

    “就娶魏家的妮子!”

    他顾不得洗脸吃饭,一大早闯进了麻家,一进门就喊上了:

    “麻兴福,昨晚你说的那码事不行,王坚有媳妇啦。”

    麻兴福那精力饱满的黄眼珠猛地被一层恐怖覆盖上了,刀条脸上也仿佛给阴霾所笼罩。

    “谁?”